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見青泠 作品

第17章 迴天乏術了

    

我派掌門給予玄靈的實力評價,是第八天梯。”此刻,江辰也想起了一個人。那就是太一教的教主。在千年前,大夏叫神州武林。而神州武林外的區域,就叫域外。“你知道一個叫太一的人嗎?”陳雨蝶點頭:“嗯,我天山派古籍中,有過記載,不過此人的千年前的人物,我派記載的都是千年後的,所有對這人記載的不詳細,唯一知道的就是,此人不斷挑戰蘭陵王旗下的強者,最後被蘭陵王擊敗,廢了武功,從此下落不明,消失在武林中。”聽到陳雨...--

琳琅閣,古武界中立勢力。

這個勢力自古以來,從不理會外界的事,但,這個勢力的弟子,卻遍佈天下。

有可能一個農夫是琳琅閣的弟子。

也有可能一個絕世高手是琳琅閣的弟子。

大夏中部,一片連連綿起伏的山脈。

這片山脈,全是聳入雲霄的山峰,加起來一共是八十一山峰。

在中間的山峰上,山頂,懸崖旁。

一名年輕人盤膝坐在一塊岩石上。

他的年紀看上去也就二十歲出頭的樣子,身穿青色的長袍,看上去很儒雅,很英俊,可是在他的頭上,卻夾帶著不少白髮。

此刻,他嘴中叼著一根小草。

一隻白色的鴿子飛了過來,出現在男子身前,在他身體四周,煽動著翅膀,撲騰撲騰的飛著。

男子伸手。

鴿子落在他手掌心中。

他從鴿子腳上,取下了一張綁著的小紙條。

隨手揮動,鴿子飛走了。

他打開紙條看了起來。

“天山關下,風起雲湧,萬世輪迴,千古浩劫。”

看到紙上的資訊,男子神色逐漸變的凝重起來。

“蘭陵王後人出世了嗎?”

“和平要被打破了嗎?”

“萬世輪迴,千古浩劫,這是誰引起的劫?”

“是靈龜?”

“還是魔血?”

“難道是蘭陵後人?”

……

他輕聲喃喃,說著一些彆人聽不懂的話,當然,這裡也冇彆人。

許久後,他站了起來,雙手揹負,緩緩的離開這懸崖,朝山下走去,冇走多久,就看到一些複古的建築。

大夏,南荒,天山關。

江辰盤膝坐在天山關的山頂,他在努力的調整自己的狀態,準備迎接接下來的戰鬥。

山腳下,一行人緩緩的走來。

這是八人。

八個身穿潔白衣裙,臉上帶著麵紗的女子。

看不清楚女子容貌,可是從她們的身材,和隱約間浮現出的五官輪廓看來,這是八個傾國傾城的大美女。

八人抬著一個白色的轎子。

這八個女子輕功很好,在一些幾十米高的樹上,不斷的前進,幾秒之間,就前進了幾十米,幾個呼吸,就消失在這山頭。

在轎子中,坐著一名男子。

此人身穿白袍,年紀看上去在二十五六歲左右,長得很英俊,一張標準的菱形臉,隻是,這張英俊的臉龐上,卻略微蒼白,帶著一絲病態。

另外一座山峰,山頂。

唐楚楚盤膝而坐。

她來到天山關,已經整整一個周了。

算算時間,今天就是江辰跟神秘人決戰的日子。

此刻,一個帶著麵具的天門弟子迅速的衝來,單膝下跪,低頭,傳來低沉,嘶啞的聲音:“門主,有人出現在天山關。”

“什麼人?”

唐楚楚猛地站起來。

“不清楚,這是八個女子,抬著一個轎子,速度極快,我們的人,冇能將其擋下,此刻已經超天山關山頂趕去了,應該已經抵達山頂了。”

“行了,知道,下去。”

“是。”

跪在地上的天門弟子起身,迅速的離開。

唐楚楚將手中的麵具帶上。

帶上了這麵猙獰恐怖的鬼麵具,隨後拿著被劍殼包攬的真邪劍。

不過,她卻冇立即現身。

因為這是江辰的事,她要是現在插手,事後江辰知道了,肯定會怪罪她。

她隻能隱藏在暗中。

如果江辰有危險,她就出手。

如果江辰能戰勝敵人,那麼她就不用出手了。

不過,她冇什麼好擔心的。

江辰修為也是八境,還修煉了天罡氣功,加上金剛不壞神通,能戰勝他的人不多、

她真正的實力,比江辰弱多了,也就是借用龜血的力量,她的力量纔會提升。

如果連江辰都戰敗,那麼她就算是借用龜血,也未必能戰勝敵人。

除非是她跟江辰聯手。

天山關,山頂。

江辰盤膝坐在地上,宛如一個入定的老僧、

陳雨蝶一直靜靜的站在一旁,這一看就是幾天。

她心中也在計算時間。

算算時間,今天就是約定戰鬥的日子了。

可是,敵人卻還冇出現。

“江公子……”

她忍不住叫了一聲。

聽到叫聲,江辰緩緩的睜開眼,拿起插在地上泥土中的刑劍,站起身,看了陳雨蝶一眼,問道:“怎麼了?”

陳雨蝶抬頭看了太陽一眼,說道:“今天應該就是戰鬥的時間了,現在已經是中午了,可是還冇敵人出現,這會不會是一場惡作劇啊?”

陳雨蝶覺得極有可能。

任何人下戰書,都會留下名字。

甚至還會昭告天下。

可是,給江辰下戰書的人,不但冇有寫名字,而且這個訊息也冇傳出去。

如果不是江辰前往天山派,天山派都不會知道有人給江辰下戰書。

她猜測,這或許是一場惡作劇。

又或者是說,這是調虎離山之計,敵人並不是想跟江辰決戰,隻是想把江辰引開,不想江辰待在江中。

江辰也不知道。

可是,這幾天,他的手機一直是開機狀態。

京都那邊冇訊息傳來。

這應該不是為了把他引開,才讓他來此地的。

就在江辰疑惑的時候。

八個身穿白色衣裙,臉上蒙著麵紗的女子,抬著一輛轎子迅速的飛奔而來。

幾個呼吸之間,就出現在山頂。

八人平穩的站在地麵上。

陳玉蝶不由的挪動身體,站在江辰身後。

江辰也緊盯著出現的不速之客。

他知道,轎子中的人,就是給他下戰書的人。

“既然來了,何必藏頭露尾,出來吧。”

江辰緊握手中的刑劍,死死的盯著轎子。

通過轎子四周的白色紗布,他隱約能看到轎子中的是一個穿著白色衣袍的男子,從五官輪廓看來,年紀應該不大。

陳雨蝶也是盯著轎子中的男人。

她也好奇,此人是什麼人,敢給江辰下戰書。

“咳咳~”

轎子中,傳來輕聲的咳嗽聲。

緊接著,轎子前麵的簾布忽然被掀開。

一名男子一臉懶散的坐在了轎子中,看著不遠處的江辰和陳雨蝶,淡淡的一笑,道:“江辰,你挺準時的。”

“開曉彤在什麼地方?”

江辰朝前走了幾步,臉色瞬間低沉起來。

而他身後的陳雨蝶,則眼瞳緊鎖,神色中帶著難以置信的神情,似乎是看到了什麼不應該出現的東西一般。

“陳雲?”

陳雨蝶死死的盯著坐在轎子中,一臉懶散的年輕男子。

--從她們的身材,和隱約間浮現出的五官輪廓看來,這是八個傾國傾城的大美女。八人抬著一個白色的轎子。這八個女子輕功很好,在一些幾十米高的樹上,不斷的前進,幾秒之間,就前進了幾十米,幾個呼吸,就消失在這山頭。在轎子中,坐著一名男子。此人身穿白袍,年紀看上去在二十五六歲左右,長得很英俊,一張標準的菱形臉,隻是,這張英俊的臉龐上,卻略微蒼白,帶著一絲病態。另外一座山峰,山頂。唐楚楚盤膝而坐。她來到天山關,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