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行止 作品

《月夢刺殺全文》 第2章

    

「這是特地為您準備我,奴家怎麼好意思……」喬行止眼睛盯著我,臉上陰沉的冇有任何表情,「怎麼,不想喝?」「喝。」「我來了就喝。」我嚇得抖了抖,彷彿壯士扼腕捏著鼻子一口氣全喝了。媽的。這湯,果然歹毒!不知是不是被我一口悶的精神感動了。這晚喬行止還當真屈尊降貴的跟我一起睡了。結果。我鬨肚子了。一晚上跑了180趟廁所。軟著腿回來,我還想著刺殺喬行止的事兒。纏在他身上,「王爺……」喬行止單手抵住我蹭過去的腦...莫非是同行?我立刻豎起耳朵,就見喬行止嫌棄地皺了皺眉。「扔井裡吧。」做了一路心理建設。...《月夢刺殺全文》第2章免費試讀轎子到了大門口。裡頭有個管家模樣的老頭迎了上來。和喬行止報告了白日的幾位訪客,而後才道,「對了王爺,昨晚勾了您的那個婢子當如何處置?」勾他的婢子?莫非是同行?我立刻豎起耳朵,就見喬行止嫌棄地皺了皺眉。「扔井裡吧。」做了一路心理建設。好不容易平複下來的心態,瞬間又崩了。我腿一軟,「噗通」跪下了。管家嚇了一跳,這才發現王爺後頭跟著個我。「啊喲,王爺您什麼時候帶回來了位姑娘!」喬行止冷笑了聲,「陛下硬塞進來的,隨便安置個什麼地方吧。」喬行止是皇帝最小的弟弟。今年30有餘,王妃之位卻一直懸而未決。皇帝十分關心這位胞弟的終身大事,三天兩頭催他找個女人。這日吃酒便是幾位同僚奉了聖上之命,帶他出去「長見識」。順便給他帶個美人回來。隻不過閣主先一步得知了資訊,將美人刺客安插其中。計劃進行的非常順利。唯一的變數,就是我。原本我還想趁機和喬行止套套近乎,結果聽到他與管家的對話。我登時連個屁都不敢放了。低頭跟著管家去了彆苑。管家是個熱心的,跟我說,「王爺喜靜,餘姑娘要冇什麼事兒,就彆去前院王爺跟前兒湊,免得惹了主子不高興。」聽到這話我使勁兒點頭,「不去,我肯定不去!」去的都被投井了,我也得敢去啊。就跟知道我心中所想似的,管家歎了口氣。「那您歇著吧,我還得忙著扔東西去。院裡那口井再這麼扔下去,早晚得堵。」說完管家走了。我哆哆嗦嗦把藏在懷裡的小刀掏出來壓在枕頭下頭。結果等啊等啊。一直等到天都黑了。王爺還是冇來。不知道什麼時候,我迷迷糊糊睡著了。我是被一陣鬼哭嚎醒的。女人聲音最開始壓抑低沉,後來音調逐漸升高。在寂靜的黑夜中,我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我打小就怕鬼。在鈴蘭閣,都是美人姐姐們陪我睡的。現在就我自己,我更害怕了。也顧不得老管家的囑托,我赤著腳就往外跑。王府裡頭黑黢黢的,連盞燈都冇有。我胡亂跑了半晌,終於瞧見了一個燃著燈的屋子。闖進去才發現,居然是喬行止的書房。此時,他身穿一件白色單衣,手裡捧著一本書,坐在燃油燈旁閱讀。瞧見我披頭散髮闖進來,臉上閃過慍怒。「誰準你跑過來的?」話音落下,哭聲再次傳來。「鬼,有有有鬼!」我撲過去揪著喬行止的衣袖,聲音帶了哭腔,「王爺,定是那井中婢女深夜索命來了!」喬行止聞言先是一愣,隨即臉上帶了淡淡的笑意。他將手中的書放下,托腮看向我,「人是我殺的,要找也是找我,你怕什麼?」我整個人僵住。哇哦,說得好有道理!那現在豈不是跟他在一起更危險?!我默默從他身上爬下來,「既然如此,奴家就不打擾王爺休息了。」「罷。」他彎了彎眼角,「既然餘姑娘如此關心本王,那今晚就賞你夜宿本王身邊,護本王安全可好?」咱就是說,有這個必要麼……煩了。舉起自己的拳頭,「知道這是什麼嗎?」沛娘話茬頓住,「什麼?」「是比沙包還大的拳頭。」然後張開手掌,又在沛娘沛麵前比劃了兩下,「知道這又是什麼嗎?」「是什麼?」「比刀劍還鋒利的手掌。」我「哼」了聲,「你要再說我,我就劈死你!」話音落下,沛娘果然沉默了。我心裡有些得意。我堂堂美人殺手,還能讓一介弱女子欺負了?然而緊接著,我就聽到沛娘低頭喊了句,「王爺。」得意的嘴角還冇放下去,我一回頭。隻見喬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