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寧薇 作品

《葉寧薇盛雲展》 第3章

    

置信,委屈又難以理解。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她攥緊拳,一字一頓:“你讓我將工作機會讓給她,憑什麼?”盛雲展冷冷道:“是你害得她停了職,將工作機會讓給她,不應該嗎?”“我隻知道,你犯了錯,就應該為此負責!”門外的宋知晴這時也跑進來,拉著盛雲展的衣角眼淚漣漣。“盛大哥,你不要為了我和寧薇姐吵架,我不要寧薇姐的工作……”葉寧薇看著這幕,火氣上湧。她衝上去將兩人分開。“你不要在這裡假惺惺!你怎麼會不想要我的...果然,到了麵前,竟真的聽到他開口道:“裕豐小學的工作,你不要做了!”葉寧薇心涼了半截,卻依舊不死心地問:“為什麼?”盛雲展的聲音冷若冰霜:“你將工作機會讓給知晴!”...《葉寧薇盛雲展》第3章免費試讀葉寧薇一聽這話,登時怒火中燒。她“嘭”的一聲推開門,衝進去,一把將小鬆奪過來抱進自己懷裡。“媽,你在和孩子說什麼?”看到葉寧薇,盛母也是心虛了片刻,卻隻是梗著脖子不說話。葉寧薇氣得眼都紅了,凝視一旁的盛雲展:“你也是這麼想的嗎?”盛雲展皺起眉,淡淡道:“媽隻是開個玩笑,你不要反應這麼大。”這話,像一盆冰水澆在葉寧薇身上。她知道書裡的劇情。盛雲展是在自己死後才和宋知晴才一起的。可是他變心是在什麼時候呢?想到這點,葉寧薇心就像被戳了個洞般,無儘的悲哀湧起。半響,她強壓下情緒,冷笑一聲:“我反應大?誰家婆婆會在孩子麵前說這樣的話……”盛母聽了這話,像吃了炮仗一樣炸開。她高聲指責女主:“我說錯了嗎?嫁進我們家這麼多年,你好吃懶做,在家裡白吃白住,除了會給雲展找一堆麻煩,還會乾什麼?”葉寧薇冇有去爭辯所謂白吃白住的問題。隻是冷冷反駁道:“我已經找到工作了。”她將帶回來的魚甩到桌上。“我以後會學著做一個好妻子,給孩子一個幸福的家庭。”盛母翻了個白眼,嚷嚷著:“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就你?”“好了。”盛雲展也終於忍不了,他站起身,語氣裡含著慍怒:“媽,你也少來摻和我們的事!”盛母被嗬斥一頓,悻悻噤了聲。她離開後,家中終於恢複了寧靜。葉寧薇鬆了口氣,起身將魚提到灶房裡,開始做起晚飯來。盛雲展聽到廚房叮裡哐當的聲音,有些不敢置信,她真的在做飯?他走到門口,看到葉寧薇忙碌著的清麗身影。她笨拙地颳著魚鱗,剖著魚肚,強忍著腥臭,做得很認真。夜幕降臨,葉寧薇端著滿滿一盆冒著熱氣的鯉魚上了桌。她拿了三幅碗筷,擦了下鬢角的汗,招呼父子倆:“快來吃飯吧。”小鬆很捧場,蹦蹦跳跳跑過來:“媽媽做的菜好香啊。”今晚,一家三口久違地在一張桌子上吃飯。雖然葉寧薇的菜做得不儘人意,盛雲展也吃得幾度皺眉,卻什麼都冇說。他輕咳一聲,主動開口問她:“你找的哪裡的工作?”葉寧薇抬頭,秀美的臉上漾出一絲邀功。“是在裕豐小學做語文老師,過兩天去報道。”盛雲展淡淡“嗯”了一聲,想到她剛剛說的話做的事,堅硬的心有了一絲軟化。他覺得,她確實是變了。吃完飯,便到了睡覺的時間。小鬆開心地抱著葉寧薇和盛雲展:“我想要爸爸媽媽明天帶我一起去公園玩。”聽著孩子的話,葉寧薇心頭一熱,抬眼看向他,等待他的答案。盛雲展摸了摸兒子的頭,淡笑道:“好。”這一晚,他們和諧地躺在了一張床上,緊張的關係也緩和了很多。第二天,夫妻倆準備帶小鬆去公園裡玩。正準備出門,外麵“砰砰砰”的敲擊聲響起。盛雲展打開門。門外卻是哭紅了眼眶的宋知晴。“盛大哥,我……我醫院的工作冇了,職位被關係戶頂掉了……”她流著淚投入盛雲展懷裡:“本來我家裡介紹去我裕豐小學做老師,可今天校領導告訴我,他們已經招滿了,盛大哥,我冇有工作了,以後可怎麼辦啊!”盛雲展刀鋒般地眉頭緊皺,安慰般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知晴,你先不要著急,我想辦法解決。”他轉身回了家中,小鬆開心地跑過來:“爸爸,我們該出發啦!”然而盛雲展卻並冇有理會。葉寧薇看著他一步步過來,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果然,到了麵前,竟真的聽到他開口道:“裕豐小學的工作,你不要做了!”葉寧薇心涼了半截,卻依舊不死心地問:“為什麼?”盛雲展的聲音冷若冰霜:“你將工作機會讓給知晴!”可原來你心裡,也認為我是一個歹毒的人嗎?”盛雲展卻隻是冷冷看著她:“難道不是嗎?你不歹毒,怎麼會鬨得知晴失去工作?”無數的委屈湧上心頭,葉寧薇的淚盈在眶中,強忍著不讓它落下來。她咬緊牙關,話像是從齒縫中擠出來一般。“我為什麼要去鬨?因為冇有哪個女人能忍得了自己的丈夫被彆的女人覬覦!”盛雲展聽了這話,更是怒火滔天。“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葉寧薇也毫不退步:“我冇胡說!你敢說宋知晴對你冇那個心?”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