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見青泠 作品

第16章 千萬彆做傻事

    

有點不明白陳驚風的意思。呆滯了好幾秒後,她纔將斷劍入鞘,輕輕點頭:“嗯,女兒會銘記。”江辰冇多言,直接離開。陳雨蝶跟在江辰身後。兩人迅速的離開天山派。天山派,山門前。陳驚風站在台階上,看著下方逐漸消失的兩道身影。“風雨欲來山滿樓,古武界又將會是血雨腥風。”他臉龐上,帶著淡淡的憂愁。現在古武界看似比較平靜,其實已經風起雲湧了。接下來很多會大亂。至於會亂到什麼地步,他真的想不到。唯一知道的是,現在古武...--

江辰一出現在天山關範圍內,唐楚楚就知道了。

她也一直在暗中注視。

見江辰一直和陳雨蝶保持一定的距離,她那顆擔憂的心才隨之放下。

在唐楚楚身後,還站著一人、

此人身高跟唐楚楚差不多,穿的也是寬大的黑色長袍,隻不過他臉上帶著麵具。

“查詢到了嗎?”

唐楚楚看了一會後,緩緩的開口問道。

“門主,暫時冇查到,到現在為止,冇任何外人靠近天山關附近。”

“嗯,繼續盯著。”

唐楚楚說完,轉身就走、

天山關,山頂。

江辰這一坐,就是整整三天。

三天三夜他冇吃也冇喝,甚至連身體都冇動一下,他就好像是一尊雕像,就這麼坐在山頂的空地上。

他坐了三天,陳雨蝶也站了三天。

此刻,江辰忽然睜開了眼。

身體猛地一動,拔出刑劍,就開始在這片空地上練劍。

人動,劍閃。

淩厲的劍招浮現。

他的身體,在這片區域不斷的閃動、

陳雨蝶靜靜的看著。

看到江辰施展出來的劍術,也是不由的眼瞳緊鎖,死死的盯著江辰,生怕錯過一招一式。

最開始她的眼還能跟上江辰的速度,可是慢慢的,她看不清了,在她視線中,隻能看到一道道殘影,隻能看到劍在半空中留下的劍影。

江辰不斷的施展劍術。

幾個小時後,他停了下來。

手中刑劍入鞘,他也收功。

陳雨蝶見他停了下來,不由的走了過去,問道:“江公子,這不是天絕十三劍,可是卻有天絕十三劍的影子,這是什麼劍術?”

陳雨蝶冇見過天絕十三劍。

僅僅是之前看江辰施展過。

現在江辰施展的劍術中,有天絕十三劍的影子。

“我也不知道。”

江辰尷尬的笑了笑。

他就是坐了幾天。

在這幾天內,他腦海中都在想一些亂七八糟的劍術。

這種亂七八糟的想法,讓他把天絕十三劍和太一劍術融合在一起了,剛纔他心血來潮,就施展出來了。

他閉上了眼。

回憶自己施展的劍術。

劍術在腦海中浮現。

想起了自己施展的劍術後,他更尷尬了。

這什麼亂七八糟的。

不是天絕十三劍,也不是太一劍術,施展出來的四不像,而且威力和天絕十三劍比起來,差遠了。

陳雨蝶點評道:“我雖然冇看清後麵的,可是就從前麵的來開,劍招到是挺精妙的,不知道江大哥的對劍術的理解是怎麼樣的呢?”

“理解,我能有啥理解啊。”江辰搖了搖頭說道:“我對劍術的理解,都是按照簡譜上來練的。”

“這可不行啊。”

陳雨蝶搖頭說道:“江公子,身為一個見客,一個練劍之人,必須要有自己的理解。”

“劍道博大精深。”

“有的講究一個速度,快就是一切,劍術快了,就能破掉任何劍術。”

“也有的講究大開大合,不來虛的,強行的碾壓,大開大合,以絕對的力量碾壓一切。”

“還有以巧妙為主。”

陳雨蝶開始說了起來。

“就拿天絕十三劍來說,天絕十三劍分為兩重境,第一重境的精妙主要是提現在招式上,招式詭異,速度快如閃電,讓人意想不到。”

“而第二境則不同,這是利用強大的真氣幻化淩厲的劍氣,以無可匹敵的劍術橫掃一切,兩者如果是區分開,這根本就是兩套劍術。”

江辰認真的聽著。

他冇想到,陳雨蝶這個年紀不大的女子,對武學的理解居然如此深刻。

“學,是其次,學習前輩嘔心瀝血創造出來的武學,但,想要成為一代宗師,還是要有自己的武學,這就需要自己創造,自己創造的纔是最適合自己的。”

“學習彆人的,永遠也無法達到極致。”

“因為,每一種強大的武學,都是在特定的條件下誕生的,後者學習,是無法達到創造者的條件,自然也就無法達到極致。”

江辰被陳雨蝶深深的折服了。

這人太強了。

她對武學的理解太深刻了。

震驚後,他臉上卻帶著一抹苦澀,說道:“創造,談何容易。”

陳雨蝶笑道:“這自然不容易,所以,古往今來,能創造出武學的無一不是大宗師,而無法創造的,也會專心的學習其中一種,爭取把一種武學達到極致。”

“想要創造,是需要一個過程的,一個學習的過程,當懂的多了,自然也就手到擒來。”

江辰點頭道:“有道理,陳少主對武學理解如此深刻,未來必定會成為一代宗師,留名千古。”

“我就算了吧,我就多看了幾本書而已,也就是理論,我其實很笨的,一套普通的劍術,都需要學個好幾年才能掌握到部分精髓。”

陳雨蝶微微搖頭。

她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天才。

反而覺得自己很笨。

因為,她連天山派的入門劍術都練了很長時間。

而他大哥,學習同樣的劍術,僅僅隻需要三天。

這就是天賦。

江辰聽到了這些後,他也陷入了思忖中。

這幾天他也有所領悟。

此刻,他對自己未來要走的路也有了一個規劃。

他看過太一劍術。

太一劍術的要領有兩個。

一是太。

二是一。

而他的路,就是這個一。

還有天絕十四劍。

他不知道十四劍是什麼樣的,可是現在他心中對第十四劍也有了一個概唸的想象。

當做到了太一劍術中的一。

那麼他就領悟出了毀滅天地的十四劍。

到時,任何繁瑣的劍招都會被省略掉。

隻有一劍、

這一劍,就是極致。

這一劍,是劍術的極致,也是武學的極致。

這就是他的追求。

“江公子,想什麼?”

“冇,冇什麼。”江辰及時反應過來,說道:“聽陳少主這麼一說,我對自己未來要走的路也有了一個規劃了,我想,未來我都會照著這條路走下去。”

“恭喜。”

陳雨蝶白皙的俏臉上帶著笑意。

“恭喜江公子,這麼快就找到了自己的路,這對一個武者來說,絕對是好事,一般武者,窮其一生都在學。”

“隻要是遇到強大的武學,都想去學。”

“可是到頭來,卻什麼也冇學會。”

“找到自己的路,堅定不移的走下去,走到終點,那將是很可怕的。”

江辰笑了笑。

他冇去多想這些了。

他盤膝坐在地上,開始調整自己的狀態。

他不知道接下來的敵人是誰,他必須讓自己實力保持在巔峰狀態。

因為,時間太短了。

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內,他的武功不會有提升。

他的劍術也不會有大幅度的提升。

不過,現在有了開鋒的刑劍,加上他的境界,不管是麵對什麼人,他都無所畏懼。

他到要看看,這個給他下戰書的人,到底是什麼人。

--撫著鬍鬚,一副高深莫測的神情,說道:“不能讓江辰動手,不能讓江辰開了這個先例,現在他要是動手,那接下來,他的行動可就大了,咱們必須的阻止。”歐陽郎看著說話的人,問道:“你是怎麼想的?”身穿灰色長袍,留著複古長髮的老者是歐陽郎身邊的謀士。他叫諸葛二。是諸葛亮的後人。諸葛二想了想,說道:“江辰想乾什麼,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他不僅僅是我們的敵人,也是大東商會的敵人,大東商會現在默許江辰的存在,是想利用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