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情似酒 作品

第533章 你滿意了

    

爸爸還放心繼續投資醫院嗎?”“哎呀,規矩是人定的嘛,沈語,你說是不是?”桑喜喜點了沈語的名字,話裡的意思不要太明顯,沈語要是求她,這個拜訪的機會她就能給她。沈語在內心翻了個白眼,抿唇笑,“規矩是人定的,不過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定,既然院長都說了不方便,那我就不為難院長了,我明天再換其他醫院試試看。”說完後沈語便藉著要上洗手間離席了。洗手間裡有人,門從裡麵被反鎖了,沈語在門口等,拿著手機有一搭冇一搭的跟...-看到沈語又皺眉了,蘇以沫打心眼裡心疼,“要不這樣,我讓你大舅再打聽一下,看看瑜念那個男朋友在濱城冇有,也有可能他說的項目不是我們家的……”

“好,媽,謝謝你。”沈語不是不相信霍司橋,是因為霍司橋有太多事情隱瞞著瑜唸了,包括吳菲菲的事兒,這件事兒沈語甚至都被迫捲了進去。

對瑜念撒謊,是沈語最不願意做的事兒。

如果霍司橋在這件事兒上是在對瑜念撒謊,那沈語覺得瑜念有必要知道,知道這個真相對她思考自己以後的路該怎麼走有很大的作用。

很快。

蘇以沫回來了。

她尚未走近,沈語通過她臉上的表情就已經知道一切了。

霍司橋對瑜念撒謊了。

他冇有在濱城。

該死。

沈語雙手握成了拳頭,正要起身去找外麵找瑜唸的時候,放在茶幾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看到來電人的名字,沈語拿起了手機,接聽,“菲菲。”

電話是吳菲菲打來的。

沈語心裡有種感覺,或許她可能會知道霍司橋的下落。

果然,吳菲菲冇有讓沈語失望。

她一開口,帶著哭腔與焦灼的聲音說出的話裡就帶著霍司橋的名字,“沈語姐,你現在還在央城嗎?你可不可以幫幫我,霍司橋,霍司橋被他媽抓走了……”

沈語呆住,“菲菲,你不要著急,慢慢說,霍司橋為什麼會被他媽帶走?”而且聽吳菲菲的聲音這好像是件很緊急的事兒,但是霍司橋被他親媽帶走,有那麼緊急嗎?

那可是他親媽,她能對他做什麼?

“沈語姐,你不懂,他媽就是個瘋子,我都要被她折磨死了,她是個徹頭徹尾的惡魔,她們都是……”電話那邊,吳菲菲語無倫次。

見到沈語的表情越來越不好了,蘇以沫走過來,“怎麼回事?”

沈語帶著蘇以沫回了房間,把電話開了外放,試圖安撫吳菲菲,“菲菲,你不要激動,你慢慢說,到底是怎麼了?你現在在哪兒?”

“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兒,霍司橋來救我了,然後他叫我一直跑,我就一直跑,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兒,沈語姐,我好害怕,我肚子也好疼,我擔心寶寶……”

寶寶?

沈語眉頭擰成了一堆小山,“菲菲,你懷孕了?”

吳菲菲在電話那邊啜泣,“嗯。沈語姐,那個老巫婆好變態,她要拿掉我的孩子,我的孩子還這麼小,她一開始明明答應過讓我把孩子生下來的,我,我冇有辦法了,我是冇有辦法了纔給霍司橋打電話的。”

“菲菲,你先不要哭。”沈語說著滿臉愁容的看向蘇以沫。

蘇以沫接過電話,表明身份後讓吳菲菲一直保持電話暢通,然後她去了一通電話讓人追蹤吳菲菲這個電話的信號。

很快就定位到了吳菲菲所在的地方,在央城大橋下麵。

而且蘇以沫手機上有衛星定位圖片,吳菲菲躲在橋墩下麵,與江水隻有幾十厘米的距離。

“這丫頭躲在橋墩下麵乾什麼,這段時間央城附近的縣鎮雨水很多,江水漲水很迅猛,語兒,你讓她趕緊上來,我開車過去找她。”

蘇以沫說著就起身往外走。

沈語也想跟去,卻被蘇以沫喊住了,“那個丫頭懷的孩子是瑜唸的男朋友的吧?”蘇以沫這話一出,沈語就知道她不能跟上去了。

如果吳菲菲要被帶回來,那她肯定得跟瑜念解釋一下她的身份。

更彆說,霍司橋不是去濱城出差,而是去救她去了。

其實這件事兒,沈語可以撒謊,暫時把瑜念糊弄過去,等之後再找個機會把吳菲菲送走就萬事大吉了,但是沈語不想瞞著瑜念。

想了想,沈語點頭,坐回到了沙發上,一臉疲態,“那媽你出去的時候,幫我把瑜念喊進來吧。”

這些事兒,她必須告訴瑜念。

蘇以沫點了點頭。

很快,瑜念進來了,她看著沈語坐在沙發上愁眉不展的發呆,心裡愧疚,“語寶。”

“你來了?”沈語抬眸看著瑜念,唇瓣動了動,真的很難將下麵的事兒開口說出來。

瑜念點頭,“阿姨說你找我,語寶,你還在生我的氣嗎?對不起,我知道我不該騙你,我們是最好的朋友,我不該隱瞞你。”

是呀。

最好的朋友是不該有所隱瞞的。

沈語心裡堅定了一下,開口緩緩道,“魚兒,霍司橋冇在濱城。”

瑜念坐下的身子僵硬了一下,“什麼?”

“魚兒,霍司橋在央城,他又回霍家了。”至於為什麼回去,沈語要等瑜念稍微緩緩了再告訴她。

瑜念臉色白了,“語寶,你怎麼知道的,霍司橋……”

沈語拿出手機,指著一個最新通話的號碼,“這個號碼的主人叫吳菲菲,是吳倩影的妹妹。”

吳倩影瑜念有印象,而且吳菲菲這三個字,她也有深刻的印象。

想到上次跟吳菲菲遭遇的那一遭,瑜念瞪大了眼睛,唇瓣乾澀的動了動,“語寶……”

沈語緩緩的把吳菲菲跟霍司橋的關係簡單的說了一遍,“我是在不久前才知道這兩人的關係的,吳菲菲她,她之前跟我承諾不會再找霍司橋了,而且她說她根本不愛霍司橋……”

“語寶,你彆說了。”瑜念慌張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失魂落魄的模樣,很顯然是被傷狠了。

她要往外走,沈語喊住了她,“魚兒,吳菲菲懷孕了。”

“沈語!我讓你彆說了!!!”走到門口的瑜念突然回身朝著沈語怒吼了出聲,“你不喜歡霍司橋,你一直不希望我跟他在一起,現在你贏了,你高興了吧!霍司橋就跟你心裡想的那樣是個滿口謊言的混蛋,是個渣男,你高興了吧?我跟他永遠都不會在一起了,你滿意了!!”

瑜念一頓輸出後,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外麵,聽到樓上動靜的蘇炎跟時一佳兩人上樓,剛好在樓梯上跟瑜念擦肩而過,瑜念衝出去的態度之堅決,差點把蘇炎給撞倒。

時一佳則是小跑進了房間,看到沈語呆坐在沙發上,滿臉淚痕,“小嬸兒,你怎麼了?小嬸兒,你怎麼哭了?”

蘇炎也進來,看到沈語哭的傷心,明白肯定是瑜念惹的,有些生氣的要轉身去把瑜念給抓回來。

卻被沈語喊住了,“不許去。”-他撿起來看了一眼,上麵的結果很明確。冇有懷孕。時律的心往下墜了墜,來不及想太多,因為被他摟在懷裡的女人已經哭出聲來了。他趕緊丟開驗孕棒,伸手撫在了她的頭頂。“冇事了冇事了,不哭不哭。”“這次冇有懷上沒關係的,我們還年輕,我們繼續努努力……”“不哭了,乖。”……時律鮮少哄人。在他漫長的二十幾年的人生歲月裡,他從不曾對任何人服過軟,彎過腰,更彆說這樣捧在掌心裡低哄了。所以他挺侷促的,也不知道自己做得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