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見周 作品

第二章 兩人的過去襲來!?

    

嗚嗚……實在無法想象是同一個《我》……(抽泣)……」「w、喂,犯不著哭吧……?」「誰、誰會哭啊……。有淚也不能輕彈可是龍凰院家…(哽咽)…家的家訓耶……(抽泣)……」喂,你的淚水彷彿頃刻就要決堤出來了哎……。事實上女帝是個愛哭鬼麼……?「嘛嘛,打氣精神來嘛。」「(哽咽)…我怎麼可能打得起精神來……?」她狠狠地咬住嘴唇,拚命地忍耐著淚水,「(哽咽)……本龍凰院麟音小姐十五年的人生中,今天是過的最糟糕...-

第2卷

第二章

兩人的過去襲來!?九月份即將結束。午休時間。學校的院子中。

之後被稱為《自由交往宣言》的麟音謝罪事件過去一週後的某一天。

開始微微變色的樹木下的長椅,完全被情侶們占領了。

到處都是正在吃著便當的男女生。大概是因為迄今為止都被禁止交往的壓力一下子釋放了出來。大家都表現出了出乎尋常的舉動。

然後。

在這些情侶們之中,也包括我和麟音。

「恩恩。在一邊看著黏在一起的情侶們也不錯。大家都很幸福的樣子。看來應該早些解除禁止戀愛的命令纔對」

「虧你直到之前還在妨礙的說」

「那麼,我們也不能輸了!悠太,來嚐嚐我親手做的便當!」

麟音將手中的便當擺放開來。看來我的話完全被忽視了……

「今天我試著挑戰了一下日式料理!聽說,世界上的男生都是喜歡美味的肉質食物的!……啊,不要搞錯了,我可不是因為喜歡悠太才做的!隻不過因為我和悠太在交往而已!」

「知道了知道了,不用每次都特彆提出啦!」

為了擔下原本朝向麟音的惡意,我發表了「是我單方麵喜歡麟音」這樣的宣言。所以,對外女帝表示「我因為被單相思到冇辦法才勉強交往」。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啊……我不是陷得更深了嗎……

「那麼,快吃吧!」

麟音笑眯眯地遞出筷子。

雖然肚子很餓,不知為何胸中冒出一股空虛的感覺,連接過筷子的力氣都提不上來。

然而,麟音卻敲了下手。突然害羞地紅起臉來。

「我知道了,你是想要本小姐餵你是吧。真是令人困擾的傢夥!」

接著用筷子夾起一塊土豆,伸到了我的麵前。

「好啦,啊~」

周圍的傢夥們,一下子將視線集中到了這邊。

可惡。好害羞啊。

我一邊躊躇一邊張開嘴巴。

麟音這傢夥,把土豆一直送到我的喉嚨深處去了。

「怎麼樣?好吃嗎?是不是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雖然有種好不甘心的感覺……

但是如果不回答的話,大概會被薙刀毆打吧。

「……好吃」

「是吧是吧!這可是經由我的手做出來的料理,怎麼可能不好吃呢!哈哈哈!」

我要怎麼回答呢,要說後悔嗎?

有種不願承認的感覺。

比起一個人吃的時候,跟麟音在一起確實要美味多了。可惡。

「這個丸燒也很不錯哦!多吃點!」

麟音插起一個丸燒遞到我的口邊。

就在這時。

同被吹落的樹葉一起——一隻小蟲從樹上掉落了下來。

不巧的是,正好落在了麟音的製服上。

「哢呀啊啊啊啊啊啊啊!?蟲、蟲子掉下來啦!?悠太,拿掉!快點拿掉啊!」

扔掉筷子,陷入暴走的麟音向我衝來。

「笨、笨蛋!彆亂來啊!」

「呀啊啊啊啊!」「嗚哇啊啊!?」

結果我們兩人纏在一起倒在了草地上。

噗~~~~——像是在嘲笑騷亂的女帝一樣,小蟲一下子飛走了。

而剩下的麟音呢。

則是淚眼婆娑地倒在草坪上。大概是因為想要驅趕蟲子吧,製服的上衣接近脫衣狀,從胸口處可以完全地看到裡麵AA罩杯的胸罩。而因為暴走的緣故,不算長的裙子也掀起了一部分,幾乎能夠看到裡麵的內褲(應該說,已經看到一些了)了。

而我則是一副推倒麟音的姿勢,跨在她的身上。無巧不巧的是,我的右手放在了麟音的胸口上。

周圍全員就這麼固定了大約十秒鐘。

推動時間前進的,是我的歎息。

「哈啊啊啊啊……」

噗——手中感受到微微地膨脹。

「果然,還是冇有胸部啊~……」

可以斷言。我不喜歡麟音。

我喜歡的是**娘。

和麟音交往的可能性完全絕對是0%。

如果冇有在全校師生麵前說出「我喜歡麟音——」就好了。

「什、什、什、什、什麼啊,那個反應!!」

麟音一腳將我踢飛後站了起來。整理好製服,用含淚的雙眼瞪著我。

一把抓起靠放在樹乾上的薙刀。

「明明觸摸了少女的胸部,這樣的發言絕對無法饒恕!!」

「不好意思,這麼小的胸部我是不會認同的」

「你的遺言就是這些嗎!我要把你就地砍了!!」

不好!過火了!不逃的話真的會被殺掉!?

我慌慌張張地站起來逃跑。

「停下來!這喵蠢喵!」

麟音一邊追我,一邊語無倫次地叫喊著。

周圍的情侶彷彿看雜耍一般看著我們的追逐。喂喂,阻止一下啦。你們這些傢夥想看到校園凶殺事件的發生嗎。

唰——背後被刀刃掠過。

我的背脊上冒出了冷汗。

雖然我認為是因為被薙刀狙擊才產生的惡寒。

這個時候的我冇有注意到。

實際上,看著我們的眼睛並非都是善意的。

在校舍的陰暗處,數雙眼睛盯著悠太和麟音。

「為什麼那樣的傢夥能夠跟女帝交往啊!」「她不是討厭戀愛的嗎?」「女帝好像隻是在進行戀愛試行而已」「連月見裡悠太都OK的話,我也應該冇有問題吧」「隻要將月見裡那個傢夥搞定的話,我也可以和女帝交往了」

隻要能夠趕走月見裡悠太,自己說不定就能夠和女帝交往。

在男生們中間,形成了這樣一個統一的認識——

然後,另外一雙,看著院子的悠太和麟音的雙眼。

從校舍三樓的學生會室之中,姬神美麗正俯視著院子。

「月見裡悠太……不可饒恕……」

看著好像很愉快的兩人,學生會長咬牙切齒。

「居然拒絕了本小姐的邀請……絕對不可饒恕!」

拔出西洋劍,用幾乎將其這段的力量握在手中。

「以姬神美麗之名發誓,絕對會將你變成本小姐的東西!做好覺悟吧,月見裡悠太!」

粘在她身後的宇佐美歪著頭問道。

「難道說,美麗大小姐也喜歡上月見裡同學了嗎?」

美麗的臉刷一下紅透了,接著她轉向自己的仆人。

「那、那種事情怎麼可能!隻要能將悠太變成我的東西,就能夠讓龍凰院麟音傷心……隻不過是這樣而已!」

「對、對不起!請不要用劍刺我啊!」

同一時間。龍凰院家前庭。

剛剛完成任務回到宅子的蘇芳的鞋帶突然——啪。

冇有任何前兆地斷掉了。

接著,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跑進來的——喵喵。

一大群黑貓從眼前衝過。

更甚者,從宅邸的廚房中傳來陣陣碎裂聲。

「呀啊!麟音大小姐的茶杯裂掉了!」

女仆的尖叫傳了過來。

蘇芳的表情出現了微弱的動搖。

「……太不吉利了。希望大小姐不要出什麼事情纔好……」

「女仆長!女仆長!不好了!」

從後麵跑過來的女仆向她叫道。

「……乾什麼,太吵了。身為龍凰院家的女仆,任何時候都要鎮定」

「對、對不起。但是,真的不好了!」

「……發生了什麼事?」

女仆從信封中取出一張照片。拍攝的是黑乎乎的,拚湊在一起的奇怪的東西。

雖然很難看清,不過可以勉強看到白底黑字寫著的文章短片。

「……這個是麟音大小姐的日記」

在龍凰城付之一炬的同時,麟音所寫的日記也被燒燬了。

調查小組將其視為第一手資料,努力複原麟音的日記。

「……這是新複原的一頁嗎」

「是的。但是,內容卻大大的不妙!」

蘇芳的視線集中在了眼前用幼圓體寫出的日記上。

隨著閱讀的進行,蘇芳半睜的眼睛猛地張大。

「……這種事情,到底要怎麼向大小姐傳達纔好……?」

拿著照片的蘇芳的手,瑟瑟地顫抖著。

「月見裡悠太和麟音大小姐,說不定並冇有交往過的事情」

END

-聚集到了走廊上。從門縫中偷窺房間內部的他們炸開了鍋。「那個是誰阿?」「超級美少女耶!」「是那個國家的女孩呢?」「**太大了吧!」「**阿!」「不,是爆乳!」「不不,是超乳!」「搞不好,那個比姬神學姐還要大吧?」科學狂人一邊用食指扶扶眼鏡,一邊指出了最關鍵的問題。「為什麼、會是這個房間?二零一號室是月見裡悠太和虹浦創平的房間唷?」所有人都麵麵相覷,眉頭緊鎖。『想不透……!』不理會那些豺狼,超爆乳美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