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婦從良 作品

第49章 滅殺邪道人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

轟鳴聲震天動地,千世玉鏡之中,囚禁著的血色麒麟終於沐浴雷霆而出!它本是天道降下,為宋霆種下大道種子後的第三道雷劫,威力無窮,專壞肉身。此刻,麒麟的吼聲如同洪鐘大呂,雷音滾滾而來,震耳欲聾。那原本要拍碎宋霆的觸手,在這雷霆之威下,瞬間化為飛灰,消散在空氣之中。邪道人驚恐萬狀,冷汗如瀑,心中顫栗不止。麵對那血色雷麒麟的威壓,他雙腿發軟,幾乎無法站立,更彆提逃跑了。“你,你到底是什麼存在。”邪道人心聲歇斯底裡,卻發不出任何聲音。身後的老猿妖早就逃之夭夭,滾圓的眼中充滿了恐懼。“邪道人到底惹到什麼人了?”“我這幽冥林怕是保不住了!”老猿的心頭恐懼如潮水般翻湧,肝腸寸斷,一步千裡地遠離宋霆。遺憾的是,它逃不了。隻聽一聲震天動地的雷鳴!寂滅的氣息憤然而生!宋霆眼前,那幽暗深邃的幽冥林,在猩紅雷霆的怒吼下,如同脆弱的紙糊般被瞬間撕裂,化為無數細微的粉末,飄散在空氣之中。圍著幽冥林的縣官們早就心有所感,各自退出十裡開外。唯獨楚忘最為謹慎,退出數十裡外。“這雷劫?不是那日的嗎?”“為何會出現在幽冥林之中。”“渡劫之人是宋霆?”他眉頭緊鎖,腦海之中浮現許多不可思議的想法。隨即他搖了搖頭,宋霆怎麼可能是渡劫之人呢?真是自己多想了。在場的縣官,也都熟悉這道化形雷霆。他們心中大駭,當日渡劫之人,竟然執掌天劫為自身所用。這簡直匪夷所思!幽冥林中,狐九匍匐在地上,雙耳流血,身軀不斷髮抖。宋霆也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手上的千世玉鏡仍發著青藍色的曦光。血麒麟雷霆冇有了天道意誌,是會無差彆攻擊的。好在他在放出雷霆的瞬間,又開啟了玉鏡收納能力。把能夠威脅到自己的雷霆又收了起來。“也算是二次利用了。”雷劫餘威消散,宋霆鬆了一口氣,收起了千世玉鏡。放眼望去,半片幽冥林死氣沉沉,大地成了一片焦土,灰燼在半空中漂浮。“咦?這東西冇壞?”焦黑土地上,一件灰敗麵具落在地上。這麵具是邪道人的。不知是什麼材質,在如此恐怖的血雷下還冇有損壞。宋霆回眸看了看還抱著頭髮抖的狐九,撿起了灰敗麵具。“係統,檢測。”如此抗造的東西,自然是要檢測一番。【不詳的麵具,異寶,帶上之後可以成為新的邪道人】宋霆一滯,頓覺手上的麵具燙手。這麼看來,邪道人不是某個個體,而是一種傳承。“這東西真得不詳。”他想把麵具丟掉,但不知道丟哪處好。最後,還是收回了儲物袋中。與其把麵具丟棄,讓有心之人得到,不如自己保管,也算是一種封印。“仙...仙爺,原來你那麼強啊。”狐九睜開一隻眼睛,俯身恭敬道。宋霆斜著眸子看去,警告道:“此事不要外露。”“你且繼續帶我去狩獵妖獸即可!”狐九頭像小雞啄米一樣頻頻點頭:“我懂,我懂。”“仙爺跟我來。”一人一狐再次出動,向另一半的幽冥林進發。這次狩獵更為簡單。林中的妖獸都被嚇破了膽,紛紛躲在巢穴中不敢出來。外界,楚忘等人來到消失掉的一半幽冥林上空。一人暗暗咂舌:“好駭人的雷法啊。”“哪怕是化神修士,也修不出這般驚悚的雷法吧。”曹望安眉頭微蹙,冇有言語。這等威力,聖朝中,鮮有人能做到。一道雷下去,不知凡幾的妖獸連痛苦都感覺不到而死去。“是他嗎?”楚忘心中自語,神識往下探查而去。神識之中,他看見宋霆正跟著一隻白狐,鬼鬼祟祟地朝一處妖獸巢穴而去。“冇死,神情泰若。”“宋霆,我真是越來越看不透你了。”從撿到令牌那一刻起,楚忘就開始懷疑到宋霆了。認為他可能會逃離合歡宗。再到後來青玉劍宗來襲,宋霆是外門男弟子唯一一個活下來的。那時,他隻是感覺宋霆運氣好。而後種種,楚忘都不以為意。直到方纔,他才感覺宋霆有些捉摸不透。“如果他是渡劫之人,我也得罪不起。”楚忘心中想道。幾人搜尋之後,發現幽冥林的老猿妖和邪道人都冇了蹤跡。估計是被血雷給劈死了。“邪道人大概是死了,許城主的仇也算是得報了。”“楚前輩,我們有緣再會。”以曹望安為首的縣官門紛紛抱拳,同楚忘告彆。楚忘回禮。他也是為了報老友的仇,此事過後,還有十位女弟子還未招募。至於宋霆,如今不是他該管的事情。半個月之後,同狐九告彆後,宋霆出了幽冥林。他先找了一個水潭,換了件衣裳。然後洗了個澡。“雖說淨衣術方便,但洗澡還是很愜意的。”在水潭中泡澡的宋霆哼著小曲,這半個月來的勞累得到了放鬆。這次進入幽冥林,共得了六十餘枚妖丹。其中兩枚金丹妖獸所產的三品妖丹,其餘清一色的築基二品妖丹。練氣下的妖獸,宋霆冇有選擇獵殺,性價比太低。洗浴完畢後,宋霆走上了回宗的道路。在路上,神魔擂台的事情被傳得沸沸揚揚,甚至連凡人都知道了。“聽說了嗎?仙人們又要打擂台了!”“是嗎?”“對,他們說這是盛世來到,我們凡人能修行的機會更多了。”“唉,可惜了,我一把年紀了,估計修不了仙了。”“誒,不要放棄,傳說上一個盛世,有個花甲老人,踏上了修行路,活到了現在呢!”“啊?有這種妙事?”......乃至於進入山門,宋霆還聽見宗內弟子在議論此事。“師姐,正道這次出了很多厲害的修士。”“我們合歡宗能贏下擂台嗎?”一位新入門的女弟子歎息道。另一位女弟子漫不經心道:“不知道吧。”“我們出戰的人不多,好像隻有兩個。”“那兩個啊?”新入門的女弟子好奇。“一個是宗主,另一個好像是宗主座下弟子。”“是蘇師姐,可她還冇有築基吧?”兩人是第二批招募上來的弟子,不認識宋霆。“不是蘇師姐,是一位姓宋的師兄,前些日子下山曆練去了。”宋霆從旁走過,略作思考。看來正道的天纔不少。

-逍遙自在!“名單上之人準許你們一天的準備時間,明日下山。”“其餘人等,修覆宗內各建築,休養生息。”陸玉枝最後一句話落下,看了宋霆一眼,似帶輕佻意味地傳音:“小狗狗,可彆死在外麵。”大殿內的人群領命後退去。“你是有什麼話要說嗎?”飄在合歡海上的陸玉枝看了眼後方跟來的金麵長老。金麵長老恭順道:“宗主,屬下可代替宋霆,多帶二十位女子回宗。”陸玉枝哦了一聲,淡然道:“那又如何?”“你想殺宋霆?不就死一個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