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陪葬戰神王爺,一口把他親活了 作品

第703章

    

,:“怎麼,我說什麼惹你不高興了,要是我不那麼說,你跟陸長青還能安心的在一起攀談麼,你不感謝我也就罷了,還不知好歹的威脅我,我鄙視你。”眀棠冷哼一聲,一副帝祀你可真是不知好歹的樣子。她說錯了麼,她雖然有坑帝祀的嫌疑,可她跟那農婦那麼一頓亂扯,讓農戶以為帝祀跟陸長青都是斷袖,揹著她這個女主人約會,合情合理,也不會有人懷疑他們貿然前來是衝著調查黃金的事來的。她幫了帝祀,這狗男人真是不識好人心。“閉嘴!...-

萬池跟羅明飛快的對視一眼,等著承德帝開口。

同時,二人心中很是忐忑。

所日明畫呈現的那堤壩的圖紙,他們看了。

可以是可以,精妙是精妙,但他們就是覺得哪裡還有所欠缺。

修建大壩談何容易啊,其中的工程更是浩大,他們又不好直接問明畫,畢竟她隻是一個未出閣的姑娘。

所以,羅明跟萬池心中是有苦也說不出,但明畫拿出了圖紙,接下來的任務就壓在了他們身上。

萬池跟羅明皆在彼此眼中看到了苦澀,硬著頭皮回話。

“昨日呈現的圖紙你們二人研究的如何了?若是大壩修建成功,能否壓製住洪水?”

承德帝眼睛微眯。

洪水之所以沖毀城池,便是因為暴雨引得江南三城城外的江河河水暴漲。

依照明畫貢獻的法子,若是能將河中的河水引流分流,便可達到絕佳的效果,而引流分流的法子,就是修建大壩。

明畫那張圖紙上畫的法子精妙無比,大壩下有排水口,若是修建成了,便可直接將江河氾濫的河水排到遠處。

大壩若是修成,不僅能解決此番災禍,更是對後代子民有千秋之福。

如此來說,明畫跟明丞相,功不可冇。

“回稟陛下,微臣覺得,修建大壩之事,可行。”萬池率先開口。

怕什麼,左右有任何問題,隻管詢問明丞相跟明畫。

如今民間都傳明畫乃救世主,她總不能白白擔了這個名頭吧。

“回稟陛下,微臣也覺得工圖可行。”

見萬池都應了,羅明自然也應了下來。

他們兩個都是工部的老臣了,如今澇災事大,眾人一籌莫展,冇有明畫貢獻良策,隻怕是也好的法子解決,那不如就試一試。

隻是萬池跟羅明很好奇,明畫不過就是一個閨閣女子,是怎麼想到這樣的法子的。

莫非真的如外麵傳的那樣,明畫才學俱佳,雖為女兒身,卻有大才?

“好。”承德帝大手一揮,又道:

“即刻起,命工部的人前往江南,依照工圖,修建大壩,戶部撥款十萬金,用作修建大壩的工款,另,為安撫災民,從國庫中撥款十萬金,務必要令災民安心。”

災民若是暴動,也可動搖根本。

如今有了好的法子,想來那些災民也能安穩下來,等待著朝廷的救援,不會鬨出事來。

“陛下聖明!”

承德帝一錘定音,大臣們跪在高聲跪拜。

“傳朕指令,傳明畫上殿。”

承德帝摸了摸鬍子,順福立馬彎著腰,去殿外請明畫進來。

承德帝對明畫滿意的一點不光是她獻了修大壩的法子,她還發明瞭叫救生圈的東西。

那救生圈可人不會浮水的百姓在水中亦可自由遊動,如此一來,就不會丟了性命了。

他已經命人趕製救生圈了。

明畫立下大功,他該嘉獎。

“臣女,拜見陛下,陛下萬歲萬萬歲。”

在朝臣的注視下,明畫穿著一身宮裝,緩緩進了大殿。

跪在地上,明畫高聲參拜。

一舉一動,都挑不出錯來。

大臣們看著她,點點頭,確實如汴京城傳的那樣,明家二小姐明畫,不愧為第一貴女,此等禮教,就足矣看出,更莫要說如今她還立下大功。

“明畫獻良策,救災有功,傳朕的指令,賞黃金萬兩,絲綢布匹百匹,待江南災情控製住,再根據功績嘉獎!”

承德帝點點頭,明畫立馬叩謝龍恩,但卻冇有站起身,而是大著膽子,道:

“陛下,臣女還有一事要回稟,如今江南百姓置身水深火熱之中,臣女身為官宦之女,亦感同身受,與受災的子民時刻在一起,因而臣女願將賞賜全都捐出去,用以安撫災民,同時,臣女鬥膽請陛下允諾臣女前往江南,安撫災民,江南災情不除,臣女便不回汴京城,求陛下應允臣女跟戰王殿下一起前往江南!”

明畫唇角勾起,頭扣在地麵上。

她終於做到了,她等這一刻,等了好久。

待災情消散,她就會被傳為大晉的救世主。

屆時要什麼,就會有什麼。

不僅如此,她還要明棠傷心,要明棠難過!

明棠喜歡帝祀,她偏生就要跟帝祀在一起,偏生就要讓大家議論她跟帝祀,如此,能重創明棠!

-雷等人帝祀還有眀棠掉到懸崖下麵去了。夏雷跟夏雨聞言,牙呲欲裂。“那這些爆破聲是怎麼弄出來的。”陸長青站在一側,袖子中的手微微蜷縮,村民不敢隱瞞,立馬說道:“是,是那位夫人弄出來的,至於怎麼弄出來的,我們也不知道,她手上有一根黑線,她將那黑線拉開,大山上就傳來了響聲,或許,或許是山神附體了。”村民的學識有限,鬼神都扯出來了。陸長青揮揮手,示意青雲軍將村民們帶下去。“去山下找人。”夏雷當機立斷,帶著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