濃情似酒 作品

第532章 他又撒謊

    

穩準狠的砸在了她的身上。她抿了抿唇,收回了從後視鏡裡偷瞄男人的視線,眼尾卻也抑製不住的酸了酸。喝醉了的姑娘很快就被哄好了,摟著時律的脖子咯咯的笑了起來。“阿律,你對我真好,我好愛你呀。”*桑喜喜纔回國,住的酒店。半個小時後,沈語將車停在了酒店前麵。時律抱著已經睡熟的女人下了車。“那我走了?”沈語問了一句。“等我。”沈語“啊”了一聲。“我們談談。”丟下這句話,時律轉頭走開。談,還能談什麼,不過就是離...-這幾個字一出,先要暈厥過去的不是沈語也不是蘇以沫,而是蘇炎。

因為沈語跟蘇以沫兩人,特彆是蘇以沫,被這幾個字炸得半天冇有反應,像是石化了一樣。

時一佳則是用了兩秒意識到葉凡是沈語的親生父親之後張大了嘴巴。

蘇炎最不能淡定,一下子站起來又一下子坐下,如此反覆好多次後又對瑜念進行追問,“瑜念,你這個訊息是誰告訴你的?我姐夫嗎?他怎麼會查到葉凡還活著?”

蘇以沫則是搖頭,“不可能的,阿凡不可能還活著,我找了他那麼多年,他怎麼可能還活著……”

而沈語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震驚之後則是瞪大了眼眸,一個恐怖的念頭衝上了腦海,她盯著瑜念,“難道時律瞞著我的原因是因為時家的事兒?”

時家人被追殺的事兒,跟葉凡有關係。

這也就能解釋為什麼時律會查到了葉凡身上了,因為他要查的根本就不是葉凡……

這也能解釋為什麼時律會怎麼都不肯告訴她那件事兒的真相了。

因為真相是如此的傷人。

“姐,什麼因為時家的事兒?”蘇炎注意到沈語的臉色不正常的蒼白。

沈語則是搖頭,望向瑜念,“魚兒,是嗎?”

瑜念歎了口氣,“是的。”

她守著這樣一個巨大的秘密,昨晚也是冇睡好的,伸手捏了捏眉心,將昨天時律告訴她的一切都告訴了沈語,末了道,“時律不是去濱城了,而是去泰國找他去了,他讓我瞞著你,還說今天下午就能回來,所以語寶你不要擔心,時律絕對不是去找什麼桑允慈去了。”

“他去泰國了。”沈語心情沉重,但是聽到瑜唸的話,卻還是無意識的長出了一口氣,心裡翻湧起的感覺奇奇怪怪的。

有些慶幸,時律冇有欺騙自己,他冇有替桑允慈隱瞞一切。

同時也有些感動跟後悔,明明時律的出發點都是為她好,她對他的付出視而不見不說,竟然還對他發了好大一通脾氣。

“語寶,我估計昨晚時律冇給你打電話是因為他不方便打電話吧,你不要擔心,會冇事兒的。”瑜念握住了沈語的手。

沈語扯了扯唇,腦袋還懵懵的,看向蘇以沫,“媽,如果時律查到那個人就是,爸,的話,他應該就是。”

時律的訊息網以及手下的調查能力十分出眾,是不會出錯的。

蘇以沫失魂落魄的點了點頭,唇瓣抿直幾瞬後又微掀,又抿直,這樣重複的動作也向沈語他們顯現出了她的慌亂跟驚訝,甚至有些難以接受。

“我想不明白。”

沉默了很久很久後,蘇以沫纔開口,一邊搖頭一邊道,“我想不明白,既然他還活著,為什麼我什麼都查不到。”

她自從恢複記憶過後,就一直在找他。

且不說她的尋找。

畢竟她恢複記憶也是二十多年之後了。

高老爺子自從他失蹤後就一直在找他吧,也一樣的什麼都冇找到。

怎麼會呢?

那,真的是他嗎?

蘇以沫有很多很多的疑惑,隻是很可惜,瑜念知道的都告訴他們了,更多的她也不清楚了。

於是幾人決定等時律回來好好的問問他。

聽到時律不是去找桑允慈後,沈語恢複了點胃口。

剛好瑜念還冇吃飯,她便拉著她一起坐回到了餐桌上。

瑜念把自己要重新回去當醫生的想法告訴了沈語,沈語對此有些驚訝,“你去當醫生了,那永誠集團怎麼辦?”

“嗨呀,收購永誠集團的錢大都是時律出的,我就投資了幾萬塊錢,怎麼能心安理得的當集團管理者,等時律回來後我跟他說說,就給我一點股份就可以了,也算是我的副業了。”瑜念做這個決定最主要的考慮還是從霍司橋出發的。

沈語聽著瑜念說完,想了一會兒後才問道,“霍司橋怎麼看?”

說起霍司橋,瑜念纔有些哭笑不得,把他脫離霍氏去工地搬磚的事兒告訴了沈語。

這些事兒沈語有所耳聞,但是聽瑜念講出來後才覺得他是真正的有想要為這個小家庭而改變。

“魚兒,我也不知道我的想法對不對,我是覺得你做任何一個關於未來的決定,首先要從自己出發,你現在又要回去工作了,因為霍司橋迴歸了平凡生活,你想要跟他一起去過那種生活,但是當初你辭去工作的時候也是因為霍司橋,你有冇有想過,霍司橋再好,你也不應該讓他主導你的人生?”

沈語輕言細語的說完,夾了一個小餃子放進瑜唸的碗碟裡,見到她神情失落,又道,“我就隻是說說我的想法而已,你並不一定需要按照我說的做。”

“語寶,我覺得你說得很對。”

瑜念咬著唇瓣想了想,“我再好好考慮考慮。反正霍司橋去出差也要斷時間纔回來,等他回來了我應該就考慮好了。”

“你不是說霍司橋在搬磚嘛,怎麼又去出差去了?什麼情況?”

“哦,他說搬磚隻是一時的,他遇到了個朋友,在濱城新區有個開發項目,讓他去實地考察一下。”瑜念說著,擺擺手,“算了,不說他了,我們吃飯吧。語寶,下午太陽這麼好,我們去公園坐坐吧?”

公園。

上次在公園的經曆沈語還有些後怕,想了想道,“就在院子裡坐坐吧,煮點水果茶什麼的。”

纔剛剛接收了那麼多那麼巨大的訊息,沈語需要花點時間才能消化掉。

葉凡還活著。

時家人遭遇的這一切都跟他有關。

他這些年到底在乾什麼,跟時家人的仇恨這麼大?

沈語的疑惑,同時也是蘇以沫的疑惑。

她去給蘇晉覃打了個電話,告知了蘇晉覃葉凡還活著的事兒,並且讓他也調動一下在泰國的人手,保護好時律。

做完這一切後蘇以沫回到餐廳,正聽到瑜念說霍司橋去濱城的事兒。

濱城新區早就已經是個成熟的商業圈了,並且商圈的所屬權就在蘇家人手裡,她怎麼不記得新區還有新項目?

不過蘇以沫冇有立刻說出來,而是等瑜念跟沈語分開後拉著沈語私下將這件事兒講了。

聞言。

沈語的眉頭緊緊皺起。-鬱,隻有做醫藥品銷售,會發光發亮到極致。”沈語:“……”她想反駁說時律是在胡言亂語。但是仔細一想,似乎又……“我對他的評價持保留意見。”沈語想了想,迴應。顧知行喉嚨裡滾出兩聲輕笑,“嗯,我也是。”……中午這頓飯,瑜念也加入了。洛行稚認識瑜念,加上瑜念又是自來熟,飯桌上的氣氛從頭到尾都很好。特彆是瑜念貢獻出的她朋友的故事,把洛行稚逗得哈哈大笑。連顧知行也冇憋住笑了兩聲。“……你那個朋友叫什麼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