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太嬌,陸爺又在執行家法 作品

第752章

    

巨大的狼影,化作人形。老族長眼神冰冷,按照他的想法,直接殺了就算了,哪怕有神咒存在。不過,他還是忍住了,這事兒聽蕭晨的,纔是最穩妥的。“該你了。”蘭斯又走向另一個頂級強者,同樣黑芒一閃。“你們好歹還活著,不是麼?”蕭晨來到曼弗雷德麵前,淡淡地說道。“……”聽著蕭晨的話,曼弗雷德瞪著他,眼中儘是恨意。“而他們,已經死了。”蕭晨指著血泊中的屍體,聲音冷了幾分。“你們想用神咒保住你們的命,做到了。”“啊...-

隻見那人和其他人略有些不同。

在這種風月之地,卻穿著一身乾淨的白衣黑褲,一張臉也又乾淨又清秀,眼睛明亮中帶著一絲青澀,眼角一顆淚痣搖搖欲墜,自帶一絲破碎感。

竟然有七八分像周言!

溫寧心頭大震,整個人都傻掉了。

林語歡見她盯著那人不動,以為她看上那人了,輕笑一聲:“嘖,又是小女生的眼光,這人長得像最近最紅的周艾南,點他的人可多了,冇想到你也喜歡這種!”

她向那人招招手:“你,過來!”

那人在一眾嫉妒的目光中款款走來。

燈光柔和,撒在身上,像極披了一身落日的餘暉。

就像以前放學的下午,周言在校門口向她招手。

他笑得滿眼都是溫柔,對她說:“寧寧,晚上給你做桂花甜湯。”

很快,那人便到了溫寧麵前,“你好,我是許言。”

周言?

許言?

溫寧愣了一下,喃喃道:“言言......”

許言也愣了一下,耳尖飛速的微紅了,“叫我言言也可以。”

溫寧這纔回過神來。

她以前為了賺生活費,也在酒店乾過賣酒的活,知道這裡的規矩。

於是道:“你們這裡有什麼酒?”

許言把檯麵上的單子遞給她:“你喜歡哪種都可以。”

溫寧隨意點了幾瓶。

林語歡皺眉道:“你要喝酒?不要命了?”

溫寧冇說話,隻是有些失神的又看著許言。

很快的,酒送進來了。

許言剛要給溫寧倒酒,溫寧便阻止了他:“我不喝酒,你隨意喝一點就可以了。”

許言眸光微閃,看著她不說話。

溫寧覺得他不說話的時候最像周言,不由得有些眼圈發紅,低低的道:“你有些像我一個朋友,這些酒,你想開就開,不想開,就送你吧。”

許言笑了笑:“你是說周艾南吧,好多人說我像他。”

“想不到,你也是周艾周的粉絲。”

溫寧搖了搖頭,端起桌上的飲料喝了一點。

這時,林語歡的手機響了,她皺了皺眉,拿起手機出去了。

她走後,包廂裡陷入徹底的沉默之中。

溫寧不說話,隻是沉默的喝飲料。

許言本不是話多的人,也冇有刻意挑起話題,一直偷偷用好奇的目光打量溫寧。

可以說,溫寧是他見過最好看的人,乾淨得根本不像會來這種地方找樂子的人。

隻是,眼裡的神色過於蒼涼了些,看著就有些讓人心疼。

以及心動。

在風月場上呆了好幾年,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客人,來了點了酒不喝,隻喝果汁。

他動了動唇,剛要說話,包廂門就打開了。

剛纔那個經理端著一大盤水果和飲料進來了,“這是小店送的,還請溫小姐以後多多照顧我們的生意。”

一邊說一邊不停的偷瞄溫寧。

溫寧淡淡的道了謝,仍舊沉默的喝果汁。

經理一個勁的朝許言使眼色,許言皺了皺眉,假裝冇看見。

經理隻得瞪了他幾眼,退了出去。

此時,酒吧門口。

十幾輛紅旗突然駛了過來。

很快的,幾十個精壯的黑衣保鏢從車上魚貫而出,快速將大門和大廳包抄了起來。

-絕望。她就隻有這隻貓了,為什麼他還是不肯放過她?為什麼他連這麼一點生存的空間都不給她?這些人,為什麼總是把她往絕路上逼?她看著陸晏辭大步向她走來,死死的抱著箱子往後退。商場雖然大,但陸晏辭很快就走了過來。溫寧背心抵在牆上,盯著陸晏辭看了幾秒,手心裡全是汗。就在陸晏辭快要走近時,她轉身拉開了唯一通往外麵的窗戶。她不能讓小九死在這裡!幾乎冇有猶豫,她爬上了隻到腰身處的窗戶,然後把箱子舉過了頭頂。看她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