一隻小小風 作品

第22章 給你兩個選擇

    

狐墨靈魂相互融合。“啊嘞?”下一刻,狐墨猛地跳起,雙眼血紅,一把扯下插入自己腹部的尖銳物,仰天大笑。“本聖大人終於活過來了,蕪哈哈哈!”脖子右扭,雙手做著奇怪動作,神情極度囂張。與此同時,狐墨周身形成強大氣流,周圍建築殘骸和燃燒的火焰被強大氣流吸附,一道熾熱無比的火焰龍捲風席捲沖天。僅僅持續幾秒鐘,火焰龍捲風悄然消散,眾多被捲上天的建築殘骸砸落在地上,火焰熄滅,地上留下大小不一的坑窪。狐墨抬起血紅...-

“小槿你聽我說,他們是壞人,是一幫變態,他們昨天還想殺我來著!”

狐小槿推開狐墨,小臉立馬陰沉下來,氣憤的罵道:“不許你說她們壞話!她們不是壞人!不是!”

“小槿你相信我,她們真的不是好……人!”

啪!!!

摸著火辣辣疼的左臉,狐墨瞳孔放大,這妹妹居然為了外人打我?

完了,這妹妹不能要了!

等等,小槿怎麼性子變了?

狐墨眉頭緊鎖,為了驗證自己猜想,狐墨抓起狐小槿左手狠狠一拍,手都打紅了卻不見狐小槿有反應。

小槿最愛哭了,不可能冇反應!

“你不是小槿!你到底是誰?我妹妹呢?”

狐小槿露出兩顆小尖牙,狠狠咬在狐墨手腕處。

“連我都不認識了!哼!”

狐墨疼的一把推開狐小槿,奪門而出。

必須找這幫人問清楚!

剛出門就看見剛從狐小槿房間走出來的鶯姌。

鶯姌身穿一身淺藍色花格襯衫,藍褐色牛仔褲,頭髮披露著,俏長的瓜子臉上眨著惺忪的睡眼。

“你?你?你!”

狐墨手指著鶯姌驚得都說不出話來,被刀架脖子那場景,他現在還記憶猶新。

鶯姌打了個哈欠,嬉笑道:“怎麼?不認識我了?你什麼你啊,姐姐我叫鶯姌!”

狐墨唾沫直言:“我,我!姐姐有事衝我來!我妹妹是無辜的!”

鶯姌輕咬唇,一副嬌羞模樣:“姐姐就是衝你來的!”

說著,鶯姌聲音忽然變冷:“若你不聽話,姐姐就將你們都宰了!”

狐墨後退,唾沫咽得咕咕響,這個暴力女笑起來好可怕。

“要殺要剮我狐墨認了!你們彆傷害我妹妹!”

鶯姌越發逼近,狐墨愈發後退。

“放心,我們不會傷害無辜,不過你得配合我們!”

“我憑什麼相信你?”

“憑這個!”

鶯姌亮出妖妖靈的身份令牌。

狐墨將身後衝出來的狐小槿抱住,聲音變冷。

“你們對我妹妹做了什麼?”

鶯姌打了個響指,兔小悅雙瞳明光一閃,狐小槿整個身子一僵。

再睜眼,就撲倒在了狐墨懷裡。

“哥,嗚嗚……”

狐墨溫柔的撫摸著狐小槿的小腦瓜,鼻子此刻也是酸酸的,屬於他的愛哭鬼妹妹回來啦。

安撫好狐小槿的情緒,狐墨擺好客廳小方桌,兩把椅子兩根凳子,顯然凳子是狐墨兄妹的。

鶯姌毫不客氣的霸占一張椅子,兔小悅眼疾手快,筆記本電腦往小方桌一放,乖乖坐好。

狐墨招呼狐小槿坐下,自己坐另一根凳子。

“說吧?你們想要什麼?隻要我有我都給!”

狐墨開門見山,他不認為這幫人什麼都不做,也什麼都不要。

“倒是識趣,你壞了我們的任務,說吧怎麼賠償?”

鶯姌也不廢話,拍出一張A4紙到小方桌上。

狐墨拿過手一看,好傢夥,任務獎勵清單,獎勵竟然高達500萬,然最醒目的還是三個鮮紅的大字。

未完成!

狐墨臉色瞬變,500萬啊,把自己賣了也湊不出來啊!

“內個,我還有其他選擇吧?”

鶯姌翹起二郎腿,一副吃定狐墨的模樣,語氣出其的平淡。

“兩個選擇,要麼賠錢,要麼給我們打工還債!你自己選!”

兔小悅冇忍住,捂著小嘴使勁憋笑。

鶯姌姐姐好厲害,這就給他下套了。

狐小槿緊緊挽著狐墨的小臂,對於先前發生的事,她一點都不記得了,隻記得這個兔耳朵姐姐敲門,然後就是哥站在自己眼前。

冇想到哥欠了她們500萬,這怎麼辦?要不要給姐姐打電話,她們不會把哥賣了吧?

一瞬間,狐小槿腦中閃過無數個念頭,不過大部分都是往壞處想的,畢竟自己這個哥,不太像做好事的狐。

狐小槿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焦兮兮的盯著鶯姌,不敢說話,腦中還在幻想著狐墨落到她們手裡,究竟會遭受什麼樣的酷刑。

狐墨沉默著,500萬自己是賠不起的,打工也是不可能打工的!

哎不對啊!你們任務失敗關我什麼事?

我為什麼要賠你們500萬?

想到這裡,狐墨臉上泛起喜色,念頭一下子就通達了。

“我拒絕賠償,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本以為吃定狐墨的鶯姌,臉上的笑容驟然僵住,黛眉緊蹙喝道。

“你說什麼?混蛋你再說一遍!”

狐墨站起身,昂首挺胸蔑視鶯姌。

“我警告你們,彆以為自己是妖妖靈就可以屈打成招,我狐墨不怕你們!”

兔小悅聽後不禁嚥了口唾沫,完了啊!

接著兔小悅慌忙將椅子往後挪動,將寶貝筆記本電腦護在懷裡,看向狐墨的眼神裡充滿同情。

鶯姌緩緩站起身,強大的氣場震得小方桌不停晃動。

狐小槿嚇壞了,同為女人的第六感,直覺告訴她這個姐姐生氣的後果很可怕。

隻見狐小槿驚慌站起身,將狐墨往凳子上按。

而狐墨此刻完全被激發出了澎湃的鬥誌,被人拿刀架脖子的恥辱,他在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討回來!

按不住狐墨,狐小槿徹底慌了,大撥出聲。

“哥,你坐下啊!快坐下啊!”

“小槿你鬆開!你哥絕不是膽小鬼!”

鶯姌冷笑:“是嗎?”

隻見一股罡風吹過狐墨耳旁,幾根焦黑頭髮飄蕩著掉落到地上,一把散發著寒光的長刀,赫然架在了狐墨脖子上。

咕咕…!

空氣瞬間安靜。

三道心跳聲,都可以很清晰的聽見!

狐墨滿臉恐慌,狐小槿嚇得小臉刷白,兔小悅緊緊捂著自己小嘴,努力著不讓自己發出丁點聲響。

“我選二,姐姐我選二!”

“哼!非逼我動刀!”

冰冷的長刀在狐墨臉上胡亂的拍,狐墨全程大氣都不敢喘,這位姐姐太狠了。

太可怕了!

鶯姌收起長刀,滿意的坐回椅子上。

“小悅合同給他!”

兔小悅僅僅用了兩秒時間,狐墨眼前小方桌上又多出一張合同,甚至還貼心的備好了筆。

狐墨黑著老臉,拿起那張合同。

看完後,整個人都不好了,試用期1年,期間各種費用自費,1年後轉正,一個月工資4000,不包吃不包住。

狐墨嘴角直抽,這妥妥的壓榨勞動狐民啊!

“你們這是黑工!”

“怎麼?你有意見?”

一聽見鶯姌聲音,狐墨身軀猛然一顫,直搖頭。

“不敢,姐姐我哪敢呐!”

“趕緊簽!”

-每邁一步,短裙跟隨步伐晃動,雪白大腿若隱若現。腳下高跟鞋發出,攝人心魄的噠,噠,噠聲音。瑤向上望瞭望,語氣頗不耐煩。“咳咳,誰這麼缺德,搞得人家身上都是灰!”“鴻!看你乾的好事!還不搞快點!人家還等著回家呢!”先前可能聲音不太明顯,這次狐墨可聽得清清楚楚。關鍵還是奶凶奶凶的蘿莉音。剛子將狐墨護在身後,槍口瞄準那名喚鴻的壯漢。狐墨輕拍剛子肩膀,示意剛子耳朵湊過來,剛子疑惑,想了一下還是照做。“你托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