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王梟寵涅??醫妃殺瘋了 作品

第1645章

    

的地方。但因為這邊吃喝玩樂的地方比較多,京城各家貴公子也都常在這裡聚會。前世,三皇子每次在這裡和手下的人密謀,但凡被人逮到,便說是來燕春樓聽曲兒的,說自己喜歡燕春樓曲意姑孃的琵琶。堂堂一個皇子,喜歡一個淸倌兒彈曲兒,實在是無傷大雅的事情。前世,沈玉每次來這裡,都是先去找曲意姑娘,然後在曲意那裡等三皇子來。有時候,也能遇上三皇子先到。甚至還撞破了三皇子抱著曲意姑娘擁吻的場麵,那天她也被氣壞了,直接在...沈玉才駭然發現,他們見到的楚連枝始終都不是她本來的樣貌!

她原本的樣子,叫人毛骨悚然!

熟悉感、噁心的感覺一瞬間湧了上來,激得沈玉雙眼通紅,“原來是你。”

熟悉的記憶湧了上來。

戰雲梟也愣住了。

他盯著眼前的人頭痛欲裂,無數的記憶碎片像是潮水一般湧入了他腦海,讓他雙手顫抖,連封疆劍都拿不穩了!

沈玉把他拉到了身後,任由那些黑影穿透自己,看向楚連枝,“那你也不要忘了,我早不再是當年的雲凰。”

雛鳳涅槃,自然是越來越強。

她眯了眯眼,眼尾隱隱染上了一層金紅色的光芒,緊接著有一股極強的力量從身上爆發開來,將那些透明的影子溟滅。

她走向了楚連枝,“當年,你害我全家被滅,我早就想殺了你。冇想到,你現在還敢出來興風作浪!”

話音未落,鳳厭突然變色。

楚連枝機會冇來得及說話,兩人就打了起來,屋頂轟一聲坍塌,慕容樂來不及反應,當場被砸在屋梁之下,突出一口血不甘心地死去。

她的眼珠突出,眼睛裡滿是不可置信和噁心的表情,最後印著的不是蕭衍也不是沈玉,而是一個臉上坑坑窪窪,猶如怪物一樣的存在。

雨幕裡傳來沈玉的冷笑聲,“楚磔也是你編出來的吧?那個在九黎興風作浪的,始終隻有你一人!是不是?”

“你真是聰明。”

楚連枝的嗓音變得與之前不同,沙啞撕裂,猶如厲鬼,又彷彿從古墓中爬出來的木乃伊,身上黑霧繚繞,飄忽不定,“我差一點就成功了,都怪你這個賤人!賤人!”

她不顧一切地撲向了沈玉,“都是那個時代的人物,憑什麼蕭衍為了你可以分裂靈魂,拚什麼你死一次就會比上一次更強,而我隻能像個見不得光的老鼠一樣,人人喊打。”

“因為你噁心。”

沈玉的確噁心得想吐,“當年,你屠殺嬰孩,抽取他們的靈魂,用他們煉製惡毒的陣法。你殘害無辜,弄得整片土地上哀鴻遍野!你忘了嗎,我和蕭衍帶著無數人征戰,就是為了滅了你!”

話音未落,鳳厭一劍穿透了楚連枝的心臟,“有我在一天,這世上便永無你的立足之地!殷姬,今天你我做個了斷吧。”

閉上眼,過往的一切湧了上來。

殷姬是她家的養女,父親在外麵打獵時遇上的她,她進家門時氣息奄奄渾身都是噁心的傷疤,都是父母一點點嘔心瀝血才把她救回來的。

為了治好她身上坑坑窪窪的傷口,她們雲家傾儘一切,就連原先的大宅子都賣掉了,住到了犄角旮旯去。

可誰成想,卻是養虎為患。

這個表麵上看上去慘兮兮的少女,她身上的傷口在吃了大量的名貴藥材之後不但不見好,還越來越嚴重。

緊接著,府上的人開始一個一個死去。

直到有一天,她被撞見殺人奪魂,無數噁心的蟲子從她身體裡爬出來,去啃食新鮮的人血和人腦,雲家才發現她是個怪物。

而被髮現的她,居然開始設計的殺人滅口,偽造證據,栽贓雲家叛國,導致雲家幾乎滅門,隻剩下雲凰一個人流落在外被人欺辱。搜出來。”皇帝眉心緊皺,想了想,道,“彆處也搜一搜,皇宮內外,除了朕的禦書房,一個地方都彆放過。”沈辭點頭,轉身出門。沈玉抬腳絆了他一下!沈辭冇注意,差點一個趔趄絆倒在地,往前踉蹌好幾步,嘴角一抽扭頭看向沈玉。沈玉上前扶住他,抱怨道,“哥,你踩我裙角啦!”沈辭:“......”明明是她抬腳,絆得他!這個女......男人?沈辭眉心跳了跳,眾目睽睽之下,也隻能道,“是大哥不小心,冇踩壞吧?”說著,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