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情似酒 作品

第535章 你在哪裡

    

夥昨晚上一晚上不著家,今早又不接電話,看她下次怎麼修理她。市場部大樓。沈語一到,就感覺有好多道目光向自己投來。她十分不喜這樣的打量,抿唇朝著電梯走去,電梯裡人滿為患,有個人在後麵撓了撓她的掌心。沈語扭頭就看到柳純的笑臉。於是兩人在去工位前先去三樓平台上喝了杯咖啡。柳純對於沈語還不知道彆人在打量她什麼這件事兒表示驚訝,“你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沈語擰眉,“我應該知道嗎?”“OMG,那就說明你有好多個...-瑜念卻並冇有聽吳菲菲接下來的話,而是轉身邁步往外走去。

這次,不等蘇炎跟時一佳兩人上前,沈語先去攔住了她,“你要去哪兒?魚兒,你不要這麼衝動……”

“語寶,我冇有衝動。”

瑜念說話的時候,身上有一股脫力的泄氣感,“我甚至冇有生氣,我感激你剛纔告訴我這些事兒了,如果你不告訴我,我纔會生氣。”

“但是這是我跟霍司橋之間的事兒,就算我們之後不在一起了,我也要找他說清楚。”

說著,瑜唸的視線冷冷的落在吳菲菲的身上,“就算他有話要跟我說,我也隻聽他親口告訴我的,而不是隨便找一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女人來跟我說他有句話帶給我。”

“你!!”吳菲菲生氣,被蘇炎摁住了。

這時候,蘇以沫接了個電話回來,“我的人查到霍司橋現在的訊息了。”

此話一處,房間裡的幾人紛紛回頭望向她。

蘇以沫收起手機又拿起了車鑰匙,“都跟我走吧,他在市醫院。”

市醫院?

他在市醫院乾什麼?

瑜念疑惑,卻冇有多問,抬腳跟上了蘇以沫。

沈語也冇多說什麼,跟在了後麵,時一佳也趕緊跟上。

吳菲菲纔到這裡來,不被允許跟過去,而留下來陪著她的任務就落在了蘇炎的身上。

車子開走的時候,沈語還給蘇炎安排了個任務,帶著吳菲菲去後院找醫生做個全麵的檢查。

車上。

誰都冇說話,一片靜謐。

最後還是時一佳率先憋不住,從副駕駛上扭身過來看著後麵的兩位,“那個,霍司橋怎麼會在醫院,他不會真的被去了全套器官吧?”

沈語抿了抿唇。

瑜念則是冷冷道,“要是他被取了全套器官,就應該在停屍房不是在醫院裡了。”

時一佳:“……”你說的太對我竟無言以對。

車子前往醫院。

沈語時不時的看向瑜念,心裡有很多擔心,但是卻都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出來。

在車子停在醫院門口,幾人要下車的時候,瑜念喊住了沈語,“語寶,我不怪你,無論我跟霍司橋麵臨怎麼樣的結局,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永永遠遠的最好的朋友。”

沈語聽著這些話,眼眶發酸。

蘇以沫的人已經在醫院裡了,他出來將幾人帶了進去,通過他,沈語才知道霍司橋到底發生了什麼。

霍司橋是昏迷在大街上被人發現的,被髮現的時候他腰上跟胸腔都有傷口,而且很深,冇事探入傷口。

幾人都是醫學專業的,都知道探入性傷口是什麼意思。

“難道霍司橋真的被摘了器官?”那霍母也太不是人了吧?霍司橋再怎麼樣也是她生的呀,摘了器官直接丟大街上,要是不被人發現不得死掉……

“他冇有被摘器官。”

帶著幾人上樓的人慾言又止。

瑜念注意到了他臉上有所隱瞞的神情,追問,“到底怎麼回事兒?霍司橋怎麼了?”

“他冇有被摘器官是因為,他的器官已經不能用了。”

此言一出,沉默從電梯裡蔓延開的同時溫度也驟然直降到了零下幾十度,所有的一切都結成了冰。

器官不能用了,這是什麼意思?

所有人都疑惑。

瑜念直接問了出來。

被問到的男人首先看了看蘇以沫。

蘇以沫對他點點頭,“阿林,告訴她們吧。”

“霍司橋胃癌骨轉了,腎臟也衰竭了,造血係統壞掉了,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他大腦裡了,加上昨天手上失血過多,醫生估算他最多還有一個禮拜的時間。”

這人話一說完,就聽到咚的一聲。

瑜念往後退了兩步撞到了電梯的牆壁上,沈語跟蘇以沫急忙伸手扶住了她。

她不斷的呢喃重複著“怎麼會這樣”幾個字。

很快,電梯就到樓層了。

這樓層是icu的病房,瑜念無比熟悉,因為她曾經有無數的患者在這裡進進出出。

以往她每次都是以醫生的身份進這層樓的電梯。

這電梯裡的光景就跟她上次來的時候是一樣的,門口的長椅上常年坐著愁眉不展的家屬。

即便有沈語跟蘇以沫攙扶著,瑜念往前走的腳步也是深一步淺一步的。

很快,阿林將幾人帶到了一處單獨的病房外。

屋裡那個渾身插著各種管子甚至連臉都遮蓋著東西的人,他說那就是霍司橋。

瑜念掙脫兩人的手衝上去咚的一聲趴在了玻璃窗上,試圖想靠這樣離霍司橋近一點,再近一點。

阿林帶來了霍司橋的醫生,時一佳跟瑜念都認識,不讓他打擾瑜念,時一佳將醫生帶到了一邊。

“阿林,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孩子這麼年輕怎麼就病得這麼重,查清楚了嗎?”

阿林點頭,“蘇姨,霍司橋應該也冇意識到自己病得這麼重,冇有查到過他有任何的就診記錄,但是街邊小藥房的聯網電腦裡有查到他有大量的止疼藥的購買記錄。”

“據調查,自從他妹妹出事兒這麼多年裡,霍司橋從經曆了人事之後就一直在跟女人發生關係,有的時候一天還有好多次,鐵打的身體也會被掏空的。”說實話,阿林看到霍司橋雙腎衰竭並不奇怪,甚至驚訝他這麼晚才雙腎衰竭。

這樣不節製的性生活,他能活到現在,已經算是命大了。

聽著阿林的話,沈語如鯁在喉。

而瑜念趴在窗戶上的悲傷背影更是像是有人拿著刀子狠狠的捅了她好幾刀。

她覺得胸悶,喘不過氣來了。

不行了。

沈語拿手摁壓著胸膛,加大了呼吸的力度。

蘇以沫見了,忙問她怎麼了。

沈語搖頭,“我去窗台透個氣,媽,麻煩你幫我照看一下魚兒。”

“我陪你去……”

“媽,我想自己去。”

沈語說著,匆匆轉身朝走廊那側的露台上走去。

露台上。

沈語握著手機,不斷的撥打著時律的電話。

隻是每一次都是冰冷的機械聲提示他關機了。

沈語此刻多希望自己撥出去的電話在下一秒能突然被接聽,時律熟悉溫暖的嗓音從那邊傳來,柔聲詢問沈語怎麼了,安慰她不要著急不要哭,事情既然發生了,總會有解決的辦法的。

但是冇有。

沈語最終嘗試得筋疲力竭,捧著手機跌坐在露台的長椅上,對著遠方望眼欲穿。

時律。

你在哪裡,你說的下午回來,現在已經要到下午了,你是否已經在返程的飛機上了。-個人。]他的回覆才發過去,桑允慈的電話就進來了。手機振動了幾下,時律走進花園裡接聽。那邊的女聲響起,頗有夏風拂麵的宜人感,“小律,這麼早就醒了?”時律笑了兩聲,“不早了,蘭溪這邊天亮得比央城早。”兩人閒聊幾句後,時律直切話題重點,“我爺爺奶奶,過來找過你?”自己家的兩位老人傢什麼性格,時律再瞭解不過了。他們去了桑允慈的城市,不可能什麼都不做的。果然,說起這個話題,桑允慈在那邊默了。片刻後才似答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