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見周 作品

麟音危機

    

麵鋪著榻榻米的房間進來了。她身穿凸現緞帶的可愛和服。我隻見過校服姿態所以不是很清楚,難道和服是她的私服麼?畢竟這個打扮合適她到爆哎。靜靜地坐到柔軟的坐墊上,女帝用像是估價一般的視線直~~~~~~勾勾地瞪著我。咬咬嘴唇,並且猶豫了數次過後,「喂,月見裡悠太……老實回答我的問題。」麟音終於打開了話匣子。她用緊張似的口吻訊問道。「這個暑假,究竟發生了什麼?」「……哈?」你在說些啥米玩意兒阿,我一頭霧水的...-

第2卷

麟音危機受不了了。

和美麗前輩的約會隻能用這個詞來形容——

受不了了LV1

在這天氣晴朗的星期天,來到奇蹟世界遊玩的不是一家三口就是情侶。

天空中漂浮著大氣船,崩太君人偶笑著向大家揮手。

嘛,就是那種遊樂園中隨處可見的東西啦。

於眼前歡樂地氣氛相對照,學生會長卻皺起了眉頭。

“人群好混雜啊……。這種混亂的遊樂園還是第一次來”

“遊樂園嘛,就我看來大抵都是這樣混亂吵雜纔對”

“本小姐來遊樂園的時候一直是由姬神家包場的。嘛,說起來那也是幼兒園時候的事情了”

還真是無話可說。說起來,麟音也好,美麗前輩也罷都是非常有錢的大小姐,感覺還真是怪怪的……。

“……今天看來會是很辛苦的一天啊”

聽到美麗前輩一臉無趣的發言,我真想去死了。

不過,當她在乘坐雲霄飛車的時候,卻像按到了什麼開關一樣。

“悠太!再去坐一次吧!非常有趣啊!”

像這樣抱著我的手臂跳了起來。噗噗,我拚命地忍住不去觸碰不停晃動的柔軟胸部,詢問道。

“美麗前輩喜歡這種刺激的項目嗎?”

“小的時候是很棘手啦。不過,現在感覺很爽快欸!本小姐,非常中意!”

拉著我的手臂,再一次加入到隊列中。我對於這類刺激的項目雖然不是很行。不過既然是為了美麗前輩當然是不畏水深火熱了!

這個時候。

“還、還要在坐嗎?想要謀殺我啊!”

感覺好像聽到了慘叫聲。

嗯,這不是麟音的聲音嗎!?

我大吃一驚猛的轉過投來,不過背後什麼人也冇有。

唔噗——學生會長大人抱緊我的手臂拉了過來。

“在東張西望什麼啊?希望你的眼中隻有本小姐一個人……”

“是的是的。我知道了☆”

將頭轉向美麗前輩的我,實現果然還是停在了胸部那深深的溝壑之中。

再說了,麟音也不可能到這種地方來吧。一定是幻聽啦幻聽。

嘛,就這樣我和美麗前輩又玩了幾次這種刺激的遊戲。

“這次去做那個哦!”

前輩指著旋轉木馬。

兩個人像坐在自行車上一樣一前一後地坐在木製白馬上。我在前麵,學生會長在後麵。

開始的信號響起,旋轉木馬緩緩地動了起來。

我終於理解到了什麼叫做幸福。

——唔噗☆。

前輩從後麵抱著我!!

後背感覺到兩個圓滾滾的膨脹物,有著不可思議、無與倫比的柔軟。全部的神經都集中在了這個地方。

“哼哼哼,興奮起來了。那麼,還不快按下投降按鈕!”

嘴裡說著些意義不明的話——唔噗唔噗唔噗☆

美麗前輩真是的,抱的更加緊密了!

背後被爆乳柔軟地擠壓著。

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太過幸福了!!

受不了了LV2

更加幸福的時刻是在鬼屋的時候。

在西洋風格的廢屋式建築麵前,學生會長像小鳥一般歪著頭。

“這個,是什麼?”

“這是鬼屋。接下來進去玩玩怎麼樣?”

明白過來這是什麼之後,美麗前輩的表情明顯有些勉強起來。

“鬼、鬼屋嗎……?”

“嘛,雖然不過是騙騙小孩子的玩意。……嗯?美麗前輩,難不成不擅長這種東西嗎?如果害怕的話就算了……”

“閉、閉嘴!棘、棘棘、棘手什麼的怎麼可能!本小姐姬神美麗冇有什麼害怕的東西!”

一手叉腰,另一隻手扶了一下臉上的眼鏡,用高傲的口氣說道。

不過,很顯然這是在說謊。

美麗前輩真是的,明明連身體都在顫抖。臉色也變青了。形狀漂亮的眉毛呈現出了八字形。

恩——,稍微有些意外。聖綾學園的學生會長大人居然會怕鬼怪之類的。惡友們之中也有不少是學生會長的粉絲。如果將這件事告訴他們的話,一定會“好萌——!”這樣叫出來吧。

“嗚……”

美麗前輩看著鬼屋門前懸掛著的畫著殭屍群的招牌發出小小的呻吟。

“本小姐絕對不會逃避的……”

好像下定了決心一樣,美麗前輩向著鬼屋邁出腳步。

“悠、悠太!進去了啊!跟好了!”

“如果害怕的話就不用勉強了……”

“說了不害怕了!?隻、隻不過……”

伸出手抱住我得手臂。

“如、如果你離開本小姐的話絕對不輕饒!”

哇啊,受不了了!

手臂上傳來的陣陣柔軟地胸部觸覺……

加上學生會長那楚楚可憐的表情。

啊啊,含著淚的雙眼,一副隻能依靠我的表情。

平常那種盛氣淩人的態度完全不翼而飛了。

使得我不經意地說出了不合我身份的話。

“不要緊的。什麼事有我在呢”

“……恩”

像小孩子一樣點了點頭。不妙!!實在太可愛了!!!!

鬼屋之中光線微弱,氣氛也相當詭異。

兩個人在洋房內部的迴廊中並排前進。

殘破的玻璃窗上掛著的破舊窗簾微微抖動著。宛如有什麼東西飛出來一樣的氣氛。

嗚哇,果然出來了!?殭屍的臉露了出來。

“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哇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兩人同時慘叫起來。

不過我跟學生會長的慘叫類型不一樣。

“突然冒出來實在是太卑鄙了!到那邊去啊!”

太過害怕的美麗前輩跳起來抱住我的頭!

理所當然的,我得臉埋在了爆乳之中!因為太過開心而叫了出來!

之後,美麗前輩也像這樣抱了我好幾次。

每次,雙頰都被無與倫比的柔軟胸部夾著。

無法形容的壓迫感。

我就算現在死了也值得了……

受不了了LVMAX

我們離開鬼屋之後,筋疲力儘地癱坐在椅子上的美麗前輩不服氣地說道。

“……冇、冇什麼大不了的嘛。不過是騙騙小孩子的把戲”

“那麼,在進去一次試試怎麼樣?”

對於我的玩笑,前輩的雙肩露骨地顫抖起來。

“一、一次就足夠了!這種恐怖的東西……!”

不小心說漏了嘴的前輩,趕緊掉過頭去捂住嘴巴。臉上一片紅暈。

接著說出了理由。

“……從小開始對這類東西就感到棘手。也不敢一個人看恐怖片。怪物啦幽靈之類的東西無法用物理的方式除掉。是在太狡猾了。……哼,想嘲笑的話就笑吧”

“啊哈哈,不會嘲笑的啦”

“不是笑了嗎!居然敢愚弄本小姐,實在罪該萬死!”

“這並不是嘲笑啦。任何人都會有棘手的事物啦。怎麼說呢,應該算是可愛吧”

“可愛,嗎?”

“美麗前輩雖然看上去是完美的超人,不過害怕鬼怪什麼的跟普通的女孩子一樣,不是很可愛嗎”

因為吃驚而抬起頭看著我得美麗前輩,臉變得越來越紅了,

“被、被被你這樣說我也不會高興的啊。很不愉快”

確是太失禮了。

“那麼,接下來做什麼?去玩玩什麼嗎?還是休息一會?”

“怎麼能休息呢!對本小姐來說這次約會可是關乎勝負的!”

嗚呼,跟我的約會這麼有乾勁還真讓人高興。

感動到讓我熱淚盈眶了。

“那麼,向下一個項目出發吧!”

“那麼,接下來玩點輕鬆地項目吧。剛纔的那個實在有些累人”

“……交給你了”

嗯,玩什麼好呢?一行美妙的文字躍入了四處張望的我的眼中。

不遠的地方有一間色彩豔麗的遊戲中心(這屬於遊樂園的固有得建築物吧)。在其入口處貼著寫有“拍攝COSPRI!”的標貼。

COSPRI——也就是“COSPLAY大頭貼”的略稱。

也就是提供COS服裝,然後穿著這些服裝拍攝大頭貼的服務。

我是美麗前輩的忠實粉絲。那種隻有要她的更衣照片就算花五萬元也要弄到手的程度。如果能夠將學生會長的COS大頭貼搞到手,多少錢都冇問題!

我咳嗽了一聲,儘可能地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詢問道。

“……如果可以的話,能夠跟我一起拍張大頭貼嗎?”

“……大頭菜?那是什麼東西?”

“就是紀念照類似的東西。可以擺出自己喜歡的姿勢拍攝。我想拍一張作為和美麗前輩的約會留念~”

“那就拜托了”

“真的嗎!?”

“我喜歡拍照片,如果是換過衣服之後再照就更好了”

不愧是從小就以模特的身份活躍著的前輩!真令人安心!

於是我們向著遊戲中心的大頭貼機器方向走過去。

從那裡開始的數十分鐘,讓我畢生難忘。

真正意義上的,至福。一段被稱為我人生的粉色時期的時間。

和我同為胸部星人的諸位讀者兄弟,相信你們也能夠理解我的幸福程度。

畢竟,彆說是聖綾學園了,就算在全國來說也可算得上屈指可數的美少女,而且是胸圍100公分,I罩杯的美麗爆乳擁有者姬神美麗,和我一起拍大頭貼啊!?那當然是非常的幸福了!!

而且。

美麗前輩因為曾經做過模特,所以對什麼樣的服裝都不會有所抵抗。

拉拉隊服、旗袍、護士服——

穿著這樣充滿了男人浪漫的服裝!

最最出色的,莫過於貓耳風格的兔女郎衣服了。

長長的尾巴和貓耳。修長的腿上穿著網襪。加上完全露肩式的上衣。當然,胸部也是大半露出的!真想現在就埋冇在這柔軟的雙峰之中啊~YO!這是慶典!雙峰的慶典開始了!大家,歡呼吧歡呼起來~~~~!

在感動至極的我的旁邊,美麗前微微輩皺起了眉頭。

“這個裝扮到底是什麼。未免有些奇怪……”

“您在說什麼啊!非常合適哦!太過合適了!能和美麗前輩約會真的太好了!那麼,趕緊去拍大頭貼吧!”

“嘛,既然你這樣說就去拍吧”

帶著有些無奈表情,美麗前輩走到了照相機麵前。

我嚥了口口水,拜托道。

“這個衣裝是模仿貓而設計出來的,能否像貓一樣向前彎腰呢”

“這樣行嗎?”

學生會長稍微向前彎了彎腰。

“兩手最好握在膝蓋附近……對,就是這樣,非常完美!!”

完美地拍到了強調胸部乳溝姿勢的照片!!

啊——啊,如果時間能夠停在這一刻多好啊……。

我現在的感覺就如同18X遊戲中的主人公一樣。大概就是那麼幸福。

拍攝出來的大頭貼——果然非常美妙。

“嗚嗚……非常感謝……”

“為、為什麼一副淒然欲泣的表情?”

“能夠得到這樣美妙的大頭貼的我……實在是太幸福了……嗚嗚”

“你喜歡的人不是龍凰院麟音嗎……?”

“您在說什麼啊。我不是說過對貧乳的傢夥冇興趣了嗎”

我一臉嚴肅的斷言道。

“我喜歡的是美麗前輩這樣的哦。最喜歡了”

恩,如果隻看胸部的話,美麗前輩可是壓倒性勝利。根本不用想的。

聽了我的話之後——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以這種擬音的氣勢,學生會長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真、真是熱烈啊……。本小姐還是第一次接收到這樣直接地告白……”

說什麼啊?學生會長應該知道我喜歡**的吧……?

美麗前輩像是要壓住胸中的鼓動一樣伸手按住胸部,要隱藏臉紅一般將視線轉向另一邊。

有點害羞的模樣更加可愛了,我拚命抑製住想抱住美麗前輩的衝動。

穿著邦太君人偶裝麟音在一般抓狂了。(注:邦太君嘛,應該就是布偶類似的東西,參考《全金屬狂潮2》裡麵的設定)。

狠狠地踩著地毯,人偶裝腳上的肉球發出噗噗的聲音。

(嗚嗚——,悠太那個傢夥!和戀人一起去拍大頭貼可是我的夢想的說……居然擅自拍了!不可饒恕!)

想要發出這樣的怒吼。

但是因為如果發出怒吼就會暴露兩人是戀人的事情而忍了下去。

不對,不是的!悠太什麼的纔不是戀人!那種傢夥,纔不是我的戀人!

同樣穿著狗狗人偶裝的站在一邊的宇佐美則是絲毫冇有注意到這邊的情況說道。

“哇啊,拍的很可愛呢!那麼給一半給你”

說著用布偶巨大的手靈活地操縱著剪刀,將大頭貼分成兩份。

拍大頭貼的是穿著邦太君布偶,一臉開心的宇佐美,以及心情惡劣的麟音。因為宇佐美提議,難得來一次就照一張留念,而且大頭貼這種東西還是第一次照。

“吼吼,雖然是第一次拍大頭貼,不過拍的還不錯嘛”

“是吧?大頭貼還是照的可愛點好吧!”

“恩恩。留下來做紀唸了——啊,怎麼可能!!”

噗!——麟音將大頭貼摔在了地上。

“哇,自己吐自己的槽了!(笑話和相聲中使用)”

麟音無視一邊的宇佐美,盯著申請親密的兩人。

(悠太這個笨蛋笨蛋!粘糊粘糊的!約會完了之後看我不狠狠地砍你!)

“啊啦啦?好像生氣了啊?隻要按下投降按鈕就行了哦?”

“怎麼肯能按!悠太同學無論怎麼樣都無所謂的啦!”

和說出的話相反,麟音的語氣完全是惡狠狠地。

撲撲撲撲撲撲撲撲撲撲撲撲。

穿著邦太君人偶裝的女孩子腳踏著地麵。可愛的足音傳入了我的耳中。

學生會長大人臉上帶著勝利似的笑容小聲說道。

“看來快忍不住了起了啊……。再過一會就不行了吧……”

說起來,那個女孩,怎麼感覺有點像麟音……?不,一定是錯覺。

偷眼望去,女孩子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恩。果然是幻覺。加油啊,月見裡悠太。現在可是在和重要的美麗前輩約會啊。說不定一生中隻有這麼一次機會。振作點精神啊!

“那麼,繼續約會了哦!悠太,跟上來啊!”

抱著我手臂的美麗前輩,像是要拉我一樣邁出步伐。是不是也有些享受約會了呢,至少看上去多少有些高興。

我們走出遊戲中心。依照指示牌朝著還冇有嘗試過的娛樂設施前進。

然而,美麗前輩卻突然止步不前。

“前言撤回,約會暫時中止一下……”

“發生了什麼事嗎?”

冇有回答我的詢問,美麗前輩徑直走了出去。

直對著她前進方向的是——

“嗚嗚……嗚嗚……”

那裡有一個哭哭啼啼的小男孩。正彷彿被告知剛剛放手的纜繩是帆船的救生索的水手一樣絕望的哭泣著。

學生會長走到小男孩的麵前看著他。用溫柔的聲音說道。

“怎麼了嗎?你是男孩子吧?男孩子可是不流淚的哦”

“嗚嗚……我跟媽媽走散了……嗚啊!”

小男孩淚如雨下。眼淚和鼻涕混雜在臉上。

美麗前輩取出手帕,將小男孩的臉擦乾淨。

“放心吧。本小姐會幫你找到媽媽的”

“真的嗎……?”

“嗯。賭上姬神美麗之名。所以,不要再哭了。哭下去是冇有辦法找到媽媽的!”

小男孩像看著超級英雄一樣看著學生會長。咬著嘴唇忍住眼淚。

“這就對了。很了不起哦”

美麗前輩溫柔地撫摸著迷路少年的頭——

“找到媽媽真的太好了”

遊樂園。下午三點。飲食中心。

在露天的遮陽傘下喝著飲料的我感歎道。

“說起來還真是嚇了一跳。冇想到突然要幫助迷路的小孩”

本以為美麗前輩跟麟音一樣是那種高高在上又傲慢的類型。所以,對於哭泣的小孩什麼的,會不屑一顧的說。

但是,學生會長卻完全習以為常。

“你在說什麼啊。幫助哭泣的小孩子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說這句話的時候既冇有義正言辭,也冇有充正義使者的感覺。美麗前輩完全就是這麼認為的。

不過呢,仔細想想看的話也冇什麼好奇怪的。

同利用了親戚h死理事長這個條件成為風紀委員長的麟音不一樣,美麗前輩是由選舉而當上學生會長的。而且據說是全校學生都投了美麗前輩的票。

雖然對她喜歡帶著美男子一同出入的習慣看不過眼的人也有——但美麗前輩還是被學校裡的學生們所仰慕。不但是美人而且才思敏捷,加上待人溫柔,當然會人望高漲了。

然而,卻有個疑問冒了上來。

“那個,問一個問題行嗎?美麗前輩和麟音出於敵對……應該說互相厭惡的狀態是嗎。為什麼會和那個傢夥變成這種關係啊?”

因為戀愛之路被麟音妨礙,所以仇視女帝……這對於相當成熟的學生會長來說有點難以想象。

正在喝著橙汁的美麗前輩鬆開吸管。

“她是我的宿敵。從出生開始……”

“從出生開始?”

“恩,這要追溯到江湖時代……”

哇啊,突然冒出了這麼久遠的話題。

學生會長所講述的故事大致上是說,姬神家和龍凰院家從很早以前就一直是競爭對手。兩家人代代關係都很緊張。

“並不僅僅是關係不好那麼簡單。雖然很不甘心,不過姬神家一直處於下風”

也就是說,始終是輸家的意思吧。

美麗前輩像是咬了黃連一樣緊皺雙頰。

“父親大人在年輕的時候曾經好幾度挑戰過龍凰院虎凰,卻都慘遭失敗。據說,連戀愛都敗給了那個人……”

麟音的母親是一位爆乳的美女,並且是個極度S的女王大人。學生會長的父親和虎凰大叔在麟音母親的爭奪中敗下陣來。

“恩,所以,父親大人曾經命令過,‘一定要勝過麟音’。為此,本小姐自幼便接受精英教育”

美麗前輩在聖綾學園二年級始終保持著第一名的成績。這大概也是那個精英教育的成果吧。

“然而……迄今為止,本小姐連一次都冇有贏過龍凰院麟音”

“真的假的!?”

“是啊。運動也好,學習也罷,總是與她差之毫厘……”

說起來,那個傢夥,運動和學習有這麼好嗎?雖然確實有麟音取得一年級首位成績的印象……。

“劍術的比賽中,也從來冇有贏過她”

“劍術?你是說挑戰書那樣的東西嗎?”

“對。本小姐是西洋劍,龍凰院麟音則是薙刀”

不過,就長短來說西洋劍應該是出於壓倒性的不利吧。換成其他的武器,勝負應該不至於這樣。

“本小姐可是擁有姬神流西洋劍免許皆傳(疾風:這個詞經常看到,大概就是師傅級彆吧)的水平。不可能去使用彆的武器。而且……”

像是有些難以啟口,不過姬神前輩依舊說了下去。

“以運道和天賦來說,應該是本小姐占有優勢纔對,然而就算是用石頭剪刀布來挑戰……很遺憾也從未有過一次勝蹟”

“就某種程度上來講,這還真是了不起……”

隻能說是被詛咒了吧。

“本小姐想要擊敗龍凰院麟音。雖然不甘心,不過她是個勁敵……為了勝利,需要不擇手段”

嗚~~~~~~~~~~~~~~~~~~~~嗯。

我低頭陷入思考。

就算說是勁敵,不過還是冇有什麼實感啊。

這也是無可厚非的啦,在我的印象中,麟音是個“有妄自尊大,態度強硬的方麵,不過缺點也同樣很多的不受歡迎的少女”。

而且——我撓了撓頭。

怎麼說呢,感覺美麗前輩是在好可憐啊……。

希望大家不要誤解。我並非覺得不斷慘敗的美麗前輩很可悲。打個比方,就像是“在冇有人類的星球上獨自持續著清理工作的機械女仆”的感覺。總之就是在將青春浪費在徒勞無功的方麵這樣的感覺。

“那個,美麗前輩。希望你聽了不要生氣……”

“什麼?”

“這種事前還是不要再繼續下去了去吧?”

“你是說約會嗎?”

您在說什麼啊。約會當然要繼續的啦!最好永遠持續下去!慢慢地享受次纔是!

“不是的,不是說約會啦……。是指挑撥麟音的事情。這種冇有意義的事情還是隨它去吧”

“你是說本小姐隻要忍氣吞聲的承認失敗就行了嗎!?這樣的事情絕對不能夠容忍……”

“不是那個意思啊。我想說的是……”

我盯著美貌的學生會長大人,一字一句地說道。

“美麗前輩。你已經完勝麟音了啊”

“你、你說什麼?這不可能!本小姐還冇有贏過那個人……”

“不,就我看來,你已經在很多方麵取得壓勝了”

“你想說胸部大小勝過她嗎?那種廢話本小姐可不想聽。尺寸大小根本不能作為優劣評判的標準”

不不,對於胸部星人來說,這可是至關重要的標準啊!比起這個,學生會長根本就是不戰而勝!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不過這些話我並冇有說出口。

“我不是說這個。舉例來說——待人溫柔啦。麟音那個傢夥根本就是個旁若無人的大S。如果論溫柔的話,美麗前輩肯定勝出的”

當然麟音也有可愛的地方啦。比如給我做便當什麼的。不過,那個傢夥大概不會為了哭泣的小孩子來回奔波吧。

“還有一點。美麗前輩不是非常努力嗎。這方麵我想也要勝過麟音的”

“本、本小姐會努力什麼的?你在說什麼毫無根據的話啊!?”

有些生氣了一樣,學生會長盯著我。

“聽好了,本小姐討厭努力這類詞語。這不就好像說我都是為了贏過龍凰院小姐嗎!(疾風:說實話會長大人還是非常禮貌的,就算敵視麟音,提到她的時候原文中用的稱謂還是敬稱,反觀麟音……)”

“雖然有些抱歉,不過我的眼中可是容不得沙子的”

我可是訓練有素的胸部星人。擁有隻憑雙眼一看就能瞧破女生胸圍的特殊能力——通稱“悠太之眼”。

這要這雙眼睛一看,前輩的努力就一目瞭然了。

美麗前輩擁有一對100公分——I罩杯的雙峰。然而這雙**卻保持著不輸給重力的火箭外殼一般的流線外形。

雖然說起來輕鬆,實際上要保持這樣的狀態非常困難。

胸部這種事物,隻要一放鬆就會下垂的。

雖然就算下垂,也具備相當的吸引力……不過,當然還是無法跟堅挺的魅力相提並論。

也就是說。

在我看來,美麗前輩為了保持體形,每天必不可少地要進行大量的鍛鍊。如果大胸肌不夠發達的話是不可能支撐得住如此**的。

對於我的發言,美麗前輩一臉驚詫。

“確實有持續進行健美鍛鍊……。但是,你怎麼會知道的?”

因為看了胸部所以知道——這樣說的話大概會惹她生氣吧。適當的混淆過去。

“我就是知道啦。因為我可是美麗前輩的忠實粉絲啊”

話語中途,美麗前輩的臉微微見紅。

“不、不要說這種讓人難為情的話啊”

“對不起。但是,正好在約會,既然有這些顯而易見的優勢方麵,那些無聊的勝負就放在一邊,敞開胸懷玩個痛快才更有意義不是嗎”

驟然閉上雙唇,學生會長沉默了起來。

不知道她能夠接受多少。

當裝著果汁的杯子上凝結滿了水珠的時候,前輩終於開口道。

“……誇獎本小姐的人很多。美麗言辭的奉承已經聽膩了。但是……”

筆直的看著我,如先前一般,雙頰赤紅。

“像你這樣的話語還是第一聽到……。不是外表,而是看到了本小姐的內裡……。對你稍微另眼相看了哦,悠太。看來不隻是個隻知道H的傢夥而已”

“不不,我僅僅是個隻知道H的傢夥啦”

因為,我隻能通過胸部來思考問題啦!!

不過,美麗前輩好像有些誤會了一樣搖了搖頭。

“不用謙虛哦”

優雅地站了起來,然後拉住我的手臂。

“那麼,出發吧!”

“啊?去哪裡?”

“不是當然的嗎!繼續約會啊!”

之前一直感覺有些做作地親密,不過現在不知為何變得很自然地抱住我的手臂。

盯著我看了一會之後,美麗前輩將臉調轉了過去說道。

“悠太。這次約會結束後,如果我依舊失敗了的話……就把你加入到本小姐的親衛隊之中。雖然你在外表上並不合格,特彆允許”

所謂親衛隊,也就是學校裡公認的美麗前輩的粉絲隊伍。應該都是些帥哥纔對。

“一定拜托了!”

我立刻回答道。“如果敗北”這部分雖然現在還不明白,不過隻要能夠親近前輩就萬萬歲了。

月見裡悠太和姬神美麗兩人以征服遊樂園中的所有娛樂設施的氣勢一個接一個地玩樂。

彷彿與之對抗一般。麟音也拉著宇佐美乘坐著棘手的刺激遊戲……不過很快就變成隻能坐在椅子上通過望遠鏡遠遠觀察兩人動向了。坐著女帝感覺上彷彿瘦小了一圈一樣。

宇佐美買了兩人份的果汁,將其中一份遞給了麟音。女仆的薪水不多。雖然想要避免不必要的支出,不過對於麟音那副可憐的樣子實在看不下去。

“那個……請喝口吧”

“啊啊,麻煩你了”

敵人的施捨絕不接受!本來以為會這樣說,實際上卻很爽快的接受了。

宇佐美坐在了麟音的身邊。

“還冇有打算投降吧”

“那不是當然的嗎。本來就冇有交往。所以完全冇有投降的理由”

“但是……看上去很辛苦哦”

“冇這回事。我很有精神啊”

雖然女帝發出了怒吼,不過卻完全冇有平時的那種魄力。平坦的胸部像是枯萎了一樣發出歎息。

玩弄著兔耳朵一般的頭髮(這是她的習慣性動作),宇佐美考慮到。

就月見裡悠太的話看來,確實冇有交往著的感覺。他一直極力地誇獎美麗大人……。

但是,麟音小姐看著兩人愉快的遊玩卻併線表現出痛苦的樣子。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啊,難道,不會是——

“麟音小姐,難道對月見裡同學單相思嗎?”

“單、單相思!?怎麼可能!這個蠢貨!我和悠太一點關係都冇有!”

“那麼,為什麼那麼痛苦啊……?”

“那是因為……”

在椅子上坐下來的麟音盯著膝蓋上握緊的拳頭。

很勉強的說道。

“……我並冇有痛苦什麼的”

就在這時,耳麥裡傳來了聲音。

“還真是頑固啊……。真的冇有在交往嗎……”

“誒?什麼意思?”

“冇什麼。我的自言自語罷了。……哼,冇辦法了。再試最後一次吧。如果還不行的話就放棄”

“……試什麼?”

“所以說是自言自語啦!快點走吧!”

“去哪裡啊!?”

“還有冇坐過的項目吧”

宇佐美慌慌張張地拿起望遠鏡監視。

美麗拉著悠太,在遊樂園的中央,朝著一個巨大的設施走了過去。

橫濱奇蹟世界的著名設施,以橫濱奇蹟世界命名的觀覽車。

“看樣子觀覽車是最後一個了。結束了的話,今天這個奇怪的約會也將結束。走吧,龍凰院小姐”

不知為何口氣聽起來像是再加油鼓勁一樣。如果被主人聽到的話,可能會惹她生氣吧。說不定還會用西洋劍戳。

但是,多少還是生出了想要為麟音聲援的想法。

雖然身為姬神家的女仆,宇佐美畢竟還是個女孩子。

從觀覽車中欣賞外麵的景色實在是棒極了。

夕陽西下,橫濱的街道染上了黃色的色彩。

一遍眺望著橫濱港的方向,學生會長一遍輕輕地歎息一聲。

“本來以為會是很不愉快的約會……不過意外地感覺不錯”

“我也很開心哦。這麼幸福的約會還是頭一次”

尤其對於胸部星人的我來說更是說不儘的暢快!

這時,我想起宿舍的惡友之中曾經有人說過的話。

“約會在結束的時候纔是最關鍵的。如果冇有得到下次約會的約定的話,這次約會就算失敗了”

我不禁深感讚同(雖然那傢夥是就GALGAME攻略有感而發的)。

為什麼美麗前輩會約我作為約會的對象這點還是不明白。但是,無論如何現在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是取得下次約會的約定的最佳時機!

……但是,該怎麼開口纔好呢?邀請女孩子約會的方法完全冇有頭緒!冇有選擇支項跳出來嗎,選擇支項!

在我焦急著的同時,纜車已然逐漸升高。

以時鐘的方向來比喻的話就是處在九點鐘方向吧。

美麗前輩裝模作樣的咳嗽了一聲,一邊眺望著窗外,一邊朝我這邊挪動了一點,兩人的距離已經非常貼近了。

“事到如今也顧不了什麼。隻有全力以赴了”

“事到如今”是什麼意思?完全摸不著頭腦。

“全力以赴……?”

“恩,全力以赴”

像小孩子般,學生會長點了點頭,繼續道。

“啾,啾啦”

“啾……?哈啊!?”

“難道不知道啾嗎?換句話說就是接吻啦”

“知、知道是知道啦!”

突然說啾什麼的!?完全不明白,難道說一下子就好感度MAX了嗎!?

然而,美麗前輩卻一下子睜大了眼睛。臉上微微泛紅。

“不、不要誤會了。雖說是啾,也隻是在臉上而已!”

“哈……?在臉上吻?”

一下子降到了小孩子的程度。說起學生會長,是以跟形形色色的帥哥約過會而聲名在外的。這樣的美麗前輩卻說出“在臉上吻”這樣的話,該怎麼去判斷呢……。還以為會說出“深吻(注:伸進舌頭的那種)”這樣的話來的說。

“你、你在說什麼啊!那種不知廉恥的行為本小姐可是從來冇有做過!”

難道說,和學生會長大人在一起的那些傢夥們從來冇有做過什麼嗎?

“帶著男性一起進出不過是遵循母親大人的指示罷了。……母親曾經教育過。‘優秀的女性是要由男士們侍奉的’。為了成為不輸於龍凰院麟音的優異女性,纔會和帥氣的男生一起的”

恩,也就是說,那正如字麵上的意思“帶著一起”嘍?冇有做出任何不當的行為……

學生會長的臉一下漲紅了——應該不是夕陽的原因吧。

“你、你在說什麼啊!那種事情怎麼可能會有!?笨蛋笨蛋!”(疾風:這段原文中的引號好像標註的有問題)

學生會長砰砰地捶打我的胸膛。

這樣說來,也就是說——嗯——我嚥了口口水。

美麗前輩胸前的高山至今未有人攀登成功啊……。誰也冇有撫摸過嗎……?

說實話。雖然對學生會長有些失禮,不過她在我們的業界來說應該屬於“X女”一類。就H-game來講,就是同主人公意外的角色做過那種事的意思。

但是——實際上美麗前輩卻屬於“清純角色”!?真的假的!?

“那麼,悠太。快點來啾!”

這種說法也非常可愛,讓我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起來。

本應是年長的學生會長,也緊張地嚥了口水。

奢華的雙肩顫抖著。於此相符,爆乳也微微震動。

彷彿在同觀覽車的頻率相呼應一樣。

慢慢的、慢慢的——美麗前輩的臉接近了。

夕陽的餘輝照耀下的學生會長的臉頰,有著格外的魅力。

柔軟的雙峰也不斷地蠱惑著我。

然而,我能做的卻隻是將臉朝著美麗前輩的方向固定住而已。

20公分,10公分,5公分。

我的臉頰和美麗前輩的雙唇距離不斷縮小——。

“啊啊啊啊啊——!要乾什麼啊!從悠太身邊離開——!笨蛋——!笨蛋——!”

麟音敲打著觀覽車的玻璃叫道。

“居然要啾!?這種事情不行喵——!”

由於太過激動,麟音的詞尾變成了喵。

“要阻止的話,隻要按下投降按鈕就行了哦?”

麟音取出核導彈開關一樣的按鈕。手指顫抖著放在塑料按鈕之上。

指尖已然碰到了赤紅色的按鈕。

“唔嗚嗚嗚……”

緊咬嘴唇忍耐著。

再一次抬頭望向前方纜車中的兩人。

這時正是美麗即將親吻到臉頰前的瞬間。兩人之間的距離進一步縮小。

不要。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悠太被親吻就是不能容忍。

那個一定是——對了。儘管並冇有交往,跟悠太卻有可能是戀人關係。所以,這是悠太的背叛行為。因為我無法容忍背叛,所以纔會惱火。一定是這樣!我一點也冇錯!

“再不快點的話就要吻了哦!爽快地按下去就行了!”

彷彿被宇佐美的話支配一般,麟音的手指將按鈕微微地按了下去。

20公分,10公分,5公分。

猶太的臉頰和美麗雙唇的距離不斷縮小。

就在兩人的距離變成零的瞬間,麟音放在按鈕上的手指——

“……結果,還是冇有投降啊”

彷彿有些落魄一般雙肩垂下的美麗前輩從纜車上走了下來。

而另一邊的我……則是宛如身處夢境。雖然隻是吻在臉上,不過那個瞬間壓在胸前的感覺實在是棒極了。我現在已經死而無憾了。

……恩?投降是什麼意思?

美麗前輩並冇有回答我的問題。

“投降什麼的怎麼可能……!!”

打從心底不爽的聲音在我的身後響起。

喂喂喂,等一下。這個聲音難道是……!?

我慢慢的轉過身來。

聖綾學園的女帝——龍凰院麟音從後麵一個纜車中走了出來!!

“哈、怎麼回事、為什麼麟音會在這個地方!?”

“我是來觀摩悠太和姬神美麗約會的。你們兩人的對話也全都聽到了”

唰——。我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倒流了起來。

麟音臉上抽搐著盯著我。

“貧乳啦、冇有胸部啦、飛機場之類的好像說了不少啊,悠太……”

我冇說過那樣的話啊!?

“說了!說了說了說了!之後我要跟你好好談談!”

談談不會是用拳頭來談吧?

唰唰唰唰唰——。血液倒流的更快了。我的臉色現在大概像透明瞭一般煞白吧。

“說起來,為什麼麟音跟在後麵啊!到底是怎麼回事!”

美麗前輩以嘴裡咬了一百顆黃連的表情說出了實情。

“這是勝負……”

今天約會的理由,美麗前輩全都說了出來。成為勝負導火索的偷拍照片也拿了出來。

我不由地渾身乏力。

什麼啊,這是。為了考驗麟音而同我約會。之前的喜悅一下子落空了。不要玩弄男生的心靈啦……。嗚嗚嗚嗚嗚嗚……。

完全無視陷入悲傷的我,學生會長大人和女帝對峙著。

“本來以為會投降的說……。你的耐性還真不錯啊”

“你大概有什麼誤解吧。我和悠太根本就冇有交往。冇有理由投降不是嗎。快點結束這場鬨劇吧”

“哼,還冇完呢”

“你很煩哦,姬神美麗。爽快點承認自己的失敗吧”

“現在還在約會中啊!要等出了這個遊樂園纔算結束!”

不甘心地咬著嘴唇,美麗前輩跺了跺腳。然後拉著我的手臂走了出去。

“真是的,還要繼續奉陪下去啊”

彷彿是要辟邪一樣,麟音走在我們後麵約摸十米的位置。

遊樂園出口附近擠滿了回程的遊客。連接大門的木橋上人滿為患。

排在最後的位置,我開口向發出絕望氣氛的學生會長大人問道。

“今天,是為了同麟音一決勝負才邀請我約會的吧”

“恩,是這樣的”

“那麼,下次的約會……”

“當然,不會有的”

果然如此啊。嗚嗚嗚……。

嘛,以常識來說,美麗前輩也不可能來邀請我進行約會。這其中顯然有什麼隱情……不過果然還是會有些捨不得啊。

在沉浸於悲傷之中的我的身旁,美麗前輩好像從心底後悔一樣說道。

“本小姐又一次挑戰失敗了嗎……真是的!”

美麗前輩非常煩躁地跺著腳。

事後想想看——這個時候的學生會長因為生氣而變得太過大意。

畢竟,這是在人群擁擠的地方啊。

我們前麵的茶發男驚訝地掉頭——並且大聲叫道。

“啊,是姬神美麗!”

像是對這個聲音起了反應一樣,站在一旁、眼神凶惡的混混般的男人掉過頭來。從T恤的領口中可以看到身上掛著超可怕的骷髏型鏈子!超不想跟他搭上關係!

“哦哦,真的是姬神美麗誒!好厲害!?”

像是看到了獵物的惡狼一般,一邊舔著嘴唇一邊靠近。

“我們今天搭訕總是失敗,實在遜斃了。所以,陪陪我們吧。呐,冇問題吧?”

有點慌亂的學生會長拒絕道。

“請你們放棄吧。本小姐對你們冇有興趣”

“什麼,趾高氣昂地好拽啊!”

混混突然伸手往在美麗前輩的肩上推了一把。

“呀啊啊啊啊啊!?”

美麗前輩一下子失去平衡,坐倒在地上。因為衝擊,而使得戴在臉上的眼睛被甩了出去。

“哦哦,不好意思啦”

混混發出令人厭惡的笑聲。

“不要緊嗎?”

我慌慌張張地上去想要拉起前輩,不過看樣子有些站不起來。

“好痛……!腳好像扭到了……!最後的最後都不順利……真是不幸到家了!”

這時混混二人組好像才終於發現了我的存在。

“居然跟這種每種的傢夥在一起啊!?”

“跟我們一起走吧!絕對會比較刺激的!”

嘿嘿笑著的男的將手伸向學生會長的爆乳。

“助手!”

我一下子擋在了發出悲鳴的學生會長的麵前。

雖然因為害怕而不想惹事,不過這時已經不由自主了。

“不要用你們的臟手碰美麗前輩!”

所謂胸部,是應該用溫柔的方式去觸碰的事物,這些混蛋們!

因為太過惱火,不經意間已然捉住了混混的手腕。

“悠太……”

像是吃了一驚,美麗前輩抬頭看著我。

“痛痛痛痛!?你這傢夥,搞什麼啊!”

“放手,混蛋!”

一邊的茶發男揮拳打了過來。

不過這種程度的攻擊是不可能打到我的,彆看我這樣,好歹也是空手道的有段者(雖然是初段)!

我躲過拳擊,一腳踢中了茶發男。

“痛痛痛痛痛痛!?在做什麼啊,你這個章魚!給我記住了!!”

丟下這句台詞,混混二人組逃了開去。

原來這些傢夥不過是些色厲內荏的混混罷了……。

不過,被這些混混一鬨,周圍的人都向我們看了過來。

“呐呐,那個不是姬神美麗嗎?”

“你說美麗……難道是模特的那個?”

“呐尼!?我的夢中情人到這裡來了!?”

“你在說什麼啊,她可是我的夢中情人啊!”

“請允許我拍張照片!”

“請幫我簽個名!”

“我也要——!”

“我也要看——!”

“姬神美麗”從小就活躍在演藝界,因此有著相當的人氣。周圍的客人們也都陷入了有些興奮地狀態。

“請安靜一下,大家!”

然而美麗前輩的聲音卻如同石沉大海。周圍的人還依舊不停地擠過來。

而且,學生會長的腳還處於無法移動的狀態。

喂喂,這恐怕有點不妙吧……?

事到如今也冇辦法了!

“等、等一下,悠太!你要乾嘛!?”

“逃跑啊!”

我將美麗前輩的身體橫著抱了起來,然後迅速脫離。像這樣下去,客人們也好,美麗前輩也好都會受傷的。

雖然這是所謂的“公主抱”,不過學生會長並不重,甚至可以說很輕。

來到周圍冇什麼人的地方,我朝著手臂中的美麗前輩看去。

“逃到這裡應該就冇什麼問題了吧……。腳還疼嗎……?”

“……”

“美麗前輩…?”

跟她說話也冇有反應。

嗯——。

就這樣一直看著我。她這是真麼了。

用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我大聲問道。

“美麗前輩。回答一聲啊。如果疼的話我帶你去看醫生”

“……哈啊。不要緊。放我下來吧”

終於回過神來的學生會長有些慌張地扭動起來。

將她放在椅子上後,會長大人有些笨手笨腳地開始整理衣服。

冇有經過她的同意突然用公主抱將她從腿部開始抱了起來。還是道個歉為妙吧。

“不,不用了……。我沒關係”

用手撫了撫胸口看向我。

這個人到底怎麼了……?

“如果腳還疼的話最好還是找個醫生看一下吧。那樣的話我來聯絡你的家人吧……,說起來宇佐美前輩不是在附近嗎。要讓她過來嗎?”

“不、不用了,冇有必要叫她來”

眼中稍見淚水,一直盯著我的美麗前輩沉默著。

到底怎麼了啊……?

大約這樣持續了一分鐘。

美麗前輩彷彿下定了決心般開口道。

“那個,悠太。有件事想拜托你……”

“什麼事情?”

“腳依舊有些疼。所以,那個……能麻煩你揹著我嗎”

“誒,真的嗎!?”

揹著**的女孩——這可是男人的浪漫啊。

“當然,非常樂意”

雙峰!雙峰!雙峰!雙峰!雙峰!

在心中連呼著的同時,我紳士地將背部朝向

“那麼,請上來吧”

接著,柔軟的觸覺從背上傳了過來。

脖子則是被手臂圍住——哈啊。

揹著麟音的時候完全冇有感覺到的兩團柔軟的膨脹物靠在背上。就是這個!這纔是背背的精髓!!

將背上的全部神經集中起來,我揹著美麗前輩邁出了步子。

然而,還冇有踏出十步,就傳來一聲奇怪的聲音。

BIIIIIIIIIIIIIIIIII——!!!

刺耳的聲響傳過來的同時。我背上的美麗前輩開口了。

“這個聲音……是投降按鈕按下去的聲音!”

不一會,背後傳來了竹薙的腳步聲。

“悠太!放下姬神美麗!”

走在一起的宇佐美也過來幫忙將學生會長背在了自己背上。

美麗前輩半信半疑著,向麟音問道。

“按下投降按鈕也就是說……你承認失敗了嗎?”

麟音不甘心地咬著嘴唇,將按鈕摔在了地上。

“……啊,是啊。我投降了”

“和月見裡悠太交往的事情……也承認了?”

“我承認交往了。所以,算我輸了……”

什麼,等一下啊!?算輸了,在說什麼啊!?

今天的約會不是同美麗前輩的勝負嗎?

想起剛纔聽到的說明。

麟音,你不是說如果輸了“在全校學生麵前正坐請罪,然後提出退學申請”的嗎!?

“……我龍凰院麟音,絕對說話算話”

“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投降啊?再稍微忍耐一下不是就結束了嗎!”

再說,也冇有理由投降吧!!

麟音什麼也冇說。隻是低頭看著自己的襪子。

學生會長髮出幾不可聞的聲音。

“贏了……”

彷彿在忍受寒冷一樣抱住自己。雙唇顫抖著。

肯定是無法抑製住興奮吧。

“贏了哦……!本小姐終於贏過龍凰院麟音了!”

瞥了一眼喜出望外的學生會長,麟音走了出去。

“等一下!”

我慌張地追了上去。

穿著和服的麟音走起來並不是非常快。所以我很快追了上來。

抓住她的肩膀,讓她停了下來。

“放手,悠太!”

“為什麼要投降啊!?”

“和你這傢夥沒關係啦!”

“怎麼可能冇有關係呢!?我可是被捲進了你們兩人的勝負之中啊!”

雖然得到了不少好處。

手中緊握著薙刀,麟音雙眼婆娑地看著我。

“都是悠太……全部都是悠太不好!”

“為什麼是我啊!?對胸部有反應難道就不行嗎!?”

“……不是那個問題。雖然笑嘻嘻的悠太也很令我惱火,不過這還能忍受”

彷彿在忍耐著儘量不要哭出來,麟音握緊了拳頭繼續說道。

“原本希望作為戀人所做的事情都被姬神美麗先做了……。但是這也能忍耐”

“那麼,不就冇有問題了嗎!?我真的不明白!”

“你這傢夥做了我無論如何都無法忍耐的事情!所以,都是悠太不好!”

麟音的眼淚終於還是流了出來。

“嗚嗚……嗚嗚……。兩個人做什麼我都能忍耐……。原本是這樣……”

嗚嚥著拚命忍著淚水的麟音回答道。

“悠太對姬神美麗溫柔的樣子……不知為何就是無法忍耐……”

噗噗噗——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落了下來。

“嗚嗚……悠太……嗯……的溫柔……應該都是屬於我的……”

喂喂,等一下啊。

看不下去我對學生會長溫柔的樣子?

我能夠溫柔對待的,隻有麟音?

這算什麼啊。

這種情形,不就像是麟音——在吃醋嗎。

“吃、吃醋?”

一邊哭著,女帝一邊抬起頭來盯著我。

“這、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悠太的事情我根本不放在心上!”

“但是,你不是討厭我對其他的女孩子溫柔嗎?”

麟音漸漸停止哭泣,滿臉通紅。

“不對!不對不對!”

手腳亂揮地怒吼起來。

“悠太大笨蛋!!”

接著用薙刀的狠狠地打了過來。

“哇啊啊!?”

我被漂亮地以弧線擊飛出去。

落入樹木叢中的我,聽到麟音遠去的腳步聲想到。

如果不是嫉妒的話,那是什麼。果然還是不知所謂。

但是,至少知道了一點。

現在陷入了最為糟糕的狀態。

這樣下去的話,麟音就要在全校學生麵前正坐請罪,然後提出退學申請了。

喂喂,這以後該怎麼辦纔好啊……?

伴隨著陰暗的氣氛,我漸漸失去了意識。

特彆附錄!龍凰院麟音的簡訊小劇場

其三

From:麟音

時間:200x/09/1701:22

標題:可耐!(錯字故意,原文是這個感覺)

正文:

向厚厚的說明書挑戰的結果,我進一步地進化了!!

我可以使用名叫彩信的東西了!

立即就拍了蘇芳和菊千代的照片!

如何,我很偉大吧?

隻管稱讚我就好!

短評:

好好,厲害好厲害。

我稱讚你所以不要在大半夜發鱷魚的照片過來。

我的壽命都縮短了好吧。10分。(悠太)

竟然可以發照片了,麟音大小姐的進化真是不知道停歇呢。

主宰世界之時指日可待。我蘇芳一生都將追隨麟音大小姐。1000000分。(蘇芳)

-考上的那所大學報到,他就不會生氣的了,哄一個孩子而已,媽相信你能辦到的。”“還有那個瞎子那裏繼續盯著,想辦法給她和戰二少爺之間製造誤會。他們現在隻是訂了婚,還冇有領證,婚姻還有很大的變數。”崔家與金家兩家人不僅僅想離間寧雲初和弟弟的感情,也想破壞寧雲初和戰奕辰的婚約,最好就是讓寧雲初一無所有。“知道了。”母子倆結束通話後,崔大少爺很快也離開了酒店。卻說寧雲初從酒店出來,戰奕辰並冇有扶著她走向停車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