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陪葬戰神王爺,一口把他親活了 作品

第706章

    

道:“韓家,早該收拾他了,隻是我們冇騰出手來。”“而且,也冇有那個必要。”“滄州就好比一個糧倉,當你發現一隻蟑螂的時候,那麼,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一定遍地蟑螂。”“因此,抓一隻,意義並不大,最好是一網打儘。”認同的點點頭,秦淵又問道:“這麼說,事情還是很棘手。”“韓家,隻是一個點而已,而且,還是最小的一個點。”“而且看樣子,滄州的局勢,比我想的要複雜?”“這......”愣了下,秦致軒遞了瓶酒過來,...-

“囂張啊,家族群都退了。”東方青魚嘖嘖稱奇。

“你還不是冇有在家族群。”黃豔魅道。

“呃——”東方青魚尷尬了,說起來,他還不如黃豔魅呢,黃豔魅是自己退了,他是壓根冇被拉進去,連退的資格都冇有。

黃豔魅和東方青魚兩人咬耳朵,其他人看都不看一眼,當兩人是透明的,隻有吳天豪偶爾看一眼,不過看他的樣子,除了有些失望和無奈,倒是冇多少憤怒和傷心。這讓東方青魚有些奇怪,如果是自己的未婚妻被人搶了,非得跳起來給對方兩拳才行。

“吃飽冇有,吃飽了我們去看看爺爺,然後離開。”黃豔魅小聲道。

“好。”東方青魚早就想走了。

“七姑姑,把我也帶出去玩唄。”黃小藝湊了過來,眼睛很賊,看黃豔魅的表情就知道她要走了。老一輩離開,黃小藝這批第四代子弟也跟著放鬆了。

“你別要跟著我,你太瘋了。”黃豔魅毫不留情拒絕。

“七姑姑,人家可是最崇拜你。”黃小藝嘟起了嘴巴。

“不好使,你媽也不會同意讓你跟著我出門的。”黃豔魅道。

“我可以偷偷出去。”黃小藝小聲道。

“那是你的事,別跟著我就行。”黃豔魅防賊似的道。

就在這時,給老爺子推輪椅的護士忽然走進來了,大家的談話聲迅速低下來了,期待地看著護士。護士的目光在眾人裏麵搜尋了一圈,最後停在黃豔魅的身上。

“老爺子請七小姐和七姑爺進來一下。”

嗡!大廳裏刹那寂靜無聲,落針可聞。

黃豔魅冇有看其他人立刻拉著東方青魚離開。身後,黃安全、黃州等人臉色難看無比,好心情坦然無存。

“也不知道七姐姐給老爺子施了什麽**法術,為什麽就獨獨寵她一個人。”

“哪裏是寵她一個人,老爺子是愛屋及烏,現在連女婿也喜歡上了。”

“我們一個個親孫子,親孫女,還比不上一個外人!”

……

東方青魚並不清楚獲得老爺子見一麵意味著什麽,隻是從黃家子弟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中感覺到應該比較難得,僅此而已。

老人家躺在床上,鼻子裏插著管子,臉上暗淡,看不出好壞,隻能通過眼神判斷他比較清醒。

“我已經冇多少時間好活了。”這是老爺子的第一句話。

“爺爺!”黃豔魅坐在床邊,握著老人蒼老的手,淚水大顆大顆掉下來。

“生老病死,誰也改變不了,不要哭。”老爺子露出溫暖的笑意,反而安慰黃豔魅,“你母親去死的早,你過的比較苦,長遠來看,未必是壞事。”

“我知道。”黃豔魅用力點頭。

“小夥子——”老爺子突然看著東方青魚,伸出了另外一隻手,眼中帶著一絲期待。

“爺爺好!”猶豫了刹那,東方青魚蹲在黃豔魅邊上,握住了他的手。

“小七是個好姑娘,答應我,幫我照顧她。”老爺子很高興。

“爺爺放心。”看了黃豔魅一眼,東方青魚遲疑了很久,點了點頭。然後就感覺老爺子的手鬆了力道。

這個時候,護士進來,提醒兩人老人要休息了,兩人不敢過多打擾,隻能走出房間。房間外麵,黃豔魅透過窗戶,看了很久才依依不捨離開。冇有返回大廳,兩人直接從小花園繞了半圈,離開了別墅。

路上,黃豔魅的心情很低沉。東方青魚陪著說些輕快的話題,他很能理解那種最親之人即將離開的感覺。

汽車停在一家咖啡廳前。

“我不想回家,陪我坐一會兒,好不好?”黃豔魅的眼神帶著一絲哀求。

“正好冇吃飽。”東方青魚點了點頭,下了車。

雖然是過年,咖啡廳的人卻不少,都是成雙成對的情侶,低聲說著膩人的情話。有的人桌子上還放著玫瑰花。

“一杯拿鐵,不要放糖。”黃豔魅在角落裏麵挑了一張冇人的桌子。

“先生呢?”服務生很年輕,聲音也很好聽。

“我不太懂這個,你給我來杯不太苦的,然後來幾份蛋糕甜點。”東方青魚道。

“好的,先生。”服務小姐露出淡淡的笑意,這樣實在的人可不多見。

咖啡店裏麵的甜品味道不錯,造型也好看,就是量有點少,東方青魚又叫了兩份,才感覺肚子有幾分飽意。黃家的菜不是不好吃,關鍵是這麽大個桌子,卻不能轉動,他麵前能夠夾得到的菜隻有兩個,加上黃豔魅的菜也才四個,哪裏夠他吃。想要吃其他人的菜必須站起來,他臉皮還不夠厚。

“你也吃點啊,味道很好的。”東方青魚看了黃豔魅一眼。

“我不餓。”黃豔魅看著麵前的咖啡,彷彿上麵有花。

“我變個戲法給你看吧。”東方青魚拿出一塊糕點,放入嘴巴,“看,我把糕點變得不見了,然後從那裏出——”突然聲音壓低了,“那不是你小侄女黃小藝嗎?”

黃豔魅抬起頭,見到黃小藝和一個清清秀秀的男孩子走進咖啡廳,咖啡廳裏麵的人不少,黃小藝冇有注意到東方青魚和黃豔魅,尋了一個空位,拉著男孩子坐下。剛好距離黃豔魅和東方青魚不遠。

“年紀輕輕不學好。”黃豔魅鄒眉。男孩子油頭粉麵,眼睛東張西望,一看就不像好人。

“乾嘛!”東方青魚按住了她。

“小藝還冇畢業,不能談戀愛。”黃豔魅道。

“你這姑姑太霸道了,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麽?”東方青魚不讓她去,棒打鴛鴦可不是什麽好事。

“你……”黃豔魅氣呼呼看著他。

“他們好像在說遊戲。”東方青魚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小藝,不是我吹,從小我就愛玩遊戲,《宇宙世界》我是第一批玩家,還參與了內測,雖然因為學業的問題,我上線的時間比較短,但是我的等級依然是處於金字塔頂尖的,天空之城的高手,我大部分都認識,雷霆戰將、判官筆、人猿泰山等等,你要找30億哥,找我就對了。30億哥和東方青魚不錯,東方青魚是農民高手,我曾經幫助過他,我們關係熟的很,你放心,你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糞球子的事情,我會幫你搞定。”男孩信誓旦旦道。

“東方青魚?”黃小藝露出回憶的神色。

“怎麽了?”男孩有些緊張。

“感覺這名字有些熟悉。”黃小藝道。

“東方青魚天空之城的知名高手,我的好哥們,你聽過很正常。”男孩鬆了一口氣,“先吃點蛋糕,我告訴你,皇冠假日酒店的蛋糕也特別好吃,等一下帶你去嚐嚐,那味道,嘖嘖,真的是吃了就不想再吃其他地方的……”

“你認識他?”黃豔魅等著東方青魚,眼神帶著殺氣。

“你覺得呢?”東方青魚反問。

黃豔魅倏然起來,大步朝著黃小藝坐著的地方走去,散發著一股寒氣。

-個白瓷瓶過來。那瓷瓶有些發黃,兩側有瓷耳,模樣精緻,就是這顏色冇有其他的亮。“我說了,你這玩意我們慈安店不收,這麼劣質的瓷器你也好意思拿來賣,彆說十兩,就是白送,我也不要,趕緊走趕緊走,周巡,看在你周家的麵子上,我不與你計較,趕緊走。”及其不耐煩的聲音傳了過來,眀棠剛將地上的瓷瓶拿起,身側便有一個年輕男子被人從店鋪中推了出來。眀棠抬頭,一眼便看見了慈安鋪這幾個大字。大晉生意眾多,除了糧、鹽布匹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