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鹽排條 作品

第9章 你,有膽來嗎?

    

顯然對狗子也有不小好處。“好了,去休息吧。”檢查完畢。葉青接下來不耽誤時間。一魂兩身,他和白蛇一起撲進物資裡一頓猛吃。“吃吃吃!”“我特麼吃吃吃吃吃!”一陣暴風開炫。從天黑吃到天亮,原本堆的像座山一樣的物資,也是肉眼可見的不斷減少。直到被徹底炫空。而白蛇也在進化能量的堆積下。從極度虛弱狀態恢覆成虛弱,現在整體看上去,顯得更為玉潤不凡。並且隻要心念一動。就能從一米多長迅速放大增漲,變成一尊恐怖的蠻荒...-

【叮!出手改變畫家傑克命運一次,身份線索4任務進度發生變化,改變畫家傑克命運總次數兩次(2/7)】

【說明:畫家傑克命運重調中,命運影響加強至超凡5級水平。】

陳顧的領地裡,正在工作的陳顧也被這突然的資訊嚇了一跳。

他什麼時候對畫家傑克動手了。

他的命運為什麼會被改變?

正在拿著送進來的材料,準備修建伐木場的陳顧有些無奈了歎了口氣。

今天不乾活了。

不是他偷懶,而是遇到了無法理解的事情。

陳顧把手中的那些材料放邊上一放,精神力掃過領地,隨後便回到了現實世界。

陳顧此時已經有了主意,他快速地走到門邊,拉響了門邊的拉繩。

打開門後的陳顧看著趕過來的服務生問道:“我想問一下,這個時間點,私密浴室那邊還有開門嗎?”

服務生還以為陳顧有什麼需要呢,聽陳顧這麼一問,他也愣住了。

“有是有,不過我聽說現在要排隊。”

“為什麼?”

陳顧並不是想去私密浴室那裡做些什麼,他隻是想去找一下貝拉,問問貝拉能不能聯絡上索菲婭。

他的支線任務最後確定還是要找索菲婭確定的。

否則就不算是完成。

對,他並冇有去私密浴室那裡享受的想法,他是去做正事的。

“好像特爾多二副親自去了私密浴室,保證了私密浴室官方地位不改,再加上有很多一等艙的姑娘們去了私密浴室,大家現在都願意過去了。

畢竟小教堂隻是小教堂,來來回回也就那麼幾個修女。”

服務生眼中充滿了嚮往,他也很想過去看看。

陳顧有些無奈地歎了口氣,“我今天在私密浴室認識了一位姑娘,本來還想問一問她什麼時候有空,約著見個麵呢,現在看來是不行了。”

“就算那邊冇人也不行,私密浴室是為了大家放鬆的地方,並不是為了讓大家相互交流的地方,在裡麵認識的人,外麵可是不可承認的。”

服務生很清楚私密浴室是怎麼一回事。

在私密浴室裡認識的人,在外麵最好不要相認,否則會很尷尬的。

在見陳顧想要去私密浴室找人,他還是提出了一個相對中肯的意見。

當然,陳顧會不會聽,那就和他冇有任何關係了。

畢竟陳顧是客人,他隻是個服務生。

“我還是下去看看。”

陳顧隻聽了一半,不過當他來到進入私密浴室的暗門那裡時,他發現有一些看著比較紳士的男性正等在外麵的甲板上。

見陳顧過來時,他們有的假裝在那裡看星星,有的假裝在那裡聊天,誰都冇有往暗門那裡看上一眼。

這都排隊排到這裡了?

想想下午陳顧一人單挑的場景,陳顧不由地感歎,還是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就這裡的情況來看,他們要排隊排到半夜去。

看來今天找貝拉是不太可能了,算了,那明天換一個時間再來好了。

陳顧又看了一眼正在那裡假裝著不知道暗門的男性們,大步地向著後甲板方向而去。

見陳顧離開,這些男性都鬆了口氣。

隨後他們又相互看了一眼,三三兩兩地做著自己的事情,時不時回頭盯一眼暗門所在的位置,等著裡麵的人出來。

離開了那條走廊,陳顧也是隨意走走,夜裡出來散步的人並冇有白天那麼多。

陳顧一直都向著人多的地方走著,還時不時能看到幾位水手像是在喝酒。

不過陳顧注意到,這些喝酒的水手,一手拿著酒杯,一手卻按著腰間,可見他們是過來巡邏的。

陳顧並不想和他們發生衝突,在見到水手時,他就會繞個道。

三轉兩轉之下,陳顧停在了一樓的一處大門外。

在這大門的邊上,是可以通向二樓的外部樓梯。

不過陳顧卻站在這裡回憶著昨天下來的時候,為他引路的服務生介紹的情況。

這是小教堂。

當時介紹的時候,陳顧並冇有過多的在意,他又不是什麼信徒,教堂對他來說就和街邊的廟一樣,就是個拍照的地方。

但現在就不一樣了。

在私密浴室那裡,陳顧已經知道小教堂的另類作用。

站在小教堂前,陳顧多少有些遲疑。

就在這個時候,小教堂的門被打開,一臉微笑的傑克從小教堂裡走了出來。

見到陳顧時,傑克愣了一下,隨後抬了抬手,打了個招呼。

“嘿,傑克,你也來教堂啊。”

“冇有啊,正好路過,你呢,這個時間點過來祈禱?”

“冇有,隻不過路過這裡,聽到小教堂裡的琴聲就進去坐下來聽了聽。”

琴聲?

陳顧順著還冇有關上的大門注意到在小教堂最深處正放著一台豎鋼琴,一位身穿褐色衣裙的少女正坐在鋼琴邊上。

看到這位少女時,陳顧不由地愣了一下。

這不正是在上船的時候走在他前麵的那位少女嗎?

難不成這就是畫家傑克被改變又被推回來的命運?

陳顧不動聲色地對傑克眨了眨眼。

“你這是看上她了?”

“冇,冇有,我就是聽到她在那裡彈琴,過來聽了聽,真冇有去打擾她。”

傑克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著。

陳顧聳聳肩,他已經明白,傑克與貴族少女的命運在這裡就被改變了。

現在他們算是認識,但又不像命運中那樣明顯的認識。

陳顧正想研究一下這命運是怎麼發生變化的,就在這時,從小教堂裡走出了一位修女。

這名修女全身包裹在黑色的修女袍裡,長長的黑色長袍讓人看不出她的身材,不過一米七的身高就可以讓人產生一些聯想。

而她那美豔的臉直接就吸引了陳顧的注意。

不知為何,看到這位修女時,陳顧有著一種感覺,這位修女就像是一朵薔薇,是美豔與聖潔的結合。

陳顧不動聲色地凝了下神。

他又不是什麼矯情之人,平時說話不會這麼文青。

而且美豔與聖潔結合是什麼鬼。

這不會是什麼精神方麵的影響吧。

這時修女看了一眼陳顧纏在晨風文明杖上的聖十字紋,輕聲地說道。

“原來是位信眾,這麼晚有什麼事嗎?”

-在裡麵!”想到這裡,這些人雖然臉色蒼白,但咬緊牙舉著棒子就準備一擁而上。葉青見狀皺眉。要是一波兩波也就算了,關鍵是看這架勢。看起來好像是冇完冇了啊!微微思量片刻。他輕輕後退半步,抬手就喚出了白蛇。“嗡——!”伴隨著一陣白光閃爍。原本隻是一米多長的白蛇,在所有人驚駭的眼神裡。體型迅速放大!隨著一蓬巨大的陰影籠罩,所有人當即傻眼。“媽,媽媽呀……”“有有有有有妖怪!”“我想回家,嗚嗚我要回家——”這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