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陪葬戰神王爺,一口把他親活了 作品

第702章

    

有犯錯。”海燕咬唇,眼底帶著不甘。她的母親是戰王的奶孃,眀棠不過是一個掛名王妃,她憑什麼讓自己跪下。“冇有犯錯?本妃的話,你是聾了麼,夏雷,你說我有冇有資格讓她跪下,堂堂王府,對下人的管教還不如丞相府麼。”眀棠餘光撇見走過來的夏雷,眼底帶著嘲諷。“跪下!”夏雷盯著海燕,聲音陰沉,直接讓海燕的膝蓋一軟。“本妃是這戰王府的女主人,本妃的話都不聽,難道你要上天不成,就因為你有一個當奶孃的母親,便可以挾恩...-

“知道了,本將跟夫人立馬進宮。”

見明棠一臉淡定,衛長風揮揮手,管家猶豫了一下,似欲言又止,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明棠,到底還是冇開口。

明二小姐如今可是解救江南百姓的關鍵所在。

江南澇災初步平定,陛下大喜,待一會群臣上完早朝,陛下就會麵見明畫。

想要解決江南澇災,談何容易,僅僅隻是讓洪水不再侵擾百姓,遠遠達不到目的。

所以,明畫接下來的作用還大著呢。

隻是......

管家一邊走,忍不住又看了一眼明棠,隻是戰王也已經進宮了,聽聞宮中傳來訊息,說是陛下有意將戰王定為此番解決澇災的人選,如此一來,戰王跟明二小姐必不可免的會有很多接觸。

如今戰王正妃坐在衛家的正堂中,她的夫君卻或許要跟其他的女人一起共處。

管家隻覺得無比的同情,他那眼神,也讓衛長風跟衛夫人一眼就明白了,更莫要說明棠。

“既是父皇召見群臣,衛將軍跟夫人還是快快進宮吧,我先去見師傅了。”

明棠站起身,微微一笑,端的是無比的灑脫。

瞧著她如此,衛夫人起初隻是有些許的驚訝,反應過來後,便也笑著拱了拱手:

“小友乃世間罕見的心胸寬闊聰穎之人,我以為,將來,小友亦會有大造化。”

衛夫人此番話,是發自真心的。

她常年在軍中,跟隨大軍打仗,見過很多人,獨獨不願意跟朝中那些夫人小姐打交道,她覺得太累。

可跟明棠接觸下來,衛夫人覺得明棠的性子實在是太夠灑脫,同時,她又很淡定,淡定到好似什麼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她不居於後宅,也不居於爭寵,她總是好似有自己的追求。

此等心性之人,日後定然會少不了有造化。

衛夫人心中歡喜,很是喜歡明棠這種性子,自然也願意跟她接觸。

“那我就承夫人吉言了,說實話,我也這麼覺得。”

明棠眨眨眼,朝著衛夫人跟衛將軍拱拱手,在丫鬟的帶領下,去後院尋歐陽邑了。

“夫人,走吧。”

衛長風摸了摸鬍子,眼底帶著欣賞,跟衛夫人出了衛家,坐著馬車,朝著皇宮而去。

雨還未停,眾人似乎也已經習慣了下雨,紛紛撐著傘,在街道上行走。

因為下雨,難免影響路程,因而車伕趕車很快,恰好趕在早朝的關點,將衛長風跟衛夫人送到了皇宮。

衛夫人有軍銜在身,也算是朝臣,乃是大晉唯一一個入金鑾殿的女官。

剛到金鑾殿,大臣們都已經到了大半了。

一改前兩日的萎靡跟不安,今日上早朝,大臣們舉著玉笏,相互低低攀談。

無一例外,大臣們噴談的對象都是明丞相。

穿著一身紅色的官袍,帶著官帽,明丞相站在文臣的最前方,後背筆直,時不時的點點頭,臉上帶著妥當的神色。

衛夫人不喜明丞相,來了後,便跟衛長風站在一起,目視前方,等著承德帝來。

“陛下駕到!”

朝臣到齊,帝祀跟連王等皇子站在最前麵,其次便是明丞相跟謝太傅以及武威國公等等。

順福的聲音尖細,喊聲響徹大殿。

承德帝穿著一身龍袍,帶著帝冕,坐在了龍椅上。

“見過陛下!”

群臣朝拜,跪在地上,承德帝點點頭,沉聲道:

“諸位愛卿們平身。”

“謝陛下。”

承德帝的語氣,似乎好了很多,怒氣消減,如此看來,今日大臣們不必承受怒火。

大臣們一邊站起身,一邊朝著明丞相的方向看去,心中嘀咕著。

“工部。”

承德帝點頭,工部尚書萬池跟工部侍郎羅明立馬出列:

“微臣在。”

因為明畫貢獻良策,良策中有一重點,那便是儘快修建堤壩。

若論朝中誰對此最為擅長,便是萬池跟羅明瞭。

兩位大臣本來就是受到了戴家的波及,這才承受了承德帝的怒火,昨日良策獻上,涉及到修建堤壩,再加上朝臣求情,他們兩個人這才被從大牢中放了出來。

-了。”開國公小心的走了過來,見國公夫人抱著明棠,眼睛是睜開的,將心放到了肚子中。可開國公夫人一口一個無憂的喊著,喊的開國公心中也不是滋味。無憂,是他們兒子的名字,百裡無憂,希望他一世冇有煩惱憂愁。“王妃,有勞您了。”開國公眼睛濕潤,見明棠的臉有些紅,知道是開國公夫人的力氣太大了。“無事,國公大人,剛剛我與您說我見過一個跟您生的很像的孩子,待夫人好了便將他帶來給你們看看,對吧。”明棠扭頭,對著開國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