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大力 作品

第5章 頭孢配酒

    

說什麼,隻是問:“是段總讓你來保釋我的嗎?”“是的,段總說段小姐去醫院檢查過後冇什麼大礙,他們決定不追究了。”“謝謝,麻煩你跑一趟。”“應該的。”薑律師說完,指了指馬路對麵的那輛勞斯萊斯幻影,“段總在車上等你。”阮明月走到車邊,打開了後座的車門。幻影的星空頂下,段祁州穿著白色的襯衫和黑色的西褲,矜貴不凡,他側眸瞥她一眼:“上車。”阮明月上了車,車廂裡的暖氣開得很足,讓人覺得燥熱。兩人無聲地坐著。段...-

阮明月見了新民集團的負責人蔣宇鵬,才知道肖喜婷最後意味深長的那句“體驗一下人間疾苦”是什麼意思。這個蔣宇鵬,是個不折不扣的老色魔。兩人在機場見麵時,因為有司機在,他還表現得人模人樣,等到了酒店用餐的包廂,他就開始暴露出真麵目。“段總真是太不夠意思了,我來榕城出差這麼多次,竟然還是第一次見阮秘書。”蔣宇鵬將手放在阮明月的大腿上,色眯眯地看著她,“不過我也理解段總,我要是有這麼漂亮的秘書,我也捨不得帶出來讓她拋頭露麵。”阮明月不動聲色地推開蔣宇鵬的手。“蔣總說笑了,段總對秘書部所有同事都一視同仁,之前是因為我不負責貴公司的業務,所以纔沒有機會見蔣總。”“那以後多見見唄,我下次來榕城出差,希望也是阮秘書接待啊。”他的手又伸過來。“一定一定。”阮明月心裡已經問候他全家了,但臉上還是揚著公式化的笑容,“蔣總嚐嚐,這是榕城特色鹵水鴨。”“阮秘書推薦的菜,我肯定得嚐嚐,不過,光吃菜不喝酒好像有點冇意思,不如阮秘書陪我喝一杯怎麼樣?”蔣宇鵬是想著把她灌醉了好拿捏。“抱歉啊蔣總,我這兩天身體不舒服,來的時候吃過頭孢了,想必蔣總一定也聽說過,頭孢配酒,說走就走,請蔣總高抬貴手啊,我還年輕想多看看這美好的人間呢。”阮明月用開玩笑的口吻拒絕道。“頭孢而已,喝點酒怕什麼,我就不相信,真這麼靈驗。”蔣宇鵬不吃阮明月這一套,他直接開了一瓶茅台給阮明月滿上了一小杯,“來來來,阮秘書放心大膽地喝,真出什麼事了,我負責到底。”“蔣總,真不行,我真的吃了藥。”“阮秘書這就不給麵子了。”蔣宇鵬板起臉,“之前來接待的肖秘書每次說喝就喝,特彆爽快,你怎麼扭扭捏捏這麼大架子?是不是要我給你們段總打個電話,段總的話你才聽啊?”“蔣總,我不是這個意思。”“不是這個意思那你就喝!”阮明月看著麵前這杯酒,忽然意識到,這兩年她跟在段祁州身邊,雖然冇有名分,但因著兩人那特殊的一層關係,段祁州明裡暗裡為她擋去了多少這樣噁心的嘴臉。而現在,他們分開了,他也不會再保護她,職場上所有的一切,她都得自己去麵對了。“好,蔣總,我喝,不過先說好,我的酒量很差的,蔣總彆介意。”“不介意不介意。”蔣宇鵬巴不得她酒量差,他好快點灌醉她,把她帶到酒店去為所欲為。**阮明月隻喝了一杯,就佯裝頭暈無力。“蔣總……我不行了……這酒太烈,我喝了之後心跳得好快……好暈……”“不會吧,阮秘書這酒量也小兒科了。”“我剛都和蔣總說了,我真的喝不了酒的。段總就是知道我酒量差,怕客戶笑話,才很少讓我出來應酬。”蔣宇鵬信了,他伸手過來,拍了拍阮明月的後背。“那我扶你上樓去休息。”蔣宇鵬的房間就在酒店十三樓。“不用了蔣總,我打車回家,我男朋友還在家裡等我呢。”阮明月故意編造了個“男朋友”,想以此打消蔣宇鵬那些齷齪的念頭,可冇想到,蔣宇鵬竟然根本不在乎。“你和你男朋友發個資訊,就說自己喝醉了,在酒店睡了。”“蔣總,我……”“阮秘書!”蔣宇鵬不耐煩地打斷她,“你出來工作多少年了?不會連我這點潛台詞都聽不出來吧?我看你長得挺漂亮,但腦子真的完全不如那位肖秘書好使,肖秘書可比你機靈多了。”阮明月暗暗震驚,原來肖喜婷每次出來陪客戶,都是這樣的陪法。“我警告你,你要是今晚不讓我滿意,新民和段氏的項目,就不用談了。”新民的項目是段氏今年的三大重點項目之一,阮明月知道,段氏已經為這個項目投入了不少精力做研發,如果項目真的因為她黃了,那她估計也不用在段氏繼續乾了。“蔣總彆生氣,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就辛苦蔣總扶我上去休息,我真的好暈,站都站不穩了。”“算你懂事。”蔣宇鵬一把攬過阮明月,將她帶出包廂。阮明月當然不會坐以待斃。她假意靠在蔣宇鵬的身上,等到兩人走到酒店前台處的時候,她忽然發出一聲極痛苦的呻吟。“啊……”酒店前台的兩位工作人員都朝她看過來。阮明月抓住自己的衣領,用儘畢生演技,演繹一個胸悶透不過氣、彷彿下一秒就要抽搐倒地而死的人。蔣宇鵬離她最近,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她忽然變得急促的呼吸,也能看到她緊繃的下頷線和脖頸裡凸起的青筋。見鬼,這女人不會真的吃了頭孢不能喝酒吧?“啊……”阮明月從蔣宇鵬懷裡一點點滑跪到地上。“女士,您怎麼了?”前台的工作人員衝過來,“需要給您撥打120嗎?”“要要要!快打120,她吃了頭孢又喝了酒!”不等阮明月說話,蔣宇鵬已經搶在她前麵先回答了。“蔣總,我……我……”“彆說話彆說話!先去醫院,看病要緊!看病要緊!”蔣宇鵬現在已經被嚇得邪念儘消,隻希望阮明月千萬彆出什麼事情纔好,他可不想這趟過來出差背上什麼人命回不了家。**阮明月被救護車拉到了醫院,這是短短兩天之內,二進宮了。沈佳姿正好要和同事出去吃晚飯,看到阮明月從擔架上被抬下來,嚇得趕緊跑過來。“月月,你怎麼了?又發高燒了嗎?”沈佳姿抓住了她的手,神色焦急,明明早上分開各自去上班的時候還好好的啊。“患者吃了頭孢又喝酒,產生驚厥休克反應。”一旁的急救醫生回答。阮明月握緊沈佳姿的手,在蔣宇鵬看不到的角度瘋狂對沈佳姿使眼色。沈佳姿和阮明月多年好友,這點默契還是有的,她瞬間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胡醫生,這位是我的朋友,交給我,我來搶救。”沈佳姿說。急救科的胡醫生有點狐疑地看了沈佳姿一眼,沈佳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胡醫生也秒懂了沈佳姿的意思。“好吧,那就交給你了。”“好。”沈佳姿讓同事把阮明月推進了催吐室,門一關,把蔣宇鵬隔在了外麵。“阮明月,你到底怎麼回事?”沈佳姿輕聲問。“噓。”阮明月從擔架床上坐起來,指了指門外,“外麵那個男的是客戶,想把我灌醉了帶去開房,我冇辦法了纔出此下策。”“什麼!這個色胚看我不……”沈佳姿捲起衣袖就要往外衝,被阮明月一把攔住。“姑奶奶,你冷靜點!他是段氏的重要客戶,我得罪不起。”“不是,你真的頭孢配酒了?”“就喝了一點點,而且我的頭孢是早上吃的,應該冇事。”“什麼冇事,你都過敏了。”沈佳姿一把扯開阮明月的領口,“你自己照照鏡子,你脖子裡都是斑疹了,我給你開點藥,趕緊吃了。”“開點藥就行了嗎?能不能給我整得嚴重點,這樣那個色鬼纔會死心。”沈佳姿想了想:“你這情況也可大可小,這樣吧,我給你開個病房,掛點葡萄糖液加速酒精和藥物的代謝,然後再吸個氧觀察一下。”阮明月被送去了病房吸氧掛點滴。蔣宇鵬見她緊閉著眼躺在病床上一動不動的,嚇得不輕。“醫生,她怎麼樣了?”“你和病人什麼關係?”“同事。”“就是你和她一起喝的酒是吧?”沈佳姿一臉氣憤的看著蔣宇鵬,“你不知道吃了頭孢後飲酒會產生雙硫侖樣反應嗎?嚴重的情況下,這是會導致心臟驟停危及生命的!”“那她……她會死嗎?”“接下來出現什麼情況誰都不敢保證,還要觀察。”沈佳姿厲聲說完,轉身就走。蔣宇鵬頓時心裡冇底,阮明月畢竟是段祁州的秘書,萬一她有個三長兩短,他和段氏的合作勢必要受影響。雖然他剛纔威脅阮明月的時候底氣十足,但其實,新民集團比段氏更需要他們正在合作的這個項目,如果項目出了問題,那他的公司今年恐怕難以為繼。想到這裡,蔣宇鵬決定先給段祁州那邊打個電話通個氣。段祁州這會兒正在影視城參加活動。段氏旗下有個娛樂公司今年計劃上市,今天和他一起來參加活動的除了公司的一些藝人,還有幾個公司的高管。段祁州一到現場就被請上台發言,發言結束後,他剛下台落座,肖喜婷走了過來。“段總,新民集團的蔣總電話,說有重要的事情找你。”肖喜婷俯身把手機遞到段祁州的耳邊。段祁州接過電話:“蔣總。”“段總,不好了,你的秘書酒精中毒,快不行了!”段祁州看了眼一旁的肖喜婷:“哪個秘書?”“阮秘書。”段祁州眉頭立刻攏起:“在哪裡?”“康民醫院。”段祁州掛了電話,轉頭對肖喜婷說:“立刻讓褚飛安排榕城最好的專家去康民醫院。”“是,段總。”段祁州起身,匆匆往外走。肖喜婷跟上他:“段總,頤靈姐馬上來了,你不等她了嗎?”段祁州像是冇聽到,大步流星地上了車。**阮明月閉眼假寐了會兒,見蔣宇鵬冇進來,她纔敢睜開眼睛。沈佳姿給她發資訊說自己要回去拿點東西,過會兒再來看她,她剛回覆了個“好”字放下手機,病房的門忽然被推開,幾個穿白大褂的醫生風風火火走了進來。阮明月立刻閉上了眼睛。“這位患者就是阮明月?”“是她。”“吃了頭孢後飲酒產生雙硫侖樣反應導致休克對嗎?”“是的。”“洗胃了嗎?”“冇有。”“這麼嚴重為什麼不催吐洗胃,快送去催吐洗胃,排出胃部還冇有被吸收的酒精。”“是。”洗胃?阮明月瞬間雞皮倒立。這些醫生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怎麼一言不合就要去洗胃?沈佳姿,快回來救命啊!阮明月無聲呐喊著,正思索該怎麼自然地睜開眼告訴他們自己其實冇那麼嚴重時,門口又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段總!”“人怎麼樣了?”耳邊響起段祁州的聲音。怎麼連段祁州都來了?阮明月的神經頓時繃得更緊。“人還冇醒,康民醫院的急救措施冇有到位,我們打算送她去催吐洗胃。”段祁州走到病床前,看了眼病床上的阮明月,她眼眸緊閉,長長的睫毛像把羽扇微垂著,呼吸麵罩覆著她半張臉,顯得她的臉更小了。“好……”段祁州話纔出口一半,就感覺自己的衣襬被人緊緊攥住了。他低頭,看到阮明月的手不知什麼時候從被單裡悄悄伸出來,正用力攥著他。這女人玩什麼把戲?“你們先出去。”段祁州對幾個專家說。“段總,雙硫侖樣重則危及生命,耽誤不得。”其中一個年紀較大的專家說。段祁州又看了阮明月一眼:“有些人頭孢配酒,自己嫌命太長,不必急著救。”“啊?”幾個專家不理解,段祁州剛纔派人把他們從中心醫院裡接過來的時候,明明是十萬火急和閻王搶人的架勢,怎麼這會兒突然變得這麼淡定。“段總……”“出去!”“是。”病房被清場後,瞬間隻剩下了阮明月和段祁州兩個人。“怎麼回事?”段祁州看著病床上的阮明月。阮明月老老實實收回抓著他的手,撥掉了氧氣麵罩,從病床上坐起來。“段總,其實我冇有那麼嚴重。”她坦白。“既然冇那麼嚴重,那為什麼蔣總給我打電話說你不行了?”阮明月眨眨眼,不知道該不該告訴段祁州實情。“說。”“……”“你不說是想我直接去問蔣總?”“我說我說。”阮明月趕緊討饒。如果段祁州真的去問蔣宇鵬,誰知道那個噁心的傢夥會編出什麼噁心的說辭甩鍋。“蔣總想把我灌醉了帶去開房,我推脫不得,又不想和他撕破臉皮影響公司和新民的合作,就隻能裝酒精中毒。”段祁州眼底寒光閃過:“他要帶你去開房?”“嗯。”“行了,我知道了,你休息。”段祁州話落,就要往病房外走。阮明月看著他森冷的背影,忽然有種不詳的預感。“段總。”阮明月連忙朝他喊話,“我冇受傷也冇有受到什麼侵犯,你就不要追究了。”段祁州回頭,似譏誚般笑了聲:“阮秘書,你覺得我會為了你置公司利益於不顧,去得罪蔣總?”“我……”阮明月忽然冇了底氣。“你彆太看得起自己。”段祁州丟下這句話,就走出了病房。阮明月坐在病床上,自嘲一笑。也是,她可真是自作多情,她不過一個小小的秘書,段祁州怎麼可能為了她去破壞和客戶之間的關係。新民集團和段氏的項目可關乎著幾個億的資金啊,她憑什麼?一定是她腦子短路了,纔會在剛纔段祁州轉身的那一瞬間產生了他是去為她主持公道的錯覺。

-說完,不管母親什麼反應,直接掛了電話。阮明月雖然冇有聽清楚全部,但是沈佳姿母親那大嗓門從聽筒裡溢位來,她也聽了個大概。她母親又在逼她相親了,而且,還提到了沈佳姿已經去世的前男友洛景淮。五年前,沈佳姿剛畢業的時候,不顧家人反對,去W國做了戰地醫生,在那裡,她認識了洛景淮。洛景淮是中國委派至W國的維和防暴警察,他不止一次的救沈佳姿於危險之中,洛景淮的英勇與肩負使命心懷大愛的責任心深深吸引了沈佳姿。沈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