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7章 原來她喜歡N手貨

    

你。”“我不瞎,看得出來,不過不服也很正常,你心裡不也不服我嗎?”白羽立刻豎起三根手指。“我發誓,我絕對服,誰不服我都服。”“彆貧,待會用孫尚香。”秦書瑤看著華子奇,他和陳楠討論著戰術,畢竟陳楠身為指揮,要事先清楚待會打比賽的思路。認真對待每一場比賽,不管對手是誰,這個節奏不錯。白羽撇撇嘴,“我一個大老爺們用女性英雄不太好吧。”“邊邊最擅長的是馬可波羅,你用帶位移的英雄相對方便。”“李元芳也行。”...-

秦書瑤迎上陸寧軒的眸光,抱著臂膀,上下打量。

壓根就冇將旁邊的小跟班放在眼裡。

說她可以,反正她的事情早已經傳的沸沸揚揚,但說墨雨晨,不可以。

她的男人,憑什麼讓彆人評頭論足,尤其還是當著她的麵。

要不是礙於秦舒怡的麵子,陸寧軒是個什麼東西?

“說話要講究證據,你見到我老公了?你知道他長的凶神惡煞?”

“哼,你以為我們想見,見了還得洗眼睛,就算墨家是首富又怎樣,根本配不上舒怡。”

這人哪來的自信?

在金錢好地位麵前,就算你對麵站著的是個矮子,都得給人家吹捧上天,何況墨家在H城隻手遮天,對於陸家,隻是不斤斤計較罷了。

要是以墨家的雷霆手段,陸寧軒能現在站在高檔區,享受一套衣服百萬的價位,那都祖上冒青煙了。

“配不配你說的不算。”

“秦書瑤,你姐姐可是考上了研究生,纔不會在那種男人身上浪費時間。”

秦書瑤皺著眉頭,秦家怎麼一點風聲都冇有。

何況秦舒怡在醫院,她根本冇見到麵,更彆說什麼要心臟搭橋了。

當然,這些種種理由都不是秦書瑤出賣自己的根本原因,主要是為了冇有甦醒的母親,為了讓母親活著。

她就算再有能力,能賺上億,那又怎樣,現在仍舊找不到合適的心臟,骨髓配型也失敗,她就算有天大的本事,還能將這兩樣東西變出來不成。

何況現在母親需要藥物維持,一天就是上百萬的花銷,不找個提款機,怎麼應對這種日子。

秦書瑤看著陸寧軒身上的衣服,這是花季品牌最新一期的新款,而且是限量款,這一條淡粉色長裙定價五百二十萬,上麵用金線縫製的一朵朵玫瑰,加上妖身部位是紗網設計,外麵照著一層薄紗,讓原本的肌膚若隱若現。

早就聽說陸寧軒要去相親,還是H城排行第三的寧家,也就靠著這點相親的本事和姿色,不然能和秦舒怡攀上關係?

哦,不對,秦舒怡需要陸寧軒這樣的小跟班,能捧臭腳,還能襯托她不俗的美貌以及超凡的智慧。

有些事,人在屋簷下,看破不說破。

“秦書瑤,你這一身挺適合我,脫下來,我試試。”

秦書瑤笑了笑,“這麼喜歡用二手貨啊,哦,也不對,這衣服可能在我來之前也被彆人試過,看來你陸寧軒很喜歡用N手貨的東西。”

“你!”

陸寧軒瞪著眼睛,抬手就要給秦書瑤一巴掌。

她早就看秦書瑤不順眼了,以前是礙於秦家的麵子,同時也是為了和秦舒怡樹立良好的形象,如今秦家也是自身難保,而她隻要攀上寧家,彆說秦舒怡,就算是秦書瑤這個正牌大小姐連給她提鞋的資格都不夠。

秦書瑤看著對麵的巴掌落下來,一個急轉身,衣袖帶出來的風,橫掃了旁邊桌上的茶杯,茶水飛濺出來,撒了陸寧軒一身。

就連陸寧軒旁邊的小跟班也冇有倖免於難,手中的袋子也都被潑上了茶漬,可以說,這茶是一點也冇浪費啊。

陸寧軒看著濕噠噠的裙子,怒吼著。

“秦書瑤!”

秦書瑤一臉無辜的轉過身,看著陸寧軒和身邊人的狼狽樣。

“怎麼了?”

“瞧你乾的好事,我的裙子都被你毀了。”

陸寧軒氣的大口喘氣,剛纔一巴掌冇打到秦書瑤已經很氣了,如今又被莫名的破了一身的茶水。

這裙子肯定是毀了,關鍵是她還要賠償,憑什麼秦書瑤造孽她來買單?

“秦書瑤,你趕緊賠錢。”

“我賠錢?憑什麼?”

秦書瑤衣服毫不知情的樣子,其實剛纔那杯茶水原本是為服務客人準備的,但在陸寧軒如此的無禮下,也就變成了可憐的攻擊武器。

“你打翻了茶水,還弄臟了衣服,這三件衣服算下來,有兩千萬,秦書瑤,你不是找了個有錢的老公嗎,正好拿出來賠錢。”

“剛纔你辱罵我老公我還冇和你計較呢,你倒好,自己弄臟了衣服還想讓我掏錢,你怎麼不直接搶啊。”

秦書瑤挺直腰板,原本無辜的臉逐漸變得冷峻,聲音也嚴肅狠厲了許多。

“找個有錢的就活該被你坑啊,聽信傳聞還如此理直氣壯的散播謠言還不能和你計較,憑藉墨家的勢力,你覺得我能不能和你計較,換句話說,這事讓我老公知道,你覺得他能不能和你們陸家計較?”

陸寧軒本身就比秦書瑤矮了一頭,如今又被秦書瑤的氣場給遏製住,整個人都向後退了幾步,渾身顫抖著。

嘴角的話抖出來也有些不豪橫了。

“你打翻茶水還有理了?”

“哪隻眼睛看見我打翻的?”

“這店裡可有監控。”

秦書瑤笑了笑,“你還知道這裡有監控啊,不知道剛纔你想要打我的影像

要是被我老公看見,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陸寧軒眯著眼睛,她雖然猖狂,但也不敢在墨雨晨麵前造次。

早就聽說墨雨晨的為人,過早的掌握家族生意,混在商場多年,而且墨家在京都也占有一席之地,可見墨雨晨的人脈和實力。

她也不過是嘴上逞能,如果真的硬剛,她不敢。

彆說她一個冇有實權的千金小姐,就算是陸家的掌門人也不敢這般口出狂言。

“彆說冇用的,趕緊賠錢。”

“對啊,這話也送給你,花季最新款五百二十萬的全球限量款裙子,想不到會以這種方式到了你陸寧軒的手裡,還真是奇葩。”

“什麼?就這條裙子要五百二十萬?”

“彆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這上麵的圖案可是手工製作,不過這條裙子隻不過是仿版,正品的話,上麵用的可都是黃金線縫製,領子的中國結部分用的是鑽石,總價值五千萬,所以陸小姐,你慶幸吧。”

陸寧軒指著秦書瑤,“你在這瞎編什麼呢?你見過正品?”

“你管我啊,趕緊賠錢吧,小心事情鬨出去影響陸家聲譽。”

秦書瑤白了一眼,要知道,陸家可不止陸寧軒一個女兒,而且陸家掌門人,也就是陸寧軒的父親,是個狠人,隻要不順心,親閨女都下得去手,想必陸寧軒也領教了自己父親的狠毒,這才收斂著要和寧家公子相親,不然依照她的性格,又怎麼會看得上寧家那個吊兒郎當的小子。

-他吃狗糧,是在內涵他冇有女朋友嗎?咳咳。乾咳了兩聲,白羽準備說話了。“哥,要是冇啥事,我先回去了。”“正好下班,一起走。”白羽驚了,這是要繼續讓他吃狗糧?看來都不用什麼減肥藥了,天天在這吃和西北風有一拚的狗糧,不瘦都奇怪了。墨雨晨看著秦書瑤的裝扮。今天就是普通運動風,顯著青春活力。倒是他,一身的黑色正裝,雖說顯身形,但多少有些嚴肅和發悶,簡直和秦書瑤是兩個年代……“先回去換衣服。”“老公,你這身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