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見周 作品

所以,我深陷逆境。

    

邸中開始騷動起來了。「……快,月見裡大人!趁現在!!」「請借給我什麼武器!我覺得自己赤手空拳也很難取勝!」「……那麼,請帶上這個。」蘇芳姐拿出來的是,巨大的兩刃劍。「……這是龍凰院代代相傳的寶劍《鬼龍》。」不,就算你將劍交給我也隻是讓我徒增汗水的說……。女仆長麵無表情&半睜眼地豎起大拇指。「……祝武運!」真——是——,逐個吐槽太浪費時間了!我用這個就是了!!我握緊雙刃寶劍飛奔出轎車。向著巨大的門跑...-

第2卷

所以,我深陷逆境。from:悠太

標題:從今往後

正文:你打算怎麼辦?

from:麟音

標題:那不是當然的嘛

正文:龍凰院麟音絕無二話。

遵照約點提出退學申請!

也會在全校學生麵前低頭的!

from:悠太

標題:這樣好嗎?

正文:不來學校好嗎?

重新考慮下怎麼樣?我也會儘量地去拜托學生會長的。

from:麟音

標題:我拒絕!

正文:我纔不要向姬神美麗低聲下氣!

還有,我也不要因為這種無聊的事情而受儘學生們的非議!

全校集會是在一週後舉行。這段時間我會呆在家裡!

這種學校不去也罷——心(注:表示心形符號)

from:麟音

標題:剛纔的資訊

正文:最後的那個心形符號用錯了!

from:悠太

標題:不來學校

正文:你今後打算怎麼辦啊?

from:麟音

標題:作為小說家生活下去

正文:再見了,悠太。

雖然時間很短,給你添了不少麻煩。

今後不要再聯絡了吧。

「哈啊~~~啊……睡不著……」

我一邊用手撓著睡覺時起來的頭髮,一邊走在通往校舍的坡道上。說起來,真的好睏。如果現在地上有張床的話我有信心在三秒鐘之內睡著。如果再有**的女孩子侍寢的話就完美了。一起睡的時候身上穿著淩亂的睡衣——

「……哈啊」

恩——。到現在還是冇有恢複過來。平常的話隻要想著和**的女孩子之間的妄想,至少可以精神30分鐘的說。

昨天夜裡,一~~~~~~~~~直在跟麟音發訊息。

看來她是鐵了心的要提出退學申請,以及向全校學生請罪了……那個頑固的傢夥。

啊,希望大家不要誤會,我絕不是希望麟音留在學校,應該說如果女帝消失了的話實在是再好不過了。

我本來對貧乳就冇有任何興趣。而且一直被她毆打。如果她不再盯著我那是該高呼萬歲的事情。恩。

……恩——嘛,但是啦,雖然說我並不知情,因為我的原因而使得麟音被抓住了把柄。姑且,還是挽留她一下吧。

不過,結果卻是——NO。

大概是已經下定決心了吧,她不願意改變決定。

真是,好麻煩的傢夥啊。就算頑固也要有個限度啊。

「……哈啊」

再一次,從我的口中發出不知道是哈氣還是歎息的謎之聲。

腿上感覺到的意外的沉重……大概也是因為睡眠不足的緣故吧。

「好厲害!」「嗚哇,好大膽!」「這個好色啊!」「嬌蠻吧?這就是嬌蠻吧?」「果然傳言是真的啊!」

「……啊?什麼?」

黃色的聲音敲擊著我的鼓膜。校門附近聚集了一大群人。

「號外、號外!大緋聞!」

學生們正在爭搶著新聞部的傢夥們所發放的號外。

有什麼新聞嗎?教導主任其實帶的是假髮之類的?那種事情根本算不上什麼緋聞啊,反正大家都心知肚明。

接著,新聞部的傢夥們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

「女帝的戀人發現!上麵載有她在校內做H事情的照片哦!」

「真的假的……給、給我一份!」

與說是新聞不如說隻是用印刷機印出來的大字報般的號外。

《龍凰院麟音的戀人發現!在校內進行不純潔異性行為!?》

同這樣的標題一起還載有一張照片。

是一張男孩子將女生推到在地的照片。

雖然因為印刷的質量原因看的不是非常清楚,不過女生確實是麟音。

而男生的臉則打上了馬賽克。

場景,人物,構成——全都有印象。

這不是在遊樂園中看到過的偷拍照片嗎!!

「明明自己說過禁止交往的!」「自己卻偷偷摸摸地做這種事……!」「不可原諒!」「不管是什麼龍凰院家不龍凰院家的,這未免太囂張了吧!」

女生們開始咒罵起了麟音。

她們一直隱忍著不滿的怒火。在這之上再投下這跟火柴之後,當然會被點爆了!

「……說起來,這不是跟約定的不一樣嗎」

我捏緊了手中的號外衝了出去。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我衝進學生會室,將號外扔在了辦公桌上。

被我的氣勢嚇了一跳的宇佐美學姐肩膀顫抖了一下。

不過,學生會長卻冇有一絲動搖。雙手優雅地繼續著鍵盤操作。

「早上好,悠太。一大早太吵了哦」

「請回答我的問題!這跟約定的不一樣吧!?」

「約定,是指……?」

「將這張照片交給新聞部的不是你嗎!?我再問為什麼要將這個曝光啊!」

麟音雖然並冇有完全承認交往,不過至少還是認輸了。

那個傢夥甚至執意要遵守「在全校師生麵前低頭謝罪,提出退學申請」這樣胡扯的約定。既然這樣,根本冇必要再做這種事情吧!?

「Oh-hohohohohoho!」(注:女王笑,這個擬聲詞用漢語很難表達)

然而,學生會長卻用手遮住嘴巴,愉快地笑了起來。

「本小姐獲得了勝利,這張照片要怎麼處置是本小姐的自由」

「麟音已經認輸了,這樣不就行了嗎」

「恩。正因為如此,我纔要做一點保險」

「保險……?」

「雖然龍凰院麟音已經認輸。不過,不能保證那個卑鄙的傢夥不會翻臉不認吧?所以要將能夠讓她無可辯解的證據公之於眾,這樣才能保證她不會反悔……」

將咖啡杯放在盤子裡,美麗學姐的臉上浮現出柔和的微笑。

「嗬嗬嗬,全校集會定在一週以後舉行。到時候龍凰院麟音就將低頭請罪了。本小姐已經無法抑製住期待了」

「嗚……」

「阿啦,怎麼一臉不滿呢。你應該感激本小姐纔是……特地從照片上將你的臉消除掉了的吧?」

確實,我的臉被打上了馬賽克。如果,被人知道和麟音一起的是我的話,大概會被一起議論吧。

「為什麼要把我的臉消除掉呢?」

「本小姐想要對付的隻有龍凰院麟音一人而已。跟悠太冇有關係。而且……」

「咳」……咳嗽了一聲,學生會長大人詢問道。

「說起來悠太……再問你一次。你確定冇有在和龍凰院麟音交往嗎?」

「……冇有啦」

不過在記憶喪失的暑假期間戀愛的可能性也不能說完全冇有。

就我來說,「交際的可能性並非冇有……大概?」這種事情多少還是考慮過的。雖然不過是大海撈針程度的可能性而已。

但是,如果要在YES和NO兩者之間硬要選擇其一的話……回答當然是NO了。再怎麼說麟音畢竟是個貧乳。

咳咳咳咳。美麗學姐很不自然的咳嗽了幾聲。

「在本小姐和龍凰院麟音之間,本小姐更加符合你喜歡的類型——你這樣說過吧。這應該是事實吧?」

「絕對是的。當然是這樣!」

二選一的話必然會選美麗學姐。

這不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嘛,畢竟我是**星人啊。

所以當然會選擇從遺傳基因級彆就已經註定是美麗**的擁有者。雙峰雙峰。

彷彿對我的回答感到滿意一般,學生會長連連頷首。

「那麼,也就是說你們兩人並冇有在交往,而是龍凰院麟音單方麵對你抱有好感,這樣解釋可以嗎?」

不,我想那大概不可能吧。

麟音她,到底為什麼會打斷我和美麗學姐約會的理由,我至今依舊無法理解。

不過,至少不是出於喜歡我的原因。應該說,是討厭纔對。會將自己喜歡的男孩子那樣猛揍的女生,大概不會存在吧。

「本小姐最初也是這麼想的。你不過是愚蠢的、冇品的、最下層的男生。為什麼龍凰院麟音會和你這樣的變態交往的理由,完全無法理解」

因為是事實而無法辯解還真是空虛……

但是,彷彿在偷窺我的表情一樣,美麗學姐的視線向這邊瞄了幾下後,小聲地接到。

「現在卻感覺多少有些明白了……」

「誒?你在說什麼?」

「冇、冇說什麼啦」

和學生會長的實現重疊後,她不知為何突然臉紅了起來。喂,怎麼突然就臉紅起來了啊?

「冇有臉紅啦!不要說些莫名其妙的話啊!」

倒打一耙的學生會長為了掩飾臉色而將頭調轉了過去怒鳴到。

「哼,你這傢夥果然不過是個變態!冇有必要更正!」

美麗學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為了調整呼吸一樣歎了口氣,慢慢地走到辦公桌前。

站在我麵前的學生會長的麵容,已經完全調整為了平時那種自信滿滿的樣子。

坐在辦公桌上,悠然地將腿翹了起來。然後將身體向我這邊傾斜。

以現在這樣的姿勢,麵前巨大的胸部被很顯著地強調了出來!我的視線完全釘在了胸部上!

刷!——西洋劍突然刺到了我的麵前。

「在看什麼地方啊!好好看著我的臉!」

前輩保持著劍的位置,用睥睨的實現看著我。與其說是學生會長,不如說更像是女王大人。

「月見裡悠太。本小姐命令你……」

像是惡作劇一樣用西洋劍在我的下巴上劃了幾下後,美麗學姐說出了不得了的發言。

「成為本小姐的東西!」

「哈啊?讓我成為學生會長的東西……?」

「恩。加入學生會!作為書記呆在這裡!」

因為太過遙遠而不是很清楚,不過學生會的成員大概都是由學生會長任命的。所以,利用這個權利,美麗學姐任命一個帥哥做了副會長。當然,是按她自己的興趣。

能夠接近學生會長大人是很高興啦……

「你再說什麼啊。學生會的職務我是做不來的啦。雖然很丟臉,不過我是個笨蛋啊」

「這種事情我當然知道。不是說過了嗎?這是為了重生!」

「重生……?」

「恩。學生會的工作隻要交給同為書記的宇佐美就行了」

「那麼,我要做什麼」

「呆在本小姐的身邊。為了讓你不再做出不當的行為,今後就由身為學生會長的本小姐親自監視你!」

咕——我不禁嚥了口口水。

這也就是說,在四點到六點的這段時間裡,我都能夠膜拜在美麗學姐的**之前……

雖然說是重生,但對於我們的業界來說卻是相當於獎勵!

「不會讓你白做啦!宇佐美,把那個拿來」

「那個……,是指什麼?」

「你的理解能力還真差,『bireism』拿來啊!」

「是、是的!」

「BIREIZUMU」?那是什麼?

宇佐美前輩跑向會議室的方向。

回來的女仆手上拿著的是——嗚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宇佐美前輩拿著的是寫真集。封麵上印著「Bireism」的字樣,穿著比基尼的美麗學姐!哇啊——受不了了!雙峰雙峰雙峰!

美麗學姐看到我的反應嗬嗬笑了起來。

「這是約定於一個月後發行的本小姐的第一本寫真集」

「買、買下了!預定100萬冊!」

「哼哼,不需要預定哦。這個是送給你的」

「真真真、真的嗎!?」

宇佐美前輩將寫真集遞了過來。我用顫抖著的手接過。嗚哇,真想一睹為快!

「不好,太高興了……!!」

「不止這個哦。悠太看到本小姐的專輯很高興是嗎?」

「是的。這可是我的寶物!」

「如果加入學生會的話,可以獲得本小姐的個人收藏。穿上你所喜歡的服裝拍攝的照片、哦」

「嗚喔喔喔喔喔喔!!」

好厲害,學生會!待遇這麼優厚啊!?

……恩,怎麼回事?怎麼感覺有些奇怪?

「雖然非常高興……我加入學生會不是為了重生嗎?如果順著我的喜好來要怎麼搞啊?」

明顯會讓我的胸部沉迷度加深嘛。

學生會長的肩膀不禁一顫。口中有些喃喃地說道。

「那、那那、那個……那個啊!隻要不涉及到其他的女生就行了啊!你隻要看著本小姐就行了!學生會長犧牲自己來守護全校女生!」

「說的好——」

我擦了擦眼淚。順帶一提,其實是在擦快要滴下來的口水。

雖然想要立刻回答「請讓我加入學生會!」這樣說。

不過在這之前,學生會長又說道。

「哼,其中也要感謝悠太啊。能夠將令人嫉恨的龍凰院麟音驅逐出去,這要多虧了你纔是」

……嗯,對了。我生氣地帶著照片過來,是認為自己必須為麟音做點什麼纔對。

不,但是——腦內出現了一個天平。

一邊是手握薙刀的麟音。另一邊,則是穿著泳衣的美麗學姐。

結果……我想也不用說了。嘩啦一下,美麗學姐所在的一邊猛地下降。猶如擊穿地板之勢。

很明顯接受學生會長的邀請這邊比較符合我的胃口……

而且我又冇有在跟麟音交往……又不喜歡貧乳……

不僅能夠同憧憬的爆乳學生會長接近,凶暴的女帝還將消失,這不是萬萬歲嗎……?以後也不用在擔心被薙刀毆打了不是嗎……?

「這是命令。你冇有拒絕的權利。快說要加入學生會」

我——看了看手中的寫真集。

又將視線移到學生會長儘力強調出的胸部。

然後,看了看美麗學姐的臉。

人氣模特兒的美麗臉頰,正筆直的看著我。

我、我、我——……

微閉雙眼。口乾舌燥。舌頭在口中努力移動著。

拚命嚥下口水,大口呼吸著直到平靜下來後。

我,回答道。

「請讓我加入學生會……」

大概,那句回答並非「我」所說的。

應該是把握著我的腦漿操作權利的「**的精靈」這樣回答的。

聽到我的答案,學生會長的表情一下子開朗了起來。

她從辦公桌上跳了下來,握住我的手。

「歡迎來到聖綾學園學生會!本小姐以學生會長之名歡迎你!」

雖然說是為了讓我獲得重生,不過美麗學姐卻非常高興的樣子。

握著我的手搖晃的同時,那對爆乳也悠悠地搖擺著。

看到那搖擺,我確信。

作為**星人,我的選擇絕對是正確的……

身著緊纏於身的比基尼,橫躺在南國的沙灘上的美麗學姐。下半部分沾著沙子的胸部實在非常煽情。雙峰!雙峰!

以夕陽為背景,美麗學姐立於迷之岩場中。晚風吹過,頭髮被完美地吹散開來。雖然上身穿著胸罩,不過隻看背影,就像是什麼都冇穿一樣……咕哇!我也要成為攝影師YO!

午休時間。屋頂的階梯室。階梯室頂上。

我連午飯都冇吃,就欣賞起剛剛到手的《Bireism》。

因為是第一本寫真集,在受過特殊訓練的我看來裡麵的標簽和照片都不是很到位……恩,果然是因為模特本身太好了吧。

以胸部道三段月見裡悠太之名斷言。

姬神美麗是最棒胸部的擁有者!!

攝影師顯然也很明事理,讓學生會長迷人的胸部占領了照片的大半篇幅。這應該說是**粉絲們應該收藏100冊的精彩寫真。

但是——我謹慎地打合上了寫真集。

不知怎麼了。明明滿是胸部,我的心情卻始終無法舒暢……

「……YOXIA!!」(注:這個大家應該能看懂吧,反正就是吆喝啦)

我為了振奮精神,我用雙手拍了拍臉頰。

好久冇做了啊!最近一段時間發生了不少事情啊!!

我站了起來,雙手叉腰。直直地朝著大海的方向。

晚夏的太陽照射在我身上。陽光為我充足了力量。

遙遠的地方是不是在下著雨呢。天空中漂浮著彷彿要趕走這個沸騰的季節一樣的積雨雲。

眼前浮現出在藍天下軒昂站立著的布希長岡老師。

「老師,請看著我……」

雙腳張開到與肩頭平齊,挺直背脊。

閉上眼睛,深呼吸兩次。調整好呼吸後,集中精神。

然後猛地睜開雙眼,伸出右臂。

「雙!!!!!」

氣勢不錯,揮下手臂。

「峰!!!!!」

再一次,揮動手臂。

「雙~~~!!!!!」

氣勢保持,揮下手臂。

「峰~~~!!!!!」

這纔是真正的胸部讚美法。隻要做一次的話,任誰都會提起精神的!

呐,高呼雙峰!!**的讚歌即為生命的讚歌!!

那麼,大家,一起~~~!!

「雙峰!雙峰!雙峰!雙峰!雙峰!」

——咚!!

「哇啊啊!?」

頭部突然被鈍器猛地擊打了一下。超級痛啊!?

「突然之間乾什麼啊,麟音!」

然而,粘在那邊的並非女帝。那是當然的。那傢夥缺席了。

襲擊我的,是語調冷淡,身穿女仆裝,雙眼半閉、麵無表情的女仆。是用那個毆打我了吧,她手中緊握的那個德製沃爾特——P38。

「……月見裡悠太大人。在彆人麵前有能夠呼喊的,也有不能夠呼喊的事情。就算人格扭曲了,月見裡大人也還有可能曾經是大小姐的戀人。希望您能夠有些節操」

「想要讓**星人的我保守節操,簡直就像是讓我去死一樣!」

槍口一下子頂在我的頭上,接著蘇芳姐用毫無起伏的聲音威脅道。

「……那麼,現在就在這裡去死吧?我來幫忙如何?」

「幫忙的話請僅限於家務吧,你不是女仆嗎!說起來,為什麼你會跑到學校來啊!」

「……我被大小姐拜托了」

蘇芳姐保持著麵無表情,從長長的袖口中取出一塊紫色的布。

然後優雅地將手中的布鋪在地麵上。

「……請坐」

我糊裡糊塗地坐在布上。

搞什麼?要舉行茶會嗎?

蘇芳姐在布的外側跪坐下來,取出一個大大的包裹(「明顯裝不下嘛!」這種吐槽估計也冇有用吧)。

「難道說,這個是……便當嗎」

「……使得。麟音大小姐曾經約定過要做午餐給您的吧」

還特地讓蘇芳送過來。那個傢夥在奇怪的地方還真是執著。

蘇芳姐一邊打開便當包,一邊開口說道。

「……麟音大小姐是不會做出違背約定的事情的。她就是這樣的人物」

螺鈿裝飾的豪華重箱之中裝的是蛋包飯以及迷你漢堡。全是些小孩子會喜歡的料理。比起上次,手藝應該提高了吧。外表看上去更加細緻了。

我向乒乒乓乓準備著的蘇芳姐詢問道。

「麟音她現在,狀態怎麼樣……蘇芳姐知道嗎?」

「……是的。大致的情況還是知道的」

「那個傢夥的情況,現在怎麼樣了?」

訊息上看來有點像是生氣了的感覺,不過……

「……大小姐在我們這些傭人麵前精神振作。『又不是隻有聖綾學園一所學校,就算不去也不成問題』這樣說了」

嘛,大概就是這樣吧。龍凰院家所經營的學校好像不止一所。麟音的頭腦又好,就算轉學也不成問題。對我們學校的學生也冇什麼特彆的感情,也許這樣也不錯……

這時,倒完茶的蘇芳姐停下手來。

「……但是,」

微微咬了下嘴唇,她繼續說道。

「……大小姐她,一個人在房間裡的時候好像哭了」

「麟音,哭了……?」

蘇芳姐將湯碗放在我的麵前,沉默著慢慢站了起來。

麵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那麼,我先告辭了」

她順著階梯室牆壁上的樓梯,爬了下去。

「啊,蘇芳姐,你要回去了嗎?」

「……是的。我隻是負責送便當過來的。飯盒的話請不用在意,吃完之後扔掉即可」

唔,這麼好的盒子扔掉好嗎。這會成為可燃垃圾被燒掉的哦。不對,問題不在這。

我跑到梯子邊上向下望去。

「那個傢夥哭了是怎麼回事?不來學校不是冇問題嗎」

「恐怕是——」

蘇芳姐停在梯子中央,抬頭看著我,麵無表情地回答道。

「……大概是因為悠太大人吧,所以大小姐不想離開學校」

「……因為我?」

「恩。我經過大小姐房間的時候曾經聽到『悠太大笨蛋!』的聲音」

「不對不對,為什麼這會跟『因為我而不願離開學校』聯絡在一起啊」

「……麟音大小姐她,就是這樣的人」

這是什麼意思。完全不明白。

「……非常抱歉,我說的太多了。請當做我什麼都冇說。關於這件事我們被告知不允許有任何動作,否則將被解雇」

再次道歉之後,蘇芳姐從樓梯上跳了下去。

越過屋頂平台上的圍欄,朝著操場的方向落下。

喂,直接跳下去了啊!?這裡可是屋頂哦!?

半瞬之後,一架拖著吊繩的直升機吊著蘇芳姐,伴隨轟轟的響聲出現在了視野之中。

應該是私人飛機吧。直升機的機體上印著龍和鳳凰,這是龍凰院家的家徽。駕駛者也是女仆。

吊著女仆長的直升機朝著龍凰院家的方向飛去。說起來,這算什麼退場方式啊,難道接下來要去什麼紛爭地帶執行任務嗎。

屋頂上再一次隻剩下我一個人。

「麟音那傢夥,哭了啊……」

在訊息中明明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看著手中麟音親手做的便當,我心中說道。

呐,麟音。你真的不願意離開學校嗎?

你後悔同學生會長進行這種莫名其妙的賭約嗎?

想要同我一起,繼續這無聊的戀人關係……你是這樣想的嗎?

當然,眼前的便當盒是不可能回答我的。用番茄醬畫在蛋包飯上的,心形紋樣映入我的眼中。

我不是已經加入學生會了嗎。

而且凶暴的女帝離開學校不是謝天謝地嗎。

想要揮去心中的煩躁一樣我轉身拿起了筷子。

將筷子插入心形的中間,開始猛吃起蛋包飯來。

哦,比上次還要好吃嘛。味道調整的很到位,蛋黃的形狀保持的也很好。至少比我家的妹妹(代替去世的母親負責一日三餐)要強多了。

在將筷子插入迷你漢堡將其拿起來放入口中。哦哦,這個也很好吃。醬汁很好地浸入了肉中。

喂喂,麟音那傢夥,料理的段數提升了不少啊。那個傢夥,說不定真的有料理的才能。

一邊叫著好吃,一邊抱著餐盒大吃特吃——

不一會,我就停止了下來。

將重箱放置在一邊,慢慢地仰望天空。

「真的很好吃啊,這個便當……」

雖然相當的美味——

「為什麼,會覺得這麼不是滋味啊……」

跟第一次吃到的便當比起來,實~~~~~~~~~~~~在好吃多了。

就算近看外表,也是這次的要好上許多。

味道上,跟第一次更是完全不能拿來做比較。

然而——……

「……」

便當不是滋味的理由,大概隻有一個。

與第一次做便當的時候,有著一個決定性的要素不一樣。

一定,是因為這個不同導致了不是滋味。

「老師……」

遙遠的水平線上浮現出積雨雲的影子。

在青空之下,隱現著布希長岡老師的雄姿。

「布希長岡老師,請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便當不是滋味的理由。

那個,大概,雖然不甘心——但我想是應該因為麟音不在身邊的緣故。

「不要開玩笑了,那個……」

我不承認。

「我是純粹意義上的**星人。而且,不是M屬性」

絕對不承認。

不願承認——但是,啊啊,可惡,冇有辦法隻有承認了。

心中的某處,多少有點,隻有一點點。

我——同麟音在一起的日子感覺到了歡樂。

所以,從早上開始腳步就很沉重。

所以,便當感覺不是滋味。

所以,並冇有完全被學生會長的寫真集迷惑。

所以,胸中莫名其妙地感到煩躁。

嘴裡麵雖然說著麻煩。

事實上,我卻對和麟音之間的戀人遊戲心跳不已。

那種凶暴的大S貧乳女我並不喜歡。也不認為會成為我的戀人。

這點絕對不會錯。但是……

我還是不希望麟音離開學校。

「我到底怎麼做纔好呢……?」

我朝著積雨雲問道。

如果能夠得到「不要去管什麼貧乳了!和爆乳的學生會長親近BA!雙峰!雙峰!」這樣的回答的話,我一定會高興著遵從的。

但是,我冇有得到任何回答。

形似胸部道先人的積雨雲,依舊悠然地漂浮在那邊。

老師隻是靜靜地看著我。

「太天真了,大概是這樣吧……」

午後課程的鈴聲在校舍中響了起來。老師,對不起。請讓我翹課吧。

我彷彿坐禪一般坐了下來,靜靜地思考了一會。

從口袋中取出手機。

撥通了麟音的號碼。

大概過了十秒鐘,女帝接通了電話。

「悠、悠太嗎?手機突然間響起來嚇了我一大跳」

說起來,她這是第一次用手機接電話啊。

「便當很好吃啦,謝謝嘍」

「吃過了嗎。哼,本來還以為你會連個訊息都不發的說。隻不過偶然想起了要做午飯給你的約定。既然約定了就要遵守……還有什麼彆的事情嗎?」

「呐,麟音。你真的打算離開學校嗎?」

「你煩不煩啊。我不是在訊息中說過好幾次了嗎?我是不會改變決定的」

「……我聽蘇芳姐說了。你一個人躲在房間裡哭了」

「什……冇有這回事!應該說,能夠結束無聊之極的學校生活實在是值得高興纔對!」

「那麼,和學生會長的賭約呢,你真的一點都不後悔嗎……?」

「……」

麟音陷入了沉默。感覺手機的另一頭有種閉住呼吸的氣氛。

「後、後悔什麼的……冇有啦……」

「但是,我不要」

「……誒?」

「我想我和麟音並冇有在交往。但是,在這樣半途而廢的狀態下麟音走掉的話,我絕對不認同」

「啊……」

「麟音,你覺得這樣真的好嗎……?」

「我、我……」

「拜托,說出你的真心話吧」

在經過了漫長沉默之後。

手機中傳出了幾不可聞的聲音。

「………………………………………………………………………………我也不要」

輕微的聲音中帶著顫抖。那個愛哭鬼,又哭了吧。

但是,她終於,講出了自己的真實心情。

更進一部,我繼續說道。

「龍凰院麟音會遵守約定——你說過吧」

「……那、那當然。將要繼承龍凰院家衣缽的我,怎麼可能做出違背約定這樣羞恥的事情呢」

「那麼,就遵守和我的約定吧」

「和悠太的……約定?」

「第二學期也要為了取回記憶,而繼續作為戀人在一起,你這樣說了吧?這個約定還冇有完成啊」

「那個……那該怎麼辦?」

「那麼,就繼續像戀人一樣在一起。麟音如果感到後悔,感到痛苦,感到悲傷的話——那麼對於作為戀人的我來說也是一樣的不是嗎!!」

「……嗚」

看來已經涕不成泣了。

一邊擦眼淚,一邊抽鼻子的聲音傳來。

通話器的另一邊,女帝很明顯躊躇了。

我緊握著手機,等待麟音的回答。

經過長長的,名為躊躇的沉默之後——

「悠、悠太……」

小到幾乎無法辨認的哭腔傳入了我的耳中。

「…………拜托了,幫幫我」

「那不是當然的嗎,笨蛋」

我不是麟音的戀人。

但是,我們已經決定像戀人一樣在一起。

我約定過了。所以。

「你等著。我一定會幫你的」

掛掉電話。我手中緊握著手機大大地點了點頭。

(插圖)

好的,我已經有覺悟了。

那麼,考慮一下,月見裡悠太。動用你那為數不多的腦細胞。

你為了麟音能夠做些什麼——?

先整理一下目前的情況。

麟音將要提出退學申請。

而且,在下一個星期五舉行的全校集會上,還要向大家低頭謝罪。

雖然想要阻止這種無聊的舉動,不過那個頑固的女帝卻說「約定就是約定」,堅決不肯答應。

然而,就算麟音同意反悔——接下來還是有殘留問題。

麟音因為被男生擁抱的照片暴露了,同學們對她產生了極大地反感。所以不可能正常地來上學。

也就是說,我——

「不但要守護麟音的自尊,還不能違揹她和學生會長的約定」

「在此之上,要使麟音不被退學」

「另外,還要讓學生們不再敵視她」

必須得考慮一個麵麵俱到的方法。

彆開玩笑啊!那種事情怎麼可能做到!

快要被這件事逼瘋的我考慮了整整三天三夜。

而學校的集會將在兩天後舉行。

我終於想到了拯救麟音的辦法。

不過,那樣做的話顯然會將我今後的校園生活破壞殆儘——

然而事到如今也想不出什麼更好的方法了。

我開始著手準備。

首先——必須得向那些傢夥們請罪才行。

我所居住的第二青雲宿舍,是一棟會讓人懷疑是不是已經有五十年以上曆史的木質建築。走在走廊上會發出吱吱的響聲,榻榻米也生黴了。感覺上如果有颶風來襲的話就會被吹垮。

這種破舊的學生宿舍裡,夜晚是非常讓人不舒服的。雖然我已經習慣了,不過還是有傢夥會害怕一個人去公共廁所。

在破舊的第二青雲宿舍食堂中,我不停地顫抖著。

周圍一片漆黑。隻有一盞搖晃著的燈對我點亮。

而我的周圍,則是一群蒙麵的傢夥。好像3K黨(注:這個應該都知道吧,美國的白人種族極端主義分子)一樣戴著頭套,穿著白色衣裝的傢夥們盯著我。手中握著棍棒、鐵錘一類的武器。喂喂,這也太恐怖了吧!

領頭的一個白衣人向前走了一步。

「現在開始,第二青雲宿舍異端審判……」

將手中的用手中的直尺指著我。

「被告人月見裡悠太,無視本宿舍規定,擅自交了女朋友……」

白衣人們像幽靈一樣搖晃著騷動起來。

「背叛者!」「唯獨不想被悠太搶先」「受歡迎的人去死!」「接受不受歡迎者的怨恨吧!」

舉起直尺製止住其他人的騷動,領頭的白衣人提高了聲音繼續道。

「本來的話,應該要通宵進行『祝福之宴』來摧殘你的……不過,月見裡悠太似乎想說些什麼。就讓我們聽聽你要說什麼樣的藉口吧。但是,在此之前……先告訴我們吧?」

用尺子抬起我的下巴,他問道。

「對方是誰?是我我們也認識的女生嗎?」

「……啊啊,我想是認識啦」

「是誰。誠實地說出來」

「………………是女帝」

「女帝……?欸,女帝難道是指!?」

「是的。龍凰院麟音……」

白衣人們的騷動立刻增大。

「那張照片中的男生竟然是悠太!?」「說起來,女帝不是貧乳嗎?」「你這傢夥,不是**星人嗎!」「隻要是女人,無論誰都可以嗎!」「竟然能夠俘獲難攻不破的龍凰院麟音?」「居然在學校裡麵做那種事情!超羨慕!」「你這個背叛者!」

「但是,這其中有不少隱情。你們一定要聽我說」

我將事情的原委如實道出。

暑假的記憶丟失的事情。

在那段時間裡,我和麟音好像戀愛了的事情。

到了第二學期依然為了取回記憶而努力的事情。

以及,麟音目前所陷入的危機的事情——

白衣人們沉默著聽我訴說。

一口氣將所有的經過說完後,先前領隊的那個直尺男慢慢地摘下頭套。

露出的,是我的室友,虹浦創平的臉龐。

「這種事情應該早點說出來嘛。我們不是朋友嗎?」

「創平……」

嗚嗚,果然人還是要有朋友的。

「瞞著不說實在太過分了,這麼有趣的事情!」

「哈啊,什麼叫有趣啊!害我白感動了一把啊!」

宿舍的夥伴們一個接一個將頭套取下。大概是因為連被麟音狠揍的事都說了出來,所以冇有人露初羨慕的神情。應該說,個個都是一副同情的樣子。

我對著這幫惡友們彎腰請求。

要實行我的計劃,離不開這些傢夥的幫忙。

「阿悠,抬起頭來。我們不是朋友嗎」

創平的臉上浮現出爽快的笑容。舍友們全員點了點頭。

「你們答應幫我嗎……」

「那當然!」

果然,人還是應該要有朋友的!你們真的太好了!

「那麼,你打算拿什麼給我們?」

創平的臉上依舊浮現著爽快的笑容。舍友們全員又點了點頭

「這不是必然的嗎?畢竟這可是第二青雲宿舍的鐵則啊!」

我就知道他們會這麼說……冇辦法了……

我將藏在身後的包包拿了出來。裡麵收集了不少**DVD和H書。都是些秘藏之中的秘藏,屬於寶物級彆的。連還未發行的姬神美麗的寫真集也包含在其中。

「暑假的裡,我的大半珍藏都被燒掉了。隻剩下這些」

「喂喂,居然有這麼多,真是讓人震驚!」

「我的收藏全都給你們。所以,幫幫忙!拜托了!」

惡友們互相看了看——之後大大地點了下頭。

創平作為代表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

「抱在我們身上!絕對會將阿悠的戀人解救出來的!」

「就說不是戀人啦!」

我的抗議被輕易地忽視了。秋葉原宅男將惡友們驅散了。

「那麼,因為冇什麼時間了,立刻召開作戰會議吧。順便把電燈打開!」

食堂一下子亮了起來,同學們穿著白衣聚在桌子旁。

雖然在現實生活中冇有起到任何作用,不過這些掌握著無用的小知識的傢夥們,為了將我亂來的計劃實現而召開了作戰會議。

「喂,科學怪人。準備藥品要多長時間?明天就去買來得及嗎?」

「哼,你以為本人是誰。我在裡世界擁有的地牢之名可不是白搭的!我的房間裡就有夠的藥品!」

「那就儘快配好」

「我明白了」

「那麼,先來預演一下作戰當日的情形吧。軍事迷,你來當領隊」

「請用大佐來稱呼我!」

隨著乒乒乓乓的聲音,我那本來還隻不過是個構思的計劃,完全呈現在了眼前。

呆呆地正坐在地板上,眺望著這一切的我不禁熱血沸騰。果然,人還是要有朋友的。喔。

好不容易得到舍友們協助的我,向龍凰院家打了個電話。

通過蘇芳姐,和麟音的母親取得了聯絡。

向母親大人提出了請求。

學生們在嘰嘰喳喳的討論著,就連站在講堂的舞台邊上的我都能夠清楚地聽到。

為了能夠讓全校學生出席,全校集會的地點設定了演講堂中。

本來我也應該和班級裡的同學們站在一起的……但卻被美麗學姐邀請「站在舞台邊上」。

學生會長大人曰「你要站在特等席上欣賞龍凰院麟音的失態。Oh-hohohoho!」大概是這樣。

明明是被學生們所憧憬的學生會長的說,真是的,隻要扯上麟音的事情就會變得性格惡劣起來……

在舞台邊上,還站著學生會長和麟音。

兩人的表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美麗學姐是誌得意滿。臉上也微微見紅。

而另一邊的麟音,則是一副死人一樣的灰臉。雙眼彷彿哭過了一般紅腫著。

學生會長彷彿在誇耀勝利一般向麟音詢問道。

「退學申請已經提交上去了嗎?」

麟音以呻吟般的聲音回答道。

「……剛剛交到校長那裡了」

「Oh-hohohoho!那真的太好了!」

像是在強調**一樣,學生會長挺著胸膛繼續道。

「等一下就要開始了!本小姐會在這裡仔細看著的……女帝的末路!Oh-hohohohoho!」

「……唔」

麟音不甘地咬著嘴唇。

不一會,全校集會開始了。教導主任代替校長髮表了冗長的訓話。

學生們之間的議論依舊持續著。

嘛,這也是理所當然吧。事前已經在同學們之間流傳著麟音要發表聲明的傳言(這也是學生會長流傳出去的)。教導主任的話他們怎麼可能聽得進去。

大約五分鐘之後,教導主任的講話終於結束了。

擔任司會之職的宇佐美學姐開始說話。

「接下來由風紀委員做報告。風紀委員長,龍凰院麟音小姐,拜托了」

麟音那傢夥,雙肩可憐兮兮地顫抖了一下。

平時的威嚴已經一絲不剩。她用一臉悲慼的表情看著我。

——不要緊的啦。

代替這句話,我猛地點了點頭。

是選擇相信我,還是選擇了放棄——我並不清楚。不過,麟音停止了顫抖。

握緊了拳頭,走上了台階。

同學們的議論嘎然而止。講堂之中一片寂靜。

我能夠感覺到,台下人人都屏住呼吸注視著女帝。

室內的緊張感達到一觸即發的程度。

看著慢慢走上講台的麟音的背影——我不禁嚥了口口水。

愉快的注視這一切的,隻有學生會長大人。現在仍是一副微笑的表情看著台階。

「啊啊,快要忍不住了……終於,等到了這一天的來臨……本小姐戰勝龍凰院麟音的這一天……!」

大概是無法抑製住興奮。美麗學姐抱著自己的身體微微顫抖。於此呼應,麵前的爆乳陣陣輕搖。

「哦!」我一邊這樣叫著一邊舉起了右手,不過立刻慌張地用左手壓了下去。

麟音終於走到了台階中央的演講台前。

有些膽怯地掃視了一下全校學生。

女帝瘦小的身體,被全體學生們冰槍般的實現貫穿著。

幾度躊躇之後,麟音開始說話了。

「我是風紀委員長,龍凰院麟音。我,有一件事情必須跟大家說……」

「悠太,看好了哦,女帝失態的樣子……」

「……」

「龍凰院麟音低頭請罪之後,我就將悠太介紹給全校學生。作為學生會新的一員。你將成為我的東西哦」

橫眼看了看學生會長的爆乳,我咬住了嘴唇。

果然,還是美麗學姐最好了!!

哪怕一次就好,真想儘情的撫摸試試啊!!

心中這樣想著。

我認真地搖了搖頭。

「對不起。我……不會加入學生會的!!」

「你說什麼?」

大概——

大概,我是笨蛋吧。

「學生會長……我……真的最最喜歡你的胸部了……!!」

接著跺了跺腳,朝著麟音的方向走了出去。

啊啊,是啊。我是純粹的笨蛋啦。大笨蛋大混蛋!!

**星人失格!布希長岡老師一定會將我破除出門的!

竟然拒絕瞭如此美麗**的邀請,而去幫助大貧乳的麟音!!

我大叫著,衝出台階。

「等一下!!」

全校學生的實現,一下子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就是現在,大家!」

創平的聲音傳入了耳中。

於此相呼應,宿舍的惡友們蜂擁而起。

他們取出藏在製服裡的塑料袋,將其中的藥品混合在一起。

接著,濃重的白色煙霧冒了出來。

宿舍中的三十多個人一起放出煙霧。講堂中立刻充滿了白色的煙霧。

「在乾什麼啊,你們這些傢夥!!」

體育老師朝著我的方向衝來。

「哈啊!!」

但是,格鬥達人的舍友立刻上前將其掀翻在地。GJ!

被煙霧遮蔽的講堂。在煙霧繚繞的階梯上,我同麟音會和了。

「悠太,這是……」

好啦好啦,都交給我就行了。

我以眼神這樣傳達之後,握住了演講台上的麥克風。

朝著被煙霧遮住視線的學生們,叫道。

「大家,請聽我說!」

像被激起波浪後平靜下來的水麵一樣,講堂再次安靜了下來。

「我是一年級C班的月見裡悠太。我想要向大家說一些事情。所以,纔會在全校集會中中途插入!」

白色的煙霧這是已然充滿了講台。我也完全無法再看到同學們的身影。

但是,在這裡的全體學生,依然繼續聽著我的演說。

「如同大家所知,最近流傳著龍凰院麟音好像在做奇怪的事情的照片。所以,這傢夥纔會為了承擔起責任而打算退學……但是,我不希望她離開學校!因為我——」

深深吸了口氣,吐了出來。然後握緊拳頭。

儘我所能,用最大的聲音說道。

「我——喜歡龍凰院麟音!!!!」

啊——啊,說出來了……。

這樣下來,我的學院生活大概也結束了……

「嗚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突如其來的猛烈告白,是的講堂中響起了一陣驚天動地的呼喊聲。

我等待著同學們的呼喊聲告一段落。

「我,從暑假開始就喜歡上了麟音。所以,拚命地追求她,好不容易使得討厭戀愛的麟音給了我一次機會」

「月見裡悠太是什麼樣的傢夥?」「用一句話來說就是……笨蛋?」「不過外表看起來還不算太差」「我聽說那傢夥是個變態啊!」「他曾經偷窺過我換衣服!」「我也是,我也是——」

雖然想要一一吐槽,不過我可冇這麼多餘裕來管這些,於是乎華麗地說道。

「目前和麟音正在試行階段交往著。至於那張抱住她的照片,則是我單方麵的行為。之後還被薙刀狠狠地教訓了」

麟音以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我。

我裝作不去在意女帝的樣子,繼續演說到。

「所以麟音並冇有什麼不純異**往。錯誤都在我身上。如果要責備的話,就請責備我吧。拜托,大家」

白煙繼續在階梯上蔓延。連麟音的胸口都已被厭惡包圍。

我將麥克風的開關關閉,走近麟音。(插圖)

「配合我的說辭」

用煙幕將會場遮蔽,中斷全校集會——這就是我所拚命相處的策略。

想法太單純?不用你們管。我已經儘力而為了。

受這個演說的影響,多少應該可以減輕大家對麟音的意見。

認為我隻不過是個莫名其妙的傢夥的人應該也有,不過那也不要緊。

問題是這以後。這之後,纔是真正的勝負所在。

被呆然的女帝直直地看著的我,拜托道。

「拜托了。向大家道個歉吧」

女帝向學生們道歉。

為了能夠讓我們繼續在學校中正常的生活,這是必要的。

但是,自尊心極高的麟音是否能夠道歉還不得而知。

這點上,我也不清楚。

「求求你了。麟音……」

重新打開麥克風的開關,將它遞給麟音。

不一會,周圍已經完全被煙霧充滿,麟音的身影也從我的視線中消失。

「唔……」

麟音發出了微弱的聲音。

在眼前白茫茫的視野中,麟音正迷茫著。

到底會沉默多長時間呢——

「大家……該怎麼說呢……那個……」

麟音勉強的聲音從擴音器中傳了出來。

「……迄今為止,我作為風紀委員在很多方麵太過嚴苛。不僅僅是不純異**往,就連純粹的戀愛都禁止了……。大概大家對此也產生了不小的意見吧……」

白色煙幕的另一側,同學們開始了議論。

「所以,那個……對不起」

咚——傳來麥克風放在了台階上的聲音。

「大家,請原諒我。拜托了」

正坐跪拜了嗎(注:這個姿勢其實不難想象啦,就是正坐著雙手放前頭點地請罪的樣子,前文中所說的正坐請罪就是這個),還是說僅僅隻是鞠躬請罪,因為煙霧的原因無法搞清。

但是——就是這樣!我鬆開了緊握的拳頭。

曾經表示絕對不會道歉的女帝開口道歉了。

再一次,擴音器中想起了說話聲。

「從此之後允許進行正常的交往。應該說還要鼓勵纔對。大家,請隨心所欲地交往吧!!」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演講堂中充滿了巨大的歡呼聲。

當然會高興了。本來因為麟音的原因,戀人們不得不地下作戰。但是,這之後可以堂堂正正地交往了。

接著,在煙霧之中,我的手臂被抓住了。透過白色的煙霧,近在咫尺的麟音抬頭看著我。

「能夠做出道歉,實在謝謝你了」

「明明決定遵照家訓,絕不道歉的說……哼,居然讓我道歉,你這傢夥真是最差勁了!」

「不好意思啦。原諒我吧」

「……哼。算了」

嗯,意外乾脆地被原諒了。

於此相對,麟音以有點生氣的口吻問道。

「說起來……你又說喜歡我了。難道說找回了記憶嗎?」

「冇回來啦。因為無論如何都不願意麟音離開學校所以說了謊」

「我想也是。明顯說了和事實差距甚遠的話。這個大騙子!繼父親大人之後,這次居然在全校學生麵前叫喊喜歡什麼的……到底在做什麼啊,你這傢夥!」

嘴裡說著這樣的氣話——噗。

麟音卻一下子抱住了我,將臉埋在我的胸前。

「喂,乾嘛突然在大家麵前抱住我啦!」

「才、纔不是抱著你啊。這個是……對了,因為周圍白茫茫的所以失去了方向感,頭感到有些暈罷了。快點支撐住抱著我。而且,反正大家現在看不到啦,又不要緊」

噗~~~~~~噗~~~~~~~~~~~~~。

我抱住了她,就像抱著小貓一般,平坦的胸部緊貼在我身上。

之後,麟音小聲呢喃道。

「謝謝你,悠太……」

當煙霧散開的時候,我已經帶著麟音走下了舞台。

「唔哦!?」「呀啊!?」

我和麟音不約而同地叫了出來。

學生會長大人一副凶神惡煞的表情站在我們麵前。

「這是怎麼回事!?和約定的不一樣啊!」

「你在說什麼啊。龍凰院麟音可是謹守諾言的」

「不是要在全校學生麵前正坐請罪的嗎!?」

「我做過了哦。而且動作非常大的做了」

「完全冇有看到啊!因為煙幕的原因!」

「哼,這種事情誰管你」

「可惡!好不甘心!卑鄙的傢夥!」

美麗學姐狠狠地踏著地麵,轉子狀的頭髮完全被震亂。

突然間察覺了什麼似的拍了下手。

「對、對了!你說過已經提交了退學申請了吧!?這下要跟你說再見了!Oh-hohohoho——」

「好久不見了,悠太君」

像是要蓋過學生會長的笑聲一樣,一聲有些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母親大人!為什麼會在這裡!」

登場的人物,是麟音的母親。手持馬鞭,身著西洋風的蕾絲長裙的母親大人,臉上浮現出了笑容。母親大人比學生會長的胸部還要大。琺琅質地的連衣裙胸口儼然一幅快被掙破的畫麵。

「悠太君的演說,我也聽到了哦。很酷哦。真是青春啊。媽媽要是在年輕一點的話,說不定會從麟音身邊將悠太君偷走哦!」

請現在就將我偷走!本人,最喜歡母親大人您的爆乳了!

「笑嘻嘻的乾什麼啊,悠太!」

「就是啊!你在看什麼地方啊!」

學生會長和麟音一起怒吼道。

然而母親大人卻笑得更加開心了。

「啊啦啊啦,還有情敵啊。這樣更好了!」

「情、情敵什麼的纔不是啦!」

「對啊。我纔不會喜歡悠太什麼的!」

「兩個人都好不坦率啊。從此以後互相競爭就好了」

聽到母親大人的發言,學生會長突然露出誇耀的表情。

「不會再有什麼競爭了。不會再和龍凰院麟音碰麵了啊!因為,她就要離開學校了!」

「啊,對了對了。那件事情啊——進來吧」

從舞台邊上走出一個西裝革履的男性。是我們學校的校長。說起來,校長,為什麼被繩子綁得像龜甲一樣啊……?

「龍凰院麟音同學,你的退學申請我已經收到了」

校長從上衣的口袋中取出退學申請(看來雖然被綁著,但是手腳還是能夠自由活動的)。

中途,母親大人踢了一腳校長的屁股。

「喂,說了詞尾要加上『哼~』的啦!?你現在是頭豬知道嗎!」

「我明白了哼~。但是,申請將不被受理哼~!」

「不被受理!?這和約定的不一樣吧!」

橫眼看了看情緒激昂的美麗學姐,麟音哼了一聲道。

「我不是遵守了約定嗎。我已經提交了退學申請。至於會不會被受理,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學生會長走到校長(被龜綁著)的麵前。

「為什麼不受理!?快點受理啊!」

「這是理事長夫人大人的命令哼~。身為豬的我怎麼可能反抗哼~」

「這就對了,好孩子。這是我給你的獎賞」

接著用馬鞭抽了校長一下。我們穿著西裝的校長髮出「嗯哼哼~」的聲音露出一臉幸福的表情。

雖然拜托過母親大人「讓麟音的退學申請不予受理」……不過看來校長卻遭到了無妄之災。嘛,算了。反正校長看上去也很幸福的樣子。

「還有,悠太君。我們不會追究引起騷動的學生們的責任,所以請你安心好了」

「非常感謝。這可幫了大忙」

成為女王大人的母親大人摸了摸我的頭。

「這種程度的事情不過是舉手之勞啦。今後小音音的事情也拜托你了哦。那麼,走吧!豬豬們!」

笑著揮起馬鞭,女王大人朝著校長的屁股打去。

母親大人AND校長離開了演講堂。從遠處傳來「駕駕加快腳步!」「是的~」這樣的響聲,不過就當做冇聽到吧。為了校長今後著想。

「……怎麼會」

呆立當場的學生會長失落地站在那裡。

「又是,我輸了嗎……」

「呼哈哈哈!我龍凰院麟音是無敵的!」

不知為何聖綾學園的女帝又囂張了起來。

在一邊看著這兩大美女,我終於舒了口氣。

真是的,這件事總算結束了……

祈禱今後的生活能夠平穩度過。

以上,我和麟音的第一章——第二學期最初的事件落幕了。

這個時候的我,以為所有的問題已經都解決了——

但是,看來還有更為麻煩的事情在等著我……

-多故事是講大胸少女為此煩惱。然後我發現上麵記錄了一個增加胸圍的方法,可謂是最駭人的最終手段了!那、那就是——!!」「難道說,寫的是『讓喜歡的男孩子揉就會變大』嗎?」本來就已經有些興奮的麟音,聽我這麼說後一下子崩潰了。「為什麼你會知道!悠太難不成也看過『BUST女友』這本書嗎?」(銀:bust,**,似乎是neta眼鏡女友)那個似乎是一般少女漫畫的題目。故事圍繞一名為胸圍苦惱的女孩子展開,是一本忐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