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行止 作品

《月夢刺殺全文》 第3章

    

指點一二?」喬行止盯著我看了幾秒,彷彿思考我想乾什麼。就在我以為他要把我轟出去的時候,他身子靠在椅背上。「跳吧。」我忍住羞赧,將外麵披著的衣裳脫掉。裡頭隻剩下那件輕薄的衣裙。然後緩緩扭動了起來。當年教我舞蹈的嬤嬤都稱讚,我的舞藝乃尋常所不能及。一曲畢,我紅著臉看向座位上的男人。隻見他看著我神色不明,微微蹙眉,表情談不上愉悅。我紅著臉詢問,「王爺,您覺得如何?」喬行止抿了抿唇,欲言又止。「像是……發...不耐煩了。舉起自己的拳頭,「知道這是什麼嗎?」沛娘話茬頓住,「什麼?」「是比沙包還大的拳頭。」...《月夢刺殺全文》第3章免費試讀當晚,我蜷著身子睡在了喬行止書房的凳子上。他躺在榻上倒是舒坦。醒來的時候,我除了腦子不疼哪兒都疼。比當初閣主逼我們紮馬步都累。當我捂著腰齜牙咧嘴走出書房的時候,老管家站在門口笑眯眯等著我。「餘姑娘醒了,身上可有哪兒不舒服?」熱情的讓我莫名其妙。我還未說話,那邊兒突然傳來一道女聲。「你就是王爺帶回來的那個勾欄野女?」來人與我年紀差不多大,衣著華麗、舉止投足還帶著貴氣。管家瞧見她行了個禮,與我介紹,「這位是王爺的妾室,沛娘。」我這單屬於誤打誤撞接下來的,提前也冇做什麼功課。入府前我還真不知道,這個喬行止居然還有妾室。沛娘看向我眉眼淩厲,「入了府就得知道這府內的規矩,凡事講究個尊卑有序。我好歹也是這府中妾室,你一勾欄賤婢,見了我為何不行禮?」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跟妾室行禮,於是冇動。結果沛娘更生氣了。「狐媚子,還真以為有點姿色就能把王爺迷住。他也不過就是一時新鮮,到時候黃花落下,可彆找我哭。」女人間的勾心鬥角,屬於後麵需要學習的課程。我還冇學習到位。這女人在我耳邊還在嘮嘮叨叨,我有點不耐煩了。舉起自己的拳頭,「知道這是什麼嗎?」沛娘話茬頓住,「什麼?」「是比沙包還大的拳頭。」然後張開手掌,又在沛娘沛麵前比劃了兩下,「知道這又是什麼嗎?」「是什麼?」「比刀劍還鋒利的手掌。」我「哼」了聲,「你要再說我,我就劈死你!」話音落下,沛娘果然沉默了。我心裡有些得意。我堂堂美人殺手,還能讓一介弱女子欺負了?然而緊接著,我就聽到沛娘低頭喊了句,「王爺。」得意的嘴角還冇放下去,我一回頭。隻見喬行止站在距離我不遠的地方,神色不明。也不知道剛纔的話,到底聽進去了多少。那一刻,我腦海裡湧出了無數培訓課上,嬤嬤教給我們化解尷尬的典型案例。嬤嬤說,男人都喜歡嬌弱的女子。再棘手的場麵,隻要撒個嬌全都能化解。於是我頭一扭,直接撲進王爺懷裡。「王爺,沛姐姐說要劈死我,我好害怕啊。」沛娘:?沛娘:「你當王爺是個聾的,就這麼睜眼說瞎話?!」話音剛落,王爺冷聲對著沛娘沛皺了皺眉,「管好你自己,彆老招惹她。」沛娘:?沛娘:好的,還真是個聾的。麵前的時候。他沉默了。「你管這玩意兒……叫養...《月夢刺殺全文》第4章免費試讀昨晚我雖然成功與王爺同房共寢,卻冇能完成刺殺。為此,我懊惱了一整天。當晚我做了萬全準備,隻等深夜喬行止來了之後徹底瞭解此事。然而過了好久,喬行止都冇來彆苑。「老管家,王爺還冇回府嗎?」自從我與王爺夜宿書房後,管家對我的態度可謂相當友好。「王爺在書房看摺子,近日朝廷中事務冗雜,這些日子王爺都在書房居住。」聞言,我腦子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