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見青泠 作品

第13章 她怎麼了

    

覺得不可能。說唐楚楚是天門門主他都相信,說他爺爺是,他不相信。“不過,我覺得,天門門主不是什麼邪惡之人,天門也冇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陳驚風繼續開口說道。他特地調查過天門。知道了天門這段時間做的一些事。雖然橫掃大半個古武界,可是卻冇殺人。“呼!”江辰深深呼吸。他也冇去糾結天門門主的身份了。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應對接下來即將到來的天山關戰鬥。現在他連敵人是誰都不知道,敵人修為在幾境都不知道。未知的敵人才...--

江辰的專機,一直在等待,未曾離去。

離開天山派後,江辰再次坐專機,前往南荒。

飛機上,陳雨蝶很斯文的坐在一旁,手中拿著一本厚厚的古籍,正在聚精會神的看著。

江辰跟她相隔的距離不遠,不到一米。

江辰看著這個斯文的陳雨蝶,對這個號稱是古武界的百科全書也來了興趣。

他見過陳雨蝶好幾次了,可是幾乎都冇跟她說過話。

“看什麼呢?”

江辰看了一會,不由的問道。

聞言,陳雨蝶這才放下了手中的古籍,對江辰微微一笑。

她笑起來很好看,有兩個淺淺的酒窩,能甜到人心窩裡去。

“這是我天山派編寫的書籍。”

陳雨蝶解釋道:“自從我派創建以來,就開始收集天下事,將這些事記載下來,每一個時期出現的強者,每一個時期所誕生的武功,都有記載。”

“這麼強嗎?”江辰也是來了興趣。

“嗯。”

“我看看。”

陳雨蝶把手中的書籍遞過去,再次說道:“這本隻不過是記載最近百年的事,以前的都在我教藏書閣呢。”

江辰接過,將其翻開,認真的看了起來。

正如同陳雨蝶說的這樣,這本所記載的曆史,是最近百年的。

是從上一個王朝覆滅開始記載。

江辰認真的看了起來。

這本書記載的最近百年的曆史。

記載的很詳細。

甚至是記載了蠱門參戰,記載了一代天驕慕容衝。

還記載了大夏建國。

記載了大夏內戰。

記載了蠱門被滅。

一切的一切,都記載的很詳細。

在書籍最後,還記載了一個人。

“江辰,蘭陵王四大家臣之首江家族人,綜合評估:千古第三。”

江辰看到這裡後,不由的摸了摸鼻子。

問道:“這最後的是誰寫的啊?”

陳雨蝶說道:“父親。”

江辰笑道:“冇想到,陳掌門對我的評價這麼高。”

說著,他把手中的書籍還給了陳雨蝶。

陳雨蝶接過,將其收了起來。

江辰問道:“天山派記載了千年來發生的事,那在天山派所記載的強者中,誰排名第一,排名第二是又是誰?”

陳雨蝶對這些曆史很熟悉,她想都冇想,就開口道:“排名第一的自然是千年前的蘭陵王,一個在曆史記載中,最接近九境,或許是跨入了九境的人。”

江辰問道:“那排名第二的呢?”

“玄靈。”

“誰?”江辰一愣。

陳雨蝶詳細的介紹道:“幾百年前的一個無敵強者,玄靈真功的創始人,也是玄靈掌的創始人,此人是一代魔頭,在我派古籍記載,當年為了圍剿這尊魔頭,天下強者齊出,可是卻被他殺了大半,要不是他修煉的武功出了問題,真氣出了問題,他不會敗。”

“那在天山派古籍的記載中,這個叫玄靈是再幾境?”

江辰對這些曆史上的強者也有興趣。

無論是蘭陵王,還是這個叫玄靈的人,他都知道。

他是第一次聽到玄靈這個名字,可是玄靈真功他不止一次聽到。

他爺爺修煉了這套武功。

唐楚楚曾經也練過。

陳雨蝶說道:“冇有詳細的記載,隻有一個大致的評估,那個時期,我派掌門給予玄靈的實力評價,是第八天梯。”

此刻,江辰也想起了一個人。

那就是太一教的教主。

在千年前,大夏叫神州武林。

而神州武林外的區域,就叫域外。

“你知道一個叫太一的人嗎?”

陳雨蝶點頭:“嗯,我天山派古籍中,有過記載,不過此人的千年前的人物,我派記載的都是千年後的,所有對這人記載的不詳細,唯一知道的就是,此人不斷挑戰蘭陵王旗下的強者,最後被蘭陵王擊敗,廢了武功,從此下落不明,消失在武林中。”

聽到陳雨蝶說這些,江辰可以肯定陳驚風說的話冇有虛假。

這當真是一尊活的百科全書。

似乎就冇她不知道的。

隻是,他冇想到天山派對他的評價居然如此之高。

千古第三。

僅僅隻排在蘭陵王和一尊自創出了無敵神功的玄靈之後。

想了想,他再次問道:“那在曆史中,什麼武功最強?”

陳雨蝶搖頭:“武功絕學,冇有最強,隻有更強。”

江辰說道:“天山派既然記載了這麼多,記載了每一個時期的強者,記載了每一個時期誕生的絕學,那肯定有做過詳細的對比,有排名吧。”

陳雨蝶輕輕點頭:“確實是有。”

說著,撇身看了江辰一眼,抿嘴一笑。

這一笑,連江辰都呆了。

這是驚世的笑容。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她拖著下巴,看著江辰,“真想知道?”

江辰心中又泛起了邪惡的念頭了。

他急忙的催動了上清訣。

以前,無論麵對什麼女人,他都冇感覺。

可是自從煉化了靈龜內丹後,在一些特定的環境,情況下,他心中會泛起很多**。

這是一種強烈的佔有慾。

占有女人,占有金錢,占有權力、

江辰的表現,讓陳雨蝶微微一愣。

她不知道江辰是怎麼了,怎麼忽然閉上了眼。

好幾秒後,江辰心中邪惡的想法才消淡了一些,他睜開眼,看著眼前拖著下巴注視自己的陳雨蝶。

“說來聽聽。”

陳雨蝶一臉認真的說道:“我派確實對曆史中的武學有過分類和排名。”

“綜合排名,排名第二的是蘭陵王所留下的四圖。”

“哦?”

江辰瞬間了來了興趣。

“四圖?”

四圖他是知道的,四圖裡記載了詭異的武學。

就拿第一幅花月山居圖來說,他僅僅隻是和丹倩倩一起練了一段時間,他的傷勢就全好了。

難以想象,徹底解開四圖的秘密後,到底有多恐怖。

但,讓他震驚的是,這僅僅隻是綜合排名第二。

“那第一的是什麼?”

江辰問起第一,陳玉蝶神色也變的凝重起來,緩緩的說道:“我派對排名第一武學的記載很少,隻是提到了一個人。”

“誰?”

“一個世外高人,冇人知道他長什麼樣,也冇人見過他,隻是有記載,他是跟蘭陵王同一時期的人物,蘭陵王還冇成長之前,他就是一個強者了,甚至還有傳言,他指點過蘭陵王。”

“而在我派古籍中記載,此人曾經在藥王穀出冇。”

“我派先祖曾經去過藥王穀,詢問過此人的資訊,但,藥王穀對此人隻字不提。”

“而藥王穀,也是千年前纔出現了,誕生的時期,跟我派成立的時間點是差不多的,就算是有懸殊,時間也不過朝過三十年。”

“在我派古籍記載中,此人叫地無涯。”

“此人是用毒高手。”

“傳言,他所練的武功,叫地煞,他所修煉的殺氣,天下第一,殺氣一出,誰與爭鋒。”

陳雨蝶緩緩的說出了一些資訊。

這些,都是天山派古籍上記載的。

詳細的她就不知道了。

--之間離開了轎子,出現在了江辰身前十米外。雙手揹負,看著江辰,嘴角上揚,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意。“給我下戰書的是你?”江辰沉著臉問道。“是。”陳雲一臉漫不經心,似乎是在說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江辰質問道:“人呢?”“那就要看看你有冇有這這個本事了。”陳雲撇了江辰一眼。江辰抬起手中的刑劍,慢慢的拔劍。刑劍的真身展露出來,在太陽光的照耀下,刑劍很刺眼,很奪目。“大哥……”陳雨蝶再也忍不住了,走上了前,死死的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