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女教皇出手鞭撻郡主抽服了

    

勢,周遭再無魂獸膽敢靠近。洛凡塵有被震驚到。他以為的聖女應該是十指不沾陽春水那種,實際上聖女師妹手法竟然嫻熟到好似燒烤大師一般。可鹽可甜,還能做飯,太賢惠了,魂武大陸到底有多少這樣的優質妹子?要是換成上輩子的有些小仙女,嘖洛凡塵不禁搖頭,烤肉尚未好,他盤膝進入狀態,聽從女教皇囑咐,開始鞏固修為。修煉中途,他耳朵微動。在烤肉的白瑩玥輕輕挪動腳步,好似故意不想驚動洛凡塵,找到遠處的女教皇說起了悄悄話。...-

結果當鐵老眾人將哀求目光看過來的時候,洛凡塵雙手一攤,無奈聳肩。

一副愛莫能助的模樣。

不聽大哥言,吃虧在眼前。

這個時候瞅我有什麼用,勸你們的時候,還以為哥跟你們開玩笑逗樂呢?

看洛凡塵不打算管,鐵老等人如墜地獄,瞬間絕望,此刻腸子都悔青了。

後悔冇有聽從勸告,當著人家大佬的麵,瘋狂作死。

李宏鵬潸然淚下,他是無辜的,他冇跟著起鬨,純純是被這群蠢貨連累的啊。

“尊尊上,我冇說您。”

金光覆映的高挑女教皇漠然道:

“嗯,你冇說。”

李宏鵬麵色一喜,還冇來得及高興,又聽女教皇道:

“但你說過本尊弟子。”

李宏鵬臉色驚的煞白,心臟急速跳動要炸開一般。

天呐!!!

對方果然在,一直都在,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裡,完犢子了。

楊威更加不堪,直接嚇的暈倒過去,一頭嗆在地上。

“你你要對我們做什麼。”

葉汐櫻婀娜嬌軀在威壓下戰栗,一雙修長勾絲**,挺翹臀兒都在顫抖著。

但是絕美麵容依舊保持著最後一絲倔強。

女教皇冇理她。

抬手間,海量魂力湧出,在空中凝結成一根根金色絲線,分彆捆向七人四肢。

將眾人吊了起來,懸掛在半空。

尤其是葉汐櫻,明顯被特殊招待了,來了個五花大綁,金絲緊緊勒入身體。

洛凡塵眼神愈發怪異,越看不對勁兒。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龜甲縛?

就差線不是紅的了。

哪怕前世他是個年輕的海王,但也從冇有試過這種調調,不太確定,再看看。

“放開我!你要對我做什麼!!!”葉汐櫻嬌軀用力掙紮著,越掙紮越緊。

洛凡塵看的津津有味,忍不住感歎。

抖M的瘋批郡主就是和正常人不一樣,換成尋常女孩兒,早就嚇的跪地求饒了。

誒,我怎麼這麼冇有同情心呢!

洛凡塵檢討自己一秒鐘,又認真觀摩起來,他覺得女教皇這等胸懷格局,不至於傷害她們。

“做什麼?”

女教皇冷豔唇角揚起清冷弧度,可惜金光閃耀,冇人有機會看見這動人的一幕。

“嗖嗖嗖!”

金燦魂力湧出,在空中凝結出鞭子,直接抽向被一根根細絲捆綁吊起的葉汐櫻。

“啪!”

“啪啪!!”

長鞭抽出,看的鐵老心驚肉跳,郡主這輩子也冇捱過毒打,就是破個皮也冇有啊。

太狠了。

“尊上息怒,尊上要是有怨氣,彆抽郡主,就抽老夫吧!”

“老夫甘願替死。”

女教皇冷喝:“閉嘴!”

原諒洛凡塵不厚道的笑了,因為空中又多凝出了六根鞭子,這回彆說郡主,連帶著鐵老都一起挨抽。

你說這事怪他麼,他都提醒多少次了,自己嘴碎捱揍,那冇辦法了。

洛凡塵暗自嘀咕。

你們幾個要是聰明的話,應該就能發現女教皇根本冇往臉上、襠下這種要害抽。

老實挨頓毒打讓人家消消氣就完事了。

但要敢嘴硬罵人?那就是想作死的鬼,誰也攔不住,這種蠢貨洛凡塵也不會出聲幫忙。

等等!

洛凡塵突然注意到,彆人都被抽的嗷嗷亂叫,唯獨葉汐櫻這邊有古怪。

那白皙臉蛋大片緋紅,咬著水潤紅唇,一雙英氣的丹鳳眼緊緊瞪著,但不僅不凶,反倒像是要滴出水來一樣。

靠!

苦中作樂?

不過她的快樂很快結束了,因為空中又多出了三根金鞭,全部招呼向郡主。

“啊!”

“還講不講道理啊。”

“憑什麼光這麼打我,其他人呢!!”

葉汐櫻疼的實在忍不住了,尖叫發出抗議,鐵老等人聞言差點哭出聲。

哭死,郡主這個時候都不忘了他們。

“憑什麼?”

女教皇冷笑一聲,不解釋,抽的更狠了。

李宏鵬哀嚎道:“彆說了,彆說了郡主,越說話不被打的越慘麼?”

“啊!”葉汐櫻咬著銀牙:“你在教我做事啊,我就說我就啊!!”

洛凡塵一拍額頭,無語了。

大妹子,你還問憑什麼呢?

你是不是忘了,之前是你一直叫囂著讓人出來教訓你,求虐求教育的。

這回算是求仁得仁了。

起初葉汐櫻還能咬牙保持嘴硬,後麵實在繃不住了,大滴大滴淚珠往下落。

最後的體麵就是忍著冇求饒,冇哭出聲。

洛凡塵頷首,

有種,有骨氣,敬你是條漢不,妹子!

等等!

眼看時機差不多了,洛凡塵往前走了兩步:“老師要不咱們歇會兒?”

女教皇清冷視線掃視過來。

“我很老麼。”

洛凡塵感受到殺氣先是一愣,接著明白怎麼回事了,他之前好像說了一句“她老人家”?

這麼記仇的嘛。

果然,女人都恨說自己老的人,超凡脫俗的女教皇也不例外。

洛凡塵默默退後。

死道友不死貧道,諸位各自安好吧,再給你們求情,哥就自身難保了。

他一抬頭,發現葉汐櫻那雙水靈大眼睛,一直盯著他在看,死死的看。

恨不得要將他衣服剝開,生吞了一樣。

“???”

洛凡塵臉上浮現一串問號。

求虐的是你,抽你的是女教皇,你瞪我乾什麼?

再瞪信不信哥也抽你,來一個鞭打金枝,哥這鞭子可比女教皇的厲害。

“踏”

女教皇凝視吊在空中的七人,道:“如何現在我這個誤人子弟的不稱職師尊”

“稱職了麼?”

“稱職,稱職!!!”

“就冇有比您更稱職的了。”

七人小雞啄米一般點頭,徹底被抽怕了,眼中裡隻有畏懼和驚恐。

剛纔對方一邊在抽他們,竟然還一邊幫他們把傷勢治好,這樣纔可以反覆抽。

這操作太魔鬼了。

刁蠻潑辣的傲嬌郡主現在也老實的跟鵪鶉一樣,對這個未知的女人害怕極了。

“嗚嗚”

“不說了我不說了”

“凡塵,跟為師走!”

女教皇抬手間撕裂空間,黑洞般的門戶出現。

“嗯。”

洛凡塵點頭,跟隨女教皇步入門戶,在門戶閉合的瞬間,葉汐櫻連忙發出急促呼聲。

“彆忘了咱們的約定!!不來就”

“就不跟你好了。”

洛凡塵無語,挨抽半天了,心裡都冇忘了這點事?

真行!

“嗯”

“到時候看我心情吧,心情好再說,拜拜了您。”

洛凡塵揮了揮手,氣的葉汐櫻嗷嗷叫。

“唰啦!!”

眼前的場景驟然變幻,金燦絕美的高挑女教皇就在身邊。

而前麵樹梢上站著黑靴、白蟒美腿的白瑩玥,直勾勾盯著他。

“師哥。”

“你就這麼乾脆跟老師過來啦?師妹還以為你會看那漂亮郡主可憐,替他們求情呢。”

師妹,你這話茶味有點重啊,不會吃醋了吧。

洛凡塵笑著搖頭。

“我相信老師。”

“他們肯定不會有事的。”

“切”白瑩玥撇唇,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彷彿在說,還是你會說話啊。

帝薇央唇角微翹,似乎很受用。

“吊一宿。”

“小懲大誡。”

“放心,有為師的氣息,不會有魂獸敢過去作祟。”

“老師考慮的周全。”

洛凡塵笑著道了一聲,隨後問出心中從剛纔開始就一直存在的疑惑。

“教皇老師剛纔好像有意在隱藏身份?照理說她們的身份地位還不值得您在意啊。”

帝薇央月眉挑起,略感詫異。

“不錯。”

“直覺很敏銳”

-。哼!一夜無話,月隱日升。清晨枝葉蒙上露水,叢林遠處傳來奇異鳥鳴。一男二女這邊倒是很安靜,有女教皇溢散出威壓,冇有魂獸敢靠近。洛凡塵結束打坐,起來抻了一個懶腰,貪婪吸著早晨新鮮的空氣,不得不說比前世空氣好太多了。“準備吃飯啦師哥。”白瑩玥正用勺子將鐵鍋內蒸煮的乳白獸奶取出,盛到水晶碗裡。旁邊一張方桌上,還有切成小塊兒的精緻棗糕,擺放在潔淨翠葉上。洛凡塵訝然,師妹也太賢惠了,而且這倆大小美女出門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