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妻太嬌,陸爺又在執行家法 作品

第753章

    

李楠聳了聳肩,便不再吭聲了。溫寧低垂著小腦袋,耳尖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更加不敢看陸晏辭,連跳車的心思都有了。這個李楠也不是好東西,為什麼會說這麼奇怪的話。因為臉太紅,她的脖子都染上了淡淡的粉。陸晏辭的目光在上麵停了幾秒,變得更加幽暗。“坐過來。”他聲音有些啞。溫寧心裡是抗拒的,可又不敢忤逆他,隻得慢慢的向他的方向挪了一點。這個時候車子剛好進入地下通道,有那麼幾秒光線很暗。可就是這幾秒,溫寧感覺到了...-

[]/!

第583章金蟬脫殼

哐當……

一個個戰魂追兵傻眼了,手中的兵器下意識地咋落在地,那大統領瞪大眼睛,顫抖地看向周圍密密麻麻的六六軍團戰士,問道:“為什麼你們全都活著?”

說著他下意識地看向大樹……不可能,哪怕躲在樹上也不可能有活路的。

可對方就是活得好好的,獸潮都冇有碰他們一下。

這時候,司空靖走了出來,笑道:“因為獸潮就是我們引來的,獸潮聽我們的命令。”

此話一出,數萬追兵全都驚呆了,心中暗呼不可能。

然而在下一瞬,司空靖喝道:“所有人聽令,殺,一個不留。”

六六軍團眾戰士聞令,轟然殺出,瞬間就將數萬人全部斬儘殺絕,不留活口。

至此,兩百萬戰魂追兵一個不留地死在魂穿山脈,周圍瀰漫起鮮血的味道。

而司空靖冷酷地道:“眾將士聽令,將所有屬於長夜帝國的標誌物扔掉,扔在戰魂追兵的殘屍上麵,這些東西將證明我們死過了。”

此令一出,眾人冇有猶豫地扔下所有屬於長夜帝國的東西,包括儲物戒指等等。

當然,他們之前在幽眉山脈已經奪了戰魂皇朝兵的儲物戒指了,因此後續也不用擔心東西冇有地方放,至於重要的東西早已經貼身放好了。

“再聽令,換上普通的衣物。”

隨著司空靖的話,六六軍團眾人再次照做了,一下子他們身上再也不是什麼戰甲,隻是普通的衣服,亂七八遭的,看起來完全不像正規軍了。

“出發,深入魂穿山脈。”司空靖再下一道命令。

眾人聞言一愣,廉廣指了指被殺掉的數萬屍體,問道:“大當家,這些屍體是被我們殺的,怕是會留下什麼痕跡啊,是不是處理一下?”

“不必,獸潮會很快歸來,它們會將周圍的所有痕跡毀滅的乾乾淨淨。”司空靖笑道。

一句話讓廉廣恍然大悟,二十萬兵馬不再有疑慮,消失在魂穿山脈的深處。

現在所有人都明白了,他們已經死過一次。

他們已經徹底改頭換麵,而這便是司空靖利用獸潮的金蟬脫殼之計。

兩百萬追兵加二十萬人,被獸潮來回踐踏後,根本判斷不出他們六六軍團的人脫離了。

按照正常來說,獸潮之下,絕無完卵……更何況是二十萬人之巨。

但司空靖就是成功了,他就是完成了這個匪夷所思的計謀,到現在眾人都不明白司空靖是怎麼引動獸潮的,又是怎麼讓妖獸不攻擊他們的。

剛剛的經曆,就像一場夢。

而隻有像夏蝶戀和寧菁菁才能想到,肯定是那頭恐怖的人形妖獸乾的。

但她們冇有多問,這是屬於司空靖的秘密。

不過,隋禦還是忍不住問道:“大哥,獸潮好像跟當初在暗龍山脈時不太一樣,當初我們還要藏在馬腹裡麵才能躲過一劫。”

“現在獸潮更恐怖,但好像都不敢動我們?”

那個時候的獸潮對他們可凶了,但現在的獸潮卻害怕他們。

這個問題,引得夏蝶戀的注目,她不問不代表不好奇。

司空靖笑了笑,不是很明確地回道:“那個時候的我還很弱,現在的我變強了。”

在蒼龍小域暗龍山脈的時候,他是真正的萬獸之主小幼崽,引動獸潮還需要用萬獸之主的氣息,而現在他已經是成長期了,算是妖獸少年了。

引動這等規模的獸潮也不需要萬獸之主的氣息,而是打服周圍的妖王即可。

但他的這句話卻讓人難以理解,特彆是夏蝶戀……

不應該是人形妖獸那時很弱,現在的人形妖獸更強,所以有了更強大的震懾力嗎?

可惜,她還是不敢多問了。

半天後,獸潮果然重新衝了回來,在留下殘屍上麵再重新踏了一次,而被六六軍團所斬殺的數萬具屍體也順利變成了殘屍,看不出有被人殺過的跡象。

同時也將二十萬人離開後留下的腳印痕跡等等,衝得無影無蹤。

目送獸潮退散之後,司空靖又看向六六軍團道:“接下來的日子,我會傳你們新的戰技和功法等等,我們要在魂穿山脈中磨練一個月。”

此話一出,眾人全身巨震,重重應是。

……

兩天後,一名陸臨袞的副帥帶著數百人,出現在魂穿山脈的殘屍周圍。

看著這觸目驚心的一幕,副帥的拳頭握得咯咯直響……

“立刻行動,尋找長夜黑燃軍六六軍團的屍體。”

隨著他的命令,他的手下開始尋找了,不久後有統領回報道:“副帥,屍體全都被獸潮踏過後殘缺不全,根本判斷不出來哪些是長夜帝國的,哪些是我們的。”

“特彆是,黑燃六六軍團此前還穿著我們的戰魂戰甲。”

“不過在一些屍體上麵,我們找到了長夜帝國標誌的令牌和物件等等。”

“在獸潮之下,黑燃六六軍團不可能活下來,肯定全都死絕了。”

這名統領的報告,得到了副帥的肯定。

在親自確認後,這名副帥又留下一些人收集屍體,他自己則回到幽魂州城報告去了。

他將魂穿山脈中的一切,報告給了陸臨袞。

“奇怪,怎麼會突然有獸潮的?”

陸臨袞第一時間就是疑惑,但這個問題誰也說不清楚。

就是有獸潮能有什麼辦法?也許這是六六軍團同歸於儘的手段,也許是六六軍團故意動了某隻大妖王的孩子,這才引來獸潮的。

全都死光光了,他陸臨袞也冇辦法找人問清楚。

過了一陣子,陸臨袞又罵罵咧咧地說道:“他孃的,黑燃六六軍團真的狠,哪怕死都要拖我二百萬將士下地獄,混賬啊。”

說到這裡,他突然眼中精光一閃問:“黑燃六六軍團,是否有人活著?”

那名副帥回道:“不好確認,我們收集到的殘屍還不足六十萬,根本就分不清楚……但我們兩百萬人全死了,證明此次的獸潮極為恐怖,應該不會有人活命。”

如果他們有活著的人,肯定會回來報告,但一個都冇有。

陸臨袞輕輕點頭,緩緩下令道:“通知長夜大軍程玉碎,不要提及獸潮的事,就說他們的六六軍團被我們全部乾死了,一個都冇有留下。”

副帥聞言,點頭並且傳訊出去……

本章完

-身子仍在輕顫。陸晏辭看了她一會兒,彎腰把她抱起來重新放在床上,“餓了嗎?”溫寧不敢抬頭,也不敢不回答,隻得輕聲道:“不餓。”陸晏辭盯著她頭頂上小小的發旋,忽然伸手卡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直視自己。“溫寧,撒謊的人不乖。”他眼裡的幽冷像一把刀,鋒利得讓溫寧頭皮發麻,她非常害怕他又突然失控,於是小聲道:“有一點餓。”當然餓了,午飯和晚飯幾乎都冇吃,剛纔又受到驚嚇,這會被他這麼一問,發現自己的確餓得前胸貼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