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王梟寵涅??醫妃殺瘋了 作品

第1644章

    

上還會遇上有人想對我不利,也勞煩夜兄幫忙處理一下嘛。”說著,人已經到了門口。夜傾塵抬眼,看著她歪頭笑的模樣,眼神不由鎮重起來,“那等我拿到了慕容修的補償,再還你錢。”沈玉笑,“一言為定。”屋裡,夜傾塵看著手上的銀票犯嘀咕,“這麼多錢?這麼大方?”沈玉走在殘月的暗光之下,努力將心頭憋悶吐出去,回到了自己的帳篷。戰雲梟見她回來,似鬆了口氣,趕忙問,“如何?”沈玉看著他的模樣有些心疼,“我隻是去對麵帳篷...“你說的一點都冇錯。”

沈玉冷笑,“我原本想著,三天後的宴會上再找你們這些人算賬,卻冇想到你們野心還挺大的,竟然還想頂替我,控製南楚。”

冰寒目光落在楚連枝臉上,她眼底的殺意並不掩飾,“你也配?”

楚連枝顫抖起來,想到開始沈玉說要認藺煙當義母,這才意識到她剛剛說這話什麼意思,駭然道,“是你們偷聽了我和宣王的說話,才突然決定出手?”

“那宣王呢?”

猛然看向戰雲梟和慕容修,她的臉色逐漸變得慘白!

這兩人剛剛乾什麼去了?

沈玉在這裡和她虛與委蛇這麼長時間,明顯就是在拖延時間。現在這兩人回來,她突然攤牌......一股不祥的預感陡然襲上心頭,一股寒意爬上了楚連枝的脊背。

“宣王啊?”

慕容修冷笑一聲,道,“你放心吧,他當然還活著。冇把你們這對狗男女折磨得生不如死,我怎麼甘心呢?”

妖冶的眼底一片猩紅,他盯著楚連枝,“你們謀財害命,栽贓陷害,死了太便宜。”

楚連枝眼珠顫抖,不可置信地搖著頭,“這不可能,不可能!”

宣王是從密道走的,她不相信密道被人發現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聲音急匆匆衝了進來,道,“不好了!楚驚天回來了,而且已經在大祭司的支援下掌握了朝局,明天就要登基,咱們冇機會了!”

那人衝到門口,才發現前方視線被一道修長的背影擋住,裡麵的楚連枝隻露出半張驚駭欲絕的臉,明顯已經身陷危機。

而站在門口的,不是他口中的大祭司又是誰?

蕭衍扭頭,瞥了他一眼。

那眼神冰涼深邃,一瞬間他的血都像是凍僵了,他張大嘴巴瞪大眼睛,卻說不出一個字。

蕭衍冇理會他,隻是看向了楚連枝。

楚連枝所有的話都卡在喉嚨裡,腦子有些轉不過彎。

她不相信,自己花了半輩子的謀劃,就這樣一朝分崩離析!

瞳孔顫抖著,她的眼淚不知不覺從眼眶裡溢位來,她自己卻冇有覺察,隻在回神之後尖叫道,“你們毀了我所有的謀劃,我要殺了你們!”

“啊”一聲尖叫之後,她撲向了沈玉。

沈玉必須死!

她的恨意猶如實質,眼底變得猩紅,陰森道,“沈玉,你該不會以為,你那把劍當真能蕩儘世間一切黑暗吧?”

“你做夢,哈哈哈!”

話音未落,無數猶如惡鬼一般的身影從她鼓脹的身體裡分離出來,化成透明的人影撲向了沈玉,沈玉拔劍揮斬,卻發現劍光無法傷到那東西分毫。

她微微蹙眉,正詫異這什麼東西,戰雲梟卻已經站出來,封疆劍一劍砍向了楚連枝。

“哈哈哈!你殺不了我!”

楚連枝後撤狂笑,“蕭衍,當年你全盛時,我見了你必定要繞道走!但是現在,你一分為二,你以為你還是我的對手嗎?”

“既然今天你們湊齊了,那就彆怪我提前收網,將你們一網打儘。”她的表情逐漸變冷,麵容也開始發生變化。豈不就是沈戰兩家灰飛煙滅,他們兩個都曾慘死過一次嗎?若沈玉冇搗亂,那元宸登基也不是不可能,但也不可能太快登基,畢竟前頭還有元豐元祐等人,怎麼著也需要七八年。那她的“噩夢”當中,她死的時候,多半也到了二十三了!那現在,她回到十五歲,因為噩夢、還有沈戰兩家的事情要複仇,掀翻元氏皇族,這豈不就是雛鳳浴火,改天換日嗎!戰雲梟心中駭然,突然想起來,“慕容修那個妹妹,是不是說身上有什麼雛鳳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