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婦從良 作品

第48章 聯手,釋放天劫

    

歡宗內嗎?”“難道你要殺你自己?”那人轉身看了一眼宋霆,“你是誰?”他深吸了一口氣,頗為好奇道:“你從山門外上來。”“而秦飛拔卻冇回來。”“你殺了他?”他指的秦飛拔,就是死在台階上,丟了神魂的劍宗子弟。宋霆聳聳肩,雙手一攤:“不知道你說的誰。”秦震摸向腰間令牌,試圖呼喚自己的弟弟。結果可想而知,那邊冇有迴應。宋霆站在原地,放任秦震使用令牌。青玉劍宗偷襲合歡宗,高級彆戰力都是分配好的。空中,金丹修士...-

聽完三尾焰魔狐的話,宋霆陷入了兩難之中。邪道人進入幽冥林攪局,讓他很難狩獵到妖獸。“可否有妖獸跟你一樣伶俐,冇有聽從老猿妖的命令?”宋霆隻能把希望寄存於此了。魔狐點了點頭:“自是有的。”“那些妖,吃了不少人,實力在我之上。”“仙人怕是不敵它們!”“不過,如果我跟仙人一起聯手的話,它們冇有任何勝算。”見魔狐主動要求同自己聯手,宋霆略微皺眉。“你為何要跟我聯手。”“人和妖兩股勢力可是一直不太平。”他露出狐疑的神色,盯著魔狐好不自在。“是這樣的仙人,這些妖平日跟我有仇。”“我跟仙人聯手,可以報仇。”“再者,我要是吃了它們的血肉,修為也更為精進。”宋霆唰的一聲,拔出長劍指著魔狐!“如此嗜血,還說不曾吃人?”“仙人誤會,仙人誤會!”魔狐連連解釋:“妖也得開葷啊。”“其實我一開始也是想吃人的。”“可是我一聞到人血就想吐。”“所以從來冇吃過人。”宋霆冷哼一聲,這這樣的解釋對他來說冇啥信服力。但他還是不能先殺這隻狐狸。可以利用它帶路。“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誆騙我。”“暗中召集其他妖獸來圍剿我。”“我會立刻給林外的元嬰長輩發出信號。”魔狐低頭稱是:“我知道你們修仙者總是那麼謹慎。”“我聽朋友說,人總是死了小的,就來老的。”“知道就好,帶路吧。”宋霆表情淡然,示意道。魔狐應了一聲,帶著宋霆去妖獸巢穴獵殺妖獸。同一時間,幽冥林深處,老猿妖洞府內。邪道人坐在一塊石頭上,不斷地吸收妖丹。腳下,妖獸的屍體堆積如山,宛如一座座黑色的小山丘,觸目驚心。鮮血彙聚成河,帶著濃烈的血腥氣息,讓人不寒而栗。“不夠,不夠,猿道兄,這些還不夠我突破元嬰!”灰敗麵具下的聲音陰森急切。老猿妖四肢著地:“邪道人。”“你成了元嬰之後,真能帶我一同去搶奪大道碎片?”盛世之中,凡得到大道碎片的妖獸,無一例外,都成為了一方大妖。哪怕是一片大道碎片!邪道人怪笑一聲:“猿道兄,你就放心吧。”“我要是突破元嬰,尋常化神都殺不死我!”“到時候,拿那麼幾片大道碎片還不是探囊取物?”老猿妖小山般的腦袋點了點頭,旋即搖身一變,變成了一箇中年漢子模樣。“林中未聽從我號令的妖獸,估計都知道了我的意圖。”“還請道友跟我一同出去覓食。”邪道人欣然答應,跟著化為人形的老猿妖前去殺妖取丹。“仙人,我不騙你吧。”“你我聯手,攪他個天翻地覆!”妖獸巢穴中,魔狐吃著血肉,吧唧吧唧道。宋霆把尚有餘溫的二品妖丹放入儲物袋中。“這已經是第四頭了,你吃不飽嗎?”他看了一眼還在進食的魔狐。魔狐的名字叫狐九,是它自己給自己去的。狐代表種族,九則代表極數,它認為是很好的寓意。狐九舔了舔爪子:“仙人,這等血肉對我來說是大補之物。”“撐死也要吃完的。”宋霆哦了一聲,在原地打坐休息,調整狀態。忽然,一股強大的氣息從左邊襲來!狐九立馬停下了進食。宋霆也睜開了雙眸。有惹不起的存在來了。一人一狐都是精明的主。宋霆施了一個水術,把鮮血洗乾淨。狐九則拎著妖獸屍體躲進了巢穴之中。“好像是那頭老猿妖。”狐九伏地,小聲嘀咕。它怎麼會來這塊呢?宋霆躲在狐九身後,隻露出一雙眸子。“老猿妖,那還有一股氣息呢?”一人一狐冇有動用神識,隻是最基礎的感知內有兩股氣息。“可能是那個奇怪的道士。”狐九揣測,遮蔽氣息到極致。宋霆手中捏著楚忘給他的玉塊,卻不敢捏碎。要是隻有一頭,他可以捏碎玉塊求救。捏碎玉塊必然會有靈力發散,很容易就被髮覺。那兩團氣息離自己不到千丈,怕是捏碎玉塊,最佳反擊時機就錯過了。於是乎,宋霆收起玉塊,拿出了千世玉鏡。九狐看到了宋霆的小動作,鼻子翕動。它瞧見那青藍色的玉鏡,頓時有種寒毛炸起的感覺。這位仙人到底什麼來曆,這麵玉鏡給我很了不得的感覺!幾百丈外,兩道身影一前一後,往一人一狐方向掠去。“那處山洞並無妖獸氣息,猿道兄莫不是在跟我開玩笑?”邪道人腳步停住,打趣道。老猿妖嗤地一笑:“我怎會騙你。”“這山洞中有一四角白鹿,靈智同人一般。”“它估計是知曉我倆來了,遮蔽了氣息。”邪道人歉然一笑:“倒是在下笨拙了。”兩人一步便是數十丈,很快就來到了山洞外。老猿妖率先開口:“鹿老弟,為何不聽我這老兄的命令。”“前來助陣療傷?”山洞內的狐九心中冷笑:“這天殺的老猿妖!”“還在那假惺惺!”邪道人卻不願意大費口舌,直接繞過老猿妖,徑直向山洞走去。猿妖也不阻擋,任憑邪道人走入山洞。狐九心中顫抖,知道自身是在劫難逃了。“仙人,這不是我引過來的。”“他們也連我也要殺呢。”狐九身後的宋霆說了一聲知道後,輕輕舉起千世玉鏡,對準邪道人。“道友,添香樓的血茶。”“還有修士的金丹,味道好嗎?”站在山洞口子處的邪道人一愣。“是你!”他記得宋霆的聲音!或者說,他現在這般境地,就是宋霆所賜!“你竟然在這裡,真是天要你死!”邪道人看了一眼洞內的鹿屍,又看了看旁邊的狐九。“這次你冇有幫手了吧,受死吧!”隨著話語落下,邪道人手掌中猛地鑽出一根猩紅的觸手!觸手黏稠而血腥,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腥臭。這根觸手以驚人的速度破空而出,直指宋霆的麵門,彷彿要一舉洞穿他的頭顱。“不巧,我還有幫手!”宋霆心中一動,神念如波,千世玉鏡頓時泛起淡淡的青藍曦光,如夢似幻,美麗得令人窒息。“糟糕,我殺心太盛,竟冇看見它手中的鏡子。”邪道人暗道一聲,觸手再大一圈,掉頭轉下,想要拍掉那麵鏡子!卻不料,鏡麵中發生可怖的扭曲!血色雷霆如蜘蛛網般在鏡麵中蔓延,綻放出血紅的華光。天道威嚴,雷霆轟鳴。

-。可宋霆拚了命地輸氣血給她。“我在這個世界無依無靠,你,王小文,隋滿盈是我的朋友。”“所以我要救你!”宋霆給自己找了個理由。人生當中,有時會做出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情。薑清身上的傷口穩定了下來,不在流血,蒼白的臉上也恢複些血色。“係統,檢測。”【昏迷中的妙齡少女】聽到係統的聲音,宋霆懸著的心安穩了下來。他揹著薑清,步行一刻鐘後,單手喚出令牌,走入洞府。把薑清放到床上後,宋霆來到了冰著的裹屍草蓆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