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鹽排條 作品

第10章 動手,這是什麼怪物?

    

口,但這些分毫不會影響到吞天的神俊。“傷勢還好……”“不管是內傷外傷,現在都處於明顯的恢複狀態。”葉青眼神微閃。之前白蛇在公園裡一頓吃吃吃。吞天也跟在後麵吃了一些。已經異變的金虎和孤狼,為白蛇提供了不少的進化能量。它們的血肉顯然對狗子也有不小好處。“好了,去休息吧。”檢查完畢。葉青接下來不耽誤時間。一魂兩身,他和白蛇一起撲進物資裡一頓猛吃。“吃吃吃!”“我特麼吃吃吃吃吃!”一陣暴風開炫。從天黑吃到...-

接下來。

在吳浩和黑衣男子冷笑中。

葉青帶上吞天,直接跟他們進入樓下的一輛貨車裡。

“慢!這狗必須得麻醉後,關進籠子裡才行。”

“要不然軍營不讓進。”

吳浩手上握著麻醉槍,目光緊緊盯著吞天,找出一個理由。

他知曉這些動物的厲害。

以防萬一。

必須得關進籠子裡送走,到時纔好收拾這葉青。

“不用這麼麻煩。”

“老老實實開你的車,帶路就行。”

葉青笑了笑,拍拍他的臉,接著順勢把他的麻醉槍接過來折成兩半。

然後遞了一個眼神。

吞天瞬間領悟意思,安安靜靜鑽到貨車的鐵籠裡趴下。

從吳浩兩人出現到現在。

它一直都很安靜。

焉不出溜一聲不吭,根本不像尋常狗子一樣亂叫亂嚎。

一切隻嚴格按照葉青的指示行事。

吳浩見狀心中羞惱。

和黑衣男子對視一眼後,他臉色肉眼可見的變得陰沉漆黑。

從來冇有人,這樣打他的臉。

另外,這狗已經被他當做私人之物。

現在看到它這麼聽葉青的話,吳浩心中更是生出一股無名火。

冷哼一聲,砰的用力關上車廂。

葉青坐在籠子邊上,一隻手摸著吞天的毛髮,嘴角上牽無聲的笑了笑。

他心中很期待。

寧無極——

我們很快就能再次相見。

而且。

還是你的手下,親自把我帶到你麵前!

“你說他是什麼意思?”

駕駛室內。

吳浩坐在駕駛位上,目光盯著安裝在車廂內的監控畫麵,眼神閃爍。

“可能無知者無畏吧!”

“管他呢,弄死他!”

黑衣男子冷笑。

他不明白葉青是怎麼想的,也不想知道。

等到了營地,看他怎麼死!

一襲白大衣的吳浩,摸了摸火辣辣的臉。

看著監控畫麵裡麵的葉青,他眼神陰狠,臉上露出一抹獰笑。

就算這條狗,聽你指揮又能如何?

不管再凶猛的狗,一旦關進籠子,就好像是一頭拔了牙的老虎。

威風不起來!

籠子是用特製的鐵柱焊接而成,每根鐵柱,足足有小兒手臂那麼粗。

縱然是那些已經異變的動物,一旦關進去,也很難從中逃出。

等到了軍營,便可以隨意揉搓!

當然他不知道。

就算他們已經足夠高估吞天。

但對於現在的吞天來說,要是真想撕碎這籠子,根本費不了什麼力。

很快。

一段時間過去。

葉青忽然感知到貨車停了下來。

還冇等反應。

貨車車廂被一股大力嘭的打開,那名披著黑衣的高大男子,冷笑著看著葉青。

“到地方了,下車。”

葉青注意到外麵果然是軍營。

然而剛一下車。

伴隨著一聲轟鳴,貨車轟然啟動!

坐在駕駛位上的吳浩麵露得意,意味深長的瞥了葉青一眼,開著車揚長而去。

而葉青四周。

則有一群神色不善的壯漢圍了過來,領頭的正是那名黑衣人。

他手上握著甩棍。

看向葉青的眼神裡充滿了譏諷。

“寧無極呢?”葉青皺眉。

狗子不用擔心,應該擔心的反而是自作聰明的吳浩。

他看了看手機。

這裡確實是軍營,手機也徹底失去信號,不過還是能看到時間。

現在是。

【2039年1月1日,上午九點五十三分!】

距離災變發生。

隻剩一個小時左右……

“大膽!”

“公子的名字,也是你能直呼的?”

“都給我上!狠狠的打!”

黑衣男子眯起眼睛,手上甩棍用力一甩,發出尖銳破空聲。

周圍的壯漢得到指示。

紛紛衝過來。

“是我有些想當然了。”

葉青見狀反而釋然。

這倆人怎麼可能,當真把自己帶到寧無極麵前?

不過這軍營確實是葉青要來的地方。

另外……

在這群壯漢衝過來的時候。

葉青旁若無人的抬頭,目光看向百米外的一座大樓。

輕聲喃喃。

“找到了。”

他的感知告訴他。

寧無極的氣息,現在就在那座大樓裡。

“刷——!”

這個時候,一臉煞氣的黑衣男,帶著那群壯漢已經衝上前來。

他揮著甩棍,麵容猙獰,用力朝著葉青猛然砸落。

這一砸,棍子還冇落地。

他心中就已經感覺到了一種強烈的痛快感!

死吧你!

然而。

“啪!”

葉青抬手,眼皮子都冇跳一下。

直接單手抓住了黑衣人的甩棍。

然後。

“嘭——!”

猛然捏爆!

什麼?!

黑衣男望著炸開的甩棍,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周圍壯漢也都駭然。

單手捏爆甩棍?

這是正常人能做到的事?假的吧?

而葉青懶得和他們浪費時間。

捏爆甩棍的那隻手自然下落,一把抓住了黑衣人的半邊肩膀,下一刻。

他麵無表情猛然揮手。

“呼——!”

伴隨著一股勁風。

黑衣人頓時感覺自己整個人的身子飄了起來。

一陣天暈地旋後。

他和那群壯漢撞在一起,一群人化作滾地葫蘆,連接摔出了足足十幾米遠!

“這是何等恐怖的怪力?”

黑衣人有一群壯漢墊背,吐出口血,渾身劇痛但還冇有暈過去。

他勉強抬頭看向葉青。

眼神駭然!

這樣一個看起來清秀無害的人,單手而已,能把一群人砸飛十幾米?

而葉青此刻已經大踏步朝著那座大樓走去。

守在大樓門口的四個持槍守衛。

眼神冷冽。

他們手上的自動步槍,瞬間上膛!

“站住!”

“再靠近半步,開槍了!”

他們都是寧家親衛。

這棟樓冇有允許,任何人不得靠近半步!

但葉青麵色卻很平靜淡漠,彷彿冇聽見一樣,步伐根本不見半點停頓。

其中一個守衛感覺到不對勁。

麵前這個白髮青年。

眼神平靜的可怕!

“開槍!”

他麵帶殺機,瞬間開口。

砰砰砰砰砰砰!

激烈的槍聲伴隨著硝煙味,吐出一條條長長的連綿鋼鐵火舌。

槍聲瞬間交織成片!

“呼——!還好,自己作死被擊斃了……”

黑衣男子緊緊盯著這邊,見狀舒出口氣。

正所謂七步之外槍快,七步之內槍又快又準!

同時咧嘴。

剛想嘲笑葉青想不開,居然敢頂著寧家親衛的警告往前衝。

這樣的人,力氣大點又能如何?

二愣子一樣……

然而下一刻他猛然瞪大眼睛,呼吸都凝滯!

“見鬼吧?!”

“這人僅僅依靠肉身閃避,竟能躲開子彈!?”

他看到葉青在開槍的瞬間,身形閃爍,帶著一串幻影速度極快,宛如鬼魅!

輕而易舉接近,並扭斷守衛的脖子!

黑衣人兩眼茫然。

他不禁在心中自問。

眼前場景,到底是真實存在還是在做夢?

亦或者。

我這是把一個什麼恐怖的怪物。

給帶回軍營來了?

而此時,葉青已經牢牢鎖定寧無極的氣息和位置。

直接步入大樓。

-?!對麵放妖怪啊!葉青一看心道這下妥了,果然還是喚白蛇上線,這樣比較容易鎮場子。要是自己打,一個個還得打半天。於是回頭望去。“一百萬,你還有什麼意見嗎……”與此同時。白蛇也是吞吐著信子,碩大蛇頭湊近,燈籠一樣大的冰冷蛇瞳緊緊盯著羅黑子。噗通——!羅永信當時就雙腿一軟跪倒在地上,眼神呆滯,光溜溜的頭上滿是冷汗。“彆,彆過來……”“哥,從此以後你就是我親哥。”“不!”“義父——!”羅永信眼神驚懼,喉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