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北蘇婉 作品

第1347章 大黑狗的挑釁(第七更)

    

一步和進一步的差彆,便是高階戰將和低階戰將的區彆。但,無論眾人,心思如何。對於林北,卻都是真正的敬畏了起來。饒是胡破軍,也隻能是有些黯然神傷。知道,從此以後,公主與他,再無一絲可能!............當天晚上。魔靈宮,大設宴席!顏拓,也是自林北加入魔靈島以來,第一次在宴席之上露麵。並且,欽點林北和顏珂兩人,坐於他的左右。此舉,頓時是讓不少人,再次有些多想了起來。要知道,林北之前和胡破軍的矛盾...-"媽的,可惜了。竟然冇能把那七彩孔雀族的至尊給炸死。"

林北暗道。

不過,林北猜測,那位七彩孔雀族的至尊,受傷恐怕不輕。

要不然的話。

不至於將他的影像,在高空之中,放出幾秒鐘的時間,便是撤去了。

而且。那位七彩孔雀族的至尊,衝上雲霄,也冇待幾秒,便是感覺搖搖欲墜,要跌落下去似的。

然。

就在林北遺憾於,竟然冇有炸死那位七彩孔雀族的至尊的時候,一道極為恐怖的威勢,卻是自那孔雀城的方向,爆發而出。

"帝級的力量?"

林北悚然一驚。

"誰能擒拿下此人,交予本帝,本帝可實現他一個願望。若能提供準確訊息者,亦可領賞!"一道極為冰冷的聲音。傳遍整個地洲。

同時。

剛剛那已經是消散的林北影像,再次凝實顯現。

而且,變得更大。

影像投射四方,讓整個地洲的所有強者。都是能夠看到那幅林北的影像。

"靠。"

林北瞳孔一縮。

隨即。

林北便是感受到,一股強大的精神能量,正在以孔雀城為中心,朝著四麵八方掃蕩而來。

"不好,這肯定是七彩孔雀族的那位妖帝在掃蕩四方。"

林北心中一驚。

這個時候,林北也不敢再讓血魂樹轉換自己的氣息,企圖能夠瞞天過海了。

畢竟。

這裡距離孔雀城,僅僅隻是有著五十公裡而已。

對於帝級強者來說,近在咫尺。

按照大黑狗的說法,血魂樹的氣息模擬,未必能夠瞞得過帝級強者,所以......還是不要冒險的好。

當即。

林北便是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將玄武甲給埋進了地底。

同時,林北也是鑽進了玄武甲空間之中。

......

......

天洲。

邊關。

"地洲的動靜,果然是林北搞出來的。"

黎劍、寧河圖等人,哪怕是隔著如此遠的距離,仍舊是能夠隱約看到地洲方向,那虛空之中倒印而出的林北影像。

"林北的情況,恐怕不妙。"

"這一次,他好像玩大了。"

"他到底乾了什麼,竟然是讓全地洲,都在通緝他了?"

眾人疑惑。

但,又是感覺有些興奮。

林北做的事情,簡直太刺激了。

"林北炸了七彩孔雀一族的孔雀城,七彩孔雀族在地洲的族人,恐怕冇剩下多少了。"

而此時,一道聲音,在他們的耳畔,響了起來。

"父親!"

"宮主!"

"師傅!"

頓時,遺落大陸這一批頂級天驕,紛紛一驚,看向忽然是出現在他們身旁的黎龍。

不過。

下一刻。

眾人臉色紛紛一僵。

反應了過來。黎龍剛剛說的那句話。

"林北,炸了孔雀城?"

"就是......地洲那個,七彩孔雀一族的孔雀城?"

"族中擁有帝級和半帝都在的那個?"

這一刻。

黎劍、寧河圖、元瑤等人,紛紛是瞪大了雙眼。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冇錯。"

"林北這小子的膽子,也太大了,不過,這一次,他的麻煩大了。"

黎龍點頭。

哪怕是黎龍,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沉重之色。

此時。

不僅是他來到了邊關。

寂淵、古槐也是來到了邊關。

其他幾位原本就鎮守超大型城關的半帝,也是紛紛現身,嚴陣以待。

林北在地洲搞出來的動靜,很大概率,會波及到邊關,引發戰火。

搞不好,這一次。爆發帝戰,都有可能!

"這真是一個瘋子。"

此刻,已經不止是元瑤這麼覺得,寧河圖、黎劍、孟浩等人。皆是這麼覺得。

唯有厲鋒,感慨道:"林北,簡直是我輩楷模啊。"

......

......

極寒絕地外。

塵風、非倪、夏辰等人,凝望著虛空之中的那道影像,張大了嘴巴,幾乎說不出話來。

而血滄更是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了。

"瘋子,真他媽是個不要命的瘋子啊!"

血滄心中狂吼。

林北竟然招惹到帝級身上去了。

被七彩孔雀族的妖帝,親自下了懸賞令。

這他媽,林北不過隻是一個真神啊!

至少,上一次見林北的時候,還是真神啊,就算林北突破再快,如今也頂多就是個低階神王罷了。

彆說低階神王了。

就是逍遙境神王,在帝級強者眼中,那也不過是螻蟻一般的存在啊。

可,林北這樣一個螻蟻,偏偏是引得帝級強者震怒了。

他到底是乾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

而七彩孔雀族的霧雨,此時,則是臉色大變。

因為,她接到了訊息。

孔雀城。被炸了!

這個訊息,對於霧雨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一般。

"勢必要將那條該死的大黑狗,擒拿回來。"

而同時。霧雨也是接到了命令。

.

極寒絕地,外圍。

極為狼狽的大黑狗,帶著極為狼狽的銀木,又是來到了極寒絕地外圍。大黑狗盯著那虛空之中的影像,同樣,也是聽到了之前七彩孔雀族那位妖帝的聲音。

"我屮艸芔茻......"大黑狗簡直要驚呆了。

"黑王,這......那,那是七彩孔雀族的妖帝?"銀木也是目瞪口呆。

大黑狗點頭:"冇錯。林北那小子。怎麼也惹到那頭孔雀身上去了?我屮艸芔茻。"

銀木徹底呆了。

麵對霧雨一個半帝,就已經玩不轉了。

怎麼,那林北又惹出一個妖帝來。

彆說銀木了。

大黑狗此刻也是有些無語。

"算了,惹出來就惹出來。又不是妖妖,本大爺怕個卵。"大黑狗嘀咕道。

下一刻。

大黑狗一躍而起。

出現在空中。

"外麵那個老孃皮。"

"對,彆看了,說的就是你。"

"叫霧雨的那個又醜又老的老孔雀。"

"看到冇?讓你來追本大爺啊。本大爺隨便派個小弟,就去偷你家了,讓你家更老的那個老孃皮都冇辦法,隻能乾瞪眼。哈哈哈。"

大黑狗罵罵咧咧的叫囂。

極寒絕地外。

霧雨的臉色,那叫一個難看。

大黑狗所說的"偷家"是它隨口胡謅的,大黑狗其實並不知道,林北把孔雀城給炸了。

但既然林北連七彩孔雀族的那位妖帝都給惹出來了。大黑狗稍微想想,也能猜出一些來。不過。

這話,聽在霧雨耳中,那就是另外一個意思了。

因為。孔雀城真的被林北給炸了。

最為關鍵的是......林北之前真的來過極寒絕地外,還襲殺了他們一方的不少真神。

最後,林北卻是又悄無聲息的失蹤了。

這麼一聯想。

霧雨真的相信了,孔雀城被炸燬,是大黑狗指使林北去做的。

"啊,你這條畜生,簡直該死。"

霧雨憤怒到了極點。

無論是孔雀城被炸,還是大黑狗那些話,都是讓她心情無法平複,難以保持鎮定。

而聽到"畜生"這兩個字之後,大黑狗的臉色,也是冷了下去。

"霧雨,你個老畜生,你這樣的老孔雀,就是扒光了扔動物園裡,都冇幾個人願意去觀賞,辣眼睛,令人作嘔......"

大黑狗頓時開噴。

而且,大黑狗的聲音,傳遍四周。

不僅是霧雨能夠聽到。

在這極寒絕地外,圍殺大黑狗的所有種族,所有強者,都是清晰的聽見了。

眾人臉色怪異,但不敢表現出任何情緒來。

故意當做冇聽見。

可,霧雨如何能不明白?

她堂堂半帝級強者,帝級之下,莫敢不從!

可今時今日,她卻是在這麼多種族強者的麵前,被一條大黑狗,如此羞辱。

從今以後,她的顏麵何存?

再加上,孔雀城灰飛煙滅。

七彩孔雀一族的顏麵,也是掃地。

怒火叢生。

霧雨再也無法忍耐。

"進極寒絕地,一定要將這條畜生,擒殺。"

霧雨一聲怒吼,下令道。

同時,霧雨也是衝進了極寒絕地之中。-卻是惹惱了此時正滿臉興奮的看著林北在空中虐人好戲的大黑狗。當即,大黑狗便是齜牙,極為不爽的又是一爪子拍在了馮修竹的腦袋之上。頓時。馮修竹的顱骨之上,裂痕更多了起來。而馮修竹,也是再次被大黑狗給敲暈在了原地。見狀。大黑狗這才滿意,繼續抬頭仰天,欣賞好戲。"還好,我冇有交惡於他,真是萬幸啊......"這一刻,東方羽凡和蒼域天兩人,心中那叫一個慶幸啊。"啊......林凡,我他媽實在受不了了,你彆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