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清季嶼霄 作品

第764章:時寧戀

    

就怎麼做,都聽你的!”看著男人幽深的眸子,姚婧心臟撲通撲通跳,有車在旁邊駛過,姚婧斂了玩笑的表情,“早晨有會不能遲到,我走了!”喬柏霖後退放開她,叮囑道,“路上小心!”姚婧懶懶應了一聲,頭也不回的走了。等坐在車上,姚婧心神還有些不平靜,冇有立刻啟動車子,突然一聲車鳴,姚婧抬頭看去,恰好看到喬柏霖的車從自己前麵過去。他轉頭看她的那一眼,意味深長。姚婧像是被抓包了一樣的心虛,忙啟動車子離開。*姚家早上...-

有了這一層的心靈枷鎖之後,再美好的感情也蒙上一層薄薄的灰。即便是在每晚的親密裡,她也很怕時彥會忽然說:寧寧,嫁給我。

她不想那麼快結束兩人的關係,她還貪戀他所有的美好。

趙敘寧覺得自己很渣,即便她真的很愛時彥,和他在一起,每一刻都覺得幸福,可是她好像更愛她自己,她冇有辦法做到,為了時彥而過早地步入婚姻生活。

好在之後,時彥一切如常,冇有再提過這事,每晚結束後,他隻會在她耳邊輕聲說:寧寧,我愛你。

還是像以前那樣,早早送她去學校,下了班去學校接她。如果很忙或者在外應酬,會替她叫車,來回接送。

他還是那個溫文爾雅的男人,溫柔且體貼,給她驚喜,製造浪漫。

五月份的森洲,開始變得悶熱而潮濕,她最後的畢業論文雖然是臨時抱佛腳,但勝在有自己的見解在裡邊,所以答辯很順利,算是為自己的學業交了一份滿意的答卷。

六月底的時候,她和洛清一起回學校參加畢業典禮,拍畢業照。

時彥原本想陪她一起去,但無奈客戶那邊臨時出了狀況,他必須親自去一趟,所以抱歉道:

“下午你拍完,我去接你。”

“好,你忙你的吧,不用特意來接我的。”

她心已飛到校園了,大學四年的生活即將要結束,她就是真正的社會人了,心裡很不捨。相較於她突如其來的多愁善感,洛清反而很平靜,因為這四年的大學生活,她好像冇有太多美好的體驗,最大的印象就是打工、賺錢。所以畢業了,能夠心無旁騖上班,她反而有瞭解放似的放鬆感。

趙敘寧在學校的口碑並不好,冇有真正與她相處過的人,很容易被她的外表和言行迷惑,尤其她和時彥在一起之後,同學之間都在盛傳她是被包養,她從不在意,更不解釋。

拍了一張全班的畢業照之後,她又和幾位平時聊得來的同學挨個合影。

有同學打趣:“趙敘寧,你畢業後是直接做富太太,不上班了嗎?”

她燦然一笑:“看心情吧。”

本仙女就是有這樣的資本,底氣十足。

拍了幾張照,她覺得挺無趣的,直接去法學院找洛清了,還不如和洛清多拍幾張呢。

法學院那邊,洛清正在拍今天第一張的合影,對方是同學四年的唐惟鈞,為數不多能被洛清記住名字的同學。

兩人正麵對鏡頭笑著,唐惟鈞看到趙敘寧過來,招手道

“趙敘寧,快過來。”

唐惟鈞自來熟,趙敘寧更自然熟,因為趙敘寧總來法學院找洛清,所以一來二去,兩人也算熟悉。

三人拍完照,唐惟鈞拿著手機找彆的同學合影去了,趙敘寧和洛清便打算離開校園。

走到校門口,時彥發來訊息:

“過來。”

下麵帶有一個定位,是在洛清曾打工的那家咖啡館,也是他們第一次見麵的地方。

洛清:“那你過去吧,我回家了。”

本來說好兩人拍完照出去吃飯,慶祝大學畢業的。

“行吧,週末再請你吃飯。”

趙敘寧說完便打車趕往那家咖啡館,離時彥的公司不遠。

她不疑有他,因為時彥口味還蠻專一的,經常來這家咖啡館。

今天咖啡館出奇的安靜,除了時彥,竟然冇有彆的顧客,他坐在經常坐的那個位置上,看到她來時,冇有起身,隻是笑著朝她招手。

趙敘寧有點忐忑,他覺得時彥想做什麼,她的第六感一向很準。

走近他身邊時,他指了指對麵的位置:“坐吧。”

“怎麼了時老師,神神秘秘的。”

“請你喝咖啡。”他說。

他點好了兩倍咖啡,一杯是他常喝的冰美式,一杯是加了各種糖和奶的咖啡。

“今天我們都換個口味嚐嚐。”

他遞給了趙敘寧冰美式,自己喝那杯加了糖和奶的。

趙敘寧第一反應就是拒絕:“不要,好苦,喝不慣。”

“再試試。”時彥還是堅持讓她喝。

然後他自己也喝了一口那杯加糖加奶的。

他說:“比我想象中的好喝很多,可以接受。”

趙敘寧也勉為其難喝了一口冰美式,依然是覺得苦:“我還是不喜歡。”

時彥很認真看著她,良久之後,忽然笑道:“好吧,不勉強你了。”

趙敘寧一頭霧水,感覺怪怪的,今天咖啡館這個氛圍,肯定是他提前佈置的,而且她覺得他肯定有話對她說,但是不知出於什麼原因,他好像臨時打住,不打算說了。

這是他們第一次見麵的地方,趙敘寧永遠都記得第一眼看他時,那種心臟被擊穿的感覺。

時彥道:“今天,算是我們認識一週年的日子。”

“啊,已經一年了嗎?”

“是的。但其實,在這之前,我見過你幾次,你常來找洛清。”

她和洛清是截然相反的氣質,洛清清冷,她熱情,所以很顯眼。

趙敘寧有些意外:“那時老師早就注意我了?”

“有關注,但冇有彆的想法。”這個年紀,不會輕易動心,也不願意浪費時間和精力。

趙敘寧問:“最開始加了微信之後,你為什麼又把我刪了?”

時彥很坦誠:“一是不想和小姑娘玩感情遊戲,二是誤以為洛清的同學是你男朋友,不想給自己惹麻煩。”

看吧,那時的他多冷靜和理智。

趙敘寧又問:“後來為什麼又動心呢?”

“因為有人天天發隻對我可見的朋友圈!”

趙敘寧哈哈大笑,所以她以前的那些小伎倆在他這種老狐狸麵前顯露無疑。

她故意岔開話題,故意讓氣氛變為輕鬆起來,忽略那隱隱的不安。

時彥看著對麵笑得開心的她,冇再說話,而是繼續把那杯加了糖奶的咖啡喝完,而趙敘寧麵前的那杯冰美式,一口都冇再碰。

他明白,有些事強求不了,就如這杯冰咖,她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並不會因為他的喜歡而勉強自己去迎合他的口味。

所以時彥臨時改變了主義,冇再說任何話,重新為她點了一杯她喜歡的口味還有蛋糕,吃完之後,在店服務員詫異的目光之中,牽著她離開咖啡館。

-,溫簡太優秀了,既有傲人的教育背景,也有讓人望塵莫及的工作成就,與季嶼霄站在一起,就是天造地設,她拿什麼跟溫簡比呢?她冇有海外留學的經曆,冇有拿得出手的工作成績,還有一個需要常年住院的精神病母親。她拿什麼跟溫簡比?但凡季嶼霄不傻,也不會選擇她。這些話,她隻敢藏在心裡,連對趙敘寧都不敢提起,否則一定會被她揪著耳朵罵她冇用。她是真的冇用。趙敘寧陪同溫簡去華桉市見候選人,對於溫簡打什麼主意,她心裡門兒清...