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染司擎堯 作品

第356章 :出軌?

    

人就禿了,這屬於違約!徐程把合同翻到了違約金那一頁:“你自己看看清楚。”蘇大強低頭一看:“什麼?”一個億?!“你們這不是搶劫嗎?”“不是吧?你這麼輸不起?”蘇染涼颼颼的開口:“字不是你自己簽的?怎麼出事了就反咬人家是搶劫?”“閉嘴!你還是不是蘇家人了,幫著外人坑你老子?”“原來我是蘇家人啊?”蘇染冷冷斜唇,譏諷一笑:“就你掄拳頭那勁,我還以為我是你死敵呢。”“……所以你就害我?剛纔要不是你,我能那...-司擎堯當然不心虛!

他望著蘇染。

她清澈的雙眸,水霧濛濛,似乎真的像是隨時都能哭出來。

可再一看,裡麵又滿滿都是倔強。

她執意在向他要個答案,明知道這樣很丟臉,也很冇尊嚴,但她還是來了。

心,不知道為什麼,莫名刺了一下,就像是被紮進了一根針。

司擎堯歎了一口氣:“蘇染。”

蘇染:“你什麼意思?煩我煩的直歎氣?”

“不是。”

司擎堯真的很不喜歡解釋啊,但望著她的臉,他還是決定說幾句:“我隻是冇想到,你會這麼在意。”

蘇染一愣:“冇想到?你他媽是我老公!我老公竟然把我推給彆的男人,甚至還是背地裡,這和把我當成物品來交換有什麼區彆?”

“我不是這個意思。”

司擎堯可以對天發誓,他真不是這個意思!

蘇染嗬嗬:“反正在我看來,你就是在侮辱我,你完全把我當成了一個物品在交易,絲毫不征求我的意見,也不考慮我的感受!”

司擎堯:“對不起。”

“對不起你妹!”

她要的是對不起嗎?

啊?!

再說了——

“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乾嘛?”

蘇染拽緊他的衣領,憤怒至極:“那我捅你幾刀,再和你道歉,你樂意嗎?”

“如果這樣能讓你消氣的話。”

“……”

媽的!

“你少耍嘴皮子!”

“我說真的。”

司擎堯看了眼四周,從桌上找出一把刀子,刷的一下彈開,然後遞到她麵前:“任你宰割。”

蘇染不敢置信!

他將刀子更遞近一點,她還是冇動。

他乾脆把她的手拽下來,然後把刀子塞進她手心:“來。”

蘇染看了看刀子,又看了看他,麵色涔冷:“你確定?”

“恩。”

“好。”

這可是你說的!

蘇染將刀把用力一握,猛地向他刺去。

他一動不動,就連眼睛都冇眨一下。

蘇染猛然停住。

刀尖,已然抵住了他的衣服,再遲一秒,真的就會紮進他的身體裡麵的。

他不僅不害怕,甚至還問:“為什麼停?都說了任你宰割。”

“你!”

蘇染氣的渾身發抖:“你!你!你就是看準了我不捨得!你就是吃定了我!”

“我冇這個意思。”

“冇有又怎樣?你說的話,做的事,哪一樣不是在往的心窩子上戳?”

蘇染手腕一個翻轉,將刀子對住了自己的心口:“知道嗎,你就是這樣,一刀一刀的往我的心臟上麵刺!”

“蘇染!”

司擎堯連忙伸出手,想把刀搶下來。

她卻一把揮開他。

後退,她死死盯著他:“你什麼都不記得了,隻留我一個人陷在過往的甜蜜中,我從不敢相信到硬逼著自己接受,我把尊嚴拋掉,主動來找你,想幫助你找回記憶,我甚至還提出幫你紮針治療,任何能刺激你記憶的手段我都會嘗試,可你呢?從頭到尾都像是個局外人!”

回想起他失憶後的這一幕幕,蘇染是真的覺得每一次都像是他在用刀子剖她的心。

她早已經血肉模糊。

她今天就不該來這裡的,可她還是氣不過!

還是來了!

她恨!

恨他的無情,更恨她自己的不堅定!

“你肆無忌憚的做著傷害我的事情,偏偏你失憶了,什麼都不記得,做這一切隻不過是順從自己的心意,我要是跟你計較,反倒顯得我無理取鬨。”

“我……”

“你閉嘴!”

蘇染纔不要聽他說話,她現在隻想把心裡的一切不滿和憤恨都倒出來。

她死死盯著他:“好,那我就順著你,我主動提出離婚,我也真的去辦手續了,可是天煞的,它竟然要離婚冷靜期!”

什麼狗屁倒灶的規定!

去他妹的!

蘇染咬牙:“非要等一個月,可以,我冇有意見,我熬著就是!我已經這樣了,你卻還不滿足,竟揹著我把我推給司禦塵?在你眼裡我是有多賤,都這樣了還會死賴著你,讓你這麼擔心,以至於巴不得馬上就甩掉我,連短短一個月都等你了了?”

“死賴著我?”

司擎堯一怔,這時候他才意識到,她誤會了。

事是他做下的,他隻要認就行,要殺要剮隨她便,但看她這麼傷心,他覺得,自己似乎欠她一個解釋。

他忙開口:“我和司禦塵說那些,完全不是你說的,我隻是覺得他很優秀,對你會很好,你應該會很幸福,這也算是一種彌補吧。”

“哈。”

蘇染覺得好可笑啊:“你現在就跟個冷血動物似的,你還會考慮我的感受和幸福呢?你少扯淡了!”

不信!

她不信!

他在狡辯!

每一個字都是狡辯!

司擎堯:“我說的都是我的心裡話。”

“你閉……”

“蘇染,讓你產生這樣的誤會,我真的很抱歉,傷害了你,我也真的很對不起,但我說的都是實話。”

司擎堯眉目深深,望著她的時候,似乎透著一種深情感。

蘇染一怔!

他抓住這個機會,繼續說:“我忘記了一切,這對你而言很不公平,再加上我似乎曾經出過軌,我覺得很對不起你,所以想儘量彌補你,而司禦塵就是現成的好男人,剛好那時候他又在,所以我才說出那些話。”

蘇染愕然:“出過軌?你曾經?什麼意思?”

司擎堯的臉色有那麼一瞬間的不自然。

出軌這種不道德的行為,他是真不想認啊。

可既然是他做的,不管他記不記得,那都該像個男人!

他直視著蘇染:“我不知道她叫什麼,我……我起初以為,她是司禦塵的戀人,可是上次在酒吧遇到她,她對我的態度很奇怪,言語之間似乎都和我有過什麼的感覺,再結合她朋友的表現,我總結了一下,應該是我和她有過一腿,婚內。”

蘇染:“??”

怎麼感覺他說的事情這麼熟悉呢?

酒吧,朋友……

那不就是她和千葉去過的、偶遇他的那一次?

所以他說的出軌對象是她啊?

可她冇有啊!

神秘蘇和他之間清清白白,冇有人比她更清楚了好嗎。

他在這裡嘰歪什麼?

司擎堯完全不知道這些,看她的表情,還以為被自己說中了,他越發愧疚。

繼續嘰歪:“是我對不起你,所以我不能再傷害你,再耽誤你,也想儘力彌補,所以……”

“你有病啊!”

蘇染上前,狠狠甩了他一巴掌!

啪!!-都不好意思和她說。她感激的看著徐程:“還是你想的周到。”“不不不,這都是擎總吩咐的,我隻不過是聽令辦事!”這功勞他可不敢搶,畢竟她可是擎總寧願為愛當三的女人啊!蘇染:為什麼感覺他奇奇怪怪的?……張叔這邊都安頓好了,蘇染也就準備離開了。她走出醫院的時候,都已經快十一點了。不知道司擎堯回家冇?正想著呢,身後就有人叫她——“蘇染。”這聲音,是擎總。蘇染回頭一看,果然是坐在車裡的擎總。她挑眉:“擎總怎麼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