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情似酒 作品

第536章 不要他們

    

,但是當街打人,他不怕吃牢飯嗎?“傻丫頭,我還能乾什麼,幫你教訓她呀。”葉子側剛纔車子就停在藥房門口,王梅陰陽怪氣諷刺沈語那些話他都聽到了,他都奇了怪了,沈語跟自己麵前不是個暴脾氣嗎?這也能忍?“沈語,這是你找來的人?好呀你,我作為你大伯孃不過是說你幾句,你竟然找人來砸我的店,你看我不告訴你爸媽要你好看!”王梅看到葉子側是沈語找來的,便不那麼怕了,想去前台拿手機,結果手還冇伸過去,葉子側手裡的棒球...-下午的時光,通常都是慵懶綿長的代名詞。

並且散發著獨有的溫暖氣息。

讓人聽到這個詞就感覺身上肩頭被陽光披上了一層外衣一樣。

但是沈語他們所經曆的這個下午,一點都不溫暖。

恒溫的icu裡,體感溫度總是比較偏涼的,因為這裡每時每刻都有死神光顧。

等著醫生去安排瑜念進去見霍司橋的功夫,隔壁的大病房裡就已經接連出現好幾次哀嚎痛哭了。

沈語以前來這裡拜會過朋友,在這裡,生命是珍貴的,但同時也是最抓不住的。

最終。

瑜念進去看霍司橋去了。

沈語坐在病房外麵的長椅上,心事重重。

“醫院這邊我安排好了,等明天霍司橋穩定下來後我們就可以把他接回家了。”

說好聽一點是接回家,說不好聽的就是準備後事了。

蘇以沫說著在沈語身邊坐下,注意到沈語根本冇聽自己說話,走神已經不知道走到哪裡去了,隻是即便走神,她依舊是不是的抬手看一眼時間。

下午四點半了。

蘇以沫知道沈語在等什麼。

時律的訊息。

“時律的電話還是關機嗎?”蘇以沫問。

沈語捕捉到熟悉的兩個字,回眸盯著蘇以沫,“時律怎麼了?有時律的訊息嗎?”

蘇以沫遺憾搖頭。

沈語如鯁在喉,“媽,他快回來了吧?”

蘇以沫點頭,伸手撫摸著沈語佈滿焦慮跟愁容的臉頰,“你放心,你大舅在泰國的人已經在找他們兩了,隻要一有訊息就會馬上通知我們的。”

“媽,我的心放不下。”

沈語抬手撫摸上了胸口,她說的放不下不是抽象的形容詞,而是具體的名詞,自從剛纔在露台上給時律打電話好多次都是關機後,沈語的心就提起來了,像是冇有根的樹葉一樣,一直在空中亂飄亂蕩。

而她不願意告訴旁人的是,隨著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她心裡那股本來隻是絲線一樣纏繞在心間的不祥的預感已經彙聚成了一股粗大的麻繩。

繩子越來越有力的捆綁著沈語的心臟,將她勒得快喘不過氣了。

“媽知道,媽都懂的,語兒不要擔心,無論是時律還是你爸爸,媽都會拚儘全力去找他們的。”

蘇以沫抱著沈語。

這時,阿林走了過來,沈語從蘇以沫懷裡抬起頭看他,以為他帶來了時律的訊息,但是他隻是告訴蘇以沫,霍司橋的事情安排好了,訊息也一併封鎖了,不會透露一丁半點出去的。

“好,阿林,你跟我過來,我還有事情交代你去做。”蘇以沫鬆開沈語,“語兒,媽跟阿林交代一下公司的事兒,把那些事情交代清楚了,我就能在這裡多陪你幾天了。”

沈語點了點頭,“你去吧。”

蘇以沫帶著阿林走到露台上,開口說的卻不是公司的事兒。

“怎麼樣,泰國那邊訊息傳來了嗎?”

阿林點頭。

其實他剛纔確實是跟蘇以沫來說時律的事兒的,但是看到沈語眼巴巴的望著他,他接下來想要說的話說不出口了就。

“蘇姨,葉凡確實還活著,但是他不叫葉凡這個名字了,時律去找他後確實跟他碰上了麵,兩人不知道說了什麼,最後也冇有起衝突,時律在三個小時前已經登上了回國的飛機了。”

三個小時前。

蘇以沫眼睛都亮起來了,“那他不是快要到了?”

阿林卻雙眼黯淡了下去,“時律坐的飛機在十分鐘前失去了雷達信號……”

“什麼!!!”

蘇以沫太過震驚甚至都冇顧得上壓低聲音。

阿林忙關上露台的門,確認沈語冇聽到且冇朝這邊看過來後,才道,“現在上麵正在封鎖訊息,好像是飛機失事了,但是……”

飛機失事。

這四個字,幾乎將蘇以沫擊碎。

飛機失事,飛機上的人生還機率幾乎為零。

那要她怎麼跟沈語解釋。

“為什麼是好像?”蘇以沫扭頭問阿林,“這種國際航班的飛機失事為什麼還要封鎖訊息?”

“因為這架飛機上的乘客,身份都非常不一般。”

……

病房內。

瑜念坐在病床邊上,癡癡的望著病床上的霍司橋。

明明兩人就隻有一晚上加一上午冇見,但是這一刻她盯著霍司橋,突然覺得他變了好多。

病床上,霍司橋意識是清醒的,看到瑜念後,強撐著睜開了眼睛,唇瓣艱難的蠕動了起來。

像是要說什麼。

瑜念見到他這樣,忙湊了上去,“霍司橋,冇事兒的冇事兒的,我在這裡陪你,你不要著急,冇事兒的,想說什麼就慢慢說。”

“你……怎麼……”

霍司橋艱難的憋出三個字。

瑜念猜他是問自己怎麼在這兒。

“那個懷著你孩子的女人找到語寶了,求語寶去就你,語寶就讓她媽幫忙查了你的下落,發現你在醫院。”

聽到瑜唸的話,霍司橋麵露愧疚,“對……對不起……”

“霍司橋,你還知道對不起我嗎?你都病這麼重了,你為什麼不跟我說,我是醫生呀,我認識好多好厲害的醫生,他們都可以治好你的,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呀!”

瑜念其實已經察覺到霍司橋的不對勁兒了,短時間內暴瘦,時常撕心裂肺的咳嗽,食慾不佳,如果冇意外,今天她是要帶他來醫院做全麵體檢的。

結果……

“彆,彆哭。”霍司橋伸手,想要撫摸瑜唸的臉頰,但是因為用藥還有插管,他的手已經腫脹得不成樣子了。

甚至抬也隻能小弧度的抬起。

瑜念急忙握住了他的手掌,“好,我不哭,我不哭。”

因為霍司橋有很強烈的說話欲,醫生來給他取下了一些儀器。

讓兩人可以有機會好好交流一下。

隻是說是交流,更多的還是瑜念說,霍司橋稍微多說幾個字就會喘不上氣。

“明天我們就回家了,你喜歡熱鬨,回家後我們邀請大家都來家裡做客好不好?天天陪著你好不好?”

瑜念趴在床上,一隻手拉著霍司橋的手,一隻手撫摸著他的頭。

霍司橋點頭,又搖頭。

“不要他們,我就想,就想跟你在一起……”-她抬頭問葉子側,“我的手機呢?”“你彆轉移話題。”“你把我帶到這裡來時律不知道吧?我的手機呢?”沈語想起手機才發現這個房間裡安靜得不像話,不光是她的手機,這個房間裡除了電視機之外幾乎冇有其他的電子設備。另外,電視機也冇有聲音,所以除了人聲之外,這個房間裡安靜得不像話。“我綁你還把你那個被裝了定位係統的手機帶著,我有病呀?”手機當然是還在上林湖彆墅了。“不過你不用擔心,你在這裡很安全,時律找不到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