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歡顧默白 作品

第158章:時光不老,我們不散(後記2)

    

過的聲響久久冇有散去。那麼恐怖的,生死時速……停下來的車裡最先發出聲音的還是許寧城,他一支菸都抽完了,發現身邊的人一點反應都冇有,皺眉轉臉。“傻了?”為什麼不說話?她不是一向話多的嗎?今天老實了?可今天他還就是不喜歡人不說話,因為太過安靜的環境讓他心情煩躁,哪怕是剛纔他已經飆車出城百公裡路,可這一路的發泄還是冇能讓他徹底安靜下來。今天的經曆讓他急需要找個發泄口發泄,可他從醫院出來卻是駕著車直接奔向...-

一週後的薛家水榭花都,我應邀參加了陸璃和薛景禹的婚禮。

參加婚禮的人都是他們的至交好友,排場其實並不是外界媒體所傳的那麼大那麼奢華,在我看來,這是一場溫馨的婚禮。

而這次婚禮上有幾個小天使比那一對新郎新娘還要引人注目,花童有兩對。

顧家的小小白顧慕初和顧禹晗,以及顧默離家的顧言和許家的許小可。

至於顧小三顧禹辰年齡太小,爬都不會自然冇機會輪到他上場。

每個小傢夥都長得粉雕玉琢,小小白和顧禹晗年齡要稍微大一些,兩人都很擅長照顧小弟弟小妹妹,許可小朋友的裙子蝴蝶結散了,顧禹晗便蹲在她身邊貼心地替她繫好,旁邊的小小白還像模像樣地給顧言小弟弟整理小西裝,幾個小朋友的互動讓一群大人們看得暖心。

“那個孩子就叫顧言?”我看著被小小白整理西裝領子的小傢夥,小傢夥比許可還要小半歲,剛纔在草坪上跑的時候還摔了一跤,我看到是一位眉目英氣的女子走過來,卻不是將孩子從地上抱起來,而是低聲說了什麼,小傢夥雙眼淚汪汪地,許是摔疼了,可最終還是自己爬了起來。

而那位眉眼英氣的女子,應該就是虞歡口中巾幗不讓鬚眉的嫂子了吧!

看她對三歲的孩子都是如此嚴格,想必生活中還真如虞歡所說的那般嚴苛。

“嗯,顧言這孩子並不是紫霄生的!”身邊的沈知然端了一杯果汁遞給我,我接了過去道了謝,表情微訝。

沈知然靠近,“彆誤會,孩子是他們親生的,隻不過紫霄當年子宮受過重傷不能自己孕育,這個孩子是體外合成請人代孕出來的!”

原來是這樣。

雖是有遺憾,可是能接受另外一種方式來彌補這種遺憾也是讓人心安!

我還見到了虞勒,這些年時常跟虞歡聊到他,一胎雙生的弟弟下落不明的這幾年,每每提到他虞歡都會黯然神傷,終於有一天我接到了虞歡的電話,電話那頭她哭著跟我說,貝勒回來了。

那一刻連我都控製不住地濕了眼眶。

前段時間聽虞歡說起,虞勒很快就要跟那位聶小姐訂婚,婚禮應該也在年底,到時候也希望我為他們設計結婚戒指,我笑著說聶家小姐的那位嫂子可是T國的女王,他們的婚禮用品必然是精益求精,恐怕得大師定製,而虞歡則拽著我的胳膊表情認真,你是我們三對人幸福婚姻的見證者,我誠懇地希望你能幫忙,讓我們的幸福能在我弟弟身上得以延續,好嗎?

好,當然好,我滿口答應!

如今看著貝勒拉著身邊的那位聶小姐,兩人是今天的伴郎和伴娘,穿著登對,不知道兩人是在悄聲說著什麼開心事,隻見貝勒俯身從一顆白蘭樹上摘下一朵花彆在了聶小姐的耳畔,動作輕柔,兩人相視一笑,俊男靚女,羨煞旁人。

所有失去的都會以另外一種方式迴歸,所有的等待都值得不被辜負,歲月如斯,真好!

婚禮很快開始,證婚人是聶宇深,婚禮證詞自然少不了,說了那麼多瞅著站在麵前想要立馬把婚戒套上新娘手指的薛景禹,壞笑著一扯嘴角,繼續侃侃而談。

身邊的沈知然噗嗤一聲低笑出聲,而我也忍俊不禁,這位明顯是想讓新郎心急,好不容易等聶宇深說完證詞,薛景禹拉過陸璃的手便套了上去,不及大家喊一聲親一個,他雙手撩開陸璃的頭紗便吻了上去。

畫麵太美,美到時間都好像靜止在了這一刻!

麵前的畫麵恍若定格般,作為局外人的我笑看著場上的這些傑出的男男女女,視線每到一處都能看到笑容,然而目光在落在某一處不顯眼的角落時,目光一滯,神思也凝滯了。

那人站在人群外,周邊是婚禮場上裝扮用的花籃,前方就是擺放酒水的桌案,他是側身站著的,身影隱藏在了那花籃後方,倒並不是刻意地隱藏,隻不過他站的位置不注意看的人很難發現。

一身黑色西裝,可見他的莊重打扮,麵容依舊如以前那般的明朗俊秀,曾經的我以為,七分沉穩三分邪肆在他這張臉上得到了最佳詮釋,然而多年不見,那三分邪肆早已被軟化在了那鋒利的眉宇之間。

他的視線落在了人群中,從我的這個角度上看,是落在了那一群孩子裡麵。

他看得很入神!

我之前就聽說了他回來了,卻冇想到是在這樣的場合遇見!

這個人,是我曾經的一個夢!

而這個人……

麵前有什麼東西砸了過來,我一驚,條件反射般地接住,拿在手裡才驚覺。

捧花!

新娘手裡拋過來的捧花居然會落在了我的手中,我驚訝地拿在手裡,本就淡泊沉穩的性子也因為這束花而手足失措,大概是冇見過我這般模樣,虞歡走過來拉著我說,“怎麼樣?有什麼感想?是不是覺得好運就快來了?”

我:“……”接了捧花還要發表感言,我哪裡有這個心理準備?

“得上台說一句啊!”沈知然起鬨。

我本就是個嘴笨的人,哪裡經得住這麼多雙眼睛看著,一時間竟有些心慌,還好是虞歡拉著我的手,“彆緊張!”

虞歡果然是會安慰人的,我拿著那捧花站在大家中間,麵對著周邊這群優秀的男女們,腦子裡一時間百轉千回。

“我想說的是,時光不老,我們不散!”

這是贈予所有人的祝福。

時光不老,我們不散!

耳邊是眾人的歡呼聲,現場砰砰幾聲禮花四濺,帶著馨香的白蘭花花瓣混合著粉紅色的玫瑰花從天而降,洋洋灑灑地鋪滿了整個草坪,趁著所有人不注意我從台上跳下來,手裡拽緊著那捧花,腳踩著一地的花瓣朝著一個方向奔去。

待我如願以償地攔在那人麵前時,氣喘籲籲地連腦子裡最先打好的腹稿都亂做了一團,張大著嘴巴神情緊張地看著麵前的人。

“陸……哦,蘇,蘇總……”

一聲‘好久不見’卡在喉嚨裡還冇有說出口,就被他淡聲打斷。

“季輕語?”

我:“……”

他居然,記得我!

——我是季輕語,XX珠寶設計師,我之所以想入職陸氏,因為這裡,有著貫穿了我整個青春年少的仰慕和追求!

-應該還有一撥守護者,雖然之前是有些衝突,可至少現在他們的目標是一致的。顧默白深吸一口氣,“我最擔心的,是美國的貝勒!”薛景禹和許寧城兩人對視一眼,恍然想到了什麼,是啊,虞歡有他們的人保護著,可是貝勒呢?薛景禹當即撥打了美國那邊的座機號碼,聶宇深現在應該到美國了。……美國!彆墅裡大廳裡的一通電話驚震住了所有人,聶宇深坐在沙發上,麵對著麵前黑洞洞的槍口,空氣裡有淡淡的血腥氣息彌散,就在大廳裡,距離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