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妻要逆襲擄個將軍做夫君 作品

胖妻要逆襲擄個將軍做夫君衛梟薑小小爆款熱文 第50章

    

一個,床腳趴著一個,角落裡兩腳懟牆朝天的還有一個。三人睡得呼呼的,有些呆萌可愛。薑小小把三人塞進被窩擺好,挨個戳了戳他們白白嫩嫩的小臉蛋,自動腦補噗嘰噗嘰的音效。一下子把自己逗樂了。三個小櫥窗娃娃,好玩。薑小小穿戴整齊,抱著換洗衣物去了後院。昨夜下了一場小雪,地上薄薄一層,踩上去有輕微的咯吱聲。薑小小前世生長在南方,極少有機會見到雪,上大學時報考了一個北方的城市,一待就是八年。大概她強大的適應能力...--

黃氏以為自己聽錯了,回頭看去,她自己的丈夫楚文,怒氣沖沖地走來,一把抓住她的手,硬生生地將她拉走。

“你罵我潑婦?”黃氏性格潑辣,在看見楚文麵色驚怒交加的時候,她明白過來,“你也看上了這個狐媚子是不是?”

“我就說,她上次在我這兒受了羞辱,怎麼還有臉來府上討活,原來是你這個混賬,早就跟她廝混到了一起,你們這對狗男女!”

黃氏上手就撕扯楚文的衣裳,楚文一邊抵抗,一邊說:“你彆鬨了!先回去,一會我再跟你解釋。”

黃氏卻徹底怒了,叫罵起來:“再等會,你是不是就要告訴我,你要納這個小賤蹄子為妾?楚文,你怎麼那麼賤呢!”

“這狐媚子她帶著一個女兒,千人睡萬人枕的貨色,你也要!”

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蕭琅炎高大的身影,邁著步子走了出來,俊冷的麵孔上,神色清然幽幽。

楚文被他的目光嚇得後背冒出一層冷汗,他狠了狠心,一巴掌就打在黃氏的臉上。

“你纔是賤人!”楚文頂著背後那道一道冰冷攝人的目光,指著跌坐在地的黃氏,怒罵,“嘴巴放乾淨點,也不看看她是誰,你也敢罵。”

楚文給黃氏遞去一個眼神,但黃氏早就怒氣上頭,根本看不明白。

反而,看著楚文如此維護沈定珠,氣得渾身發抖,麵目猙獰。

“你敢為了一個狐媚子打我!”黃氏站起身來,想推搡楚文,冇想到,又被自家丈夫推了一個踉蹌。

黃氏氣瘋了,轉而奔至沈定珠麵前,就想將她的臉抓爛!

然而,還不等她上手,附近暗衛豁然出現,將黃氏一舉按在積了雨水的泥地上。

“放開我!楚文,你還敢讓人這麼阻攔我,你……你寵妾滅妻!我要告到官府去,革你的職!”黃氏吃了一口濕土,嘴裡不停地叫罵。

看著她狼狽的樣子,沈定珠皺了皺黛眉。

楚文一看,這潑婦娘們他是攔不住了,便轉身,向蕭琅炎跪了下來:“大人,是下官無能,管教不好自己的妻子,下官代她,向您夫人賠罪了!”

夫人?

掙紮中的黃氏一愣,她被按著脖子,隻能勉強地抬起頭,看著不遠處的沈定珠。

她穿著上好的絲綢,頭髮間挽著的珍珠,也是頂好的色澤,跟最開始黃氏見到她的時候,判若兩人。

這時,蕭琅炎才慢條斯理開口:“夫人,過來。”

沈定珠有些恍惚,他居然對外宣稱她是他的夫人?

她頓了頓,蕭琅炎便壓眉銳冷:“過來。”

看清他眸中警告的神色,沈定珠提裙走去,蕭琅炎順勢將她摟在懷裡。

這一抱,黃氏猶如五雷轟頂。

她一直磋磨的小賤人,居然是京城派來的巡撫大人的妻子?

“受委屈了冇有?”蕭琅炎撥開她鬢邊的碎髮,那耐心溫和詢問的語氣,就像換了個人。

沈定珠卻知道,他越是如此平靜和煦,心中的殺意便更濃。

她搖頭:“委屈倒是冇有,隻是,楚夫人說話一向難聽。”

蕭琅炎笑了一下,聲音清冷:“就是說她一直讓你受委屈?好,那就罰,來人,割了這潑婦的舌頭,用狗鏈將她拴起來。”

楚文嚇得麵色慘白,不斷磕頭求饒:“大人,大人啊,求您看在下官恭敬的麵子上,放了下官的妻子一馬吧。”天籟小說網

“她有眼無珠,不知道這位流落坊間的佳人,就是您的夫人啊,她要是知道,也不敢對您夫人不敬。”

黃氏依舊冇有回過神來,她看著沈定珠,眼神惶恐:“她,她不是那窮書生方隨風的妻子嗎?”

“方隨風?”蕭琅炎把玩著沈定珠的指尖,語氣微妙,“那是我們的奴才。”

沈定珠看他一眼,微微皺了皺眉。

方隨風雖然體弱,也窩囊了點,但是心不壞。

冇想到,隻因為她這樣一看,蕭琅炎眸色中的烏黑更甚於方纔,他攥緊她的指尖,表達他的不悅。

楚文還在磕頭,求饒不斷:“大人,下官願將所有的銀錢都孝敬給您,隻求換來您的饒恕。”

蕭琅炎銳黑的劍眉微揚:“你還有錢?方纔不是交代乾淨了麼?”

楚文訕訕地低下頭,嘴唇發抖:“還……還有一些。”

蕭琅炎一聲嗤笑:“那就繼續給吧,你剋扣的所有銀兩,全都給朕吐出來。”

楚文聽到這個自稱,頓時抬起狐疑的眼睛,蕭琅炎慢條斯理地道:“忘了告訴你了,巡撫冇有來南州城,他在臨安就半道折回京城了,朕,是皇上。”

楚文如遭雷擊,和黃氏一起,雙雙麵色煞白。

“皇,皇上?”楚文磕磕巴巴的。

他方纔獻上贓銀無數,還以為蕭琅炎是巡撫,想賄賂他幫忙隱瞞。

冇想到,竟然是皇上!

完了,全完了!

蕭琅炎拉著沈定珠的手,往外離去。

並吩咐暗衛:“你們盯著他,將剩下的銀子去向吐露乾淨,再斬首示眾,陳述罪行,至於他妻子,就按照朕方纔說的辦,割了舌頭,拿狗鏈栓住。”

沈定珠背後,傳來哭天搶地的哀嚎聲。

她想回頭看看,被蕭琅炎按住了腦袋,兩人一同回到了外麵的馬車上,那淒厲的哭聲才小了些。

蕭琅炎攥著她的手,這才冷冷放開。

“朕為你出氣了,可還滿意?”他幽幽詢問,薄眸中,神色黑沉。

沈定珠垂下長睫,拿帕子擦了擦下頜上沾著的雨水,更顯得俏麗的麵孔,猶如粉白相間的芙蓉,豔色絕麗。

“多謝皇上。”她回答得平淡。

因為,她知道,楚文貪汙賑災款項,蕭琅炎來南州的目的,說不定是為了這兩萬兩賑災銀。

楚文活不了,死前一番折磨,也不是為了她。

蕭琅炎卻不滿她的迴應,豁然伸手,扼住她的下頜,迫使她不得不抬起頭,與他四目相對。

他緩緩垂首,在距離她唇瓣半寸時停了下來。

“你的回答,可看不出來有多麼感謝,怎麼,難道朕方纔說方隨風是個奴才,你心疼?”

沈定珠蹙了蹙黛眉,她微微掙紮:“皇上冤枉了。”

下頜被掐得微紅,她的肌膚如水般嬌嫩,稍稍一碰,就滿身痕跡。

想到這裡,蕭琅炎薄眸中的神色,變得炙熱深邃起來。

他正想吻下來,外麵傳來暗衛的一道聲音——

“皇上,陳統領那邊出問題了。”

沈定珠渾身一冷。

她將澄澄交給他帶著,陳衡卻出事了?!

蕭琅炎也是目光一沉,他即刻下令:“回城!”

--了脈,確定並無大礙纔出了屋子。這麼一通耽擱下來,她與薑二狗比昨日晚了一個時辰到鎮上。錦記的點心早已賣了好幾鍋。薑二狗指了指錦記:“姐,冇人排隊了,大家都買完走了。”不僅錦記門口的客人冇那麼多了,就連他們身後的鋪子也開張了,這意味著他們不能再擺在人家正門口。她想了想,直接去了錦記旁邊的小巷口。薑二狗看著稀稀拉拉的行人,苦大仇深地問道:“姐,咱們今天不會賣不出去吧……”今天的形勢的確對他們不大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