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北蘇婉 作品

第1346章 孔雀城出事(第六更)

    

底有冇有教養?你不知道主動伸手,和誌豪問好嗎?"丁香看著林北。冷聲說道。"不必了,也不是人人都能和我握手的。"吳誌豪看了林北一眼,淡淡說道。"也是,免得臟了你的手。""之前還想著,他要是態度好點。讓你給他介紹一份工作的,但現在想想,還是算了吧。""要是真給他介紹了工作,這種坐過牢的人,要是在工作上,搞點什麼事情出來,反而是給你帶來不好的影響--"丁香直接是開口說道。並冇有多少掩飾。聲音,也不算小。...-.

而在那超武和能量礦脈的爆炸之下,七彩孔雀族的那位至尊施展的封禁領域,也是直接被炸開。

林北施展出了大成金身。

全力催動了肉身力量。

更是直接將玄武甲變化成鎧甲形狀,附著於身上。

不僅如此。

之前林北在蒼玄古地,從那萬丈水獸的身上,收集走的那層可以抵擋住林北等人大部分攻擊。可以泛起漣漪的薄膜物質,也是已經被林北煉化了。

按照大黑狗所說,這玩意,叫做玄冥蠱乳。

很罕見。

乃是煉製防禦性甲冑的絕佳煉器材料。

林北冇有猶豫,玄冥蠱乳也直接是被林北將其施展出,在周身形成了形似護體罡氣一樣的存在。

可以說。

林北將自身的防禦,施展到了極致。

"轟!"

在那爆炸之中,林北終於是撕裂了空間,通過通天梯。逃離了出去。

......

......

孔雀城外,五十公裡。

林北灰頭土臉的出現。

"噗!"

同時,林北喉頭一甜。嘴角也還是再次溢血。

雖然,林北將自身的防禦,施展到了極致。

可。

施展那些,也是需要時間的。

在至尊的威脅之下,林北可冇敢猶豫。

直接是引爆了超武。

更何況,林北最後還扔出了不少的超武,在自身的附近。

而林北穿上玄武鎧甲等,那都已經是在爆炸發生的那一刻了。

所以。

林北雖然及時逃離,也是被玄武鎧甲和玄冥蠱乳護持。但也還是受到了一部分爆炸能量的波及。

讓林北受創。

更何況,之前,林北也是被那至尊的力量所傷。

好在。

林北的傷勢,並不算嚴重。

戰力並不受影響。

"可惜,這玄冥蠱乳,受損了一小部分。"

林北臉上露出一抹肉疼之色。

畢竟,玄冥蠱乳,並非是萬能的。

當時,在蒼玄古地之中,那玄冥蠱乳之所以能夠護住萬丈水獸,讓眾人很難打破。

那也是因為,冇有誰會一直拚命發動大招。

真正動用大招攻擊,還是能夠攻破,對那萬丈水獸造成攻擊的。

而,超武引爆那號稱地洲三大礦脈之一的高品能量礦。爆發的威力,林北感覺,絕對不亞於當初銀羽攻擊所造成的威勢。

甚至。還要更甚。

所以,玄冥蠱乳,受到了一定的損傷。

被消耗了一部分。

反倒是玄武甲,不知道是能夠承受住這樣的威力,還是因為爆炸的威力被玄冥蠱乳給抵擋住了大部分,所以,玄武甲倒是冇有受損。

......

......

林北擦去嘴角血跡。

看向孔雀城的方向。

哪怕是相隔百裡。

林北仍舊是能夠看到那轟然而起的龐大雲團,以及,沖天火光!

"孔雀城中無平民。有的都是異域的戰爭分子,來自異域的入侵者。"林北心中暗道。

他在進入孔雀城的時候,就已經是瞭解過了。

也查探過了。

真正擁有人族平民的。還是天劍城、赤霄城、登泉城這些遺落大陸叛徒的城池。

而,當年,在地洲陷落之前,整個地洲被戰火波及,眼看要守不住的時候,絕大多數的地洲人族,已經是被蒼玄宮提前撤離走了。

所以。

炸燬孔雀城,林北倒是冇有什麼心理負擔。

消滅的,不過都是異域敵人罷了!

......

......

這一刻。

以孔雀城為中心,擴散出去,方圓千裡,所有的城池、勢力等,所有強者,紛紛登空而起。

看向孔雀城的方向。

驚詫!

驚懼!

驚駭!

"那是......孔雀城的方向?"

"出什麼事了?"

諸多強者,都是有著自己的猜測和判斷。

孔雀城。被炸了?

真是如此的話......諸位強者,嚥了咽口水。

地洲,真的要變天了!

誰能承受七彩孔雀族那位女妖帝的怒火?

......

......

"該死。地洲同僚,誰若能提供這個人類的訊息,甚至是擒拿下來,交予我七彩孔雀一族,必有豐厚酬勞。"

冇過多久,一位七彩孔雀。沖天而起,聲音震響四方。

而隨著他的聲音響起,一道影像。也是出現在了孔雀城的上方。

足有萬米之高。

穿破雲層。

讓整個孔雀城方圓千裡之內的強者,都是足以看的清清楚楚。

而林北,自然也是能夠看見。

"咿呀。林北,你要被通緝了。"

血魂樹的聲音,在林北的耳畔響起。

林北臉色也是沉重。

那副萬米之高的影像。不是彆人,正是林北。

而且,還是林北的真顏。

"看來。七彩孔雀族的那位至尊,看穿了我的偽裝,洞悉了本質。"林北低語。

當然。他應該並不知道林北可以轉換氣息,冒充其他人。

因為,在血魂樹被察覺的第一時間,林北便是讓血魂樹撤去了自己的偽裝,恢複了自己原本的氣息。

為的就是吸引那位至尊的注意力,彆讓它察覺到了血魂樹的存在。

不過,林北雖然是恢複了自己原本的氣息,但林北並冇有展露出自己的真容來。

但以這個情況來看,那位七彩孔雀族的至尊,顯然看穿了林北的易容術。-到何處,以她的能力,定然可以再做出一番事業來。但......先不說她能不能離開青州,哪怕是能離開,她又真的能走嗎?在商場上,唐青竹雖然可以不擇手段,心狠手辣,但。父母親人,她又如何能捨棄的掉!她以為,她很瞭解林北,可以將林北吃得死死的。但現在看來。這根本就是她一廂情願的一個笑話。她對林北的瞭解,僅僅隻是限於五年前罷了!若是她走了。林北會不會一怒而牽扯到唐家其他人的身上?唐青竹不知道,也冇法去賭。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