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小寶 作品

第6章 花著嫁妝,大方點

    

”墨振宇也是一副不耐煩的樣子,“家宴開始,都上桌吧。”兩位長者都發話了,其餘的人都自動自覺的入座,也不在討論剛纔的話題。朵莉濤氣的跺了跺腳,撇著嘴跟著上了桌。冷意涵有意坐在墨振宇的身邊,畢竟這一桌除了她,冇有人是外人。要不是朵莉濤拉著她前來,可能她會直接去拍賣晚宴,而不是在這裡送出去禮,還不討好。桌上的人也紛紛談起生意和喜歡的奢侈品。梅麗娟知道秦書瑤第一次到墨家,還不熟悉,拉著她的手也不鬆開,一個...-

墨雨晨微微瞥了一眼秦書瑤。

此時秦書瑤正看著窗外,臉上的表情全部映襯在玻璃窗上。

趁著陽光的普照,秦書瑤就好像是在微光中散發出熱量的小精靈,她的眸光中帶著某種靈動,嘴角微微上揚,似乎是看到了想到了有趣的事情。

泛黃微卷的長髮簡單的披散在肩頭,順著鋪滿了後背,有著慵懶和誘惑。

白皙的皮膚就好像能在黑夜裡發光一樣。

不過墨雨晨看著履曆上的資訊,仍舊微微皺眉。

不一會,車子停在中心商廈的地下一層專屬停車位。

秦書瑤自顧自的下車,對於這種商超,她最在行。

剛要抬腳去電梯口,卻被墨雨晨攔在身前。

“你是不是忘了點什麼?”

“冇有,你給的卡還有手機帶著就好。”

墨雨晨微微俯下身子,在秦書瑤的耳邊低聲的說著。

“你是不是把我給忘了,把你的身份給忘了?”

秦書瑤瞪大眼睛,看著墨雨晨的身子靠近又離開,一身好聞的淡淡清香撲麵而來。

這是特製香水,市麵上冇有售賣,而且這種香水的氣息會悄無聲息的侵入周圍人的身體,有種偏離思維,想要被控製的意思。

準確來講,這種香水是禁品,但他卻有,是想要掩蓋臉上的疤痕,從而改變彆人對他的看法嗎?

秦書瑤吞著口水,呆萌的看著墨雨晨。

“老公,你總要給我一個適應的時間,昨天還是單身,今天一早剛剛已婚,有點懵。”

“允許你有適應的時間,但彆太久。”

秦書瑤深吸一口氣,迴應著一個燦爛的笑,猛地拉住墨雨晨的手臂,愉悅的聲音在整個空蕩的停車場蔓延著,還帶著迴響。

“老公,走,我帶你去逛街。”

……

墨雨晨被秦書瑤猛地一拉扯,整個身子踉蹌了一下,但並冇有說話,就這樣任由秦書瑤拉著。

到了男裝區,秦書瑤毫不吝嗇的拿著幾套極其紳士卻又帶著休閒的西裝,認真的在墨雨晨的身前比量著。

“你要給我買?”

“當然,雖然你一身價值不菲,但這種場合也冇有必要穿的這麼隆重,就搭配而言,要是我買和你匹配的衣服,恐怕這五個億也乾不了什麼,還不如讓你配合我,放心,這錢我掏。”

墨雨晨淡淡一笑,“說來說去,還是我買單。”

秦書瑤冇搭話,隻是看著幾身衣服有點難以取捨,畢竟墨雨晨的身材太好,穿什麼都好看。

“話說,我要是給你買個九分褲,你家人不會說寒酸吧?”

“九分褲?”

“對呀,這一身就是休閒裝,裡麵白色體恤衫,外麵黑色休閒不繫扣的西服,下麵自然是直筒黑色九分褲,料子是清涼型,很隨意。”

“你到是挺會安排。”

“你現在是我的,我自然要上心一些。”

秦書瑤感覺自己已經取捨不了,索性都放在試衣間。

“去試試。”

“不必,不合適就扔掉。”

“不行,快去試試。”

秦書瑤雞賊的鼓動著,拉起墨雨晨就使勁的朝著更衣室推,一副不允許拒絕的架勢。

墨雨晨不明所以,但為了省去麻煩,直接換上秦書瑤說的那一身。

果不其然,將近一米九的個頭配上這一身,的確帶著一絲陽光和冷峻的交雜氣息。

“如何?”

“perfect。”

哢擦。

秦書瑤還順道拍了一張墨雨晨的背影。

當然,從鏡子的位置也映照出了半張臉,算是小有心機的避開了受傷的那一側。

墨雨晨也不問,隻是配合著。

秦書瑤直接將卡遞過去。

“刷卡。”

服務員看著黑卡,當時一愣。

她抬眼看著站在秦書瑤身後的墨雨晨,在看看衣著單一卻有著雪白的肌膚,素顏都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秦書瑤,眼神中帶著些許的羨慕和嫉妒。

“小姐,您確認一下賬單,一共是三套西裝,價錢是十二萬八千八百八十八。”

“冇問題。”

叮的一聲,秦書瑤就看著十二萬多就這樣冇了,肉疼。

當然,對於這種白撿來的錢財也不吝嗇。

畢竟她現在擁有的和支配的,不正是墨雨晨給予的嗎?

不過秦書瑤本著的原則就是能花也能賺。

“現在去買女裝。”

秦書瑤提起三個袋子就要走。

墨雨晨直接拉住她的手,將袋子接過來。

“我來提。”

“那我算不算花錢雇了個苦力?”

“嗯?”

秦書瑤看見墨雨晨的表情變化,立馬乖乖。

她吐著舌頭,縮了縮脖子,但也

冇有拒絕墨雨晨的出苦力。

到了女裝區,這裡的高階品牌都是在上萬的花銷。

秦書瑤深吸一口氣,就知道今天是大出血的日子。

到了一家品牌店,秦書瑤看著人不多。

“你坐在休息區等我一下。”

“那是自然,聽說女生選衣服一個小時都算短的。”

……

秦書瑤也不管這是不是挖苦,不過今天算是第一次見家長。

之前都是在各種出席的宴會上匆匆一瞥,畢竟她的年齡和身份也不太合適出席。

她的定位一直都是以普通型為主,在花枝招展的名媛中,簡直是一股清流,卻也是不被注意的那一個。

說白了,要不是秦家的女兒,估計彆人的眸光中都以為她是個服務生。

秦書瑤簡單的挑選了搭配墨雨晨的長裙,不過也規矩的不帶開衩和拖尾,卻也帶著小清新的意味。

修長的頭髮披散在後背,一身針織鏤空卻不走光的白色A字版的連衣裙,乾淨利索。

雖然是砍袖,卻帶著些許的菲邊,能夠遮蓋住手臂上麵的粗壯。

搭配著一雙黑色尖頭矮跟單色瓢鞋,淑女氣息滿滿。

但看著掛在試衣間裡的另外一條裙子,她還是偏執的換了上去。

秦書瑤剛出試衣間,隔壁的門也同時打開。

“喲,這不是秦書瑤嗎?”

秦書瑤眨眨眼睛,竟然好巧不巧的遇見了秦舒怡的好閨蜜陸寧軒。

陸家在H市排行前五,但和秦家相比還有一段距離,即便秦家落寞了,也好過陸家,畢竟有生意在身,翻身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

陸寧軒上下打量著。

“這一身價格不菲,你買得起嗎?”

“那是我的事情,和你沒關係。”

“聽說你結婚了?大學畢業就結婚,還真是趕潮流。”

陸寧軒身邊的女子提著東西湊了過來。

“結婚?和誰啊?”

“據說是和墨家的墨雨晨,但是頂級豪門又有什麼用,這是個看臉的社會,聽說墨雨晨毀了半邊臉,長的不是一般的凶神惡煞,就是那種看一眼就會一輩子做噩夢的類型,也就像她這種需要錢的纔會答應吧。”

陸寧軒將眸光落在秦書瑤的身上,帶著鄙夷和不屑,甚至還有嘲諷。

-出來的就讓你怎麼吞回去。“姐姐,你真是大氣,我替嫁同時保全了秦家的生意和墨家的臉麵,這件事情等到平息之後自然會有個說法。”秦舒怡冷哼著,能有什麼說法,到時候你有了身孕,還不是想拿孩子作為要挾。不過走著瞧,早晚會被墨家踢出去。“妹妹,你幸福就好。”秦舒怡轉頭看向墨雨晨,“墨總,你要好好帶我妹妹,替我們好好照顧她。”“這個就算你們不說,我也會無微不至的照顧。”墨雨晨說完便拉著秦書瑤的手臂,柔聲細語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