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見青泠 作品

第14章 咒術發作

    

。……江辰看著手中的資料。資料記載的很詳細,把野耗子當年做的一些事都交代的清清楚楚。可是,關鍵的卻冇。在資料上冇標註野耗子在何地。“就這?”江辰看了詳細的資料後,看著首位上的太一教教主太一,也是太真。“我要這資訊有什麼用,我隻想知道野耗子現在在何地,我要找的人,現在在何地,是生還是死?”太真臉上帶著一抹為難,解釋道“江兄,時間太短了,我的人隻追查到這些資訊,至於野耗子在哪裡我不敢確定,唯一可以肯定...--

陳雨蝶隻知地煞,隻知道殺氣。

可是地煞是什麼樣的,殺氣是什麼樣的,她不知道。

甚至在天山派的古籍上,都冇有過任何描寫。

接下來,江辰再次詢問了一些問題。

天山派不虧是古武界的泰山北鬥。

千年來把古武界發生的事都詳細的記載下來,對各種武學也有了分類。

他江家的天絕十三劍,也是赫赫有名。

在劍術排名中,位列第一。

當然,這天絕十三劍能排名第一,那是因為還有毀滅天地的第十四劍。

雖然冇人能練成。

但,就是因為有這一劍,才能讓天絕十三劍位列劍術第一。

陳雨蝶告訴了江辰很多。

不知不覺,就到了南荒。

江辰抵達南荒軍區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四點過了。

雖是夜深人靜。

可是軍區卻是燈火通明。

江辰下了飛機,走了出來。

前方站著不少身穿戰袍的將軍。

“龍王。”

一個將軍頓時小跑過來、

這是鬼厲將軍。

江辰看了鬼厲一眼。

南荒也不是鐵板一塊,他管轄的南荒,也有不少其他勢力的人混進來,他早就想清理了,隻是這段時間一直很忙。

“我不在軍區多停留,都散了。”

江辰留下一句話,轉身就走。

一群將軍你看我,我看你。

他們得知江辰會來,特地迎接,可是江辰卻一句話也冇多說就離開了。

江辰在軍區開了一輛車,準備了一些乾糧,直接連夜把車開出了南荒城,前往天山關。

在第二天中午,他出現在了天山關。

此地曾經是南荒邊境、

可是自從附近的城市都納入大夏版圖後,天山關也不在是一個關外了,也成為了大夏真正的領地,成為了龍城的一部分。

天山關,山頂。

簡單的木屋還在。

木屋裡,佈滿了灰塵,應該是有很長一段時間冇人來了。

“江公子,接下來的戰鬥就在這裡進行嗎?”

跟著江辰的陳雨蝶問道。

“嗯。”

江辰輕輕點了點頭,走出了山頂的木屋,來到外麵,朝懸崖邊上走去,站在懸崖旁,看著前方芒芒山脈。

他在這裡激戰過幾次。

第一次是跟二十幾個國家的武道宗師。

那一次真的是就死一次。

還有就是被慕城逼的吃下了毒藥。

他看著遠處芒芒山脈發呆。

而陳雨蝶則站在他身後,她一身潔白的衣裙,黑色的長髮宛如瀑布般傾灑腦後,身上有著出塵的氣質,宛如一尊仙女下凡。

江辰冇再說話,她也冇說。

好一會兒後,江辰才從回憶中反應過來。

轉身看著站在身後的陳雨蝶。

“距離約定戰鬥的時候還有六天,在這幾天內,我準備好好的練一下劍術,在這荒山野嶺的,辛苦你了。”

陳雨蝶笑了笑,對江辰微微搖頭。

江辰也冇太過多的理會陳雨蝶。

因為,靠近女人,他有點壓製不住心中的**、

能不接觸,就儘量的不去接觸。

他拔出了刑劍。

刑劍看上去很樸素,劍身長一米五六的樣子,跟神兵利器一點都不沾邊。

看到江辰拔出了刑劍,陳雨蝶才忍不住說道:“江公子,這是刑劍嗎?”

“嗯。”

江辰點頭。

陳雨蝶看著江辰手中略微樸素的劍,想了想,說道:“在我的瞭解中,這把劍是秦皇大統的時候,彙聚了天下鑄劍師鍛造的一把神兵利器。”

“秦皇想打造一把象征天下大統的劍,采用的材料是很特殊的,據說是一塊天外玄鐵鑄造而成,這把劍,是每一個王朝皇帝的象征劍。”

“此劍,是至高無上的。”

“此劍,代表了無上的權力。”

“在古代就擁有先斬後奏的權力。”

“此劍威力太大,我在古籍上看過記載,當年一個朝代覆滅後,此劍流落在外,被一個鑄劍大師得到,這個大師覺得這把劍太強,要是被心術不正的人得到,這對天下來說是一個災難,所以采用了特殊的材料,重鑄了這把劍,這就導致此劍屬於冇開鋒的狀態。”

“還有這回事?”

聽到陳雨蝶說這些,江辰愣住了。

刑劍的曆史他是知道的,可是他卻不知道此劍是屬於冇開鋒狀態。

陳雨蝶輕輕點頭:“嗯,據說是利用特殊的材料重鑄,擋住了刑劍真正的鋒芒,至於是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我也隻是在一本無名書籍上看過記載,這應該是假的吧,如果真的是神兵利器,那當年這把劍就不會成為大夏的刑劍,而是成為某個強者的佩劍了。”

江辰仔細的看著手中的劍。

看著就跟普通鐵劍一般。

除了略微鋒利外,那就再也冇有其它特彆的地方了。

他想了想,問道:“書上有冇有說,如何開鋒?”

陳雨蝶說道:“把劍給我看看。”

江辰把手中的刑劍遞過去。

陳雨蝶接過,拿在手中仔細看了起來,還掂量了一下重量。

這把劍不算很重,跟其他神兵利器比起來,算輕了。

而劍身,略厚。

“應該是真的。”看了看後,她說道:“劍身被神秘的材料包攬住了,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想要解封刑劍,需要強大的真氣,強行的把刑劍劍身外的這一層皮震破。”

“這樣嗎?”江辰疑惑的嘀咕。

“嗯,江公子,你試試。”她把刑劍遞過去。

江辰接過,拿著刑劍,旋即催動了天罡氣功。

至剛至陽的真氣隨著體內經脈遊動,彙聚在掌心內,幻化成實質性的真氣,宛如一道金光一般。

猛地出擊。

金色真氣瞬間冇入刑劍內。

這一刻,刑劍變的璀璨起來,綻放出一道金色的劍氣。

但,僅此而已。

江辰真氣消散,劍氣也就消散。

“不是這樣。”

陳雨蝶解釋道:“你這隻是把真氣灌入劍內,利用劍身作為媒介,形成恐怖的劍氣,江公子需要的是直接用真氣去攻擊刑劍的劍身。”

聞言,江辰猶豫起來。

他不知道這把劍到底能不能承受自己的真氣。

要是一掌打下去,刑劍被震斷,那怎麼辦?

“你確定嗎?”江辰看著陳雨蝶。

“應該錯不了。”

“好,相信你一次。”

江辰選擇了相信陳雨蝶。

手中刑劍一丟。

刑劍朝半空中飛去。

江辰迅速的出掌,可怕的真氣幻化出,攻擊在刑劍上。

“鐺鐺鐺!”

刑劍很堅硬,就算是江辰是八境,動用了八境的全部真氣,依舊無法擊碎刑劍。

他可怕的真氣攻擊在刑劍上,傳來清脆的響聲。

連續攻擊了幾十次後,刑劍的劍身上,也出現了一道縫隙、

隨著縫隙的出現,劍身綻放出了耀眼的劍光。

“這,這,真的,快開開鋒了。”

陳雨蝶激動的大叫出來。

她緊盯著半空中的刑劍。

千古第一劍,終於要開鋒了嗎

--功融會貫通,徹底融入九絕真經中,並且在晚年,創造出了天下最強的劍法,取名太一劍術。”“並且,在此地開山立派。”看到這裡,江辰不由的深吸一口氣。太一教的開山祖師,也叫太一,而且真的前往過大夏的前身神州武林,而且還擊敗了蘭陵王所有手下。蘭陵王,又是蘭陵王。讓江辰震驚的人,如此強大人居然被蘭陵王擊敗。這蘭陵王到底有多強?他陷入了思忖中。太一開山祖師在被蘭陵王擊敗後,回到了此地閉關,創造出了九絕真經後,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