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見周 作品

①學園祭與百乳繚亂

    

(擤鼻涕聲)……」「……咳嗽、流鼻涕、頭痛、發燒。不愧是月見裡大人,這個感冒真的很徹底。扁條線發炎得也很壯觀。我蘇芳深感佩服。」就算是健康優良的本人,隻穿一條內褲被扔進冷藏庫關一晚也一定會感冒吧!我——說,險些我小命就冇了!!我想要破口大罵,不想連那樣做的氣力都冇有了。「即便被稱讚了我也一點兒都不高興……(咳嗽)」「……恕我失禮,我深知月見裡大人是不容易患上感冒的體質。」「喂,真的很失禮哎。請不要...-

第4卷

①學園祭與百乳繚亂

直說了吧,運動會我吃儘了苦頭。

忍痛參加二人三腳的賽跑,以及為瞭解救險些被富二代混蛋襲擊的麟音在高速公路上表演雜技。

拜赤手空拳打破防彈玻璃的逞能行為所賜,我的胳膊骨折,完全康複需要三個月耶?(隻是有一點。『恢複的太快了!年輕人你骨骼驚奇啊!』——醫生被嚇了一跳)

糟糕透頂的運動會宣告結束後,聖綾學園的氣氛一下子變換為了學園祭模式。

這麼說吧,學校內的氛圍開始讓人躍躍欲試了。正所謂,祭典前的感覺。我最愛**了,所以對這種氛圍並不是很反感喲。Yahoo,Yahoo。雙峰,雙峰。

於是。

被這種調動人心的歡悅氣氛引導著,我跑去攝影社的活動室打醬油了。

兩坪左右大小的狹小房間裡堆滿了攝影器械以及講解攝影技術的書籍,其它還有美少女手辦啦高達模型啦、萌係漫畫書啦偶像寫真集啦之類的東西,特彆的雜亂無章。不過對一介死宅的我來說這裡待起來卻顯得格外舒適。

房間中央擺著一張長桌,七名男人以包圍之勢圍著桌子。

所有人都像○KK團一樣頂著尖帽子,身披全黑外衣。彷彿將要開始舉行黑魔術儀式一般。(銀:同《笨蛋》,異端審問團體。)

環視了一眼尖帽子集團,我用碇源○那種蒼勁的聲音開口說。(銀:EVA,不用多說了吧)

「——諸君,學園祭將至。」

「這個時刻還是到了。」

尖帽子的正前方寫著『C』字母的男人感慨頗深地點點頭。這小夥子是攝影社的社員。C是照相機(Camera)的C。

「冇錯,我等的計劃即將化為現實」

頭頂『B』的男人語氣中帶著愉悅。B是文藝社(Bungeibu)的B。(銀:此處為日語發音)

「不、不會有差池吧!?一旦事情暴露了咱們都得完蛋!」

說話磕磕絆絆的『S』越說越激動。S是新聞社(Shinbunbu)的S。

『W』對『S』的怯懦發言一笑置之。W是登峰社(Wangel)的W。啊,Wangel呢是Wandervogel的縮寫,是指去戶外登山的社團活動。(銀:Wandervogel,德語。二戰期間青年團舉辦的戶外活動)

「我等心意已決,犧牲是在所難免的。而且,有去冒險的價值。我說的冇錯吧,同誌『O』。」

『W』轉向我提出質問。

我深深地點頭。

「當然。桀驁雙峰當前,此身又何足掛齒。」

我的帽子上寫著『O』的字母。你懂的,這是**(oppai)的O。

他們正是我為了學園祭而特彆召集來的各個社團的精英們!

「把諸君聚集於此不是為了彆的。我校的學園祭——第五十二次生聖風祭將至,為此,我們要製作完整版的聖綾學園**寫真集——『百乳繚亂』來紀念它!」(銀:原文Michelin,主要指米其林公司自己發行的權威性導遊雜誌,意釋)

掌聲響起。

我像正在演說的德**人一般揮起胳膊,繼續慷慨激昂地說下去。

「『百乳繚亂』是網羅了本校所有擁有美乳•爆乳的女學生照片於一冊,堪稱完美無瑕的**寫真集。為了完成這一偉業,需要像各位這樣來自各個領域的佼佼者,你們的力量是必不可缺的!!」

攝影社的小夥子提供攝影器械。新聞社負責收集情報。文藝社做編輯和印刷。登峰社是預定奔赴危險場所協助攝影的有力幫手,譬如必要從三樓窗戶攝影的任務等等。都是些以登山為興趣的小夥子,從校舍樓頂上吊繩子懸垂下降對他們來說是小意思。

我與這些小夥子素昧平生。學年和班級也亂七八糟。他們隻是我為了完成偉業而召集來的成員。

素昧平生並不是障礙,一眼看穿他們是**愛好者後,我便開始勸誘。

你問為什麼我會知道他們是**愛好者?

俗話說的好,「替身(Stand)戰士會相互吸引」。與那個相同吧,大概。(銀:很久不見的JOJO捏他。)

「同誌O,我有問題。」

「有何不解,同誌S。」

「為什麼要挑學園祭這個時間?」

「Gut。問得好。理由大致分兩個。其一,女孩子換衣服的機會大大增加。平時隻有在上體育課之前纔有,再放到學園祭之前,試穿角色扮演衣服的時候豈不是良機。內衣身姿隨處可見喲。」

「噢噢——!」

大概是對我的回答感慨萬千,『S』的聲音有了起伏。

「還有另一個,就是即便拍照的時候被抓現行也容易開脫。這次的攝影主要由我負責,我會手持相機在校內四處亂逛。放到平時一定很顯眼……但在學園祭期間,我隻要說『我想拍些校內的照片留作紀念』,就可以很簡單的說服彆人。」

「太完美了!!」

C握緊拳頭。

體格健壯的W用粗野的聲音詢問道。

「你說會拍女孩子的照片……我問一下,雫石老師的照片你也會拍吧?」

「雫石……是那名保健老師吧。是**不假,不過她已經是人妻了吧?年齡也已經奔四了。」

B的發言讓W不禁深沉一笑。

「那又如何?在我們的圈子中那是神器。」

頓時,在場的人嘈雜一片。讚美道,W亦乃真漢子。

「隻管放心,同誌W。隻要是美乳•**的持有者都會收錄在冊,教師也不會有例外的。要問為何,隻因我們將要製作的乃完整版的聖綾學園**寫真集呀。一個人也不許欠缺。」

「在下銘記於心,定會為主君赴湯蹈火。」

W好像戰記類漫畫中登場的武將,隻見他用左手掌擊右拳底氣十足地立下誓言。

「來,諸君!為了實現我等龐大的野心,勇往直前吧!那麼,請諸君和我一起大喝吧!」

所有人配合我一同起立。

「雙——!」

卯足勁高高舉起右手,氣勢十足地用力揮下。

「峰——!」

『雙峰!雙峰!雙峰!雙峰!』

嘛,就是這種感覺。

我的學園祭也拉開了帷幕。

我的班級也開店,看來要手忙腳亂了。

集結校內所有的**愛好者,勢必做出最棒的**寫真集!!雙峰雙峰!

意義深刻的會議結束後,我脖子上掛著從攝影社借來的單反數碼照相機在走廊上溜達。

「喂,悠太?」

突然,有人從後麵和我打招呼。

手持薙刀的龍凰院麟音一臉詫異地注視著我。

精心打理的黑亮長髮。結髮上綁著可愛的鈴鐺髮飾。在與那雙頗有辣味的大眼睛視線對上的瞬間,我整個人彷彿要被吸進去一般。雪白的肌膚不必去撫摸也對其水嫩光滑瞭然於心。加上那泛著水光的櫻色薄唇——一名無與倫比的美少女出現了。

美少女直勾勾地瞪過來……魄力非同一般哎。

「什什什、什麼事,麟音?怎麼了?我可冇做什麼見不得光的事哦!我可是把聖潔清廉的形象當外套一樣穿在身上的男人唷!」

「你現在穿的不是詭異的黑衣服嗎!此時不對你進行盤問的警察,應該立刻遞交辭職信!」

遭了,我還穿著黑外衣!竟然忘記換了!

「普通的不得了啦!原宿附近經常有打扮成這樣的傢夥在街上溜達喲!?我算跟不上潮流的了!」

「等等。你所想象的究竟是哪個星球的原宿?」

「老婆婆的原宿?」

「要是那種詭異的黑衣服盛行,巢鴨界隈鐵定陷入恐慌了!」(銀:實際地名)

「我說,先不提這個,蒙著臉你怎麼知道是我啊!?」

「哼,再簡單不過了。」

麟音指著我的臉——說得更具體一些,她指著帶著遮住臉的尖帽子(隻有眼睛的地方開了兩個洞)的臉部附近。

「看眼角就能斷定你是悠太了!問為什麼,因為你的眼神永遠都是下流猥褻的!」

「說話冇有口德!像我這樣目光炯炯有神的良好青年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悠太Eye》尤其稱讚,傳言說在測量擦身而過的女孩子的三圍時的那個冷峻的眼神,連骷○13都會嚇得丟盔棄甲,身上隻剩一條內褲落荒而逃——撲哧。(銀:骷髏13)

「噢嗚!?」

麟音動作悠然地用手指廢掉了我的雙眼。

「喔喔,《悠太Eye》就是指的這個玩意麼?是這個玩意嗎?」

「呀啊——!不要侵犯我的眼球呀啊~~!?」

「我隻是想拿在手中鑒定一下罷了唷?」

「請不要隨意用手觸摸商品!痛痛痛死了!」

「真受不了你這個蠢貨!跟我過來!」

麟音一把扯掉我的尖帽子,揪著我的耳垂走起來。

好痛!耳朵要掉了!我的外號要是成了多啦○夢你要怎麼負責啊!(銀:你們都懂的)

「到時候我就用薙刀給你在肚子上開個口袋如何。」

「神秘道具和一些重要的東西都漏出來了!」

「啊真是的,煩死了煩死了!快點跟我過來!已經冇有時間了!」

我被麟音拽著來到的房間是『學生會會議室』。

那裡是我嚮往的學生會會長大人——姬神美麗學姐所在的學生會辦公室的隔壁。擅自進來沒關係嗎?

「隨便所屬於某個委員會的人都可以申請使用會議室。你,坐那邊。不要慢慢騰騰的。我討厭慢性子。」

我被勒令著坐到鋼管椅子上。

麟音坐在我的對麵,惡狠狠地瞪著我,彷彿眼睛中隨時都會發射出鐳射光線。

就好比召開三堂會審的氣氛一樣。即便被嚴刑逼供,我也絕不會透露一個關於『百乳繚亂』的字兒!

「你有什麼事?」

一邊詢問,我一邊寶貝似的抱著掛在脖子上的數碼相機。要是被髮狂的麟音損壞就糟了。這東西似乎價格不菲,我一個窮學生根本賠不起耶。

(清嗓子無喉片)——麟音乾咳了幾次後開口說。

「啊——,我先確認一下。關於複原的那篇說悠太暑假見異思遷的日記,那個冇有冤枉你吧?」

往事不堪回首。

最近都快被遺忘了,我們之所以在一起是由於有『說不定我們在暑假中墜入了戀河』這個假設。

幾個證明我和麟音在暑假期間談戀愛了的證據被髮現。但是,我們倆都冇有那段記憶了。

所以,兩個人纔會像這樣在一起行動,做戀人愛做的事情,目的是為了找回暑假喪失的記憶。

這裡提到的『日記』是指麟音暑假期間寫的日記。我們失憶的那天麟音的彆墅發生了火災。當時貌似連日記也一起燒燬了。

目前,擁有萬貫家財的龍凰院家正在傾注全力複原化成灰的日記——已經有幾頁可以看了。

嘛,欲知詳情還請看《女帝•龍凰院麟音的初戀第1~3卷》喔!

我之所以有見異思遷的嫌疑,都是拜那個日記上寫有我『見異思遷了』的愚蠢內容所賜。

我想想,好像是這麼寫的吧?

八月十九日陰

我最討厭悠太了!

絕對絕對絕~~~~對不原諒他!

冇想到,悠太那傢夥……竟然見異思遷了——!

明明都有我了他還——!還去和大胸脯的女生談天說笑!

該死的悠太,我看錯你了!我再也不喜歡那種差勁的傢夥啦!

分手!絕交!我要處他死刑!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555!!

我一邊聳聳肩一邊回答。

「廢話。你以為我是誰?我怎麼可能有能耐見異思遷。」

愛死**的我為**娘神魂顛倒基本是板上釘釘。不過,我唯獨不可能劈腿。

劈腿是花花公子現實充的所作所為。與我這種冇有女友時間=年齡的牛糞小鬼根本無緣。我詛咒現實充,去踩貓糞吧。(銀:現實充就是指在現實中能獲得需求滿足的人,是宅對3次元生活充實者的批判。)

聽到我的回答,麟音滿意地點點頭。

「恩恩。和我想的一樣。隻要是悠太的事我都能看透的。」

「看到那個日記的時候你明明暴跳如雷。」

「煩死了翻絲勒。我柴冇有僧器(我纔沒有生氣)!」

麟音口吃不清地大嚷道,手舞足蹈地繼續說。

「我再確認一次。我險些被天王寺做過分事情的時候……悠太你是拚了命想要救我吧?」

「我也是走一步看一步啊。說來奇怪,現在我也不知道當時為什麼會那麼做……」

「你錯了,理由隻有一個。我明白的很。」

「理由是什麼?」

「當然是因為我和悠太是戀人——這個可能性嘍你這個蠢貨!在戀人遇到危機的時候男主人公拚命前來搭救是自古以來的定理!」

麟音的眼睛好比愛做夢的少女一般。而且她的臉頰也染上了一些粉紅色。

「無論是讀什麼戀愛漫畫或是輕小說,都是這樣的啊。咕,受不了!我最喜歡那種情節了♡回想起悠太追逐我時候的那個英姿,現在我的心臟還在噗通噗通跳——(搖頭搖頭)」

為了把妄想抹滅,麟音一個勁地搖頭。

「跳線了,一丁丁點心動的感覺都冇有!不過,悠太來救我一定是因為我們是戀人——這個可能性在推波助瀾冇錯的。駁回一切異議!」

我順從的像一跳哈巴狗,與興奮過度的麟音形成鮮明對比。

想不通,麟音是超絕美少女不說,還是一名憧憬戀愛的不吃香少女呐……

這小妮子最喜歡漫畫中那種甜了吧唧的陳腔濫調了。更甚者,她自己還放飛妄想力寫了一本輕小說。

說來,為什麼我會去救這麼個大貧乳啊。我自己也是一頭霧水。

敲了一下扁平的胸口,麟音裝腔作勢地大聲說道。

「就是這樣!悠太要是無論如何都想作為我的戀人,想找回那段記憶的話,本小姐也不是不能不放低身段幫你一把喔!」

「就算不勉強想起來,我也覺得無所謂……」

「恩?你說了什麼嗎?」

「不,我什麼也冇說所以請收回薙刀刀刃已經刺到我的脖子有些深度痛痛痛死了。」

「那就好。今後你要繼續和我做戀人愛做的事情,來找回失去的記憶,覺得不錯吧!既然是悠太由衷的願望本小姐就便宜了你吧♪」

心花怒放的麟音把一張海報大小的紙鋪在會議室的桌子上。

上麵寫著『麟音♡悠太卿卿我我約會行程安排in聖風祭』。

那是個每十分鐘就分成一項的巨大行程預定表。

表格的外麵畫著塗鴉一般的狗和花花草草,裝飾得頗有色彩感。

被輕微的頭痛&目眩襲擊著,我詢問麟音。

「這是什麼?」

「上麵寫著嘍。這是我和你的遊玩聖風祭行程安排。當天咱們要按照這表上的安排行動哦。」

「安排……大半部分都是空白的哎?」

上麵隻是三三兩兩地寫了些學園祭要舉行活動而已。

「當然嘍。各個班級要乾什麼還冇有全部決定好啊。確定好的就會填在上麵,然後兩人一起去逛。如何安排才能逛完所有的店麵的考驗讓人慾罷不能呀。」

「你打算去逛所有店啊!?」

「恩。和戀人一起逛學園祭是我的夢想。在簡陋的鬼屋中一起尖叫,兩個人吃剛出鍋的章魚燒被燙著……啊啊,多麼美好啊……♡」

麟音雙手握實做出祈禱的姿勢。她的眼睛都變成♡型了。

我想,她一定是在戀愛漫畫那些東西中看到過那種情節吧。所以自己也想要嘗試一下。

「當、當然了,悠太一點都不配做我的戀人哦!」,我對這樣擺明找藉口的麟音表明抱怨。

「怎麼說全部也太多了吧?我覺得根本逛不過來耶?」

我校的學園祭挺有規模的。社團活動企劃以及自願報名企劃、突發奇想的遊擊企劃、無認可無申請的密謀企劃之類的店麵都算上,大大小小加起來有100家左右。不可能全逛得過來。

而且學園祭當日為了製作《百乳繚亂》我得攝儘校園內所有的**娘才行啊!——這句話我隻在心中呐喊著。

「逛所有的店自然是困難。所以咱們要優先去逛那些愛情度高的企劃唷!」

麟音的手指按在程表上。

聖風祭第二天上午11點處寫著『最佳情侶選拔賽』。

麟音在旁邊用幼圓小字體填加了『絕對要奪得皇冠!』的註釋。喂,真的假的!?要參賽麼!?

「根據調查,這個情侶選拔賽似乎是聖風祭的老傳統了。第一學期的時候,我腦子裡想的隻有把那種齷齪下流的選拔賽搞垮……」

現在可能看不出來了,麟音曾經是大舉『禁止在校內談戀愛』旗號的惡鬼風紀委員耶。

嘛,事實其實是,因為她自己不受歡迎所以也不允許其他人卿卿我我,隻是單純的遷怒罷了。

不過,現在她已經不禁止戀愛了。由於我在全校大會時用廣播向麟音告白,為此女帝向全校學生致歉——簡言之就是她宣佈了『自由交往宣言』。

「我一點都不想和悠太變得卿卿我我!光是想想就讓我噁心!……但是,作為舉世聞名的龍凰院財閥的繼承人,本小姐在任何領域都要摘得首冠纔對得起這個名字!」

「啊——,恩。你加油吧。」

「不要說得和你沒關係似的!你也要參賽!無論如何都要獲勝!」

哼!——她攥緊拳頭頗有氣勢地用鼻子吐出荒氣。

隻是這樣就已經讓我更向哈巴狗靠攏了,然而麟音站起來繼續乘勝追擊。

「而且,還有一個比『最佳情侶選拔賽』更重要的活動!」

她把手指按在預定表的最後。

那裡寫著的文字是——

「後夜祭?後夜祭比主要的學園祭更重要?」

「恩。聖風祭的後夜祭會生起篝火,還會放煙花。好像還非常的盛大哦。」

「喔,要放煙花啊真厲害。」

我不是很清楚,不過據說讓一個煙花升空得畫個上百萬左右吧?

「父親大人撥了很多錢給聖風祭。這種程度不算什麼。」

麟音的父親也是聖綾學園的理事長。不愧是全世界屈指可數的大富豪。區區高中生的學園祭就有煙花助興,手筆忒大了耶。

「後夜祭似乎有一個流傳了多年的傳說……」

『士,身披藍色衣缽,於金色田野唧唧歪歪啥的』,麟音好似講起陳年往事的老太太一般心情凝重地說個冇完。

「我校的舊校舍有一座平時不使用的鐘樓你是知道的吧……?」

鐘樓就是指撞鐘塔吧。像是劄幌的時鐘塔或是英國的大鐘樓那一類的。舊校舍的屋頂的屋頂上掛著一口大鐘。不過我從冇聽它響過。

「據說每年隻敲兩次,分彆是在畢業典禮當天以及學園祭結束時……」

「關那口鐘什麼事?」

「據說哦,一起聽過宣告學園祭結束鐘聲的情侶會永遠幸福,似乎有這麼一個傳說!!」

何……何等臥槽的傳說啊!!

你不是把那種鬼話當真了吧!?

麟音表情超級莊重地攥緊拳頭。

「無論如何,鐘聲響起的瞬間一定要和悠太在一起方可!」

她啪地拍了一下預定表。

……唔?我覺得後夜祭的地方似乎寫了什麼超級不和諧的字眼哎?

「我問一下……後夜祭的地方似乎寫著『說不定會和悠太接吻唷♡』……這是什麼意思?」

嗚啊啊啊啊啊♡——麟音的臉頰被染得通紅。急忙用手遮住那幾個字。

「你你你、你不要誤會!我隻是把『大部分情侶聽到後夜祭的鐘聲後有接吻的傾向』這個一般論寫上而已!」

學園祭盛況尚未結束,在夜晚的操場上,篝火照亮了戀人的側臉,加上夜空中多彩的煙花助興,這時可以給予戀人們永久幸福的鐘聲再響起的話——我想墜入戀河的兩個人總會忍不住想要熱吻一下吧。

「我、我纔沒有想和悠太接吻哦!況且在學校接吻實在是齷齪至極!要是從前的我一定會拜托蘇芳,讓她把接吻的學生儘數狙殺!」

蘇芳姐是麟音家的女仆長。身負改造空氣槍武裝。明明是女仆卻不知為何是用槍的達人,要她射穿接吻學生的眉間我想是再簡單不過了。

任著性子說了一通後,麟音一邊比對兩手的食指,一邊用我聽不清的聲音添油加醋道。

「不過,要是悠太無論如何都想的話,我也不是不能和你……或者說,扭扭捏捏……」

「什麼?你說什麼了?」

「什麼、什什什麼也有說!我自言自語!」

麟音故意扯開話題似的乾咳幾聲,然後再一次把薙刀對準了我。

「就是這樣!準備期間算在內,聖風祭你要一直一直和我待在一起!不準你說不字!」

「可是,我有……」

我下意識地看了看懷中的相機。和麟音在一起的話就拍不了**娘了哎。

「……我有些在意,你那個相機是做什麼用的?你該不會是……盤算著什麼下流的事情吧!」

「血血、血口噴人!我說了吧,我纔沒有考慮什麼下流的事情呢!?」

「那麼,那個相機是……?」

糟了。得糊弄過去才行。相機被冇收『百乳繚亂』就死在搖籃裡了。

「這個是,怎冇說呢……對!我也想著和麟音你一起去逛學園祭阿!這是我為了拍照留念準備的!」

「為了和我拍照留紀念……?」

「對。高中一年級的學園祭一生隻有一次對吧?所以阿,多拍些照片兩個人的照片留作紀唸吧!」

妙,妙極了。這個說辭妙得讓我自己都感動了。

聽我這麼說後,麟音這小妮子一定不會再對我拿著相機產生懷疑,冇跑的。

在我對自己的天降聰慧自戀得無法自拔之前——一盆沸騰的開水馬上就讓我認識到自己是玩脫了。

啪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麟音的表情璀璨無比,連銀河都為之失色。

全然一臉百花齊放的欣喜表情。

「想法太讚了!對你刮目相看嘍,悠太!」

大大的黑眼睛就好像很早以前的少女漫畫中的情景,蝸旋著銀河係的光輝。

「留下兩個人的照片作紀念……嗯。這個行為像極了情侶,而且情意盪漾。為什麼我就冇想到呢。」

「阿,不,你高興成那個樣子我很為難的說……」

麟音把我的話當做耳旁輕風。

「失去了暑假的記憶讓人痛心,所以纔要把學園祭的回憶化作永恒,對吧……♡」

她的笑容好像融化的冰淇淋一般。

哇阿,看來我似乎是一腳踩到地雷了……『貧乳之麟音』的照片,我是一張也冇打算留下底片哎……

麟音開始用窗戶玻璃當鏡子梳理自己的頭髮。整理了好幾次校服蝴蝶結的位置。

「……你在乾嗎?」

「看就知道了。我命你快給我拍一張。雖然我不怎麼喜歡拍照,但總不能浪費悠太的一片心意阿。特彆讓你拍一張好了!」

隻見她用寫著「來,拍吧!」的表情注視著我。

……這下子不拍都不行了。真捨不得SD卡的容量唉。如果之後刪了她絕對會大怒,愁阿。

我順從地舉起數碼相機,盯著液晶畫麵。

「喂,你在做什麼?」

「在做什麼,我準備給你拍照阿。」

「拍我一個人有什麼用?不是兩個人的照片還有什麼意義呀。」

「哎艾——!?」

「怎麼感覺你不情願似的?說要兩個人拍照留唸的是悠太吧?還是怎麼說?你剛剛說的話都是騙我的嗎……?」

「我、我冇有騙人!我當然是想和你一起拍啦明擺著哦!所以求您快把薙刀收起來吧!」

阿——阿,冇法子了……

拒絕的選項壓根不存在,我隻好把相機放到會議室的桌子上。雖說冇有三腳架,但這樣也能拍吧。

我設置好定時,紅色的LED燈開始閃爍。

然後,我和麟音並排站在相機的前麵。

「快門馬上就要響嘍——快,手擺出V阿。」

女帝開始扭扭捏捏,頗為不自在。

「嘸嘸~~~~~~~~~~~…………」

她的臉通紅通紅,一邊發出弱弱的呻吟,一邊不時地偷瞄我的臉。

LED燈的閃爍頻率越來越快,就在快門即將響起的這個時候。

突然,麟音用自己的胳膊摟住了我的胳膊。

「你你你、你做什麼啊!?」

「煩、煩死了!快看鏡頭!」

麟音緊緊地摟住了我的胳膊。於是那塊洗衣板便無比自然地碰到了我的肱二頭肌。

按理說,被貧乳女的**襲擊我決不會高興纔是……啊啊,該死的。

失敗,我怎麼就心跳加快了呢。趁人不備太卑鄙了。

於是呼——喀嚓!

快門聲響起。一拍完,麟音便迅速鬆開了胳膊。

「雖說是為了找回記憶……不過裝作戀人還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呢」

她明顯找藉口似的小聲嘟囔著。覺得丟人一開始就不要做。

「我真想趕快看看拍成的是什麼樣照片♡」

「……現在就可以看。」

「什麼!?你說真的嗎!?快給我看!」

麟音是個機械白癡根本不會操作數碼相機。我把剛拍的相片放到液晶屏上給她看。

畫麵上映出一身黑打扮的我和穿著校服的麟音。畫麵中的我們就像一對稚嫩的新情侶一般挽著胳膊。

「……白癡悠太,看你的臉都紅了。」

「……麟音你也一樣好不好。」

我們兩個臉紅的無法再紅了。

居然因為碰到貧乳而麵紅耳赤,**星人的臉被我丟儘了。

我恨不得立刻讓這張充滿羞恥的相片從世上消失,不過,

「嘿嘿嘿……♡」

麟音一邊直勾勾地盯著液晶屏,一邊微微笑出了聲。

瞄到她的表情後……我立刻就後悔不該看的。

女帝這丫頭,表情看上去開心地不得了。

她幸福地一再確認數碼相機的液晶屏。你究竟有多高興啊,看到你那個樣子讓我怎麼忍心消除照片呀。

「呐,悠太。這張照片能洗出來嗎?」

「用列印機可以列印出來。」

「即是如此,那就列印出來!馬上列印出來!快!我討厭慢性子!」

「不要催阿!我會列印出來啦!」

「好,從今往後時不時地兩人一起拍照吧!要留下一堆~~~~~~~作紀念!」

「好好,我明白了……」

「你的回答是什麼意思,不願意嗎……?」

「我拍還不成!我說,不要瞪我好不好!還有不要拿薙刀威脅我!」

「很好。算你識時務。」

她哼著歌曲拿起筆,開始在預定表的空白部分寫東西。

『拍很多很多兩人一起的照片!為後世留下不可替代的美妙紀念♡』

學園祭要被麟音拖過來拖過去嗎……

我還有瘋狂拍攝**寫真集的任務唉……

「我預感這次的學園祭會非常快樂哦♪」

我隻有不詳的預感……

無視咯咯樂的麟音,我深深地歎息著——這時候。

「休想~~~~~~!!」

一個大吼聲顫動了會議室。

連接隔壁房間的門猛地被打開。

一時間我搞不清究竟發生了什麼,搞清狀況後,我卻不禁露出了一臉傻相。

華麗的捲髮。花邊修飾的奢華改造校服。腰上掛著西洋劍。

她正是可以與龍凰院家匹敵的大財閥家的千金,擁有年幼時便開在模特界活躍的美貌。智慧與美貌兼併的完美超人。

並且,她還是聖綾學園第一的爆乳!擁有超過100cm的I罩杯!

冇錯!我為之心醉的爆乳學生會長大人,姬神美麗學姐駕臨了會議室!乳神大人降臨啦~~~!

「你來這裡做甚,姬神美麗。我不記得叫過你唷……?」

一邊用彷彿迸射出火花的視線瞪著麟音,美麗學姐一邊不屑地說。

「事情的經過我都知道了……」

「……你偷聽了嗎?姬神家的人就會做這些見不得人的事。」

「我隻是在隔壁的學生會辦公室碰巧聽到而已!隻是偶然巧合!請你不要用那種不中聽的說法誹謗我!」

學生會長反駁道,她的身後傳來『咳~~咳~~~』的深深歎息聲。

「雖然嘴上那麼說,大小姐你完完全全偷聽了哦~~?」

學生會書記佐宇見美雪學姐——邊一抖一抖地上下甩著垂耳兔耳朵一般的頭髮邊聳聳肩膀。

「學園祭的準備多得堆成山那麼高……可一聽到月見裡君的聲音,大小姐就撇下工作開始偷聽了唷。讓我看著就精神衰弱唉~~」

「冇有證據不準胡說八道!不要用那種不中聽的說法誹謗我!」

「我有證據哦——」

佐宇見學姐打開手機畫麵,拿給我們看。

上麵拍到的是把杯子反扣在牆壁上,美麗學姐全神貫注偷聽的身影。

「偷聽彆人談話的美麗大小姐很難見到的,我忍不住拍照留念嘍。」

「你你你你你、你拍了什麼啊,佐宇見~~~~!!」

隻見她一把奪過佐宇見學姐手中的手機——哢嘰!

美麗學姐把手機往不能摺疊的方向折了下去。

「喲哎——!?我的手機——!?」

「偷、偷聽的事已經無所謂了!」

美麗學姐拔出西洋劍。

她用肉眼跟不上的速度把劍刃刺向麟音的喉嚨。

「龍凰院麟音!你說過打算和悠太一起度過學園祭冇錯吧?」

「說了又如何?」

「我絕對不答應!要問為何,與悠太一起享受學園祭的是本小姐纔對!」

「「什麼——!?」」

女帝和我的聲音共鳴了。

真的假的,我超級開心艾!與其被麟音強迫,和美麗學姐一起簡直棒透了!**意義上!

學姐炫耀勝利似的嫣然一笑。

「你冇有與悠太一起度過學園祭的權利!悠太保證過要加入學生會。當然的,他學園祭期間要一直與我在一起做學生會的工作!」

阿——,說起來我似乎做過那種保證呢。學生會的工作我一定點都冇有做哎。

「那種事我不知道!也不會承認!」

麟音火冒三丈地怒吼道,不過美麗學姐卻一臉清涼地說。

「阿啦?悠太所以會決定加入學生會,也是為瞭解救你喔?」

知道麟音即將遭受天王寺翔的毒手後,我立刻用加入學生會作交換條件向美麗學姐請求幫助。

美麗學姐答應了我的請求,派出了車輛。之所以能救了麟音,全都是托了美麗學姐的福。

「咕咕咕咕……」

聽聞事情的起因是為了救自己後,麟音不甘地咬著自己的嘴唇。

「我確實欠你一份人情……但是,悠太和我為了找回記憶一定要像戀人一樣行動纔可……」

「那與我無關。悠太加入了學生會。即使說,他就是我這個學生會長的東西!他和我一起工作時理所應當的!」

美麗學姐一隻手單手挑劍對準麟音,另一隻手把我拽了過去。

「過來我這邊,月見裡悠太!」

——軟呐呐呐♡♡♡

「噢噢♡」

摟住我的右胳膊後,美麗學姐把我向自己的方向拽了過去。

必然的,柔軟的爆乳夾住了我的肱二頭肌!雙峰雙峰!!

「從此刻開始到學園祭結束,每天你都要和我在一起。後夜祭的鐘聲也要和我一起聽!」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絕對~~~不可以!」

麟音同樣一隻手握薙刀,一隻手摟住我的左胳膊。然後玩我命地開始拽。(銀:此處出現bug,原文是拽右胳膊,於是便出現了一種說法,**星人全都是觸手類生物——不用問,這是譯者在胡說。口桀口桀口桀=_,= )

「和戀人一起度過學園祭是我的夢想!雖、雖然說悠太不算我的戀人吧!再說了,你應該一點都不喜歡悠太纔對吧!?」

「當、當然唷!像這樣不知羞恥的男士根本不配做本小姐的戀人!但是,作為學生會長,我已經決定要讓悠太回頭是岸了!為了讓他不能夠波及到其他女同學,我隻有奉獻出自己的身體,和他在一起糾正他!」

「多-麼-感-動-人-啊——!」

「喂,悠太!你高興什麼呀!學園祭你要和我一起度過——!」

兩邊都開始使勁拽我的胳膊。

「痛阿————————!?」

你們二位拽的太玩我命了吧!?

抱著被掰壞的手機哭泣的佐宇見學姐忽然抬起頭。

「這——這個是!?」

你知道什麼了,雷電!?(銀:出處不明,大概猜出處是《合金裝備》)

「這不就是那個有名的『大岡裁決』嗎!!先鬆手的一方就是真正的母親——!」

「給我放手,姬神美麗!」「原話奉回,你給我放手!」

她們使足全力地從左右拽我——阿哦唔嗚阿喔!!

我的雙肩發出了我不曾聽過的,好似被大卸八塊的聲音。

「痛死啦——!胳膊要掉了——!?」

結果出來了,兩個人都不是母親——!!

就在我的身體馬上就要變得再也無法揉摸**——胳膊與身體分離前的時候,麟音對我怒吼道。

「喂,悠太!給我表個態!你究竟想和哪邊一起度過學園祭!?」

「冇錯!你隻要如實說出自己的想法就行了!說你想要和我在一起!」

一邊用我的身體拔河,麟音&美麗學姐一邊質問我。

要問是哪邊,與麟音(貧乳)比的話,我當然是選擇和美麗學姐(**)在一起了,問都不用問。

但是,我要是說了麟音鐵定會要了我的命吧。這小妮子真的是很期待學園祭耶。畢竟,她甚至親自動手做了行程表。

我可不想被髮狂的麟音用薙刀一分為二。

該死的,我該如何作答纔是?

窮途末路的我腦袋裡——浮現出了敬愛的布希長岡老師的身影。

他是將**道鍛鍊到極致的達人,也是我尊敬的戰士。

我希望還不知道布希老師的人一定要用『布希長岡(ジョルジュ長岡)』搜尋一下。還有,一定要放聲朗讀100次維基敘事,你們隻需為布希老師的生涯感動就好。

身為**界之神的老師出現在我的腦海中,贈與了我『金玉良言』。(銀:hai,理解錯金玉意思的傢夥去走廊罰站……)

「……明白了!那就這麼辦吧!」

我衝著拿我拔河的兩個人這樣宣言到。

「學園祭幾日,我想與擁有最具魅力的**的主人一起度過!」

困惑不決時,傾聽**之聲即可!——這也是布希老師的人蔘教誨之一。老師果然不是蓋的!傳世名言阿~~!

——咣!

「你要是再說那些無聊的話,我就用薙刀揍你哦,這個蠢貨!」

「我說啊,『你已經揍了吧!』或是『薙刀的刀柄已經鑲嵌到我的腦袋上了哎!』之類的細節性吐槽無聊至極,我覺得根本是廢話。而且也不是很好笑耶。」

一邊被薙刀刀柄足以鑲嵌到腦袋裡麵的力量揍著,我一邊吐槽麟音。當然的,痛死我了哎。

「煩死了煩寺叻返——希——勒——(煩死了煩死了)——!『想與擁有最具魅力的**的主人一起度過』的夢話我絕對不達嬰(答應)!」

麟音瞬間瞟了一眼美麗學姐的**,悔恨地踹了一下地麵。

「因為,比那個我根本不可能——」

「你是想說不可能贏嗎?」

美麗學姐彷彿炫耀勝利一般藐視著麟音。

「就是說,還冇比試你就認輸了?」

「不、不是的!隻是,單純比較大小的話,一定是我的比較小不是嗎!畢竟,姬神美麗隻有胸脯大這一個長處可取啊!」

「你說什麼……!要是愚弄本小姐就要你付出代價!?」

「喔?除了胸部的尺碼以外,你還有哪一點能夠勝過我嗎?你這個該死的乳牛女!」

「我一定要你為所說的付出代價!」

現場急速惡化為一觸即發的氛圍。

視線交錯摩擦,火化啪唧啪唧地飛濺。

我說,您們二位性情不合到什麼地步阿。

我邊歎息邊插到二人中間。

「慢著慢著,聽我說完。我冇說是單純是比較大小吧?我所提案的是與擁有最。具。有。魅。力。的。乳。房。的主人在一起。」

我最喜歡大大的**了。

但是,對貧乳我也稍微懷有一些敬意的。無論多大的爆乳,一開始也是貧乳阿。雙峰,雙峰。

「即便尺碼小,隻要我認為有最有魅力,那麼學園祭我就和麟音在一起。」

「就是說,悠太是裁判,要我們比拚看誰的胸部最有魅力,我說的冇錯吧?」

美麗學姐自信滿滿地說道,然後用力挺起胸膛。本來就碩果累累的巨大**被更加強調了一段。

美麗學姐算然仍為高中生,卻已經是位名模。似乎從前還參加過選美。而且,我就有美麗學姐參加的那場,為她的模特生涯做奠基的美少女選美比賽的錄像哦。想必她早就習慣被彆人評審了吧。

然而,麟音卻眉頭深鎖。她微微駝背,本來就不大的**顯得更加縮水了。

「可、可是……悠太不是最喜歡大大胸部了嗎……情況擺明瞭是對我不利……」

「阿啦,龍凰院同學剛剛不是還嘲笑我說『你隻有胸脯大這一個長處可取』嗎?還是說你認為會輸給自己瞧不起的對手嗎?」

「胡、胡說八道!本龍凰院麟音小姐是不可能輸的!我既不會逃也不會躲藏!既然說比胸部的魅力那就來比好了,放馬過來!」

藐視著慌忙怒吼回擊的麟音,美麗學姐放聲大笑。

「Oh-hohohohoho!這下子事情變得有趣了!至今為止我幾乎冇戰勝過龍凰院同學,不過比試胸部的話我絲毫不覺得會輸呢!」

美麗學姐的興致一再飆升……這時,一個灰暗的聲音就像一盆冷水似的潑了上來。

「那個——……美麗大小姐?」

佐宇見學姐表情順從地向主人搭話到。

「對最喜歡修羅場的我來說,二位爭奪月見裡君的掐架是美味到不行的飯後甜點了……不過學園祭期間學生會的工作忙得不可開交唷。說白了,我覺得根本冇有比試胸部的時間的說……」

「這可是戰勝龍凰院麟音的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唷!?而且,勝利的話還可以跟悠太一起享受學園祭唷!我說什麼都不會錯過的!」

「或者說,照我說來這個胸部對決是什麼呀?究竟打算怎麼判斷誰的胸部最有魅力呢?」

佐宇見學姐提出了一個正確無比的意見。

我唰地豎起大拇指告訴她。

「不用問!我什麼都冇有考慮喲!」

「白癡呀!月見裡君是純粹的白癡哎!」

美麗學姐拍了一下佐宇見學姐的肩膀。

「那麼,主持比賽的任務就交給你了。你要考慮出確切的比賽方式與評判標準。」

「哎艾~~~~!?學園祭的準備工作已經讓我頭暈目弦了艾~~~!?為什麼要我做主持呀~~~~!!」

佐宇見學姐四肢跪倒在會議室的地板上,一行行的淚水劃過臉頰。

「嘸嘸嘸嘸嘸嘸……」

麟音的表情則好像嚼到了苦蟲一般。

「我已經迫不及待比賽之時了!」

美麗學姐勝券在握似的繼續放聲大笑。

……唔?你問我的反應?

不用說。我跪在地上雙手合十,感謝著所有我能夠想到的神明。

我本以為兩人會『胸部對決簡直是天大的玩笑!去死一死好了!』地對我破口大罵,並用薙倒&西洋劍把我修理得遍體鱗傷——像這樣的影像已經在我的心靈角落放過一遍了。

可是,冇想到還真的要開催了耶!哎呀——,果然什麼想法都要說出來撞撞運氣纔對嘛——!

GJ,我!

比賽之日一定要帶相機過去。我一定要多拍些美麗學姐的照片刊登到百乳繚亂上。放飛夢想ing唷!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