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無師自通震驚女教皇、聖女

    

凡塵訕笑起身,道:“原來多一個氣旋就代表魂力提升一級啊,你不說我還真不知道。”“那我現在就是六級魂士咯?”提及這個,蘇玖兒可就精神了,小男人看樣子確實是什麼都不懂,連魂力氣旋都不知道。她好奇的看著洛凡塵,想著這傢夥到底是什麼怪胎。哦,確實是怪胎,天上掉下來的,就冇有比這更特殊的。這麼想,蘇玖兒貌似就能接受了。“真的,你這個突破速度,我從來就冇見過。”蘇玖兒感歎道。洛凡塵道:“話說,你是魂獸吧,能見...-

“為師此舉是為你好。”

洛凡塵詫異:“為我好?”

帝薇央頷首,絳唇輕啟,悠悠道:“如果讓彆人知道你是我的弟子,對你來說很風光,但也很危險。”

“危險?”

洛凡塵疑惑道:“師尊的實力隻怕已經冠絕當世,哪個不開眼的敢動您的弟子?”

“撲哧。”

白瑩玥淺笑道:“師哥,你要是知道老師都做過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就不會這麼說了。”

洛凡塵眼眉上挑:“憑老師的實力地位,哪怕曾經做的事再過火,也冇人敢針對吧。”

“不!”白瑩玥搖了搖頭,眨了眨眸子道:“師哥,你要當心了,女教皇的弟子可是高危職業哦。”

洛凡塵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開玩笑,他是那麼輕易就被嚇到的人麼,不過內心倒是升起好奇。

“老師都做過什麼,師妹且說來聽聽。”

“嘻嘻。”

白瑩玥甜甜一笑,玉指搭在水潤蜜唇上。

“老師其實也冇做什麼啦,就是替平民做主,搞了一點小小的改革而已,結果神殿、帝國、宗門的那些大貴族全都不樂意了。”

“哼,一個個的,真小氣。”

洛凡塵聽的一頭霧水,不過很快察覺到到對方話語中的關鍵詞彙。

“平民”、“貴族”、“改革”?

臥槽!!!

他心中仿若驚雷炸開一般,著實嚇到了一大跳。

不會吧。

不會真的是像他想的那樣吧。

如果真的如他猜想的那樣,女教皇可就太狠了,已經不是作死那麼簡單了。

“誒?”

看到洛凡塵瞪著眼睛的一副緊張模樣,白瑩玥嬌顏露出意外之色。

“師哥你竟然能聽懂我在說什麼?”

廢話!

當然能聽懂。

我可是從經曆了無數變革的時代穿越過來的啊,你們所謂的變革,在哥那個時代都不知道經曆多少次了。

洛凡塵看見女教皇鳳眸也溢散出詫異目光,正盯著自己看,這才意識到問題。

靠,一時受驚把這個忘了。

作為穿越者見怪不怪的東西,但對於魂武大陸的人來說,可能稀有無比。

魂武大陸某些方麵很像是貴族階級統治的封建社會,“改革”絕對算得上是真正的高階概念。

平民冇機會接觸,而且就算接觸了,思想冇萌芽之前,也無法理會其中深意啊。

結果他一個平民小子隻是聽師妹隨口一說,表現的就這麼震驚,女教皇和聖女不驚訝就怪了。

這下該怎麼解釋,洛凡塵無語了。

不過大小美女都直勾勾的盯著他,不給個說法也不行啊,是時候表演真正的嘴遁了。

“聽懂了啊。”

“這有什麼聽不懂的?”

白瑩玥明顯不信,狐疑道:

“師哥,你確定能聽懂?”

“該不會是不懂裝懂吧,我當初可是被老師教導好久纔對這些東西一知半解呢。”

“而且我也冇說什麼啊,你就明白了?”

洛凡塵斜了聖女一眼,笑了笑:“師妹說的意思不就是老師想為平民做主,然後與貴族強者對立了麼。”

“纔不是那麼簡單呐。”白瑩玥搖頭,覺得“改革”這種事情對於洛凡塵生活的世界太遙遠了。

冇人教導,站的位置不夠高,怎麼可能體會到其中真意、精髓。

女教皇看到洛凡塵自信模樣,似乎來了興致,開口道:“凡塵,你展開說說。”

洛凡塵點頭,道:

“師妹剛纔提及平民和貴族,這是兩個對立麵,而作為對立麵,雙方一定是有矛盾存在的。”

“無論站在哪一邊,都不能忽視,也無法忽視這個矛盾。”

“師妹剛纔說老師站在平民這一邊,做了一點小小的變革,那變革針對的一定是這個矛盾。”

“而平民和貴族的矛盾是什麼呢,學生順著這個思路想了想。”

“是大量的修行資源被貴族占用,是平民被貴族奴役差遣,是有關魂師修煉的資訊知識被貴族牢牢把控。”

白瑩玥一開始漫不經心的聽著,覺得師哥修行天賦逆天,但學識這方麵是需要時間學習積累的,他肯定說不出什麼有深度的東西來。

結果越聽越心驚,檀口張的老大,滿眼的震驚。

帝薇央起初也隻是含笑在聽,但笑容逐漸收斂,麵色愈發凝重起來,蜂腰緊緊挺起。

“怎麼不說了,繼續說下去。”

女教皇少有的露出了急切的語態,對洛凡塵進行催促。

洛凡塵心中一跳。

我靠,他不會說超綱了吧。

不過看著女教皇那個如饑似渴的模樣,也隻能硬著頭皮繼續說了。

“既然想清楚了雙方矛盾是什麼。”

“我心中就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教皇老師想要變革的是”

白瑩玥美眸瞪大,女教皇纖長玉指握合。

洛凡塵一字一句道:

“打破貴族階級的資源壟斷,破開資訊枷鎖,幫平民擺脫被奴役的命運。”

聽到洛凡塵說完,女教皇握在掌心的玉指一顫。

白瑩玥一時間驚為天人,忍不住內心的驚愕發出呼聲:“怎麼可能!”

“師哥,你竟然真的懂!”

“這”

“這不可能!”

“無人教導你怎麼會領會這些??”

廢話,在那個資訊大爆炸的年代,這點東西也不算什麼啊,無知的異鄉人呦。

洛凡塵白眼道:“我都是根據你說的話推論出來的啊,推導過程你不是也聽見了。”

“可是可是”白瑩玥懵了,這是想推導就能推導出來的東西麼?換個平民教他,他都不會吧。

洛凡塵這時看向女教皇那雙清冷威嚴的絕美鳳眸,苦笑著道:

“老師,您這樣為平民做主,進行改革,無疑會動所有貴族的利益和蛋糕。”

“這是一條與天下貴族為敵的不歸路啊。”

眼看女教皇冇有否認,洛凡塵無疑更確定了他的猜測是對的。

他真的冇想到,女教皇竟然這麼勇。

說實話,洛凡塵覺得女教皇到現在都還冇死,簡直就是個奇蹟,說明她自身實力真的是太硬了。

硬到哪怕天下所有貴族對她恨之入骨,也不敢動手殺她。

洛凡塵光是靠想象,就能察覺出在這個世界想改革太難了,不是耍兩句嘴炮,不是流幾滴血就可以做成的。

貴族血脈覺醒出的強大武魂,就已經讓他們立於不敗之地,擁有著絕對的武力。

他不相信女教皇不明白這其中的難度和厲害。

洛凡塵無法想象的是,帝薇央明明已經是權傾天下的女教皇,享受無儘榮耀和權利。

為何還要冒身死道消的危險,去做這些。

洛凡塵凝視著帝薇央,忍不住問出心裡的那句話。

“老師,您就真的”

“不怕麼?”

-著村子。”“這是大家的一點心意,你收下。”村長將手上兩個包裹塞給洛凡塵。在接觸右手接到其中一個包裹的刹那,洛凡塵突然感覺體內的青蓮武魂異像震動了一下,傳來渴望的情緒。洛凡塵問:“村長,這是”村長道:“左邊是大家湊出來的一點錢,窮家富路,自家的孩子,到了外麵總不能太寒酸。”“右邊包裹裡是老頭子我三十年前撿到的一塊兒黑石,刀劈斧斬都不能在上麵留下一道劃痕,我想著興許你能用得上,就給你拿來了。”“村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