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妻要逆襲擄個將軍做夫君 作品

胖妻要逆襲擄個將軍做夫君衛梟薑小小爆款熱文 第49章

    

將汪副將叫過來交代幾句。汪副將慌裡慌張的跑進來,一進門就吆喝道:“王爺,你帶我回邊關吧,我在這裡快憋瘋了。”歐陽穆回他一個冰冷的眼神。汪副將砸吧砸吧嘴不敢再吭聲。“我叫你過來是有些事情想給你交代,不是聽你訴苦乞求的。”歐陽穆的聲音低沉嚴肅,嚇的汪副將大氣都更不敢出。他這位頂頭上司虎的很,稍不留神就可能懲罰他。做一千個俯臥撐跟玩似的。“這幾日,王妃那裡有什麼動靜?”歐陽穆放緩語氣問道。汪副將站的跟電...--把嗎?為毛是抬?

到那兒薑二狗就明白了,他姐夫這是摔暈了呀!

“咋摔的呀?冇事兒吧?”他是真擔心衛梟。

“冇事,睡會兒就好了。”薑小小總不能告訴他衛梟是被自己的豪華海景房悶暈的。

“抬進去吧,彆把你姐夫凍壞了。”

“好嘞!”

二人合力將衛梟抬回了小東屋。

薑小小到底擔心他悶出……咳,摔出毛病,為他檢查了身上的傷勢,又把了脈,確定並無大礙纔出了屋子。

這麼一通耽擱下來,她與薑二狗比昨日晚了一個時辰到鎮上。

錦記的點心早已賣了好幾鍋。

薑二狗指了指錦記:“姐,冇人排隊了,大家都買完走了。”

不僅錦記門口的客人冇那麼多了,就連他們身後的鋪子也開張了,這意味著他們不能再擺在人家正門口。

她想了想,直接去了錦記旁邊的小巷口。

薑二狗看著稀稀拉拉的行人,苦大仇深地問道:“姐,咱們今天不會賣不出去吧……”

今天的形勢的確對他們不大有利。

“小丫頭!你終於來了!”

一道熟悉的聲音自街對麵傳來。

姐弟倆不約而同地循聲望去。

是昨日從錦記過來的年輕書生,他穿著淡藍色書院院服,手執一柄摺扇,眉清目秀,意氣風發。

他大步流星地走過來,用摺扇拍了拍左手掌心,笑嗬嗬地說道:“讓我蹲著你了吧?我是今天的第一位客人,說好了,我買一個你就送的!”

“嗯。”薑小小點頭,“你要哪個口味的?”

書生哼道:“你不就三種口味?一樣來一個!”

“今天有四種。”薑小“多了一種板栗的。”

板栗是今早小吳氏拿過來的,煮好了,殼都給她剝了,她索性試著做了十個板栗餡兒的。

書生一秒高冷:“我怎麼知道好不好吃?”

薑小小切了一小塊給他。

他淡定地嚐了一口:“馬馬虎虎。”

薑小小:“哦。”

書生:“我全要了。”

姐弟二人:“……--的聲音自街對麵傳來。姐弟倆不約而同地循聲望去。是昨日從錦記過來的年輕書生,他穿著淡藍色書院院服,手執一柄摺扇,眉清目秀,意氣風發。他大步流星地走過來,用摺扇拍了拍左手掌心,笑嗬嗬地說道:“讓我蹲著你了吧?我是今天的第一位客人,說好了,我買一個你就送的!”“嗯。”薑小小點頭,“你要哪個口味的?”書生哼道:“你不就三種口味?一樣來一個!”“今天有四種。”薑小“多了一種板栗的。”板栗是今早小吳氏拿過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