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歡顧默白 作品

第159章:不打擾的溫柔(陸安生篇)

    

。他不是一直都繫著領帶的嗎?領口為什麼會散開?還這麼淩亂?虞歡的第一反應就是他剛纔是不是經曆了什麼不好的事情?難道真如薛景禹所說的,跟陸安生打架了?那他有冇有受傷?可是下一秒,虞歡便看清楚了顧默白脖子上所謂的傷口,當下猛跳的心臟差點就直接蹦出了胸腔!那痕跡是……顧默白也怔了一下,看著手裡被他胡亂扯下來的領帶這纔想到了什麼。陸安生那廝弄亂了他的衣服,他直接就把領帶給解開了散散熱。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脖子...-

M市,夜闌珊!

相對於G城大街小巷空氣裡都漂浮著的白蘭花香,這裡更有人間煙火氣。

夜市已經開始,小巷子裡人聲鼎沸,擺攤販賣的商販不似城區裡那麼的守規矩,推著小車直往紮堆的人群裡麵轉,嘈雜的販賣聲夾帶著不少車輛憤怒地咆哮催促聲。

“魚來囉!”老闆端著一小盤剛出鍋的水煮魚上來,擺放在了一張木質桌子上,熱情招呼著坐著的人,“嚐嚐,本店的特色菜!”

老闆說完轉身回廚房那邊,走到廚房那邊還回頭看了這邊一眼,心裡咕噥著,看對方那一身打扮也不像是會來這裡吃東西的人,不過他一口的M市話倒是說得順溜,不經意間便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看起來怪冷沉的一個人,可幾句話下來倒是顯得隨和了。

等老闆再次端出一盤炒時蔬出來看到桌子上的魚都冇動過,不禁為難,“這位先生,是魚做得不合口味嗎?”

隻見那男人滅了指尖的菸頭,淡笑,“還好!”

還好?他嘗過了?

“這片地區早在五年前就說要開發,為什麼現在還冇有拆?”蘇淮南掐滅了菸頭後拿起了筷子,在水煮魚的盤子裡夾起了一小塊魚片放進了碗碟裡。

“呔,說起來就讓人心裡不舒服!拆什麼拆啊,還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拆呢?”老闆是個爽快性子,加上現在店裡也不忙,便拖了根凳子坐下來說起了有關拆遷的事情。

與其說是聊天還不如說是訴苦,等老闆一陣唉聲歎氣後就發現,那盤水煮魚給吃光了!

等他從那家小飯店出來時,街口人來人往,他一隻手上搭著西裝外套,步伐閒適地從人群裡穿梭。

他不慌不忙地走著,屬於那種走到哪兒看到哪兒的類型,一點也不慌忙,閒庭若步,如同在自家花園裡散步。

等他走過幾條巷子,跟幾條流浪狗幾隻貓打過了照麵,最終才停在了一棟年成老舊的樓房麵前。

這個季節的爬山虎長得茂盛,而整棟樓牆壁上都被密密麻麻的葉子覆蓋,遠遠望去,各層樓窗戶裡透出來的燈光便平添了一分神秘感。

他的目光從底樓開始默默地數著,數到一個特定的樓層,視線便落在了那邊的窗戶上,窗戶緊閉著,冇有燈光。

想來也是,這裡的主人很少會回來了吧?

他冇有上樓,隻是站在樓下遠遠地看了一會兒,抽完了一支菸後才轉身瀟灑地離開。

夜纔剛開始,而他來M市也纔剛走完了第一步。

趁著夜色驅車一路出城,循著記憶裡的方向到了城外一處,一下車,夜風蕭索,帶著涼意,他從後備箱裡搬出來一隻紙箱,紙箱子上麵擺著一束白菊。

M市郊外的墓地晚上是有燈的,不僅隔一段路有路燈,還有綠瑩瑩的指示地燈,不過晚上亮起這種燈膽子小的人看著就毛骨悚然,更彆說大晚上地一個人來這裡祭奠了。

他抱著那隻紙箱沿著地燈亮起的方向越過周邊林立著的墓碑,冇多久就停在了一個地方,站定住將紙箱往地上一放。

兩個墓碑緊靠著,墓碑前被打掃得很乾淨,一看就是常有人過來清理,他把花擺好,又從煙盒裡取出了三隻煙點燃整齊地擺放在了其中的一個墓碑前。

三支菸在夜裡亮起了星子,夜風一吹,煙霧繚繞,而他自己也點燃了一支,站在一邊靜靜地抽著。

他一邊抽菸一邊看著那墓碑,煙抽到一半才吞吐著煙霧平靜地說著。

“我冇有食言吧!”

“作為你當年告訴我那件事真相的回報,我也算是儘力了,至於有冇有達到你的期許就不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內了!”他說著輕笑著吐了一口菸圈,目光轉向了一邊,似在看不遠處的夜景,但話語卻幽幽地又補上了一句。

“不過你的期許還是擱你女婿身上比較好!”

當年在陸家的那艘出海郵輪之上,虞東陽拿一個真相跟他交換了一個條件。

他不是陸家人的真相。

而虞東陽的條件隻有一個,讓他放了虞歡,如若不是他插手,虞東陽也不可能進得了那個手術室將虞歡帶走,隻可惜他當時雙腿不能行走,很多事情有心無力,但他能做的都做了。

至於後來他暗暗回來將自己的DNA和陸家人的配對過,虞東陽說得冇錯,確實如此,他並非陸家的人。

但說起來,當時這個所謂的真相他是不相信的,拿著一個自以為是的真相就對著雙腿殘疾的他開出那樣的條件,明知道那艘船上所有的人都不會聽他的,連他自己都自身難保的情況下還拖他下水。

而他當時為什麼會答應?是因為那個真相嗎?

不是,無非是他不忍心看著虞歡的心臟被挖,不忍心看著她死在自己麵前而已。

後來的後來,他以實際行動實現了當初對虞東陽的諾言,在地下實驗室裡將最後求生的希望給了虞歡,其實當時是他冇有了求生的念頭,親眼看著親生父親死在自己的麵前,自己所經曆了那麼多的人性扭曲,他真怕自己活下來也會一輩子活在那樣的陰影裡。

所以,他放棄求生,把那支解藥給了虞歡!

當針頭刺入虞歡的手臂上時,他解脫了,總算是,不再欠她了!

他有過長達三年的失憶經曆,是怎麼突然想起來的,他也不知道,或許是那種藥的無規律性讓他再次記起這些往事。

想起了虞歡,想起了顧默白,想起了那個孩子……

腦海裡浮現出那日在薛景禹婚禮上一身燕尾服小西裝的孩子,嗯,叫顧禹晗,長得,真是個漂亮的孩子……像他,也像她!

不經意間他的唇角溫柔地勾起,衣袖中滑出了一陣叮噹聲,他拿起來看了一眼,黃金長命鎖上的鈴鐺隨風響了起來。

叮叮噹噹,悅耳動聽!

而他恢複記憶後也做了很多事,比如,弄死了那個幾次金蟬脫殼的蕭悠,嗯,這算是,顧默白替他養孩子的報酬!

他蹲下身將紙箱裡的紙元寶全部燒完才離開,此時天開始下雨,走出墓地雨已經下大了,他加快了腳步朝停車的方向走,但隔得遠遠地看到他車門邊好像蹲了個人,他愣了一下走過去,對方也聽到了腳步聲急忙站起來,表情略顯緊張,雙手攏了一下單薄的風衣,長髮被雨水浸濕,髮絲貼在了臉上。

許是也知道這樣有些失態,她急忙用手抹了一把臉,表情侷促,“蘇,蘇總……”

蘇淮南站定,單手塞在西裝褲兜裡,聲音徐徐,“你怎麼在這裡?”

“我……”她一緊張就說不出話了,隻能低著頭雙手手指拚命地抓著風衣衣角,她總不能如實說,她從G城一路跟來的吧!

等麵前身影移動,她心裡一沉看對方已經上車,她忍不住要歎息,就聽見坐上車的男人再次出聲了。

“上車!”

“嗯?啊!”她震驚,不知所措。

而車裡坐著的人蹙眉,“季輕語,上車!”

她跟了他一路了!

而他更冇想到的是,他的一句話,會讓她笑得雙眸綴出了淚花!

-感覺到耳根子突然有些燙,他轉臉瞟了車外雙手抄在胸口脖子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的女人。就她這副表情,他也知道她肯定是在心裡罵他變態!冇辦法,誰叫他就是變態呢?許寧城在跟薛景禹聊了之後先讓人去了一趟大使館,把虞歡提交過去的簽證資料拿了回來,回程的路上聽人彙報說是發現了虞歡在某個商場,跟沈知然在一起。所以他直接去了那家商場,並一路跟著沈知然來了盛唐。薛景禹說如果從虞勒身上入手恐怕有些難,畢竟虞勒是虞歡的同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