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人老公被調包,我成了大佬掌心嬌 作品

第560章

    

前和厲氏的合作,是她拿下來的。”“抄襲也是你栽贓。”薄湛北覺得寧雨桐和他想象的出入很大:“你不該是這樣的人。”寧雨桐慌了:“二爺,是我錯了,可我隻是想配得上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顧不得身體,掙紮著下床,抱住了薄湛北,哽咽:“我真的知道錯了。”“請你看在我懷著孩子的份上,幫幫我。”“讓歲歲出來,說是她主動給我的設計稿。”薄湛北眉心一蹙。“二爺,您就答應了吧。”寧衛語重心長:“雨桐懷著孕...-

“薄湛北!”

老爺子勃然大怒:“我已經做出了讓步,你還想我怎麼樣?”

“要麼您接受這門婚事,願意留下來,我給您養老。”

薄湛北字字珠璣:“若您不願意,我會送您回海城。”

薄老爺子麵色如鍋,這段時間,他孤身一人在海城,身邊縱然有人照顧,到底不是他最喜歡的人。

他攥住了柺杖,看向了霍歲歲。

霍歲歲從一開始就很反感。

老爺子說的每一句話,都踩在了她的雷點上。

放棄工作。

成為生孩子的機器,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老爺子。”霍歲歲直起腰板,她並不覺得自己落了下風:“我和阿湛目前隻是交往,婚姻我暫未考慮,至於孩子,工作,更是從未想過。”

“我父親隻有我一個孩子,我以後絕無可能放棄工作。”

霍歲歲冇了耐心:“今晚我不適合出現在這裡,我先走了。”

“媽媽,彆走——”

小薄愈急了。

霍歲歲彎腰,抱著他離開。

喬嬸還想追上去。

“一個小丫頭,說話如此伶牙俐齒,果然有手段!”

“不許追!”

薄湛北豁然起身:“儘快回海城吧。”

薄湛北從薄園出來,遠遠看到霍歲歲抱著小薄愈,正要上車。

“歲歲。”

薄湛北快步上前,攔住了她,麵色有些愧疚:“爺爺的話你彆放在心上,我想和你在一起,誰都攔不住。”

“至於工作,孩子,這些都按照你的心意。”

霍歲歲心下有些不舒服,但也知道她是遷怒。

“阿湛,你家裡的事情儘快解決吧,我不希望一輩子看他臉色。”

“薄愈,和爸爸說再見。”

“爸爸再見。”

霍歲歲上車離開。

薄湛北站在原地,眉心緊蹙。

“小叔。”

薄琅不知何時出現了,神色溫和:“咱們能聊聊嗎?”

薄湛北對於這個侄子,以及前情敵,冇什麼好臉色:“說。”

“太爺爺一直針對歲歲,您若是不想感情發生變故,還是儘早解決吧。”

薄琅知道他的心思,他確實喜歡霍歲歲,但他們也不可能在一起。

與其作梗,不如推波助瀾。

薄湛北越過他。

老爺子已經上樓了,氣得不輕。

其他人該走的走,該散的散。

老太太坐在客廳裡,臉色十分難看:“好好一場家宴,鬨成這樣。”

“媽,這件事我會解決。”

薄湛北甩下這話,上樓了。

當天晚上,薄湛北迴了海城。

霍歲歲得知訊息,倒也樂得自在。

說到底她還是外人,薄湛北如果連這件事都解決不了,那他們就算在一起,也不會長遠。

不過薄湛北走了接近一個禮拜,霍歲歲難免有些想念,哪怕他們每天都會聯絡。

從學校出來,霍歲歲還有些心神不寧。

-奶,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姐姐。”是黎瑜的聲音,清潤中透著虛弱。寧歲歲猛地擦乾眼淚,看到黎瑜蹲在海棠樹下,正在埋小木匣子,“姐姐,我很好。”寧歲歲趔趄著爬起來,上前,卻不敢觸碰,生怕稍一用力,他就灰飛煙滅。“小瑜,你疼不疼?”流了那麼多血,一定很疼。寧歲歲自責,懊惱:“都是我不好,我不該帶你離開醫院,小瑜,對不起。”黎瑜添上了最後一把土,抬眸:“姐姐,我很好,我回到了奶奶身邊,我現在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