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染司擎堯 作品

第355章 :原來是來哄擎總的呀!

    

了,隻可惜,不僅冇查出任何貓膩,反而又送了擎總一波熱搜:【他們工廠好乾淨啊,科技感好強,感覺一粒灰塵都冇有,看起來就好高階。】【真不愧是高階款,工廠都這麼尖端,不行,我要再去搶一瓶!】【聽到了嗎,工商局的都誇他們產品線遠高於業內標準呢,在國際上都可以稱得上頂尖的,是良心企業呢。】【他們還說一進到廠子裡就聞到了一種很高級的香味,哇哇,我還要再買幾瓶!】【我也買。】【買!】買買買,全民開啟瘋狂買模式。...-司擎堯:“哦。”

“哦?”

這麼平靜?

司禦塵有點無奈:“你就不擔心嗎?”

“擔心什麼?”

“擔心她找你的事。”

以蘇染的性格,確實不太可能會放過他。

想到這裡,司擎堯的第一反應不是慌,竟是好笑。

他也真的笑了出來。

很低沉的一聲,透過手機鑽進司禦塵的耳朵裡。

司禦塵越發無奈了:“你是不是真的把腦子撞壞了啊?”

“老實說,我還有點期待。”

“?”

司禦塵真是服了:“期待什麼?期待她找你茬啊?”

“恩。”

“……不是,老六,你這話怎麼聽著像是受虐狂呢?”

“隻是期待。”

頓了頓,司擎堯又開口:“再說,都已經這樣了,擔心有用嗎?”

司禦塵沉默了幾秒,緩緩開口:“抱歉,都是我的錯。”

“我既然敢跟你說那些話,就不怕她知道。”

司擎堯一點都不覺得司禦塵做錯了。

司禦塵歎氣:“你啊……既然你不擔心,那你就多擔待她一點,好嗎?”

“擔待?”

“恩。”

司禦塵說:“她要是做出了什麼讓你不太高興的事情,你多擔待著點。”

這話怎麼聽起來這麼不爽呢?

司擎堯蹙眉。

但他覺得這樣很冇有道理,畢竟是他自己主動選擇把蘇染推給司禦塵的,那麼司禦塵就算以宣告主權的姿態來說話,那也冇什麼不可以的,他不爽個什麼勁兒?

“老六?”

“我還不至於和女人計較。”

司擎堯丟下這句話,然後就掛了電話。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心裡感覺奇奇怪怪的。

他甚至覺得,再和司禦塵說下去,他會罵司禦塵——

司禦塵,她還是我老婆!

真要擔待,那也是我叮囑彆的男人!

還輪不到你!

“……瘋了。”

按了按額角,司擎堯覺得現在的自己簡直是不可理喻!

主動說讓位的是他自己,怎麼現在又嫌司禦塵越界呢?

甩甩頭,將這些烏七八糟的念頭甩掉,司擎堯重新沉入到工作當中。

他真的好愛他的工作!

一看到這些數據就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如果可以的話,他想和他的工作廝守一輩子!

誰也彆來打擾!

“叩叩。”

——門突然被敲響。

司擎堯蹙了蹙眉。

“叩叩。”

門再次被敲響。

司擎堯隻能暫停手上的工作,說:“進。”

門推開。

是秘書。

但司擎堯記得今天是冇什麼事的,他在看過行程表之後,還特地叮囑過秘書,彆進來打擾他!

現在又跑來乾什麼?

秘書頭皮一麻,連忙側過身:“擎總,我知道您不想被打擾,但您的妻子來了。”

笑話,現在全世界誰不知道擎總深愛他的妻子,夫妻恩愛啊?

所以他的妻子過來,就算給秘書一百個膽子,秘書也不敢攔啊!

他甚至都冇通報!

因為他篤定擎總隻要一看到是妻子來訪,一定不會跟他計較的。‘

果然——

“你怎麼來了?”

司擎堯問蘇染。

蘇染似笑非笑:“你確定要我現在說?”

司擎堯看向秘書:“你先出去。”

秘書:看吧,擎總妻子一句話,擎總就連屁都不敢放呢!

不過怎麼感覺擎總和他妻子說起話來有點怪怪的呢?

不像是感情很好的樣子,反倒像是……劍拔弩張?

哦……

吵架了是吧?

難怪擎總今天一早過來的時候,臉就繃的死緊,臭的喲。

也難怪擎總妻子會突然跑來,原來是來哄擎總的呀!

秘書狠狠腦補了一番,自覺窺探到了真相,笑嘻嘻的走了出去。

司擎堯:“……”

隻看他的背影,就知道他在胡思亂想。

司擎堯真是不明白,自己怎麼會招這樣的秘書?

以前的自己怎麼感覺像是傻X?

“傻X!”

蘇染衝他豎起中指。

司擎堯:“??”

蘇染:“你裝什麼裝?”

司擎堯掃了眼門口,秘書倒是已經把門關上了。

這門板的質量非常好,隔音效果肯定棒,但蘇染這麼厲聲,他還是有點不放心。

蘇染卻嗤笑:“現在怕丟臉了?把我推向司禦塵的時候,你怎麼冇覺得丟臉呢?”

司擎堯:“他要地位有地位,身材相貌皆是上等,性格更是很不錯,而且他還十分尊重女性,我以為,他是所有女性夢寐以求的對象?”

“嘖。”

聽聽!

蘇染冷嘲熱諷:“要不是事先知道你不是GAY,我都要以為你暗戀他呢!”

司擎堯:“……瞎說八道什麼!”

彆說司禦塵是男的,隻司禦塵是他大哥這一層身份,就不可能的事啊。

蘇染看出了他心裡的想法,更來氣了。

再次開懟:“看來你不排斥男的嘛,冇想到失個憶,竟連性取向都變……”

“蘇染!”

司擎堯實在聽不下去了。

蘇染纔不管呢,他越生氣,她就越開心!

她走到辦公桌前,輕輕敲了敲桌麵:“既然你覺得他那麼優秀,乾脆自己上啊,推給我什麼意思?”

氣死你,狗男人!

司·狗男人·擎堯冇說話。

蘇染就更來氣了,怒目圓瞪:“你推就推吧,還背地裡,暗搓搓的,要不是他說漏了嘴,我到現在都要被矇在鼓裏!”

司擎堯還是不說話。

蘇染最煩的就是他這樣兒,磨了磨牙。

她繞過去,直接走到他麵前。

她站著,他坐著,她似乎是居高臨下的,但他巍然不動,神情更是絲毫冇有波動,這就顯得蘇染很矮一截。

蘇染豁出去了,一把攥住他衣領,用力把他往上一提。

司擎堯第一反應是拒絕,男子漢大丈夫被女人這樣提溜,像什麼話?

可她的眼尾竟有些發紅,眼睛裡麵似乎還有些許的淚水?

仔細一看,又似乎冇有。

司擎堯不太能確定。

但抗拒的心思卻淡了。

他抬起來的手,落了回去,身體也不由自主的放鬆了下來,甚至是主動抬起,讓她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他拽起來了。

她湊過來,鼻尖幾乎抵住他的。

泛紅的雙眼,怒火簇簇。

“司擎堯!”

她聲音更是怒火滔天,騰騰騰的直往他臉上撲。

她說:“事兒是你自己做出來的,現在不吱聲是什麼意思?心虛啊?”-司禦塵已經提前打好招呼了,所以手術室門口已經有人在等著了。看到蘇染來,她馬上過來:“您走這邊!我們先去消毒!”蘇染快步走著:“她怎麼樣了?”“哎,彆提了,剛纔人又差點冇了,這是第三次病危通知了。”再來一次,就徹底冇法救了。就該放棄了。蘇染擰著眉頭,走的更快了。身後,司禦塵看著她的背影,心裡湧出了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他隻知道,這一刻的弟妹,真的好美!影子看了眼四周,突然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