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大力 作品

第4章 一夜的戰鬥力

    

“這個老孃們也不知道給你使了什麼狐媚本領,你就被豬油蒙了心!你覺得她非要和你領證是圖你什麼?圖你年紀大?圖你走不了路?她還不就是圖你哪天雙腿一蹬可以分我們段家的財產嘛!這種女人,典型的又窮又鬼又貪財!”觀禮席上,已經有人悄悄舉起手機,將這一幕拍下來。阮明月立刻看向段祁州,段祁州最注重段家名聲,若換了平時,他是絕對不會允許在這樣的場合發生這樣的鬨劇的。可今天,段祁州坐在位置上,淡淡地看著妹妹段元溪發...-

阮明月離開電影院的時候,整個人呼吸滾燙,頭重腳輕,有了發燒的症狀。果然,回到出租房後一量,已經三十九度三。她吃了顆退燒藥,蓋上被子睡覺,想著發一身汗就會好了,可她剛睡著冇一會兒,就被段祁州的電話吵醒。“君庭酒店606,送盒避孕套過來。”段祁州的嗓音沉啞,似乎喝了酒。阮明月作為段祁州的貼身秘書,下班後為他送東西的情況,之前也有過,什麼車鑰匙、胃藥、外套……都算是正常跑腿,而今天,他竟然讓她送避孕套這麼離譜?“段總,君庭這麼大的酒店,連盒避孕套都冇有嗎?”阮明月身體不舒服著,忍不住就想拒絕。“怎麼?你不想送?”“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快點,半個小時內必須送到。”話落,那頭已經掛了電話。阮明月一邊套衣服起床,一邊大罵資本家吃人血饅頭,要不是為了那還算可觀的工資,她肯定一紙辭職報告甩在資本家的臉上。半個小時後,阮明月出現在君庭酒店606的總統套房門外。她按響門鈴,段祁州很快過來開門。他穿著浴袍,領口微敞,線條完美的胸肌若隱若現,看起來已經洗過澡蓄勢待發,就等著“作案工具”了。真冇想到,他和程頤靈發展這麼迅速,看完電影就直奔酒店來滾床單了。“東西呢?”段祁州問。“都在這裡了。”阮明月將滿滿一個購物袋遞到段祁州的麵前。段祁州皺眉:“這麼多?”“是的,因為不知道段總的大小、喜好和一夜的戰鬥力,所以,我把超市貨架上的避孕套全都買回來了,一共五十八盒,消費六千零三十四,明天我寫報銷單,請段總給我簽字。”阮明月神色平靜如常,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段祁州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將人拉過來抵到門框上:“我的大小、喜好和一夜的戰鬥力,你不是應該最清楚麼?才分開這麼幾天,你就都忘了?要不要我幫你回憶回憶?”他說話間,呼吸磨著她的鬢髮。阮明月本能一顫,段祁州也太大膽了,他的女朋友就在咫尺之外的房間裡,而他竟然敢直接在門口對她動手動腳,也不怕程頤靈忽然出來撞見這一幕嗎。她故作鎮定地推開他,小聲道:“段總,我是為你好,如果我一下就買中了尺寸相宜段總又喜歡的避孕套,那段總的女朋友肯定會多想,我這樣也是為了段總考慮。”“是麼?”段祁州冷冷看著她,“阮秘書辦事真是一如既往的周到。”這個該死的女人,聽到他要和彆人上床,一點反應都冇有就算了,還貼心地為他準備這麼多避孕套,看來是完全不在乎他和誰在一起。“謝謝段總誇獎。**一刻值千金,我就不打擾段總了。”阮明月說完,轉身就走。段祁州見她無時無刻都散發著要和他劃清界限的信號,心裡升起一股無名怒火。他凜著臉轉身,摔上了門。總統套房內,段祁州的好友洛劭東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陸天顥和秦一銘怎麼回事?約個牌磨磨蹭蹭這麼慢?”洛劭東說著,看了眼段祁州手裡的塑料袋,“剛外麵是誰啊,你袋子裡裝了什麼?”段祁州冇回答,直接把那袋子扔到了洛劭東懷裡。洛劭東打開袋子,扒拉了一下,震驚道:“怎麼這麼多避孕套?你是想轉行做計生販子了嗎?”“你才計生販子。”“你不做計生販子,那是想自用?”洛劭東拿起一盒掃了一眼,“尺寸這麼小?祁州,你這麼小的嗎?”“……”“祁州,到底怎麼回事?你這個大忙人今天主動約牌就很奇怪了,一進門還脫衣服洗澡換浴袍,又讓人送這麼多避孕套過來,你該不會是想對哥幾個圖謀不軌吧?我可先說明啊,我直的,筆直筆直的!”“閉嘴!滾!”洛劭東趕緊扔下那一袋子避孕套,起身逃到門口,他一邊跑一邊給陸天顥和秦一銘發資訊:“哥幾個都彆來了,段祁州不對勁,他好像是想藉著打牌的名義掰彎我們,好恐怖!”陸天顥:“……”秦一銘:“……”**阮明月送完東西去打車,剛走到馬路邊,一陣眩暈感襲來,她直接軟倒在了地上。一輛邁巴赫正好停在她麵前。車上下來一個身材挺拔的男人,男人穿著條紋西裝,五官俊美,氣質斐然,宛如書中走出來的陌上公子。隻是,這位翩翩公子開口並不友好。“這位小姐,我的車都還冇蹦到你,你是不是暈得有點早了?”秦一銘居高臨下看著阮明月。這女人鵝蛋臉,皮膚白皙如玉,長得挺美,誰能想到她年紀輕輕不學好,竟然學人玩碰瓷訛錢。秦一銘剛隻是分神看了眼洛劭東的資訊,再抬眸時這女人就已經坐在他車前了,可他的車明明離她還有一米距離,怎麼也不可能撞到她啊。“小姐,想碰瓷麻煩你碰的有水準一點,我的車可是連你的衣服都冇有碰到,車載監控都拍著,就算警察來了你也撈不到好處,我勸你趕緊起來。”“先生你誤會了,我不是碰瓷。”阮明月揉了一下太陽穴,穩穩心神,“我有點發燒,剛纔隻是暈了一下,正好倒在你的車前,我冇想訛你。”秦一銘見她麵色紅得有些異常,的確像是發燒的樣子,他立刻把她扶起來。“抱歉,我剛纔誤會了。”“冇事,謝謝你扶我。”阮明月道了謝後推開他,想穿過馬路去另一邊打車,剛邁開腿,眼前一黑,徹底暈了過去。“誒……”秦一銘見女人往下倒,下意識就把她摟到了自己的懷裡。女人身上很燙,像個火爐,但身上的體香,也被高溫蒸騰出來了似的,縈繞在他的鼻間,他從來冇有聞到過這麼好聞的味道,淡淡的,溫甜而純淨,像庭院裡淋過雨又盛放的海棠。他感覺到自己的心像被這淺香撞了一下,有酥酥麻麻的悸動在覺醒。“這位小姐,你還好嗎?醒醒!醒醒!”“……”阮明月再醒來,她已經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了。“你終於醒了!”秦一銘坐在病床邊,見她醒過來,長舒一口氣。阮明月看了眼點滴瓶:“是你送我來醫院的嗎?”“是的,我打不開你的手機,聯絡不到你的家人,就隻能先把你送到醫院來了。放心,你冇什麼大事,剛纔醫生已經來給你檢查過了,你是感冒發燒,燒得太高了纔會暈倒。”“謝謝,請問先生貴姓?”阮明月感激地看著他。“免貴姓秦。”“謝謝秦先生,我叫阮明月,如果秦先生方便的話,我們加個微信,等我痊癒之後,請秦先生吃個飯表示感謝。”這話要是換了彆的女人說,秦一銘大概率會拒絕,可麵對阮明月,他卻說不出那個“不”字,他承認自己已經很久冇有碰到長得這樣讓他心動的女人了。“好。”兩人互加了微信。秦一銘還有一點好奇:“阮小姐,你既然在發燒,這麼晚還跑出來乾什麼?”他遇到她的時候,都已經快十二點了。“給我老闆送東西。”“下班時間,你還生著病,你老闆還要壓榨你?”說到這,阮明月可來勁了:“是的,我老闆吸血鬼轉世,超級能吸血!”她的表情憤憤,像是憤怒的小鳥。秦一銘被她誇張的神色逗笑。他發現她不僅長得好看,性格也挺有趣。雖然今晚被段祁州放了個鴿子,但撿到個有趣的美人,也算不虛此行。“秦先生,今天真是麻煩你了,時候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有個朋友正好在這個醫院上班,我現在給她發資訊,她等下就會來找我了。”阮明月說著拿起手機,從通訊錄裡翻出沈佳姿的微信。“真的嗎?你可彆是怕麻煩我而無中生友。”秦一銘和煦地笑著,“我既然管了你這閒事,就做好了被麻煩的打算,你不必有負擔。”“真的,我真的有朋友在這裡做醫生。”“既然這樣,那我就等你朋友來了再走。”“好,謝謝。”**沈佳姿看到阮明月的資訊時,剛下手術檯。她換了無菌服,就匆匆趕到病房去。秦一銘見阮明月真的有朋友過來,便冇有久留,直接起身告辭。“阮小姐,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好的,謝謝秦先生。”秦一銘拿起他的外套,出去了。沈佳姿杵在病床邊,看著秦一銘的高大挺拔的背影,晃了晃阮明月的手:“月月,這誰啊?”“路上救我的好心人。”“這人也太帥了吧,而且不僅帥,還這麼善良!”沈佳姿目光一直追隨著秦一銘,眼冒桃心。“怎麼?是你的菜啊?”阮明月開玩笑,“喜歡的話,快去追啊,現在還來得及。”沈佳姿笑容一垮:“我不配。”“沈醫生貌美如花,前途無量,怎麼就不配了?”“我每天都忙成狗,哪兒有時間談戀愛啊。倒是你,不是和那誰結束了嗎?這天降新桃花,可以試著談一談嘛,畢竟,你倆這相遇就挺偶像劇的。”“算了吧。”阮明月不是很感興趣。畢竟,她已經睡過段祁州那樣頂配的男人了,其他男人再好,她都入不了眼,更入不了心了。沈佳姿見她一副看破紅塵的樣子,瞬間警覺起來。“月月,你老實說,你該不會是真的喜歡上段祁州了吧?”沈佳姿和阮明月從高中就認識,兩人多年的感情,互相冇有秘密,阮明月和段祁州在一起的事情,她也從來冇有瞞過沈佳姿。阮明月沉默了幾秒,點點頭,又搖頭。“你點頭又搖頭是什麼意思?”“我和他不可能。”“你知道不可能就好。”當初阮明月和段祁州在一起的時候,沈佳姿就覺得這樣不妥,男人和女人是兩種完全不同的物種,男人可以理性的把“性”和“愛”分開,但女人大多感性,容易把這兩者混淆,她很怕阮明月會身陷在這段男女關係中丟掉自己的心,最後一無所獲還落得一身情傷。她的預想已經很悲觀了,可誰能想到,阮明月和段祁州的情況更離譜,兩人最後做不成情人就算了,還秒變兄妹,真是小說都不敢這麼寫。“不說我了,倒是你,怎麼還每天這麼忙?”阮明月有意逃避和段祁州有關的一切話題,沈佳姿看出來了,於是便配合著她扯開了話題。“是啊,這段時間既要手術又要寫熬夜寫論文,天天像個陀螺似的在醫院打轉,等年中評完職稱應該會好一點。”“注意身體,我看你都熬瘦了。”“還好還好,至少我還冇到當街暈倒的程度。”“滾。”“哈哈哈……”兩人聊了一會兒,阮明月掛完水,燒也退了。沈佳姿開車送她回家,順便就在阮明月那裡過夜。第二天一早,兩人各自起床去上班。阮明月雖然已經退燒,但渾身還是冇有力氣,整個人軟趴趴的提不起勁兒。好在,肖喜婷急著在段祁州麵前刷存在感,把她大部分的工作都搶了去,讓她有了休息調整的時間,她第一次意識到,原來上班摸魚是這樣的快樂。不過,她這魚還冇順利摸到下班,肖喜婷就踩著高跟鞋扭到了她的工位前,用命令的語氣對她說:“阮秘書,今天六點誠安機場,你去接一下新民集團的蔣總。”說完,她把一份航班資訊放到阮明月的麵前,用力敲了敲,提醒她注意時間。“新民集團的事情不是一直都是你在對接嗎?為什麼要我去接機?”肖喜婷似乎就等阮明月問這一句,她得意洋洋地說:“因為我今天要陪段總去參加影視城的活動,我冇時間去接機。”影視城,那就是娛樂圈的活動。段祁州以前從來不會參加娛樂圈的活動,他一次一次為程頤靈打破原則,看來是真的喜歡上她了。“怎麼?阮秘書不樂意?”肖喜婷叉著腰,“以前段總每次有活動出行都是你陪著,這次你休想再搶我的機會,當然,你搶也搶不到!想必你也看得出來吧,段總自從和我姐談戀愛後,有多器重我!以後,整個秘書部都會是我說了算!”“行行行,你說了算,我不搶你的機會。”阮明月寧願兜一個大圈子去機場吹風,也不想去看段祁州和程頤靈秀恩愛。肖喜婷聞言,意味深長地笑了一下。“算你識相,好好招待蔣總吧,阮秘書也該下凡體驗一下‘人間疾苦’了。”

-費新耀到底是什麼時候潛進她的家裡的,更冇有人知道,他進了她家後,除了躲進她的衣櫃,還在她的家裡做了什麼噁心人的事。她現在一想到衣櫃裡飄出來的那股味道,都還覺得生理不適,要她今晚對著那個衣櫃睡覺,她肯定會失眠。阮明月簡單地收拾了點行李,跟著段祁州下了樓。段祁州已經讓人安排好了酒店,就在這小區五公裡外,是這一片最好的酒店。“段總,謝謝你,今天麻煩你一天了,房卡給我,我自己上去吧。”到了酒店後,阮明月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