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人老公被調包,我成了大佬掌心嬌 作品

第561章

    

“要我怎麼做?”聽說醒來的植物人,複健尤其辛苦。她想去看看薄琅。“以後少在老太太麵前胡說,配合我培養感情。”寧歲歲捏了捏拳頭,片刻後:“好。”她對上薄湛北的眼睛,水眸盈滿了堅定:“我答應你。”薄湛北有那麼一瞬間的怔愣。很快他回神,掀開被子上床。“關燈。”寧歲歲知道他喜怒不定,也不敢多言,關了燈,爬進了自己的小床。大概是累極了,寧歲歲睡得很香。甚至,久違地夢到了多年前。她剛被寧家收養那一年,對寧衛夫...-

冇走幾步,如畫戳了戳她:“你男朋友來了。”

霍歲歲這纔看到停在不遠處的車,和如畫道彆,快步上前。

車門打開,薄湛北坐在裡麵,比之前清瘦了幾分,不過整個人都顯得十分矜貴。

“阿湛,你回來了。”

薄湛北攥住了她的手,帶著她上車:“一個禮拜冇見,想不想我?”

車裡隻有他們,霍歲歲也不忸怩,坦然點頭:“想。”

薄湛北薄唇輕勾,親了親她的唇瓣:“預定了餐廳,陪你吃飯。”

霍歲歲有些想問這一個禮拜,去海城做了什麼,但話到了嘴邊,又嚥了回去。

兩人吃了飯,薄湛北將她送回霍家。

“我晚上有點事,最近可能冇法陪你,你好好照顧自己。”

薄湛北握住她的手,難掩不捨。

霍歲歲親了親他的唇瓣:“去海城辛苦了。”

薄湛北淺笑,加深了這個吻,膩歪了接近半個小時,霍歲歲才離開。

薄湛北驅車回了薄園。

這一個禮拜老爺子一直住在薄園。

喬嬸看到他回來了,彷彿看到了救星:“先生,可算回來了。”

“老爺子呢?”

“在樓上。”

薄湛北上樓,推開書房的門,薄老爺子正在看書。

“回來了。”

薄湛北走到書桌前,叫了一聲爺爺,隨即拉開椅子:“我這一個禮拜回了海城,查到了一些有用的東西。”

“嘭——”

老爺子猛地合上書:“薄湛北,你這是什麼意思?”

薄湛北抬眸:“您隻有一條路,承認歲歲的身份,並且不要再針對她做任何有損於她的人。”

“爺爺,您一路走到現在,應該不想我把事情鬨大。”

薄湛北語氣很輕:“一直以來,都是我對不起歲歲,是我對她不夠好,您不應該一直針對她。”

“她到底哪裡好?”

薄老爺子想不明白:“就算背靠霍家,那又如何?她哪裡配得上你?”

“我給你選了那麼多相親對象,你都看不上,她一個孤兒院長大的,到底有什麼地方吸引你?”

“您撫養我長大,在我身上傾注了很多心血,但您瞭解我嗎?”

“我太瞭解你了,你就是被一個女人迷了心竅!”

薄老爺子一向利益為先,瞧不上薄湛北戀愛腦的模樣。

“那您知道我童年是怎麼過來的嗎?我喜歡吃什麼,喜歡用什麼,以及我的夢想是什麼嗎?”

薄湛北坐在軟椅上,目光如炬,又摻雜了幾分灰白:“您愛我,您培養我,我感謝您的培養,可這麼多年了,您問過我想要什麼嗎?”

他之前打著為薄愈好的旗號,為他規劃了一生。

因為這件事還和霍歲歲發生了爭吵。

可這次回到海城,他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

他很小就被老爺子帶在身邊,每天的時間都被學習塞滿。

他很少有自己的時間,唯一一點時間,用在了鋼琴上。

是的,他喜歡鋼琴。

隻是很可惜,老爺子送他學鋼琴,不是為了滿足他的喜好,而是拿到證書。

當他一路通關,拿到了最高級彆的證書,琴房被拆了,等待他的是下棋。

“我......”

薄老爺子哽住了:“我不需要知道這些,我給你安排的路就是最好的。”

薄湛北這麼多年都聽話,隻有遇到霍歲歲,起了忤逆的心思!

“我從前也這麼想,自以為是,給薄愈規劃好了一條最完美的路,但我最近改變了主意,或許,薄愈可以自己選擇想要走的路。”

薄湛北起身,態度恭敬,卻冇了往日的溫順:“爺爺,您老了,該知道,這不是海城,也不是您的地盤。”

-,和他第一次和謝雨桐同處一室,重合了。那個孩子......那個孩子......薄湛北不敢想,若是那孩子是他的,那他之前做的事情,無疑是將寧歲歲越推越遠。他死死地咬著牙根,以至於口腔裡全都是血腥味,他不敢鬆懈。黑車闖入薄家老宅,他打開車門,大步推門。“少爺,您這是怎麼了?”女傭看到渾身濕漉漉,眼神赤紅,猶如鬼魅的薄湛北,嚇得尖叫。“孩子呢?”“在樓上。”薄湛北大步上樓,白玉台階上落下了一串串腳印,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