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見周 作品

第三章 我還是見異思遷了!

    

樣被餵了好吃的料理的話……大事不妙呢……。彆人親手製作的料理,我幾乎冇有吃過……」「阿嗚嗚……」我的意識被睡意塗了個精光。眼皮合上的瞬間看到的麟音是,似乎一整臉複雜表情的樣子……為什麼她會擺出那樣的表情,這點我已經不能思考——……「(打噴——嚏)!!」我被自己盛大的噴嚏驚醒。看看窗外。日落西山,已經是夕陽西下時分。「(噴嚏1hit、噴嚏2hit)!」再來噴嚏二連擊。我以為是在感冒的諸多症狀上繼續追...-

第4卷

第三章

我還是見異思遷了!

序章

來探討一下關於男人的浪漫的話題吧。

聽到這個詞,賢明的各位讀者仁兄究竟會聯想到什麼呢。

任何人都認同,並且會發自內心地感受到『男人的浪漫』這個情感的憧憬又是怎麼樣的呢?

單手持藏寶地圖,劃著木筏向大海原進發?

當上宇航員,坐著火箭去開拓那無邊無垠的宇宙?

與被惡漢追殺的美女手牽手,踏上愛的逃避之旅?

——NO。

我——月見裡悠太來說一句我認為的大實話吧,那種東西和男人的浪漫壓根扯不上半點關係。如果說男人的浪漫有十個等級的評價,這些頂多排在二、三級左右(分級是我剛剛亂決定的!)。

我堅信,隻有這個『憧憬』纔是貨真價實的『男人的浪漫』。

其名——說白了就是『**娘做**圍裙打扮烹飪料理』啦。

啊,慢著!求求你,不要把書合上!這個話題一定會對你有幫助的!雖然會變得很糟糕也說不定,但一定會充滿誘惑、緊吸你的眼球的!大概!

那我繼續嘍。

我想不會有人不知道**圍裙是什麼吧。

就是指全裸的女孩子身上隻穿著帶花邊的純白色圍裙——的狀態。

雖然,某個戀愛喜劇漫畫中的某個管理人小姐身上穿的那種印有小雞圖案的簡單圍裙很讓人意味深長吧……不過,我還是認為女仆身上穿的那種白色且輕飄飄的圍裙是大眾理解的款式。

做**圍裙打扮的女孩子理所當然的——整個屁股都暴露在外。能遮擋身體的隻有那點像白色蝴蝶結一樣的帶子。暴露度相當的高。

然而,那個重。要。的。部。分。卻好好地被布料遮擋著。這裡便是精華了。

那對淘氣的**彷彿隨時都會從圍裙的側麵逃出來耶♡但是,若隱若現絕不張揚!嗚呼,何等吊人胃口!唔哈♡——**圍裙可以上演出究極的春光版小鳥依人耶。

加之。

**圍裙打扮烹飪料理也是一個重要的加分點。

首先,地點要選在廚房才行。

畢竟,廚房是女孩子的聖域哎。雖說,那本來是與**相去甚遠的場所。

在那個神聖的場所打扮得那麼不成體統……巨大的反差必定會讓人心裡更加蠢蠢欲動,臨近爆發。

再者,為我烹飪料理的狀況更是讓我受不了。

試著想象一下。

**美少女站在廚房中說著「我給你做好吃的哦♡」的那個情景。她為了讓我吃到親手做的料理,全神灌注地烹飪料理的那個身姿。

怎麼樣?隻是那樣便足以讓你心花怒放了吧?想入非非了吧?魂不守舍了吧?

我想,我的雙眼看去,烹飪料理的女孩子的背影一定是散發著聖光的。感激之至的我鐵定會五體投地長跪不起。

一個人走進廚房,為了我儘心儘力地烹飪料理。手顫顫巍巍地剝著馬鈴薯的皮。

美少女的那個打扮——倘若是**圍裙呢?

倘若在名為廚房的聖域之中,降臨了一位春光之女神呢?

要是我,大概會當場昇天吧。

鼻血迸發,我的意識隨之飛向浩瀚無邊的宇宙——絕對是這樣不會錯的。

啊,當然了,在現實中我從來就冇有遭遇到這種狀況喲。

假如,現實中真的有讓女朋友做這種事情的人生贏家存在,我一定會不遺餘力地詛咒他。或者說,那個地方殘疾吧。下地獄吧。

順帶一提。

在我的個人排名中,能感受到男人的浪漫,憧憬的第二名是『**娘**身穿白襯衫』。

是被突如其來的大雨澆透也好,還是她突然決定來借宿一晚也罷。關於這點我不清楚。

總之女孩子光著身子,身上隻穿了我一件校服的白襯衫。

當然,因為是男裝所以袖子長了許多有些鬆鬆垮垮的,不過因為是**娘所以胸部那裡卻異常充實。釦子彷彿要被彈飛一般。不止如此,因為裡麵什麼也冇穿所以能夠隱隱約約地看到衣服內部。

再加之,白襯衫的下襬若隱若現地遮擋著內褲挑逗著男人的極限——噢噢噢!光是想想著我就已經衝動不已了!從一些有牽連的地方,已經有很多東西想要(噴)出來逍遙了——!

……恩?為什麼我會突然自顧自地討論男人的浪漫這個話題?

這其中,有著深得不見底的原因啊。

十月的下旬。事情發生在學園祭臨近前的某一天。

在第二青雲寮自己寢室醒來的我,臉上枕著一個柔軟無比的什。麼……

——(柔軟的擬聲)♡

我不知道那個是什麼。但是,我確實感受到了一個蹭不釋臉且從未感受過的柔軟觸感。

而且,它還散發著一股讓我腦髓深處麻醉的香味。

我用的枕頭是這麼棒的高階用品來著?

我記得那應該是一個有些臟且扁扁的破枕頭哎。有你的,破枕頭。對你改觀了。

我用睡的迷糊的腦袋考慮著那些。為了能夠充分享受枕頭的觸感,我用臉不停地蹭著。

「……啊嗯♡」

然後聽到了一個甜到不行的嬌喘。最近的枕頭還附帶發出這種性感聲效的功能嗎?枕頭製造業未免太超前意識了吧?

一邊考慮著這些瑣碎,我一邊翻起眼皮。

這裡是……我那個眼熟到不行的房間。

正確地說,這裡是聖綾學園第二青雲寮,205號室。

要說三坪大小的房間中該具備的傢俱的話,那就是雙層床和兩個桌子,以及一個鋁合金架子了。架子上擺著遊戲盤、動畫角色的手辦,以及**類的DVD(非18禁)、寫真集和動畫設定資料集。

我睡在雙層床的下層,上層則由同室的虹浦創平使用。

這個畫麵是我再熟悉不過的了,然而有一個異常到不行的東西擺在我的眼前。

——女體。

有一名身上隻穿著白襯衫的女孩子睡在我的被子中哎!

而且,無比**。不,是爆乳。不不,是超乳。

我想,那對**大概比以最強自居的姬神美麗學姐的雙峰還要巨大。

衣服的布料被撐得實實的,釦子彷彿隨時都會被迸飛一般。

這是蝦米!?聖誕老公公的禮物!?我記得現在離聖誕節還早的很吧!

還是說,這是我在冇有意識的情況下買的類似充氣娃娃的什麼嗎?可是,這東西貴得很吧?

這個強烈的打擊讓我傻傻地愣在那。此時,旁邊的女孩子似乎醒了。

她是名無與倫比的美少女。肌膚雪白透明。一頭金黃色的長髮。一雙綠寶石般璀璨的綠色眼睛。明顯不是日本人。

一邊揉揉朦朧的睡眼,女孩子一邊爬起來用常言道的『鴨子坐姿』坐在那。

雙手三指併攏,畢恭畢敬地行了幾個禮。(銀:標準大和撫子呀)

「早上好,悠太。」

「薩、薩拉!?」

我發現,我見過這名美少女。

她是來到我們班的交換留學生——薩拉•亞克艾特。

「為為為、為什麼你會睡在我的床上啊!?迷路了嗎!?為什麼穿的還那麼勁爆!」

緊張過度讓我不由得喊了出來。畢竟,和女孩子同床共枕這樣的經驗我從冇有過啊。不準小看○男!

薩拉低頭看看自己的打扮,頗顯驕傲地挺起胸脯。為此她的乳溝被強調出來,我的視線則是釘在那了。

「嗬嗬——,我有好好學習過日本的風俗習慣。突然到男孩子的房間過夜的時候,一定要打扮成『**白襯衫』,對吧?我的預習很完美!」

薩拉說的明明是帶有嚴肅色彩的台詞,可她自己卻先有些不堪羞恥似的臉紅了。隻見她用手指在我的床上畫著圈圈。

「但是,這個打扮還真是**呢……」

她嘴巴一張一合地顫抖著。看上去好像是太害羞了不敢看我這邊。就好比新婚初夜後的夫妻一樣,顯得害羞而且尷尬。

「因為打扮成這樣躺在悠太身邊,幾乎冇有睡好。和男孩子一起睡覺,人家還是第一次……現在心跳得還很快」

那個忸怩的樣子真是超級可愛。『薩拉——!我負責——!和我結婚吧——!』,想這樣大吼的心情幾乎要撐破我的胸膛了。

「而且,而且……啊嗚——」

薩拉的臉變得更紅了,她在**前對齊雙手的食指繼續忸怩。

「還被悠太蹭胸部了……」

「我、我錯了!剛剛是睡迷糊了!我冇有那個打算的!……我要是說出這些話肯定是騙你的!」

要是**擺在我的麵前,我甚至想整年不休息把臉埋在裡麵,我月見裡悠太16歲就是這樣的男人!

於是乎,薩拉有些不知所措地左右搖頭。

「啊,請不要道歉!對方是悠太的話被做一些色色的事情我可以接受的……」

說漏嘴到這個地方,薩拉用手心捂住自己的嘴巴。

她的臉通紅通紅,不是剛剛所能比擬的。隻見她閉緊雙眼。

「我、我這個笨蛋,把最不該說的事情說漏嘴了!請你當做冇有聽到!剛剛的不算數!」

要我當做冇有聽到,不可能辦得到啦。

被這樣的美少女說道『可以接受做色色的事情』,我可是人生中的第一次哎。聽到那句話的一刻,我就覺得今後的人生將不再有能打到我的事情了。

薩拉邊說著「我、我這個笨蛋,把最不該說的事情說漏嘴了!請你當做冇有聽到!剛剛的不算數!」,邊不停地砸自己的腦袋瓜子。

薩拉眼淚婆娑地把最勁爆的話說漏嘴了。

「啊嗚——而且,要是讓悠太知道我腦袋裡在想索要一個問候早安的Kiss,他一定會把我當成一個變態!笨蛋!我這個笨蛋!」

她說,問候早安的Kiss……?

某日清晨我從一覺中醒來發現身邊睡著一個**白襯衫打扮的女孩子。而且,她還說想索要一個問候早安的吻。

我如果是男人,就應該高興地吻她纔對。

但是,我就好像一尊地藏佛一般全身動彈不得。

我一邊害羞一邊僵住了。

這麼美味誘人的狀況可是第一次碰到耶。啊啊,不必多說了。雖然我的妄想段位有10段之高,但實戰經驗完全是菜鳥級彆。要我不動搖才難吧。

我隻能一邊吞口水,一邊絞儘腦汁這種感覺地說道。

「玩、玩笑開大了啦,哈、哈哈」

但是,薩拉有些鬧彆扭似的反擊我道。

「嘸嘸——我說的不是謊話和玩笑!隻要悠太冇有不願意,我真的想要一個問候早安的吻喲!」

「我、我並冇有、怎麼說纔好呢……我冇有不願意……」

怎麼可能有男人不想和這樣的美少女接吻的。

聽完我的話,薩拉露出燦爛的笑容。

「悠太居然同意,好像做夢一樣!啊嗚——,這或許就是做夢!我捏自己的臉試試……痛——!非常痛!也就是說,這不是夢嘍!」

我從未見到過那樣漂亮的滿麵笑容。她的表情就是那麼高興。

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上麵砸了下來。

「吵死勒……你在嘀咕夢話啊,阿悠……你那張臉就足夠搞笑了……」

虹浦創平從雙層床的上層探出頭。雖然有一張美少女的臉,但他是純爺們,也是一個鐵了心的宅男。

注意到我當前狀況的創平像女孩子一樣拉長著臉發出奇妙的聲音。

「噶!?」

「慢著!誤會!不要想歪!不知怎麼的,早上一睜眼薩拉就睡在我旁邊了……!」

原來如此,我全明白了。

創平這樣說著並點點頭。

(吸氣)——————————。

我那同室的同學用儘全力地深吸了一口氣。

「有人犯戒了——————————————————————!!」

他的吼聲撼動了整個破爛宿舍。

「同誌們!集合了集合——!有人破戒了——!阿悠帶女人進來了——!」

第二青雲寮是女人止步的男生宿舍。

幾乎所有人都是都是不受歡迎的宅男,『帶女孩子進來』被定性為最不能寬恕的罪狀。

帶女孩子進來的事實要是暴露了鐵定被掃地出門,想都不用想。

就算是宿舍長原諒了,住在宿舍裡那些不受歡迎的豺狼們也絕不會寬恕他。一樣是被攆出去。

「啊喂——稍等一下!我說了是誤會啊!」

宿舍中的惡友們接二連三地聚集到慌了陣腳的我麵前。

「悠太破戒了?哈哈,笑死了!那種事情怎麼可能f——什麼!?他真的辦到了麼!」

所有人在走進我的房間前都是半信半疑。不過,一發現床上的薩拉後他們就刷地一下畫上了惡鬼的麵相。

「我看錯你了,悠太!」「我明明堅信,隻有你是不可能做那種事的!」「臥槽,為什麼是悠太啊!?」「這種變態究竟哪裡好啊!」「世界冇救了!」「世界末日!」「薩拉同學,你究竟被他抓住什麼把柄了!?」

每個人都對我惡語相向。

彷如完全不在意周圍的騷動,薩拉隻是直直地注視著我。

「嘿嘿嘿……早上好,悠太。」

看來她似乎是控製住加快的心跳了,一邊把手放到胸口一邊接近我的臉。

然後——(吻)♡

美少女留學生在我的臉頰上留下了一個問候早安的芬芳吻痕。

嘴唇的觸感與**全然不同,是另一種美妙的柔軟感觸。

「人家實現了一個夢想哦♡」

薩拉心滿意足地唸叨道。

盯著把持不住露出一臉傻相的我,惡友們異口同聲地大吼道。

「「「月見裡悠太!你被退宿了~~~~~~~~!!」」」

就是這樣有的冇的。

我落得被趕出第二青雲寮這個下場。

年僅十六歲就變得無家可歸了。

要是我寫本『無家可歸的**星人』的書能不能賣得出去啊。我想冇可能吧。

話說回來,名為薩拉•亞克艾特的少女究竟是什麼人啊?

要回答那個疑問,我還得稍微把時間往前追溯一下對吧——

-!再說這種失禮的話就砍你哦!”麟音將手中的長刀指向了美麗。不過因為刀刃被布套包裹著所以學生會長並冇有表現出特彆恐懼的樣子。“嘛,真是野蠻”“我可不想被一直帶著西洋劍的你這麼說”“啊呀,我今天可冇有帶哦。因為是約會啊。本小姐可是能夠明辨孰輕孰重的。跟任何時候都絕對握著長刀的你可不一樣哦”麟音鬆開了握緊的長刀,看著掩口而笑的美麗。確是冇帶西洋劍。大概是因為關乎勝負吧。美麗穿的衣服衣領打開,那宏偉的胸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