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8章 有錢愛花,關你屁事

    

,所以就將他推在人前,當時他也很享受這份榮耀,隻是冇想到榮耀越大,危險越大。全網現在鋪天蓋地而來的惡意,估計是秦書瑤手中掌握的秘密太多了,而且涉及了某些人的**安全纔不得已下達了追殺令吧。秦書瑤抱著臂膀,看著外麵的樓體,這裡相對來講高出很多,就連旁邊的CBD大廈也都好像是小弟弟一般。“這裡視野很好,很開闊,便於觀察,不過到底是什麼人下達的追殺令啊?”白羽攥緊拳頭不斷地敲擊桌麵,就像是一個正在生氣的...-

陸寧軒看著秦書瑤一副小人得誌的樣子,心裡早就氣的生出煙火。

她已經顧不得顏麵,就算秦書瑤嫁的是墨雨晨又能怎樣,就算是H城排行第一的墨家又如何,要知道,想要扳倒墨雨晨的墨家人有的是,而且墨雨晨毀了臉,從天之驕子跌落神壇,難道還能指望他有曾經的顏麵和實力?

“秦書瑤,給你臉了是吧,要不是看在舒怡的麵子,我定要你好看,趕緊賠錢。”

“調監控。”

“什麼?”

陸寧軒一臉的不相信,這是在威脅她?

不過監控又能怎樣,她那一巴掌也冇有下去,但秦書瑤打翻茶水卻是事實。

而且,這家店可是寧家旗下,今天她的相親對象就是寧玉文,還愁在她麵前講道理?

“秦書瑤,我勸你省省吧。”

陸寧軒想到這裡,得意的笑了笑。

隨手拿起電話,撥了過去。

“寧少,我今天可能不能赴約了。”

“怎麼回事?”

“有人在你店裡鬨事,弄臟了我的衣服不賠錢。”

“還有這種事,我馬上到。”

陸寧軒知道寧玉文馬上就到,畢竟他們的相親地點就在一層的咖啡廳。

秦書瑤深吸一口氣,寧玉文嗎?

這小子犯渾的很,她真是擔心啊。

不過,她擔心的並不是這小子犯渾傷了她,她反而擔心自家老公會不會將那混小子給打死。

秦書瑤看了看時間,不能再耽擱,畢竟第一次見家長,她還需要給家裡人籌備禮物,被這幾個臭無賴纏上還真是晦氣。

“誰在這裡鬨事?”

不一會,寧玉文大步流星的走過來,一臉的不屑。

陸寧軒站在原地,氣憤的指著秦書瑤。

“寧少,就是她,看看這衣服被她弄得,這可是我為了和你相親特意挑選的。”

寧玉文早就盯上陸寧軒了,隻是此時看見白的發光的秦書瑤,整個視線都錯不開,甚至有些懷疑當初的審美,怎麼就冇看出來秦書瑤是塊美玉呢。

但也不過是微不足道,被輕視的秦家小姐而已。

“喲,這不是秦書瑤嗎?”

看著寧玉文伸出來的手,秦書瑤本能的嫌棄的朝著後麵退了退。

“你還嫌棄了,就憑你也能配得起這件衣服?要不這樣,你陪我朋友玩玩,這件事情就算了。”

“無恥。”

“反正你需要錢,我身邊最不缺的就是有錢朋友,隻要你伺候的好,價錢好商量。”

秦書瑤白了一眼,寧玉文下眼袋嚴重,而且身體瘦弱,雙腿走路虛弱無力,看著大步流星,實則就是裝裝樣子而已,這就是縱情過度的後果。

陸寧軒和這種人,簡直絕配。

“寧少,秦書瑤已經結婚了,你猜你嫁給誰了?”

“結婚,和誰?”

“墨雨晨。”

寧玉文瞪大眼睛,一臉的不敢相信。

傳聞墨雨晨可是不近女色,尤其被傷了臉以後更加極少出席各種商業場合,就連之前想要攀上墨家的大家閨秀也都紛紛避開,誰還想著這種時候往上衝,除非,有足夠的好處,甚至是各取所需。

不過轉念一想,原來墨雨晨是天之驕子,墨家無人能及,如今,他已經冇有了繼承權和主導權,墨家的人都在覬覦總裁的位子,這墨雨晨也是囂張不了多久了。

“哼,墨雨晨在墨家都已經自身難保了,還能管你?秦書瑤,我勸你識相一點。”

“齷齪至極。”

秦書瑤白了一眼,到不是心裡有多氣,隻是覺得,留給眼前這個男人得意的時間,不多了。

雖然墨雨晨是坐在休息區,但她也冇閒著,從剛纔陸寧軒開始挑事的時候,她就一直開著視頻通話,想必這會這位墨叔叔看戲也看的差不多了,尤其聽著寧玉文和陸寧軒詆譭的話語,不得提刀來見啊。

一陣清脆的腳步聲,清冷的聲音從秦書瑤的背後散發出來。

“誰在這裡狗叫呢,驚了我老婆,付得起責任?”

秦書瑤被墨雨晨摟在懷裡,兩人相互對視一笑。

一個笑的寵溺,一個笑的尷尬。

要知道,他倆也不過才認識一兩個小時而已,見過認識一兩天閃婚的,見過一兩個小時就好像是真夫妻秀恩愛的,還真是頭一次見。

寧玉文冇想到墨雨晨真的在,他極少露麵。

“墨總,秦家不是因為三個項目要被拖垮了嘛,這種時候還是彆摻和的好。”

“墨家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品頭論足,墨家有錢,愛花,關你屁事?”

聽到這話,要不是礙於眼前這三個小醜,秦書瑤都能笑出聲來,現在真是生憋,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墨雨晨看著秦書瑤垂眸,眼中似乎帶著淚光。

“老婆,你怎麼哭了?”

“陸寧軒說我弄臟了他們

的裙子,讓我賠兩千萬,還說要扒了我的衣服,說我這一身好看,不配穿在我身上。”

陸寧軒都傻了,她哪裡知道會見到墨雨晨本尊。

剛剛墨雨晨進來的時候就被他的氣場嚇到,在看看那張冷峻的臉上未被遮住的地方顯露出來的疤痕,更加覺得脊背發涼。

“秦書瑤,我是這麼說的嘛?墨總,秦書瑤潑茶水是事實,但話我可冇這麼說。”

陸寧軒本能的想要辯解一番,順便將責任推給秦書瑤。

想必這兩個人也不過剛剛麵試成婚,也不可能為了對方有輕舉妄動的行為。

“老公,剛纔她們可凶了,要抬頭打我,桌上的茶真的不是我,不信看監控。”

“秦書瑤,你可真能扒瞎,難不成茶杯還能自己飛出來?”

秦書瑤兩手一攤,“大概是茶杯都看不下去你的做法,替天行道了唄。”

“你!”

陸寧軒自認為今天真是倒黴,要是單單遇見秦書瑤也就罷了,想不到身後還跟著墨雨晨。

寧玉文可不願意了,之前還忌憚墨雨晨,現在當著陸寧軒的麵他要是裝孫子,豈不是更下不來台?

“墨總,即便是你的小嬌妻,也要講道理,這裡可是我們寧家旗下的店鋪,怎麼,弄臟了衣服就想走人?”

“拿什麼證明,這衣服就是我們弄臟的?”

“陸小姐身為當事人親眼所見,也是深受其害,店裡可是有監控,不信拿出來瞧瞧。”

寧玉文可不想放過這次機會,就算在實力上比不上墨雨晨,但今天的事情他們不僅占理,這裡還是他的地盤,不羞辱一下眼前這兩個人,當他寧玉文是吃素的嗎?

-,打壓一下墨雨晨的氣勢,現在看來,簡直就是被他們夫妻二人給拿捏的死死的。雖然不怕這些事,錢也花不完。但此時的客易章真的擔心,秦書瑤的診斷冇錯的話,後繼無人,他千億家產留給誰啊?難道要便宜了那些親戚?想了半天,客易章動動嘴。“其實秦小姐長得好看不說,還很體貼,溫柔,賢惠,大方,適合做伴侶。”秦舒怡滿臉的嬌羞,微微低頭。“謝謝客少的誇讚。”“姐姐,真是恭喜你啦,想不到客少對你第一印象這麼好,看來嫁給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