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見周 作品

人生的粉色時光到來?

    

書同時,富士見F文庫還發售了「H P1—公主天國—」。("w")《==他時常被彆人點明很像這個表情。雖然他本身並不這樣認為,不過這樣形容他的人不在少數,所以這個可能性貌似很高。("w")這樣的臉泡妞根本冇戲阿,然而一旦這樣消沉起來,「看、更像了嘛」的糾正發言反而猶如惡性循環一般日複一日。不管怎麼說,作者非常慶幸自己冇有近照。插畫:水月悠負責「戀姬|無雙外傳紫電一閃!華蝶假麵~在成都颳起的旋風~」(...-

第2卷

人生的粉色時光到來?①月見裡悠太十五歲。人生的粉色時光到來?

大概,人類可以分成兩鐘。也就是“受歡迎的”和“不受歡迎的”。

“受歡迎的”這類傢夥們,整天被女生們包圍著。“啊哈哈,我的身體隻有一個,按順序按順序”大概就是這樣的感覺跟女孩子們粘在一起。呸呸呸。

另外一種被分在“不受歡迎的”之列的男生們則在陽光的陰影這下頑強的生活著。“我對女孩子什麼的冇興趣,隻要有XX的話就能活下去”說著這樣的話,一頭埋入興趣的世界中。如同庭院角落中石頭下麵的蟲子一般,灰暗地生存著(嘛,在石頭下麵住著還意外地讓人安心)。

那麼。

雖然很悲哀,我是屬於“不受歡迎的”這類男生。

冇有戀人的經曆=年齡是理所當然的……朋友們也儘是些人間失格的傢夥們。女性的朋友完全冇有。更可憐的是,到高中一年級暑假為止除了體育祭的比賽者外,從來冇有跟女孩子牽過手。

能夠拯救這樣不受歡迎的我們的魔法咒文有好幾條。

“隻要有二次元就足夠了!”

“這個世界上肯定有喜歡我的女孩子存在的!”

還有一條。拯救我們這些不受歡迎傢夥們的話語。相信大家也曾經聽說過。

那就是-“無論是誰,總會有三次左右受歡迎的時期的!”

將這句金石玉言當做精神食糧,我在灰色的十五年人生旅途中艱難地走過。至今還在等待著這受歡迎的時期的到來…….

就算是明察秋毫的讀者兄弟們大概已經明白這種莫名其妙的前言是怎麼回事了吧?

哼哼哼。是的——終於到來了。

我也終於迎來了受歡迎期了!萬歲!萬歲!!(注:第二個萬歲使用假名拚起來的,強調語氣)

開端是在某天放學之後。

大概是在麟音被水球襲擊事件的兩天之後吧?說實在的,這未免太過火了。正在煩惱著做些什麼而在走廊上朝著教室走的時候。如果將我的腦漿用視覺表現出來的話,應該就是以下的畫麵吧。(注:圖中的腦中充滿了胸部兩字,仔細看中間夾著一個麟音的麟字)

如圖所示,裡麵埋藏了對胸部無儘的渴望!對於麟音的事情多擔心的程度也就占了那麼一丁點而已(平常都是清一色的)。

“kusunkusunkusun!”(注:日本人打噴嚏的聲音,跟我們這邊不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來了個噴嚏三連發。有誰在說我嗎?如果是**娘說“悠太太帥了,我喜歡你!”的話當然是再好不過了——想著這種事情走到二樓走廊的頂端所在“地理學準備室”房間門前的時候。

彷彿是預料到了我的到來一樣——哢啦啦啦啦。

門猛地被打開了。

“……嗚”

學生會長大人的仆人聖綾學園學生會書記宇佐美一臉怯懦地站在那裡。較小的身軀以及披在肩上的耷拉下來的兔耳朵一樣的頭髮正微微顫抖著。像是拚命忍住冇有逃走一樣雙手緊緊抓著裙子的下圍,淚眼朦朧地向上看著我。

說起來,雖然看不出來,不過宇佐美已經是高中二年紀了。對我來說應該是前輩。二年級的教師應該是在西校舍纔對吧。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啊?難道說被主人命令過來打掃地理學準備室嗎?

宇佐美和我冇有任何交情。連話都冇有說過一句。雖然因為她是姬神家的女仆的原因,在學校中有很高的知名度。

就這麼進去也冇有什麼問題——不過正常情況下多少應該打個招呼吧。兔子好像會因為寂寞而死掉(雖然宇佐美並不是兔子,怎麼說呢——也就是氣氛之類的)。

“怎麼了嗎?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事情嗎?”

“……呀,(注:這裡的呀不是吃驚的擬聲詞,而是日本人打招呼用的)月見裡悠太同學,是嗎?”

“是啊”

在我回答的瞬間,手臂突然被抓住了。接著就被拉近了地理準備室。

不知為什麼房間裡的窗簾被拉了起來。周圍非常昏暗。到處散發著黴味。

地理學準備室的木質書架上堆放著世界地圖、地球儀、地層斷麵圖以及地理課上所使用的教材。就散發出黴味這點來看已經有相當長一段時間冇有使用了。

就在這時——哢嚓一聲。

是鎖門的聲音。背對門站著的宇佐美反手將門鎖了起來。

……哈?反射性地思考起來。我有做什麼要被鎖起來教訓的壞事嗎?

前段時間潛入到活動室的事情應該冇有曝光纔對啊……。

恩~,難道說上次和天文部的傢夥們一起眺望璀璨的星辰(冠以璀璨星辰之名的女子遊泳部部員們)的事情敗露了嗎?還是說被COSPLAY愛好者的惡友請求參與而正在策劃中的“男扮女裝潛入女子更衣室(注:這個位置有個五角星符號)大作戰”在施行之前就已經泄漏了呢?心中思緒萬千。嘛,算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總之先道歉吧。

立刻正坐起來。因為我是訓練有素的胸部粉絲,偷窺被抓也不是一兩次的事情。正坐的姿勢也就鍛鍊的爐火純青!看吧,我華麗的正坐姿勢!

非常抱歉!——宇佐美來到擺出連威利博士(注:日本遊戲洛克人中的角色)都為之變色的正坐的我的麵前。

顫顫巍巍地抱住了我。

“乾乾乾乾乾、乾什麼啊宇佐美前輩?”

“呀,悠太同學……”

uruuruuruuruuruuru。(注:又是這種擬聲詞,大概就是要表現那種慌慌張張地小幅度動作)

用微紅的瑩潤雙眼看著我,宇佐美說道。

“喜……………………………喜歡”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是因為我做了什麼壞事被逮到了,而是因為宇佐美前輩要向我告白纔將我帶到無人的房間裡麵來的嗎!?真的假的!?

她顫抖著拉著我的手臂來到窗台附近。

宇佐美前輩背窗而立。從窗簾的縫隙中照進來的陽光,照射在完全看不出是前輩的宇佐美身上。栗色的頭髮反射出耀眼的光輝。這個場景我也曾經在幻想中看到過……不經意間吞了口口水。

和她麵對麵還是頭一次,這樣看來,宇佐美前輩還是相當可愛的……。

姬神家的女仆仰頭淚眼朦朧的看著我沉默不語。

彷彿,時間停止了前進。

遠處傳來棒球部的金屬球棒擊球的練習聲。以及,胸中咕咚咕咚狂跳的心臟告訴我時間並冇有停下。

“很久……”

漫長,極其漫長的沉默之後——

“很久之前就喜歡上月見裡同學了……”

大概是因為緊張吧。宇佐美前輩用微妙的朗讀似的音調告白了。

“誒,啊,不,但是,我,宇佐美前輩,還不是,很熟”

作為我來說,十分不相稱的舉動。可惡,被告白這種事情從冇體驗過,完全不知所措!

“我,我瞭解,月見裡同學的事情!喜、喜歡**是嗎?”

“確實是這樣冇錯……恩,啊!?”

不經意間再次確認了一下宇佐美前輩的胸部。

無與倫比的巨大!宇佐美前輩的胸部,難道有這麼大嗎?

就我的眼光看來……喂喂,都已經超過九十公分了!因為她人很纖細,胸圍下尺寸應該很低。這不就冇有罩杯了嗎!(罩杯的尺碼是由胸圍下尺寸來決定的!)

像是被斥訴的孩子一樣閉上眼睛,宇佐美前輩像是要抱起胸部一樣將右手房子爆乳的下方。

另一隻手則是微微拉開裙底。可以若隱若現地看到裡麵的條紋內褲。

以無法更紅的臉色,顫抖著說道。

“呀……月見裡同學的話……做什麼都可以……。摸摸……也可以哦?”

充滿淚水的雙眼向上看著我。讓人聯想到中了陷阱的野兔的表情。或者說像是在菜市場上待宰的仔牛的悲傷麵孔(當然,背景音樂是DonnaDonna(注:在許多國家傳唱的猶太歌曲,原版為英文,歌詞大意是歌唱從牧場送往集市裡的可憐仔牛))。

在冇有人的地理學準備室中。可愛的蘿莉係前輩。爆乳。內褲若隱若現——猛烈煽情的畫麵。

我生出想要對著書架上的地球儀撞頭的衝動。

可惡!太可惜了!是在太可惜了!

對完全冇有出手的我,宇佐美前輩提出了問題。

“那、那個……什麼……都不做嗎?”

小小地吐了口氣,前輩接近了過來。

宇佐美前輩的肩頭更加顫抖。

我伸出了手,溫柔地放在了宇佐美前輩的肩上。

“請不要做這樣的事情。應該更加珍惜自己纔對”

“……哈!?怎麼好像被說了很合情合理的話呢!?”(疾風:意思是說這時候應該失去理智了纔對是吧……)

“實在抱歉,我是不會和宇佐美前輩交往的。也不會出手的”

“為……為什麼……?難道說不喜歡**嗎……?”

宇佐美前輩抓住我的手——撲哧——按在自己的胸口上。

手指陷入了**中。觸感非常好。

“我這個人呢,宇佐美前輩。是個訓練有素的胸部粉絲。我的‘悠太之眼’是絕對容不下沙子的”

我看著宇佐美前輩的爆乳。

“你真正的尺寸應該是六十三公分纔對”

“啊哈!?”

兔子耳朵一樣的頭髮戰栗(站立)了起來。

“應該是重疊著放了三個胸墊在裡麵吧”

宇佐美前輩看上去如山般隆起的**其實是假貨!

“胸墊”——我們胸部星人最最憎恨的存在。

“想要引誘我的話,最少也要達到C罩杯以上纔是推薦配置”(疾風:我是計算機硬體迷,所以這裡用了配置這個詞,請大家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直起身來的宇佐美前輩頭髮漸漸垂了下來。就這樣直立著趴在地上。

“嗚哇——、反正我就是飛機場啦!貧乳啦!所以隻能這麼辦啊!美麗大人八嘎八嘎!”

為什麼這個時候會冒出姬神前輩的名字來啊?

雖然不清楚怎麼回事……我走過來輕撫著趴在地上的宇佐美前輩的頭。

“對不起。請振作起來。宇佐美前輩雖然是貧乳,不過形狀卻非常好。是美乳啊。和僅僅是飛機場的麟音不可同日而語”

“真的嗎……?”

“恩。絕對”

宇佐美前輩吃驚的抬頭看著我。剛纔那種怯懦的氣氛消失一空。

……恩?明明是**控的我怎麼會說出貧乳控一樣的話來?

“就算是貧乳,也是胸部啊。實乳!實乳!”

這也是布希老師教導過的。雖然對貧乳冇有興趣。不過,卻不能對其失去敬意。不管什麼樣的**,總有飛機場的時候。

“很高興聽到你的告白。但是我是不會和宇佐美前輩交往的。難麼,恕我先行告退了”

紳士一樣回禮之後,我離開了地理學準備室。

裝作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走到走廊的拐角處——哦哦哦哦!!

咚咚!——用頭撞著校舍的牆壁。

“太可惜了了了了了了!!實在是太太可惜了啊啊啊啊!!”

第一次被告白,第一次被說“摸摸也可以哦”。本來的話應該是高興地飛起來的畫麵纔對。

但是,我是不會對貧乳出手的!如果那樣的話我胸部粉絲的威名就會折損!胸部星人失格!

可惡!如果宇佐美前輩是**的話,我絕對會奮勇上前的!(注:這裡用了一個詞“ルパンダイブ”是指隻穿一條內褲擺出跳水一樣姿勢跳向女孩)實在是太可惜了!神大人太壞心眼了!

撞了一會之後,終於漸漸冷靜下來。

用手揉著撞痛的地方,我背靠著牆坐在那裡。

“不過……看來我也不是完全被捨棄了啊”

和麟音好像在交往?這樣的狀態之下,出現了向我告白的女生。

看來我的受歡迎期也已經來臨了啊,這樣看來。下次請一定是個爆乳的女生,拜托了神啊!

就結論而言——我的願望實現了。

“月見裡悠太……”

背後突然傳來招呼聲。

高雅的口吻。腰上的西洋劍。擁有自幼就活躍在各種媒體的美貌。而且,是聖綾學園的第一爆乳。一百公分I罩杯。

我憧憬的胸部擁有者——姬神美麗單手插腰地俯視著我。

像是彈簧一樣立刻直立著彈起。

“哦,找我有什麼事嗎!?”

能夠被姬神前輩出聲招呼可是榮幸之至。

學生會長大人拔出了西洋劍,一下子抵在我的脖子上。

“我以學生會長之名命令你……”

眼神銳利地看著我,像是施捨一般說道。

“和本小姐約會!”

叮咚。叮咚——教會的大鐘響了起來。天使們吹著喇叭從天而降,向我表示祝福。走廊上灑滿了美麗的花瓣,散發出醉人的香氣。周圍站在花瓣上的動物們一齊向我回首(以上,全都是我心中的景象)。

啊,不受歡迎的諸位……。絕對不能放棄希望……!

受歡迎期,終於來臨了!!

“怎麼樣?難不成要拒絕嗎?”

“當然,非常樂意!”

能和姬神前輩約會的話,做什麼都行!就算要我趴下來舔鞋子我也會照做!

看著沾沾自喜的我,學生會長哼了一聲。

“……日曜日(星期天),上午十點。到神代車站前集合。決不允許遲到”

扔下這句話,轉身而去。

被丟下的我,依舊呆然站立在原地。

夢……不是吧大概?我被姬神前輩邀請約會了……?

將我拉回現實的是麟音。

“這個無禮之徒!天誅~~~~~!!”

“哇啊啊啊啊啊!?”

突然出現的麟音,用長刀狠狠地將我擊飛。

非常的痛!?做什麼啊,這個貧乳!

但是,會痛的話就是說並非做夢!即是說我真的可以與姬神前輩約會!?

在校舍的走廊上成拋物線飛起的我向著天井揮拳。

神啊,佛啊,布希長岡大人,謝謝你們~~~!!

活著真是太好了~~~~~~~~~~~~~~~~~!!

可悲的是,那個時候的我並冇有注意到。

這是之後聽說的——在此之前五分鐘左右,發生過這樣的片段。

“O-HOHOHOHOHOHOHO!!”(注:女王笑,不多說了)

放學過後的學生會室中,姬神美麗發出高亢的笑聲。坐在辦公桌前的學生會長,用愉悅的眼神看著站在她麵前的麟音。

聽著這笑聲,麟音流露出露骨彷彿咬到黃蓮一樣痛苦厭惡的表情。

“這次,不會那麼容易讓你瞞混過去了,龍凰院麟音……”

學生會長拿出一張照片。

照片上的是——“女生被男生抱著而臉紅的樣子”。

雖然姿勢看上去有點微妙,不過確實是悠太和麟音冇錯。

麟音心裡不禁咋舌。

恐怕,前些天從樓上落下水球時候的躲避的樣子唄拍了下來。

那個時候完全誤以為悠太是在索吻……後因太過害羞而用長刀狠狠揍了他一頓。當時應該更加註意到周圍的動靜纔對……。

麟音一邊心裡選擇台詞,一邊開口問道。

“……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照片?”

“因為聽到一些不好的傳言,所以一直在注意你的行蹤。龍凰院麟音……是關於你和男生交往的傳言”

“哼,我知道了。放出傳言的恐怕就是你吧,姬神美麗……。真是的,所謂小人就是你這種做事卑鄙的傢夥”

“你認為用這樣的口氣對本小姐說話好嗎?本小姐的手中可握著你和男生交往的證據哦!?”

指著照片中的女生,學生會長眼神銳利地盯著女帝。

“這個人怎麼看都是你——龍凰院麟音不是嗎?而男生則是月見裡悠太”

“……”

“龍凰院同學,你作為風紀委員本應對不純異**往進行取締……。這樣的你居然和男生抱在一起,難道不覺得羞恥嗎?”

呼呼地甩著照片,學生會長的臉上發浮現出虐待狂一樣的笑容。

“如果將其曝光的話,你們交往的事情就會變得全校皆知。那大概會變得很有趣吧……?”

“還以為你要說什麼……真無聊”

“你說,無聊……?”

“啊,是在太無聊了”

“你以為本小姐隻是嘴上威脅而已嗎?要將這張照片曝光可是易如反掌哦?”

“隨你高興。完全無關痛癢!”

麟音將手裡的長刀重重敲在地板上,態度堅決的說道。

“月見裡悠太是個變態!而且,還是個笨蛋,窮鬼……有名的差勁男生!這樣的傢夥和我怎麼可能交往呢!”

“咕……!”

“就算照片曝光了,又有誰會相信那樣的悠太會和我交往!”

像是被抓到痛處一樣,學生會長皺起了眉頭。

“這也有理……。月見裡悠太是那種愚鈍且品性低下的昆蟲等級男生。當收到你們在交往的訊息,還有之後看到你們抱在一起的照片的時候,都覺得難以相信……”

姬神美麗再一次看向麟音說道。

“但是,我也收到了你曾經做便當給那個男生的報告!難道這也算是純潔的交往嗎!?”

“太死纏爛打了吧,姬神美麗。我不可能和那種男生交往的”

“看來你是不會改口的了。如果能夠證明你們確實在交往的話……那要怎麼辦?”

“怎麼辦,是指?”

“我的意思是,作為風紀委員,要怎麼承擔起這個責任。還是說龍凰院家的人難道總是逃避責任的嗎?”

對於學生會長顯而易見的挑釁,麟音不禁豎起了眉毛。

“當然。如果能夠判明我交往是事實的話,我會在全校學生麵前鞠躬請罪,然後引咎退學的”

“此話當真嗎?”

“龍凰院麟音決不食言”

“那麼,隻要讓你承認交往就行了是吧?彆忘了你所說的話”

“哼,我絕對不會忘了的”

“哼哼哼,本小姐會讓你為剛纔所說的話後悔的……”

姬神美麗用手中的手機和某人進行了聯絡。

“執行作戰,宇佐美。上吧。……因為太羞愧了所以不要?本小姐不想聽什麼亂七八糟地抱怨!你應該明白違背本小姐意思的下場吧?……什麼,月見裡悠太來了?來的正是時候!按計劃進行!”

掛斷電話的美麗取出一個遙控器,按下按鈕後,牆壁上的電視機顯示出了畫麵。

裡麵呈現出的——雖然不是很明朗,不過應該是地理學準備室。

在擺放著地圖和地球儀的小房間裡,悠太和姬神家的女仆麵對麵。

“這是什麼!”

“哼哼哼,是本小姐命令宇佐美對月見裡悠太進行誘惑的場麵”

“你、你說什麼!?”

“如果你真的冇有和他交往的話,宇佐美和月見裡悠太之間發生什麼應該都跟你沒關係吧?”

“當然……”

“那麼,讓我們一起看看吧……”

電視機的另一邊,兩人正沉默著看著對方。

緊張感甚至傳到了這個房間裡來,麟音不禁嚥了口口水。

誘、誘惑到底是要做什麼啊?難道說是見不得光的這種事情那種事情!?雖然在書上見到過很多次,不過從冇親眼看過……那麼,悠太要做那麼下流的事情嗎!不想看,那種東西!不,悠太又不是我的戀人,他怎麼樣關我什麼事情!

就在這時,姬神家的女仆行動了。

宇佐美抱住了悠太。接著,傳來了斷斷續續的聲音。

“不,月見裡同學……。喜………………喜歡”

“哈啊啊啊啊啊啊!?”

悠太彷彿吃了一驚般瞪圓了眼睛。

宇佐美將呆住的悠太拖入了房間內部。

“地球儀裡麵裝有攝像頭……”

美麗控製著遙控器,慢慢調整畫麵。

畫麵中映照出兩個人的身影。

“很久……很久之前就喜歡上月見裡同學了……”

“誒,啊,不,但是,我,宇佐美前輩,還不是,很熟”

“我,我瞭解,月見裡同學的事情!喜、喜歡**是嗎?”

宇佐美擺出了一個強調巨大胸部的姿勢。

“呀……月見裡同學的話……做什麼都可以……。摸摸……也可以哦?”

在一旁笑眯眯的美麗。與她形成對比的是咬牙切齒一副不甘心模樣的麟音。

這、這恐怕危險了……?悠太可是最喜歡**了。恐怕會被迷昏了頭……!?

“怎麼樣,要後悔的話就趁現在哦……?男朋友變成什麼樣子也不要緊嗎?”

“我、我說了不是什麼男朋友了吧!”

“還在逞強是吧……!啊,月見裡悠太出手了”

彷彿飛向滅蚊燈的蚊子一樣,悠太慢慢地接近了宇佐美。

難、難道說要做什麼不知廉恥的事情了嗎,悠太那個傢夥!如果你真的出手了的話,就意味著你的校園生活完結了!不,是人生終結了!

麟音握緊了長刀。

如果出手了的話,立刻就衝到地理學準備室去砍他……不,如果那樣做的話就正中了姬神美麗的下懷!?

“月見裡悠太接近宇佐美了哦……”

嗯——美麗也緊張發地嚥了口口水。麵頰微微發紅。

然而,一邊的麟音雙頰早已通紅。雖然也曾經妄想過戀人之間做一些接吻以上的事情,不過基本上來說她對於這類情況的免疫力為零。

“哈哇哇哇哇哇……”

受不了刺激而用雙手捂在臉上。但實際上麟音仍舊從指縫間偷窺著眼前的畫麵。

與宇佐美離得更近的悠太——噗。

將雙手溫柔地放在了姬神家女仆的肩上。

“請不要做這樣的事情。應該更加珍惜自己纔對。我不會和宇佐美前輩交往的。更不會出手”

說得好,悠太!這纔像我得戀——不,纔不是戀人!有可能成為戀人的男人!值得褒獎!下次做些點心來慰勞一下他吧!

麟音鬆開了拳頭。不過,接下來的話卻讓她臉色一變。

“你真正的尺寸應該是六十三公分纔對。想要引誘我的話,最少也要達到C罩杯以上纔是推薦配置”

(可惡,虧我還想誇獎他一下。居然是為這樣的原因而拒絕的啊!)

“對不起。請振作起來。宇佐美前輩雖然是貧乳,不過形狀卻非常好。是美乳啊。和僅僅是飛機場的麟音不可同日而語”

(下次見到他,絕對要砍了他!砍到長刀的刀鋒變鈍了為止!)

畫麵中,悠太離開了地理學準備室。被丟下來的宇佐美呆呆地看著關上的門。

“宇佐美這傢夥,果然不中用!連誘惑那個人都做不到!……哼,既然這樣那就冇有辦法了!”

咚——美麗的拳頭敲在了辦公桌上。然後盯著麟音說道。

“就有本小姐親自去誘惑月見裡悠太!要阻止的話最好趁現在哦!”

“哼,愛怎麼做隨便你!我龍凰院麟音纔不會因為這種事情而動搖!”

“那麼……就這麼辦吧。我和月見裡悠太約會一天。龍凰院麟音,你跟在後麵看著。如果能夠忍住一天不出來打攪的話就算你贏了!”

“好吧。我接受!”

“如果忍耐不住中途打斷約會的話,就證明你承認了你們在交往。按先前的約定向全校學生謝罪,然後提出退學申請行嗎?”

“囉嗦!我會遵守諾言的!……相對的,你也要遵守你的承諾。如果我忍住一天的話你就要將照片的事情隱瞞過去並且將照片銷燬”

“知道了。就這麼說定了……。那麼,本小姐這就去邀請月見裡悠太參加約會”

美麗悠然地離開了學生會室。

跟在後麵走出房間的麟音暗自慶幸。

(哼,不過是跟在後麵看著悠太約會而已,冇什麼大不了的。畢竟我冇有跟悠太真正地交往嘛!真是期待週末的來到啊!)

星期日。早上五點。第二青雲宿舍。

正常步行走在地板上都會發出嘎吱嘎吱聲響的古舊建築。在建築的二樓拐角處的201室就是我和同學虹浦創平所在的房間。

在六畳大小的空間裡唯一稱得上傢俱的就隻有兩層的床鋪,還有一個塑料的架子。架子上放置著遊戲、動畫的光盤,還有一些**DVD(非18X)、寫真集、動畫設定資料集。創平比較愛乾淨,所以連我的也整理過了。這對於懶散的我來說,可是幫了大忙。

順帶一提。

隱藏在疊好的衣服中的有不少被宿舍管理員大媽發現了就會遭到冇收的H書和H-game。幾乎處於飽和狀態。

那麼,男生住所的順帶描寫就到此為止。

“恩~……。畫麵……畫麵崩壞了哦~~~……。黑暗史確定……”

睡在上層的創平說著奇怪的BGM式夢囈的時候,我在下層盯著放在一旁的照片。在床頂上貼著好幾張**偶像的照片。因為我想要過著時刻被**們包圍的生活。

不過。

這個時候看著的,則是姬神美麗前輩的珍貴照片。

去年運動會上拍攝的,當時還是一年生的姬神前輩——握著接力棒奔跑的英姿颯爽的照片。這時從新聞部的傢夥們手中花了三千日元買下來的。

“哈啊……果然還是她最棒了……”

體操服之下的I罩杯生動地搖曳著。那種彷彿能聽到“嘣嘣”擬音的搖晃。

也難怪照片上麵的觀眾們,全員露出呆滯的神情看著這一幕。這樣的胸部實在是太過壯麗了。

我用不會吵醒創平的微弱聲音說道。

“我今天,能夠跟這個爆乳的擁有者約會……”

拚命握緊拳頭。一點也不開玩笑地超級高興。高興過頭了!

證據就是。

和麟音約會的時候起床相當痛苦。“好麻煩啊——。真想多睡一會”這樣想著。

但是,今天完全不一樣。因為太過興奮,超過三點鐘才睡著。然而,才五點鐘就已經醒來了。

眼中已經完全冇有了睡意。那麼,雖然還很早,還是起床吧。跟姬神前輩的約會時絕對不能遲到的。

我立刻爬了起來,進行著出門的準備。

在黑乎乎的走廊上前進著,來到自來水龍頭邊開始刷牙。如果有口臭的話可是很不好的。

仔細地洗完臉,少有的將頭髮打理整齊。

儘量自己打扮的整齊後,拿出一件T恤穿了起來(除了T恤之外冇有其他衣服可穿了)。

啊,順帶一起,內褲也換成新的了,還帶了昨天剛買的便宜的橡膠製防具。碰到個萬一——那樣的事態時不至於陷入困境!!準備萬全!!(疾風:……真的是準備萬全)

時針此時指向了六點鐘方向。會合的時間是十點。現在還太早……不過還是趁現在出發吧!如果宿舍裡麵的傢夥們起來的話就麻煩了!

於是我躡手躡腳地走出了宿舍樓。

走出玄關的時候,我對著宿舍老舊的門廊敬了個禮。

抱歉了,混蛋們。我先走一步嘍。

月見裡悠太,十五歲。即將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了——!!

“什麼,悠太居然提前了兩個小時就在那裡等了?”

上午九點五十分。躲在神代車站前道路旁陰暗角落中的麟音瞪大了雙眼。

穿著女仆裝的宇佐美在一旁點了點頭。

“我到達的時候已經在那裡等了,應該是在之前就已經到了”

麟音以像是要咬住大樓的牆壁發泄一樣的氣勢狠命地盯著悠太。

在車站前的雕塑前,胸部星人如同被關在籠子裡的動物園中的野獸一樣來回逡巡。時而抬起頭看著時鐘歎氣。

時而害羞似的滿臉通紅,然後像是甩開秀色一樣揮了揮右手。

一個人在那裡演什麼獨角戲啊,悠太這個傢夥。以前從來冇見過那個傢夥這個樣子!(疾風:跟前麵描寫麟音的那段幾乎一樣)

說起來,跟我會合的時候還遲到了十秒鐘的說!同姬神美麗約會的時候就提前來了啊!這個無理的混蛋!

“哦吼吼吼吼吼(女王笑)。同本小姐約會的男生,從來冇有一個會遲到的!能夠讓男生等著也是好女人的一個條件哦!”

不知為何帶著眼睛的姬神美麗,彷彿自我誇耀般挺著**掉過頭來看著麟音。

“可惡……”

“啊呀,一臉不甘心的樣子呢。難不成在約會的時候,你是等待一方嗎?”

“怎怎怎、怎麼可能!我也是讓男生等的一方啊,而且等了很久啊!再說這種失禮的話就砍你哦!”

麟音將手中的長刀指向了美麗。不過因為刀刃被布套包裹著所以學生會長並冇有表現出特彆恐懼的樣子。

“嘛,真是野蠻”

“我可不想被一直帶著西洋劍的你這麼說”

“啊呀,我今天可冇有帶哦。因為是約會啊。本小姐可是能夠明辨孰輕孰重的。跟任何時候都絕對握著長刀的你可不一樣哦”

麟音鬆開了握緊的長刀,看著掩口而笑的美麗。

確是冇帶西洋劍。

大概是因為關乎勝負吧。美麗穿的衣服衣領打開,那宏偉的胸部可以從中看到大半。

“……喂,姬神美麗。你的衣服不是連胸都露出來了嗎”

“這種程度不算什麼啦。跟你不一樣,本小姐可是有貨可看的。而且……”

說著這樣無禮的話,姬神美麗看向來迴轉圈的悠太。

“今天,誘惑那個人纔是我的目的。一定會很輕鬆就上手的”

“……”

悠太是最喜歡**的變態……。對穿著這樣裝束的姬神美麗很有可能會動搖……。

“啊呀?為什麼露出一臉不安的神情?”

“才、纔沒露出那種樣子!”

“哼哼哼,看你那倔強的態度能持續到什麼時候……”

美麗臉上露出虐待狂式的笑容,抱起了雙臂。

“再說一次規則。今天,本小姐和月見裡進行約會。龍凰院麟音——你同宇佐美一起尾隨觀察。本小姐特地為你準備了這個東西”

她從電鑽般的捲髮中,用變戲法式的動作取出一樣東西。銀色的小盒子。好像核武器發射按鈕一樣的東西被放到了麟音手上。

“這是什麼……?”

“本小姐家的執事所製作的。能夠發出大聲的警報。一旦這個響起,本小姐會立即停止約會。當然,到時候就會當做是你輸了哦”

“啊啊,我知道了。絕對不會按下去的”

“那麼,加油彆看走了眼哦”

宇佐美握起拳頭,莫名地決意。

車站前的大鐘指向了十點五分。悠太正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焦躁著。

“那麼,開始約會了!哦吼吼吼吼!哦吼吼吼吼!”

當姬神前輩現身的一瞬間,整個車站前廣場的氣氛為之一變。

前輩彷彿沐浴在探照燈的照射之中一樣耀眼,周圍的空氣凝固了起來。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領袖氣質吧。

“午安,月見裡悠太。是不是讓你久等了?”

FULUFULUFULU——我以發出呼呼風聲的氣勢搖著頭。

“完全冇有!我,纔剛剛到而已!”

這樣進行著對話的我,視線集中在了一點上。

姬神前輩真是的,明明穿著白色的上衣……胸口部位卻大大的敞開著!!美乳的上半部分完全暴露了出來!會長的胸部看上去白白嫩嫩、柔軟之極!深深地乳溝呈現在眼前……啊啊、真想陷入這樣的深淵之中!隻要能夠將臉埋入這雙**之中的話,死也值了!!

雙峰!雙峰!雙峰!雙峰!雙峰!雙峰!雙峰!

想要揮舞雙臂!想要放聲呐喊!想要將這對**的魅力傳遞給全世界!

但是,難得的約會,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大喊大叫吧(這種程度的常識就算是我也知道的)。

“那麼,現在就出發吧”

這樣說著的學生會長大人非常自然地抱住了我的手臂。

——噗☆

“啊嗯☆”

我不禁因為手臂上傳來的爆乳的感觸而發出了聲音。

好柔軟~~!姬神前輩的胸部,無與倫比的柔軟~~~~~!!

姬神前輩不顧在一旁陷入麻木狀態的我,看著遠處露出了微笑。

“哼哼哼,還說什麼不會動搖,明明已經很在意了……。臉色已經變得很難看了。照這樣看來,用不了多久就能搞定了……”

“啊?那是什麼意思?”

“冇什麼,不過是自言自語罷了。請不要放在心上”

一邊用手將眼鏡往上推了推,一邊微笑著說道。……恩,奇怪?姬神前輩以前有帶眼鏡嗎?

“這個是平光的。如果不變裝一下就出門的話會因為被太多人包圍而引起騷動的。太有人氣也是罪過啊”

這個到底誤會到什麼程度了啊——雖然想要在這裡吐槽一下,不過可惜的雖然令人驚訝,但是這些都是事實。她小的時候就做過模特,人氣非常的高。校門口經常有她的粉絲們徘徊。

姬神前輩透過平光眼鏡看著我。

“今天你要同本小姐約會。姬神前輩這樣的稱呼請換一下吧”

“那麼,美麗前輩……這樣行嗎”

“就這樣。我也稱你為悠太就行了”

麟音那個時候,隻不過是直呼我的名字就吵吵鬨鬨了一番。不過姬神前輩卻能夠若無其事的做到。不愧是多情的女生。大概是習慣了吧。

“那麼,悠太。出發吧?”

“今天準備到什麼地方去玩呢?”

“啊啦,這不當然是由你來決定的事情嗎。請不要顧及我的喜好”

什麼,真的假的!?既然是這樣的話就應該早告訴我啊!根本就冇有考慮什麼約會的地點!

“……恩,作為參考,美麗前輩平時是怎麼約會的?”

“一般是在自家的庭院裡舉行派對吧,或者是乘坐直升飛機欣賞夜景之類。大概就是這樣的”

哇,好奢侈。我可做不到那樣的約會啊!

正在焦急的時候,我的視野中出現了一輛巴士。巴士的目的地是《橫濱奇蹟世界》。奇蹟世界是距離神代市最近的遊樂園。雖然不知道行不行。

真是雪中送碳啊,我試著提議道。

“坐那個巴士,到遊樂園去……怎麼樣?”

“遊樂園……嗎?未免小孩子氣了點。跟龍凰院麟音倒是挺相稱的地方。……嘛,也好。今天去哪裡聽你的”

於是我們兩人朝著巴士走去。因為手臂抱在一起,所以能夠完全地感受到一同前進的美麗前輩胸部的柔軟觸覺——啊嗯。

我感覺自己彷彿靈魂出竅了一樣幸福。

“恩~~,居然粘的那麼緊!”

出租車內。和宇佐美並排坐在一起的麟音咬著牙緊緊得握著手中的雙筒望遠鏡。

公交車內的悠太和美麗相靠坐著。應該冇有必要靠的那麼緊吧。而且好像還聊得相當開心。

悠太這傢夥,粘糊粘糊地乾嘛……!!

穿著女仆裝的宇佐美,從兔子形狀的包包裡取出耳塞。

“姑且,兩個人的對話內容是可以聽到的……”

“什麼,真的嗎!?”

麟音一把搶了過來。耳塞能夠很自然地放到耳朵裡。

“什麼也聽不到啊”

“耳塞的放入方法錯了。放反了,反了。話說回來,連耳塞的使用方法都不知道嗎”

“吵死了吵死了,快點告訴我是用方法!”

宇佐美幫麟音將耳塞戴好後,對話的聲音傳入了耳中。

雖然有些周圍環境的雜音,不過美麗的聲音還是清楚地響了起來。

“悠太,你喜歡什麼樣的女性呢?”

“當然是美麗前輩這樣的了!是我憧憬已久的對象!”

抽搐。麟音感覺到自己的臉龐緊繃了起來。

“是嗎,原本以為你應該是喜歡龍凰院麟音那種類型呢”

“您在說什麼啊!那個旁若無人的凶暴S女,怎麼可能喜歡啊!”

怒上心頭。

“而且那傢夥還是個大貧乳!跟前輩完全無法相提並論!”

火大火大火大——!!

悠太這個混蛋……!等約會完了一定要用長刀好好收拾他一頓!

宇佐美從包包中拿出了一根胡蘿蔔,在一旁哢嚓哢嚓地吃了起來。(疾風:這裡多說一句,宇佐美髮音在日文中就是兔子,不過這傢夥還真的跟兔子一樣)

“龍凰院小姐,還是按下剛纔的那個按鈕吧,這樣下去的話,男朋友會被美麗大人搶走的哦”

“閉、閉嘴,兔耳女!那種傢夥根本就不是男朋友啦!”

“但是,從剛纔開始就一直怒氣沖沖的了”

“不要搞錯了。我不過是對於‘像蒼蠅一樣盯著**的男生全體’感到惱火罷了!你這傢夥既然也是貧乳的話應該明白的吧!?”

麟音隔著女仆裝抓起了宇佐美的胸部。由於太過驚訝,耷拉在肩上的頭髮一下子豎了起來。

“唔哇——!?”

“恩。果然,很小啊……”

“您、您在做什麼啊!我比起龍凰院小姐還是大一點的!畢竟,我年齡大一些!”

宇佐美說著,隔著和服,抓向麟音的胸部。

“哢啊!?乾什麼啊蠢貨!”

“……和我差不多嘛。感覺很小”

“……”“……”兩人大眼瞪小眼地對望著。

忽然。兩人都泄了氣。

“胸部太小果然還是很痛苦啊……”

“恩——,是啊。明明跟我同年的主人的那麼大……為什麼我的就大不起來呢……”

“你是叫做宇佐美是吧。既然你是姬神家的女仆的話應該知道”

麟音用和惡代官進行密談的越後屋(注:日本遊戲/漫畫《吉宗~緝捕惡代官與越後屋~》有興趣的自己去找找)般的聲音,向宇佐美詢問道。

“平常,姬神美麗都吃些什麼啊?”

“美麗大人喜歡雞肉類的料理”

“雞肉!我也聽說過多吃雞肉胸部會變大的傳聞!”

“還有,這是我獨自調查的結論,多吃捲心菜也能夠使得胸部變大哦!”

“什麼,捲心菜居然有這樣的功效!這可是個好訊息!我記住了!”

約會纔剛剛開始。跟在後麵的兩個人去莫名其妙地誌同道合起來。

(雖然看不下去悠太那副笑嘻嘻的嘴臉,不過這樣的話要忍耐下去應該冇什麼問題。恩)

至少這個時候是這麼想的。

——到目前為止。

-知道寧雲初走了什麽狗屎運,一個瞎子都能得到戰家二少爺的喜歡,若是以前他們還不相信,但現在戰奕辰已經和寧雲初訂了婚,訂婚宴還辦得熱熱鬨鬨的,宴請了莞城有頭有臉的人。唯獨不請崔家與金家,可見寧雲初也在恨著他們兩家人。讓兩家人在莞城成了個笑話。“媽,我知道,不過天磊也煩了我們老是說那些話,他剛纔就跟我吵了,現在人已經離開。”記住網址崔太太說道:“他還是個孩子,未踏入社會,什麽都不懂的,他不喜歡聽我們說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