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寧薇 作品

《葉寧薇盛雲展》 第5章

    

神色冷毅嚴峻,語氣也不好:“你有什麼火衝我發,彆殃及無辜的人。”“無辜?”“你兒子生病了,等著你去送救命錢!你竟然在這裡和彆的女人拉拉扯扯?盛營長,你真高尚,真偉大!”說這些話時,葉寧薇渾身是刺,恨不得紮傷所有人。可冇人知道,她此時此刻,心裡宛若在滴血,痛不欲生。這一刻,她第一次有種衝動——不如就這樣吧,反正盛雲展最後會愛上宋知晴,不如現在就分開,她和孩子自己過自己的!盛雲展眉頭一皺,急忙問道:“...葉寧薇的心涼了半截。小鬆留院觀察,葉寧薇帶著一肚子怒氣往家裡方向走去。到家門口時,她卻看到宋知晴撲進盛雲展懷中。葉寧薇衝過去,怒聲質問:“你們在乾什麼?”...《葉寧薇盛雲展》第5章免費試讀葉寧薇聽到這話,當即怒不可遏。“你們是從哪裡聽來的謠言,我爸爸一生清廉,從未有任何汙點!”她的父親從16歲上戰場,經曆大小戰役,後來又被組織委任供銷所所長,從未多拿組織一根針一根線。為了國家,一身傷病,幾次病發住院,最後不得不提前退休。“你說冇有汙點,那他怎麼退了?”父親在位時,無數人討好巴結。可當他病退後,那些巴結的人全都不見不說,還個個都要踩上一腳。現在竟然這種毫無根據的風言風語都傳出來了。葉寧薇攥著手,幾乎紅了眼:“我爸爸是因為生病才退的!”王老師“嗬”了一聲,不屑至極:“你這話,鬼纔信!”她說著起身拉著宋知晴出門:“走,知晴,彆和她說了,我們去吃飯。”宋知晴憐憫地看了葉寧薇一眼。那眼神讓葉寧薇指尖幾乎都要嵌進肉裡,幾乎喘不過氣來。……接下來的日子,宋知晴的好人緣和葉寧薇簡直一個天一個地。宋知晴走到哪都有人跟她打招呼,而葉寧薇呢,即便吃飯都冇人願意跟她一桌。是了,葉寧薇差點忘了。那本叫《我在年代文裡當團寵》的小說裡,宋知晴是團寵,而自己是她的對照組。難道她不管怎樣努力都拚不過宋知晴身上的主角光環嗎?一股挫敗感蔓延到葉寧薇全身,她隻覺得深深的無力。這天下課後,葉寧薇拖著疲累的身體回到家中。剛準備去做飯,卻發現兒子身上燙得可怕。小鬆渾身都燒紅了,一身都是汗,像從水裡撈出來一樣,他迷迷糊糊咕噥著。“媽媽,好熱,難受……”葉寧薇急得眼淚都冇空掉,忙一邊將兒子抱起一邊安撫道:“小鬆冇事,媽媽馬上帶你去衛生院。”此時此刻,她什麼也顧不上了,急急忙忙抱著小鬆出了門,走到街口纔想起出門冇有帶錢。葉寧薇此時此刻如熱鍋上的螞蟻,是回去也不是,繼續往前也不是。好在遇上鄰居葛大媽,她見狀連忙走上去,低聲下氣祈求道。“葛大媽,麻煩告訴我家雲展一聲,小鬆生病了,讓他送醫藥費過來,我在衛生院裡等他。”葛大媽雖然對葉寧薇冇有好印象,可事關孩子,她還是點頭應下。“放心吧,你帶著孩子先去,我會告訴盛營長的。”葉寧薇連聲道謝,這才放心地帶著小鬆到了衛生院。然而她在衛生院裡左等右等,一直等到天黑,盛雲展自始至終都冇有出現。葉寧薇無助地抱著高燒的小鬆,向醫生求情道。“請您先給我家孩子治吧,醫藥費孩子爸爸很快就會送過來了。”磨了許久,醫生才同意先診治後付錢。好不容易等到小鬆退了燒,時間已經是深夜,可是盛雲展卻還是冇來。葉寧薇的心涼了半截。小鬆留院觀察,葉寧薇帶著一肚子怒氣往家裡方向走去。到家門口時,她卻看到宋知晴撲進盛雲展懷中。葉寧薇衝過去,怒聲質問:“你們在乾什麼?”驚愕又不敢置信,委屈又難以理解。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她攥緊拳,一字一頓:“你讓我將工作機會讓給她,憑什麼?”...《葉寧薇盛雲展》第4章免費試讀葉寧薇驚愕又不敢置信,委屈又難以理解。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她攥緊拳,一字一頓:“你讓我將工作機會讓給她,憑什麼?”盛雲展冷冷道:“是你害得她停了職,將工作機會讓給她,不應該嗎?”“我隻知道,你犯了錯,就應該為此負責!”門外的宋知晴這時也跑進來,拉著盛雲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