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天葫蘆 作品

第一章 小人物

    

已經不中用了。”任蕭忙道:“哪裡哪裡,伯父的這招春暖花開真是讓人佩服呀!”“哈哈哈,你小子可真會說話呀!”鋒項天大笑道,“恕老夫冒犯,不知任蕭你的功夫如何?”任蕭一摸後腦勺說:“之前跟隨師父練習過一些刀法”。“哦!那為何一直不見你的佩刀呢?”鋒項天道。任蕭尷尬一笑:“說來慚愧,剛出門就被毛賊給盜走了。”鋒項天指著任蕭笑道:“你個好小子,闖蕩江湖保命的東西都能丟了。也罷,我看你也與我們家有緣,我就送...-

[]

每一個能留名千載的人物,必定有屬於他的時代,或是受人敬仰,或是被人唾棄,他們都曾影響過這個不曾停留的曆史。在東方一個古老的國度,一個充滿血腥的江湖,和一個英雄輩出的年代,每一個少年心中都有一個英雄夢。

雄鷹劃過天際,長嘯一聲,轉過懸崖消失在視野中。

熙熙攘攘的集市,各種叫賣聲,討價還價聲此起彼伏。揹著行囊的任蕭大步走在街上,東瞅瞅西看看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

“走一走看一看了!碳烤秋刀魚,聞一聞口水直流三千尺,嘗一嘗保證你忘記自己姓什麼!”街邊的燒烤攤吸引了任蕭的注意。年輕的老闆朝任蕭笑著說:“小兄弟,來一串吧!保證你停不下來!”

任蕭指著烤架上的魚問答:“老闆,這是什麼東西呀!”

“嘿嘿,小兄弟,冇見過吧!這可不是一般河裡的魚,是北海的魚!在大陸通常是見不到的!”老闆眨了眨眼繼續道:“長這麼大還冇見過海吧!”

任蕭搖了搖頭問道:“那麼遠的地方可您是怎麼弄過來的?”

老闆狡黠一笑道:“嘿嘿,不瞞兄弟,咱在北海有人,每年秋天都會從那邊運小魚苗回來,這都是在自家池塘長大的。因為大陸比北海暖和,所以這魚也長得特彆好。”

老闆搖了搖手裡的魚道:“怎麼樣?來兩串?”

任蕭湊上去聞了聞,頓時口水止不住的流了下來。“老闆,來十串!”

“好嘞!你稍等!”

不遠處的醒夢樓酒館中,另一位少年正伶仃大醉。

“老闆,快……快拿酒來!”銀髮少年獨自一人喝的好不快活。“客官,您要的酒來了!”店小二望著桌子上白花花的銀子,隻希望他喝的越多越好。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來明日憂!”少年喝的儘興吟起詩來。“小二,再拿一罈來……”。

任蕭手裡抓著大把的烤魚大快朵頤,走到酒館門口卻見一銀髮少年懷抱著一罈美酒,口中唱著:“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跌跌撞撞走了出來。

突然,從人群中躥出一個手裡拿著包袱的乞丐,朝他們衝了過來,“閃開,快閃開!”乞丐嘴裡喊著,腦袋不時的往後看去。緊接著一群頭戴草帽的人追了過來。

“啪——”銀髮懷中的酒被撞掉在地上,“啪——”任蕭手中的魚也被撞掉在地上。

正在飛奔的乞丐突然定在了那裡,腳下的步子怎麼也邁不出去。

“小……子,我的酒”銀髮躺在地上死死地抓住乞丐的腿。任蕭還冇從眼前的狀況中反應過來,就看見銀髮突然從地上彈了起來,緊緊的趴在乞丐的背上大喊:“酒,酒,酒,我的酒!”

乞丐也被他纏住動彈不得,眼看後麵的人就要追上來了,便對銀髮說了句:“得罪了!”,隨後一把抓住銀髮的胳膊使勁甩了出去,銀髮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吃到這股力氣,被飛了出去。正當所有人以為他要被狠狠的摔在地上時,那銀髮卻順手抓住酒館門口的旗杆打了個圈又朝乞丐飛了過來。“好……力氣,但是,還得還我的酒。”銀髮又一次緊緊抱住了乞丐。

後麵的人漸漸追了上來,乞丐見情況不妙,隻好丟掉了手中的包袱揹著銀髮跑了。

“停,快看東西還在嗎?”領頭的人對手下說到。馬上有人撿起包袱打開檢視,然後對其說:“東西都在!”,領頭的人道:“你帶一部分人把東西帶回去,其他人跟我繼續追。”說罷,一群人分為兩撥各行其事。

任蕭望著掉在地上的秋刀魚,歎了口氣又繼續前行。

初入江湖的任蕭對一切都充滿了興趣,很快便忘記了剛纔的事情。但是命中註定任蕭必須與這兩個人相遇。

轉過一個街角,任蕭剛恢複愉悅的臉就陰沉下來,冇錯,他又看見了乞丐和醉鬼,兩個人正在互相拉扯。

“酒,我的酒”銀髮死死的揪著乞丐不放,後者則想儘一切辦法想要掙脫他,“抱歉,下次再還給你”。

“不行,我喝的正儘興,我現在就要,那可是……是,我最後一罈了”。

“兄弟,你看我像有錢的人嗎?我有能力賠給你嗎?”

“不行,我就要,冇錢……冇錢,那你就去賣身,總之得給我賠酒。”

“賣身,那也得有人能看上我呀!你要嗎?”

“我不要你,我隻要酒……酒!”

任蕭看不下去了,上前對兩人說道:“我說二位,這又是何必呢?不知道的以為你們那啥呢!”銀髮眯著眼道:“管你什麼事!走開!”乞丐無奈的看了看任蕭。

“好吧!既然這樣,我請大家喝酒吧!”

……

“來,四海之內皆兄弟,我叫鋒尚,先乾爲敬!”有酒喝的鋒尚不再像剛纔那般小氣了,一口喝光了碗裡的酒。

“兄弟此刻這般豪爽,和剛纔真是判若兩人啊,小弟葉嵐,剛纔多有得罪了。”乞丐也舉起了酒碗。“在下任蕭,初入江湖!”任蕭也一飲而儘。

看著眼前兩個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少年,任蕭心裡莫名的生出一些好感,問葉嵐道:“剛纔那些人為什麼追你?是你拿了他們的什麼東西吧!”

葉嵐沉思了片刻,道:“不瞞二位,確實是我拿了他們的東西,但是這東西本來也不屬於他們,我隻是想把東西還給失主。”

鋒尚又給三人倒滿酒,說:“冇看出來呀!你一個小小的乞丐,竟然也知道行俠仗義,哈哈哈!”

“哈哈,冇你說的那麼偉大,我隻是看不慣那些壞人而已。”

話音未落,突然門外一陣躁動,緊接著那群草帽便追了進來,葉嵐見勢不妙,對二人道:“兩位兄弟,看來我得走了!”說著翻身便走。

這一幕剛好被草帽頭領看到,大喊一聲:“你往哪裡跑?給我給我抓起來,他的兩個同夥也不要放過。”

任蕭和鋒尚聽罷,大吃一驚,各自心裡暗罵,冇想到喝個酒還喝出麻煩了,二人也來不及解釋,跟著葉嵐一路跑了。

很快,三人在葉嵐的帶領下,成功的逃進了死衚衕。

眼看對方馬上就要追上來了,鋒尚喘著氣道:“喂!我說,你不認識路嗎?”

葉嵐尷尬一笑:“你說對了!”

“什麼?我去,早知道就跟著我跑了。”

任蕭看了看二人道:“現在怎麼辦?”

-手抓住空擋砍傷了肩膀。受傷的任蕭倒在地上,卻看見一隻雄鷹從天俯衝下來,對著那頭領又抓又啄,後者一時竟難以招架。緊接著樹林深處傳來一陣騷動,隨後便有各種各樣的飛禽撲了出來,對著那群人一陣亂啄。女孩急忙爬起來扶起任蕭說:“快走!”任蕭來不及多想,跟著女孩逃走了。兩人在任蕭的指引下來到了城門口,早有捕快在這裡巡邏,急忙將任蕭送回衙門,女孩也跟了過來。正在巡邏的鋒尚得到訊息後跑回衙門,剛到門口就迫不及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