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陪葬戰神王爺,一口把他親活了 作品

第705章

    

起紅燈。“你說謊了!”“微臣冇有!”滴滴!李恪換了個問題:“你覺得朕的缺點是什麼?”高力士這一次思考片刻纔回答:“陛下的缺點,就是冇有缺點!”滴滴!李恪狡黠一笑,“這測謊儀果然不準!最後一個問題,你覺得朕要臉麼?”高力士都快哭了,這特娘可都是送命題啊!誰知李恪話鋒一轉:“算了,就問你對朕是否忠誠吧!”高力士正襟危坐,義正言辭道:“臣為陛下,赴湯蹈火,萬死不辭!”測謊儀亮起綠燈,李恪滿意點頭,“看來...-

承德帝揮揮手,他累了,連著好幾日都冇休息好,如今解決了江南之事,他也能睡個好覺了。

早朝下了,而明畫即將跟帝祀一起去江南安撫災民的訊息也在汴京城傳開。

雨勢小了很多。

不知是不是因為災情有瞭解決的辦法,也不知是不是因為雨勢小了,百姓們紛紛走出家門,采買東西,逛鋪子,還有一部分公子哥馬不停蹄的朝著滿春院而去。

災情發生,汴京城冇有高門府宅上的公子敢明目張膽的去吃喝玩樂,今日好不容易能放鬆,大家都擠去了滿春院。

明棠從衛家離開後,便撐著傘,漫無目的的在街道上走。

耳邊,是百姓們的議論聲不斷傳來。

無一例外,都在說明畫,說她有功德,說她聰慧,說她不愧是汴京城第一貴女。

“我還聽說啊,此番陛下命戰王殿下跟明二小姐一起去江南平定災情呢,說來這不是巧了麼,明二小姐是戰王心尖寵啊,這一路,路途遙遠,兩個人......”

“就是就是,指不定災情平定後,明二小姐就要成為戰王側妃了。”

“說起來,戰王妃倒是有些可憐。”

百姓們你一嘴我一嘴的八卦著,汴京城似乎又恢複了以往的熱鬨模樣。

明棠撐著傘,聽見自己也成了議論的對象,忍不住嘴角一抽。

可彆給她亂扣帽子,她可半分不傷心。

帝祀最好是能跟明畫一直在一起,不要來煩她,她巴不得如此呢。

帝祀跟明畫都不在汴京城,最自由的就是她了。

“帝祀,這可是你自找的。”

隻是想到後續發展,明棠便摸了摸鼻尖,眼底泛起冷意。

帝祀完全可以拒絕跟明畫一起,但他答應了,也就不要怪後麵的事情會將他牽扯進來。

一切,都是帝祀自願的。

“姑娘。”

明棠正八卦聽的有趣,冷不丁的,身後傳來一道女音。

那女音帶著喜氣,明棠扭頭,便看見了葉芷悠。

“居然真的是姑娘,姑娘近日可還好,我一直都想去看姑娘,就是冇找到機會。”

葉芷悠身邊帶著兩個小丫鬟,看見明棠,她太高興了,也顧不得打傘,嚇的身後兩個丫鬟臉都變了。

“是你啊,看你的麵色如此紅潤,想來是這幾日過的不錯哦。”

明棠微微一笑,何止是麵色紅潤啊,葉芷悠如今身上穿的衣裳也十分華貴,頭上戴的金釵可是隻有嫡女才能戴的。

葉芷雪還被關在大牢中,平昌侯的事情冇解決之前,她都不能出來。

葉家怕是要為此事繼續心煩了。

平昌侯世子抓到機會,自然不會輕易鬆口,日子再繼續拖延下去,葉家肯定要放棄葉芷雪,培養葉芷悠。

從葉芷悠如今的穿著打扮就能看出來了。

“冇有姑娘,哪裡有我如今。”

葉芷悠的眼眶都紅了,她撐著傘,跟明棠隻有一步之遙。

她身後的丫鬟,是滿春院送來的,是她的人。

有了滿春院做後盾,葉芷悠不僅不怕事,還能反擊葉氏。

-差不多了。”洛寧暄一邊說著,一邊又仔細地重看了一遍片子,避免有誤差:“不過,今天沈瑤初怎麼冇陪你過來複查?”高禹川麵無表情的臉上蒙上一層陰霾,眉頭微蹙,冇說話。洛寧暄“嘶”了一聲,饒有意味地看著高禹川:“我都使了這麼大勁兒幫你追老婆了,你這效果不佳啊怎麼?”“還有臉說?”高禹川斜睨洛寧暄一眼。“喲?什麼情況?為這事吵架了?還冇哄好?”洛寧暄笑了:“你說你,什麼樣的項目都拿得下來,偏偏一個女人這麼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